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37章:别问我是谁

    原来,在战友聚会的时候,发现手机不见了,就借用战友的手机给唐小鸥打电话,却总是没人接听,常俊杰就很是着急,迫不得已才给二公子打了电话,因为他知道近一个时期唐小鸥一直在牛家帮助徐美仑照看那个刚刚收养的孤儿牛牛,按理说他们应该知道唐小鸥的下落……

    可是对方说唐小鸥接到了他的短信说生病住院,立即到医院去看他了,常俊杰感觉到唐小鸥这是被骗了,说不定出什么事儿了呢,腾地一股火就上了头——下个月就要跟唐小鸥结婚了,现在可不能出什么事儿呀,好不容易能跟唐小鸥这么好的‘女’孩子结为夫妻,对于常俊杰这样特殊残疾的男人来说,简直是无法形容的幸运好事,所以,唐小鸥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常俊杰真的没法活下去了!

    只是二公子答应好好的,说是不让他报警,而是要请个高人来帮助寻找失踪的唐小鸥,可是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一个抱着两只猫咪的学生妹!

    开始常俊杰觉得二公子简直就是在敷衍他,本想发火却被两个战友给按住了,一直跟随他们利用难以想象的办法,靠两只猫咪的嗅觉来判断唐小鸥的下落走向……

    还好很快找到了那个三轮车司机,常俊杰才觉得有点靠谱了,便一直紧随二公子身后,一直到了那辆索纳塔轿车旁边,有过特种兵经历的常俊杰,十分敏感地开始关注这辆轿车,在别人都在关注车主的时候,他却在车窗上往里寻觅……似乎有了某种发现!

    所以,当他听到中年车主跟二公子较劲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觉得就是这个家伙绑架了唐小鸥,所以,一个漂亮的擒拿,将其制服在地……

    那个中年车主好像受到了奇耻大辱,立即大声叫喊:“救命啊!”却被常俊杰猛地击打了什么地方,让他立即销声匿迹般地停止了叫喊,还麻利地从他身上搜出了车钥匙,丢给二公子说:“快,我在他的车里发现了唐小鸥的手包!”

    马到成一听这个,立即举得搜寻唐小鸥的行动有了重大进展,马上打开车‘门’,果然在车子后座的脚踏板上看见了唐小鸥的手包,打开一看,果真有唐小鸥的手机和其他随身物品,立即到了中年车主跟前,拿着唐小鸥的手包质问道:“说吧,你把她绑架到什么地方去了!”

    “冤枉啊!”中年车主一看从他车里搜出了一个陌生的手包,立即感觉自己是无辜的,是被冤枉的……

    “你的车里找到了我们要找的人的手包,你还有什么话说!”马到成再次这样质问道。&lt;a href=&quot;//.bookxuan.&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bookxuan.-&lt;/a&gt;" target="_blank">.bookxuan.-&lt;/a&gt;</a>

    “对天发誓,我今天真的没开车出去呀!”

    “你再抵赖,信不信我先拧断了你一只胳膊再送你到局子里去!”常俊杰的手稍微加了力度,中年车主就疼得哀鸿遍野了……

    “好好好,我‘交’代,我‘交’代!”中年车主从来没受过这样的虐待,那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一向义正词严的他,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意外,根本就坚持不住,只好立即妥协服软了……

    “那你快说,你把人‘弄’到哪里去,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马到成趁机这样‘逼’问道。

    “其实我压根儿就没见到人呀!”中年车主虽然答应‘交’代了,但他却是不是绑匪,所以,开口说出的还是这样的话!

    “手包就在你车里,铁证如山,还敢抵赖!”常俊杰再次加了点力道,中年车主再次鬼哭狼嚎般地叫了起来……

    “你先放开他……”马到成似乎看出了某种端倪,因为听三轮车司机说,扛着唐小鸥的是个‘女’人,猜想十有**是牛得才派牛畅干的好事,目的一定是因为那两个带有真正牛得宝血痕的棉签惹的祸,因为牛得才一定知道了是唐小鸥帮助搞到的,也就一定知道真相,这样才会对她实施绑架,然后问出牛得宝现在究竟在哪里的真相……

    所以,虽然在这个中年车主的车里发现了唐小鸥的手包,但不一定就是他干的坏事儿,据他所知,那个牛畅绝非一般的‘女’孩子,撬‘门’压锁开车‘门’简直就像手里有现成的钥匙一样,因此不排除是牛畅偷了这个中年车主的车子将唐小鸥拉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可是这些话又不能告诉常俊杰,但看见他认定这个中年车主就的绑匪,一个劲儿地虐他,就觉得有点把劲儿使错了,才这样劝了一句……

    “不行,放了他就相当于放了绑匪!”常俊杰还在那种高度的愤怒和亢奋中,所以,二公子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

    “你先放开他,让他把话说清楚,不然的话,他疼成这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马到成只好再次这样劝导这个头脑简单的常俊杰。

    “那好,我不‘弄’疼他,看他说不说实话,不说实话,我这次绝不手软,非咔嚓一下拧下他一条胳膊不可!”常俊杰一听二公子这样说,也只好暂时服从,不过,还是这样威胁中年车主说……

    中年车主一听眼前这个男人帮他暂时解除了痛苦,立即对马到成说:“说实话吧,就在一个多小时两个来小时前,我老婆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你不是在家休息吗,我咋看见你的车子出来了呢,我当时吓了一跳,马上对我老婆说,我没出去呀,你看走眼了吧!

    “我老婆立即较真说,车牌号跟你的一模一样,能是我看走眼了?我马上就说,我一天都没离开家,我的车咋会在街上跑呢?除非是有谁套牌了!可是我老婆却说,不可能是套牌,哪有套牌的车里边挂的饰物都一模一样的呢!

    “我听了也有点纳闷儿,告诉我老婆别急,我看看车子在不在车位上,结果,我到窗口往楼下一看,我的车子还真不见了,立即告诉我老婆,我的车子真的不在车位上了,是不是被偷了呀!

    “我老婆也傻眼了,立即从班上回到家里,可是她到了楼下却发现,我的车子却还在车位上!上楼就跟我发火,‘逼’问我是不是把车子让相好的‘女’人开出去了,我就喊冤,可是我老婆不信,跟我大吵大闹了一阵,带着行李就回娘家去了——我这个憋气窝火呀,好模样的我的车子咋就凭空消失又凭空回来了呢?

    “正闹心呢,却接到了你们的电话,我本以为就是你们偷用了我的车,想下来跟你们理论呢,想不到,你们却在我的车里发现了一个‘女’人的手包——我对天发誓,真的是冤枉啊,我真的不知道车子被谁动过,去了哪里,都干了些什么呀!”一口气,中年车主说出了这么多的情况,听口气不像是撒谎,倒像是真正发生过。

    “你刚才说,你老婆在街上看见你的车子了?”马到成没追究中年车主说的是否是实情,反倒抓住了这样一个细节,这样问道。

    “对呀,不然她咋会跟我大吵大闹还丢下我回了娘家呢!”中年车主马上承认说。

    “那你老婆有没有说她是在什么地方看见的?”马到成关心的是这个——知道这辆车在什么地方出现过,或许就能找到下一个唐小鸥失踪的地点吧……

    “哎呀,这个我可没仔细问!”中年车主却这样回答说。

    “那你现在立即问你老婆,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的车子……”马到成即刻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哎呀,也许我现在给我老婆打电话她都不会接吧!”中年车主这样回应说。

    “说出你老婆的电话号码,我打给她,先说明情况,然后你再跟她说……”马到成很是理解地这样说道。

    “那行,那你快打吧,我老婆的电话号码是……”中年车主十分配合地说出了他老婆的手机号码……

    马到成立即拨通了那个号码,响了几声,终于接通了,很是冷漠地问:“你谁呀?”

    “别问我是谁,我们现在找到了盗用你家那辆索纳塔车子的窃贼线索,但要逮住他,还需要您配合我们一下……”马到成很是机敏地这样回答说。

    “你们是公安局刑侦队的?”中年车主的老婆这样猜测说。

    “别问那么多,您就快点告诉我们,今天几点钟,在什么地方看见过你家的那辆车子被人使用吧……”马到成觉得还是不披‘露’自己的身份好,这样或许能让对方尽快说实话真话。

    “你们真是公安局的人?”对方再度确认说。

    “我再说一遍,别问我们是谁,时间紧急,盗用你们家汽车的窃贼涉嫌绑架一名人质现在生死不明,所以,请您快点配合我们,这样才能尽快解救人质!”马到成立即义正词严地告诫对方说。

    “好好好,我说我说……”中年车主的老婆这才肯配合,她回忆说:“我当时正跟我一个好姐妹要趁空闲到后河沿的农贸市场去买点新鲜的菜晚上烧菜用,可是路过林海大桥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家的车子停在一个烂尾楼的楼下,开始还不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靠近了,却发现真的是我家的那辆车子!”

    听中年车主的老婆说到这里,马到成眼前一亮,或许这就是新的线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