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33章:丫蛋儿反常

    唐小鸥听不出这个伪装后的声音是个什么人,只感觉好像年龄不是很大,但听了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表示服从对方……

    “我解开你嘴上的胶带,想听你的回答,假如趁机喊叫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下死手!”牛畅用伪装的声音这样再次提醒唐小鸥说。

    看见唐小鸥再次点头表示愿意服从配合,牛畅这才过来,从唐小鸥的身后,将她的眼睛先蒙上,然后,解开了她嘴上的胶条……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唐小鸥一旦有了说话的机会,就这样质问对方说。

    “别问我是谁,这对你有好处,我绑架你不为劫财也不为劫色,只为了求证一件事儿,只要你如实回答,我很快就放了你……”牛畅还是用对方听不清是谁的伪装声音,这样说明自己的意图。

    “你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只管问好了……”唐小鸥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想知道什么,所以,只能这样笼统地回答说。

    “我只想知道牛得宝的遗体现在藏在什么地方……”牛畅一下子就说出了自己的核心目的!

    “牛得宝的遗体?”唐小鸥很是震惊,宝哥哥好好的呀,咋对方这样问呢?

    “对,只要你说出牛得宝的遗体藏在什么地方,我立马就放了你,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牛畅还是直奔主题,只想知道那个已经死掉的二叔现在何处……

    “牛得宝明明还活着啊,我今天还见到他了呀!”唐小鸥还真是实话实说没有撒谎。

    “瞎说,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先割下你一只手,让你今后当不成护士了!”牛畅恶狠狠地这样威胁说。

    “我没瞎说呀,我真的今天看见他,还跟他一个桌子吃饭,说了不少话呢!”唐小鸥却极其认真地这样回答说。

    “这个是假的!”牛畅直接揭穿说。

    “怎么会是假的呢?”

    “真的已经被毒死了!”

    “不可能啊——哦,是被毒死过一次,可是,大家在冰柜里亲眼见证他又活过来了呀!”唐小鸥知道当初发生过牛得宝被毒害事件,所以,马上这样质疑说。

    “那都是用了障眼法,真的牛得宝已经被毒死了,哪里还能活得过来,就是现在这个假的,听说大家要去看牛得宝的尸体,才急中生智,自己亲自躺在冰柜里装死,等到大家到场了,他假装是真的牛得宝,当场上演了一出起死回生的好戏!”牛畅凭借自己的想象,给出这样的剖析!

    “不可能吧……”唐小鸥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对方的话。

    “怎么不可能,种种迹象表明,现在的牛得宝就是个赝品,就是个假冒伪劣的冒牌货!”牛畅再次这样强调说。

    “可是,假如是假的,那他老婆和小姨子会认不出他来?”唐小鸥又从这个角度来质疑对方的说法。

    “应该是认出来了,但她们权衡利弊觉得必须让这个假牛得宝活着,她们才不会失去在牛家的位置,也才不会失去牛家的财富,所以,即便是认出是假的牛得宝,也跟他同流合污认可了他的存在……”牛畅居然真的说出了美仑美奂为什么没认出这个假的牛得宝!

    “可是,为什么连牛爷都没发现呢?那可是他亲生的儿子呀!”唐小鸥又亮出了牛旺天——他们是父子,总该没那种利害关系,总该能认出来了吧!

    “那个老不死的老眼昏花行将就木,差不多大概像牛得宝的长相他就以为是自己的亲儿子了吧,可是,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个活着的牛得宝是假的,真正的早已被毒死了!”牛畅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拿什么证明啊?”

    “就是你给黄幼祥提供的那两个所谓的带有牛得宝血痕的棉签呀!”

    “那能证明什么呢,那是我亲自从牛得宝用过的卫生间的垃圾箱里找到的呀,那是牛得宝刮胡子不小心割伤了下巴,用棉签去消毒擦拭留下来的呀!”唐小鸥这样辩解说。

    “你确定是你亲眼所见?”牛畅马上问这个细节。

    “刮胡子的时候我没见到,割伤的时候我也没见到,但他下巴上贴着创可贴的见到了,问他咋了他说是刮胡子割伤了我也听到了,只不过是为了完成黄副院长交给我的任务,我才顺着这个线索,到卫生间去找到了那两个棉签的——咋了,经过亲子鉴定,证明现在的牛得宝不是牛爷的亲生儿子?”唐小鸥说明了自己得到棉签的过程,末了还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恰恰相反,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棉签上的血痕与牛旺天的血样进行鉴定,结果,他们是生物学上的父子……”牛畅索性将亲子鉴定的结果说了出来……

    “这不更能证明现在的这个牛得宝就是真的了吗?”唐小鸥好像如释重负了一样,这样回应说。

    “错,表面上看可以证明现在活着的这个就是牛旺天的亲生儿子,可是在亲子鉴定之外,还检测出了惊人信息,一下子将这个鉴定结果给颠覆了……”牛畅索性要爆出猛料了……

    “咋颠覆了?”

    “在这两个棉签的血痕上,不但检测出了牛得宝的dna,同时,还检测出了是从其尸体上采集出的血痕,还有,检测出了牛得宝是被毒死的——幸亏我拦阻,不然的话,检测中心一旦发现这样的血痕样本,是要报警给警方备案,是否与凶杀案有关的!”牛畅果然将她从胡子大叔那里意外得到的惊人信息披露出来……

    “这怎么可能,棉签上的血痕怎么会是从一具尸体上采集的呢?这完全是猜测,这完全是臆想,这完全不可能!”唐小鸥无论如何都不信这个劫匪说的是真的,因为完全难以想象这是真的……

    “别再狡辩了,快点如实招来吧,已经被证实了你提供的棉签上粘有的血痕是一个被毒死的尸体上提取的,而这个血痕与牛旺天的血样进行亲子鉴定却又是亲生的父子,你觉得,现在这个活着的牛得宝,还是真的吗?”牛畅再次用权威部门的检测结果来证明她的说法。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还有个牛得宝,我只认识这个活的牛得宝,我更是不知道棉签上的血痕来自一具被毒死的尸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唐小鸥也没撒谎。

    “我看你是死到临头了还想抵赖——我现在饿,要去吃饭,给你半个小时,好好想想惨烈的下场,是不是趁还没毁容把你知道的真相告诉我,不然的话,我让你死得很难看——不,我不让你死,我让你生不如死!”牛畅说完,在即将胶带封住了唐小鸥的嘴巴,然后,将她弄到角落里,用一个草垫子给盖上,然后,真的离开那幢足有十几层高的烂尾楼里出来,去到附近的一个餐馆吃饭去了……

    倒在角落里水泥地上的唐小鸥无论如何都没懂这个声音做了伪装的绑匪跟她说的真假牛得宝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她的的确确不知道真相……

    此刻的马到成,正在牛得宝的书房里,独自一人享受“孤独”的好时光——虽然没少住牛得宝的书房,可是还从来没认真看过他书柜里的那些收藏——很多都是线装的书,看上去纸张跟现在的不一样,老旧不说,一看就是百八十年钱的东西了,之前只听说什么孤本善本之类的,但从来没亲眼所见,现在见到了,虽然觉得很值钱的样子,但也不知道值钱在哪里——估计牛得宝本人也不知道这些书籍里写的都是什么吧,估计就是钱多了烧的,听说什么值钱就都囫囵着买回来,放在书柜里等着再升值吧……

    除了那些线装书,再就是摆在书柜上边架子上的那些瓷器了,马到成一下子想起来,当初在凯撒庄园的别墅,就是打算找个价值千的东西抵顶自己送钥匙的价值,在别墅的书房里,拿起一个貌似值钱的瓷瓶,但觉得很贵正要放回去的时候,被美奂一下子蒙住了眼睛,还傻傻地问:“姐夫你猜我是谁!”的那个经典细节和情景,免不了一下子哑然失笑了……

    算下来,从那一刻开始,老子摇身一变一步登天这才不到一个月,居然已经完全适应了牛得宝的身份,甚至“发扬光大”将他本人都未必完成的一个有一个任务都给完成了,把他本人都未必过得去的坎坷也都逐一给跨越过去了……

    最关键的是,他生前欠下的风流债,老子也都凭借“一身正气”给还得差不多了,当然,老子也有了自己的心仪的女人,也开疆扩土地发展了更多美丽的女人并且与他们有了亲密无间的交往接触……

    这些应该都是拜你牛得宝的身份所赐,但具体发挥的时候,可就都是老子这方面能力的提现了!

    从徐美奂到徐美仑,再从杨水花到唐小鸥,再从蓝梅到宋婵娟,当然还包括何家姐妹,这些女人换了你牛得宝未必能有我马到成表现得这么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吧!

    想到这里,马到成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仿佛,那些蚀骨的情景再现了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