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30章:远走高飞吧

    “求您别问是谁的了,就是我的一个亲戚知道我认识您,才委托我做这个亲子鉴定的,如果您能帮我,我就不用自己花钱到鉴定中心去排队做这个鉴定了……”牛畅却不愿意说出具体是谁跟谁做亲子鉴定……

    “没问题,虽然今天是周日,但我立即安排人来这里取走样本,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让你拿到鉴定结果……”胡子大叔一听对方不愿意透露详情,也就知趣地不问了,但却做出了这样的承诺。

    “太谢谢您了胡子大叔……”牛畅一听对方这么痛快地答应了,立即上前给了胡子大叔一个甜美的亲吻……

    “别客气,我的小萝莉……”胡子大叔雷厉风行,立即给一个亲近的手下打电话,让他来取亲子鉴定的样本,并且亲自督办尽可能快地将鉴定结果拿回来送给他……

    不到十分钟,那个手下就到了,拿走了样本,关上房门,胡子大叔一回身,竟被他的洛丽塔抱了个满怀,胡子大叔一阵热血沸腾,将牛畅抱起来,就直奔了卧室……

    胡子大叔再次找回了满血复活的感觉,牛畅也再次找到了被当成宝贝宠爱的感觉,俩人简直就像小别胜新婚般地男欢女爱在了一起……

    “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荡魄之后,胡子大叔这样拥吻着他的洛丽塔恳求道。

    “我倒是想啊,可是刚才那个婶婶能同意吗?”牛畅却直接找到了阻碍的对象。

    “她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我从来就没把她放在眼里,也从来没给过她机会!”胡子大叔马上这样解释说。

    “可是,看她今天悻悻离去的样子,好像绝不会善罢甘休呀!”牛畅还是觉得,自己从出现,会给胡子大叔造成一定的影响,大概不止刚才那一个快要被气疯的一个半老徐娘吧!

    “如果你愿意,我带你远走高飞吧……”胡子大叔倒是会解决问题,惹不起咱们还躲得起!

    “您要带我飞到哪里呀?”牛畅立即很感兴趣地这样问。

    “天南地北,你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胡子大叔居然夸下了这样的海口!

    “您没了现在的身份地位,辞掉了现在的工作,拿什么养活我,养活你自己呢?”牛畅居然提出了如此现实的问题……

    “我把这套房子买了,随便到另外一个城市都会过上体面的生活吧……”胡子大叔的意思是,他现在住的房子在省城属于“豪宅”加上他多年积攒收藏的各种艺术品,都变卖的话,一定能获得一笔可观的资金,去到那里再安家落户都不成问题吧……

    “可是,我从那个婶婶恶毒的眼神里看得出来,我们跑到天涯海角她都不会善罢甘休的!”牛畅居然还担心有人会在国内的某个地方,找到她和胡子大叔,任何,动用不法手段来破坏干扰他们的幸福生活……

    “那我干脆带你出国吧,到了异国他乡,看她还会不会打扰到我们……”胡子大叔这回更彻底,直接要带他的洛丽塔出国了!

    “您要带我去哪个国家呀?”牛畅一听,又感起了兴趣……

    “东半球不行就去西半球,北半球不行就去南半球,只要你喜欢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胡子大叔的视野就是开阔,格局就是跟一般战士不一样了……

    “您能帮我办到出国签证?我们可以在国外定居?”牛畅总以为,自己的早已经多次“进去过”这样的身份还能办出出国签证,还能到国外去定居吗?

    “当然能啊,我的一个同班同学就在这样的部门工作,别人不敢保证,只要我去找他,带上你一起出国定居那是手拿把掐就做到的事儿!”胡子大叔居然还有这样的门路!

    “真好,听您这样说,我像做梦一样……”牛畅还是觉得,像胡子大叔说的那种生活,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

    “不是做梦,是完全可以让你梦想成真……”胡子大叔却这样信誓旦旦地保证说。

    “可是我总觉得,我们在国内还行,出国之后,钱会不够用……”牛畅还是担心,将来他们的钱花光了,在异国他乡也就没着没落过不好日子了……

    “我懂医学,到了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和地方,都能找到这方面的工作,所以,吃穿用一定不会发愁的,还有你这么年轻,一旦出国我就送你到你想去的大学去读书,将来也会学得一技之长,然后,可以独立养活你自己的……”胡子大叔有给出了这样的完美设想……

    “嗯,听起来太美好了,这样吧,我把这次的任务完成了,带上自己的行李就来找您,然后,咱俩就一起远走高飞到一个谁都找不到咱们的地方,我做您的洛丽塔,您当我的胡子大叔,今生今世永不分离……”牛畅还真被胡子大叔的畅想给打动了,边用小手抚摸胡子大叔好看的胡子,边这样喃喃地回答说。

    “一言为定!”胡子大叔好像下了最后的决心一样!

    “永不反悔!”牛畅也觉得,自己重获新生的一天为期不远了!

    就在胡子大叔和他的洛丽塔海誓山盟畅想未来的时候,牛畅送来的样本鉴定结果出来了!

    “直接把结果送到我家吧……”胡子大叔这样吩咐手下说。

    还是只有十几分钟,鉴定结果的档案袋就交到了胡子大叔的手上……只是手下还另外给了胡子大叔一份格外的a4纸,对他小声说:“这是个意外的发现……”

    “好了,你可以走了,记住了,今天我请你办的这件事儿,谁都别讲,记住了吗?”胡子大叔只瞄了一眼那张a4纸,就觉得问题比较严重,边藏好了那张纸,边这样叮嘱手下说。

    “记住了,就当我今天没帮你办过这件事儿……”手下马上表态说。

    “好了,你可以走了……”胡子大叔送走了手下,回到卧房,将那个档案袋递给还在被窝里小鸟依人般地不肯起来的洛丽塔,然后若无其事地对她说:“自己看结果吧……”

    “我也看不懂,您直接告诉我吧……”牛畅才懒得看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呢,直接这样请求说。

    “好吧……”胡子大叔言听计从般地打开那个档案袋,解读出的鉴定结果是:“两个样本属于生物学上的父子关系——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不想要的话,能更改吗?”牛畅居然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也是再次验证鉴定结果是不是可以更改。

    “几乎是不能!”

    “那您为什么问我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呢?”牛畅却抓住了这样的话柄。

    “其实吧,刚才我的手下除了这份儿鉴定,还给了我一份儿在这次鉴定中发现的其他鉴定结果……”胡子大叔居然不想隐瞒什么了……

    “什么结果呀?”牛畅好像没懂对方是什么意思。

    “你看这个……”胡子大叔觉得,刚才已经跟这个洛丽塔都海誓山盟到那个程度了,所以,也就不该再隐瞒她什么了,所以,才将那张本不该拿出来的a4纸,拿出来给牛畅看……

    “不用给我看,您就直接告诉我,上面的内容是什么就行了……”牛畅还是看不懂上边都写了些什么……

    “这上面说,你送来的这两份儿鉴定样本,其中一份儿,也就是棉签上带血痕的那份儿存在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胡子大叔这样解读说。

    “什么问题?”牛畅这才开始有所警觉。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吧——你送来鉴定的这两个人是不是都健在?”胡子大叔没直接问牛畅之前的问题,而是提出了新的问题。

    “当然啊,咋了,我送来的样本查出别的问题了?”牛畅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起来,难道,亲子鉴定本身没查出什么问题,说爷爷和二叔是亲生父子,但额外查出了别的真相?就赶紧这样问。

    “对呀,我们用特殊的仪器检测出这俩棉签上的血痕来自一个死者的身上……而且,这个死者是被毒死的,是被解冻之后,采集到的血痕样本……”胡子大叔说出了那张a4纸上所记载的问题……

    “不可能啊!”牛畅都惊呆了,原来亲子鉴定还能从血痕上查出这么都问题呀!

    “怎么不可能?”胡子大叔也觉得存在问题了。

    “因为……”牛畅忽然发现,自己没法解释清楚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但她一旦听胡子大叔说出了那俩棉签上的血痕不是活人身上采集到的,立即就有了这样的想法——看来真的二叔真的被哥哥毒死了,这俩棉签也不是现在这个假二叔刮胡子的时候刮破了下巴用棉签消毒擦拭留下来的,而且察觉到有人要给他和爷爷做亲子鉴定,就从已经死掉的二叔身上,随便采集到一些血痕——这样的话,跟爷爷进行亲子鉴定,就一定是生物学上的父子了!

    一旦假定出了这样的真相,牛畅突然发现,亲子鉴定其实并不能查明真相,只有额外检测出的,写在这张a4纸上的信息,才会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这张纸——也能给我吗?”牛畅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不能……”胡子大叔算是第一次回绝了他的洛丽塔的请求。

    “为什么不能?”牛畅感觉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