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9章:怎么会是你

    胡子大叔满血复活了一样,腾地从床上弹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门口,看都没看,就直接将门打开……

    但顿时令他大失所望,十分惊异地问道:“怎么会是你!”

    “除了我,现在谁还愿意搭理你呀!”来者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徐若云,是胡子大叔他们总院的工会副主席,早年死了丈夫,这些年一直带着女儿过着孤儿寡母的日子。

    别看她人到中年,也没少有人给她介绍各自条件的男人,可是她却谁都瞧不上,自打胡子大叔的老婆孩子遇害之后,她居然瞅见了机会,对这个暗恋多年的男人充满了渴望,所以,变着法地接近他……

    可是胡子大叔对这个徐若云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特别是她那种过于世俗直白的性格,更是胡子大叔难以忍受的类型,所以,尽管徐若云一味地眉来眼去投怀送抱,但胡子大叔几乎没给过对方任何机会,今天若不是以为是妙龄少女来了,绝不会给这个半老徐娘开门的!

    “我没邀请你来呀!”胡子大叔看着这个打了瘦脸针,化了烟熏妆,愣要把自己打扮成妙龄少女模样的半老徐娘,明显带着讨厌的口气这样说道。

    “都是过来人了,还在乎什么不请自来呀,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徐若云边说边将手中的一个熟食袋子举到了胡子大叔的眼前给他看……

    “这是什么呀?”胡子大叔似乎嗅到了一股子特殊的略带臊气的气味,就禁着鼻子蹙着眉头这样问道。

    “驴三件呀!”徐若云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处在高度的亢奋中,所以,显得那么的热情洋溢……

    “驴三件?”胡子大叔一听这个名称,立即感到一阵恶心,但还是竭力忍住了……

    “对呀,可难淘换了,我在驴肉馆预约了半个月才买到的呢!”徐若云十分夸张地解释这样的好东西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你买它做啥用呢?”胡子大叔从来都对这样的东西不感兴趣,甚至厌恶,就这样问了一句。

    “给你吃呀!”徐若云这样说的时候,一只手居然触碰到了胡子大叔的要害部位,那种直截了当的挑逗神情,连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我吃这玩意干嘛呢?”可是偏偏胡子大叔好像没懂对方的意思!

    “吃了有劲呗!”

    “有劲干嘛使呢?”

    “这还用说呀,你是干柴我的烈火,之前你总是不让我这团烈火靠近你这把干柴,今天呢,就让这驴三件当火种,把你这把干柴给点燃了,然后,咱俩熊熊燃烧在一起,那场面,你就一次也没想过?”徐若云说这些的时候,简直就是眉飞色舞心荡神摇……

    “不用想,一定是一场损失惨重的火灾!”胡子大叔终于懂了对方带这种邪恶的补品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了,就这样回应说。

    “看你说的,就好像我这团火能把你家房子给点着似的,快别废话耽搁大好时间了,赶紧把这驴三件切巴切巴,再弄俩下酒菜,咱俩边吃边做好事行不?”徐若云却完全不在乎对方的态度,还是热情似火地这样张罗说。

    “不行……”

    “为啥不行?”

    “我知道你是烈火,但我不是干柴……”胡子大叔十分严肃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是什么?点不着的花岗岩?”徐若云十分纳闷儿,老娘亲自厚着脸皮主动送上门来你不待见难道你是鬼迷了心窍?

    “不是花岗岩……”

    “那是什么?”

    “一潭死水!”胡子大叔这样回答的时候,声音十分的苍凉……

    “我才不怕你是一潭死水呢,就让我这团熊熊的烈火,照亮你的死气沉沉,重新激活你的生活热情吧……”徐若云还真有些急不可耐了,居然直接扑上来,就要强行办事儿!

    胡子大叔对这样一个胡搅蛮缠的半老徐娘还真是没办法驱赶她、回避她,假如强行将其驱逐的话,她这样性格的女人,万一大吵大闹起来,左邻右舍一定以为自己真的跟她有关系,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了……

    所以,就在徐若云扑过来的瞬间,胡子大叔居然被她抓住要害的手给弄得一下子“兽性大发”一股子恶念腾地升起——既然你不听规劝,非要将你这团子烈火往我的水潭里投放,那好啊,看老子如何将你这团子邪火给瞬间熄灭!

    然而,就在徐若云以为,在她的威逼利诱下,对方终于“从了”她,很快就会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细碎的敲门声!

    徐若云居然比胡子大叔还敏感,立即停止与对方的亲昵动作,妒火中烧地问道:“难道你还约了别的女人?”

    本来胡子大叔都绝望了,以为今天势必要掉到这个半老徐娘的手里,被她的熊熊烈火给焚烧殆尽呢,即便是听到了细碎的敲门声,开始也以为,是自己太过思念那个妙龄少女洛丽塔了,在这样的时刻,出现了幻听的敲门声呢,可是,一听徐若云这样质问了一句,才猛地意识到,这个敲门的,或许才是自己真正渴望的那个妙龄少女洛丽塔再次降临人间了吧!

    正想将压在身上的徐若云给推开,立即去开门呢,却不料,掀翻醋坛子的徐若云腾地跳起来,直奔了门口,倒要看看,胡子大叔约了谁来私会!

    当房门打开,徐若云看见一个娇俏可爱的妙龄少女站在门外的时候,简直傻眼了,回头对跟过来的胡子大叔说:“你居然叫了小姐!”

    胡子大叔对徐若云的疑问充耳不闻,看见真的是他的洛丽塔出现了,立即对徐若云的存在都忽略不计了,直接上前一步,拉住了妙龄少女的手,说了句:“你终于出现了……”竟一把将其拥抱在怀里,如入无人之境热切地拥吻起来……

    “你们……你们……你们注意点形象好不好!”徐若云简直目瞪口呆了,原来这个家伙喜欢的是年轻小姐呀,原来这个家伙的心里早有人了呀!

    可是无论徐若云怎么提醒叫嚷,俩人好像完全进入到了忘我状态,就那么边拥吻边进到屋里,看样子,当着徐若云的面儿,都可能好到一起去,徐若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咬牙一跺脚,气哼哼地说了句:“臭男人,果真是一个好东西都没有!”拎起还没开封的驴三件,悻悻地出了门,还气急败坏地在门上踹了一脚,这才转身边骂个不停,边气鼓鼓地离开了……

    “真的是你吗?”拥吻了好久,胡子大叔才这样问。

    “不是我,难道您是在亲吻空气吗?”牛畅的回答更是让对方着迷……

    “可是,你怎么还敢来这里呢?”胡子大叔一脸的惊异这样问道。

    “为什么不敢来呢?难道您不欢迎我来?”牛畅一时还没懂对方的意思。

    “我是担心他们抓你呀!”胡子大叔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抓我干嘛呀?就因为我做了您的洛丽塔,就因为我们年龄相差大?还是因为刚才那个女人?”牛畅心里已经明白了对方为啥这样担心,但嘴上却这样争辩说。

    “这些都不是……”

    “那是因为啥?”

    “就是因为你做掉了肖文虎肖文彪,我担心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你来自投罗网呢!”胡子大叔直接说出了具体原因。

    “说什么呢胡子大叔,肖文虎肖文彪跟我有啥关系呀!”牛畅当然要坚决否认那是她的杰作。

    “难道不是你替我报仇,用非常手段消灭了他们?”胡子大叔立即这样反问道。

    “我亲爱的胡子大叔啊,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哪里有什么能力消灭那么实力强悍的肖文虎肖文彪呢,一定是您看类似的动漫看多了吧,都是凭空想象出来的吧……”牛畅心说,就算是被警方抓住了,我也不会在胡子大叔面前承认的,所以,才会竭力为自己辩护说。

    “他们倒是得出了结论,说是肖文虎肖文彪因为分赃不均自相残杀的,可是我不信,我的直觉告诉我,就是你使用了非凡的手段,将他们这俩恶魔给铲除掉的……”胡子大叔说出了这个案件是如何结案的。

    “您若是非要把这样的丰功伟绩强加到你的洛丽塔身上我也没办法,不过我明确地告诉您,您的洛丽塔不是您想象中的冷面少女杀手,真的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牛畅竭力让自己冷血杀手的一面隐藏起来,给对方的感觉就是一个甜美靓丽的女孩子而已。

    “但愿都是我的主观臆想,但愿你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吧……那你突然来找我,又是因为什么呢?上次为什么会不辞而别,害得我胡思乱想整天做噩梦呢?”胡子大叔开始问他的洛丽塔,为什么上次会突然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我上次是突然接到家里发生紧急状况,才没跟您打招呼就离开的,这次还是像上次一样,带来两份儿dna样本,要做一个亲子鉴定的……”牛畅简单地编造了一个理由,便即刻说明了自己这次来找胡子大叔的原因。

    “又是亲子鉴定,这次是谁跟谁的?”胡子大叔一听,原来她再次出现,还是为了亲子鉴定的事儿,就这样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