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8章:省省吧大叔

    “你要的我都给你了,我要的你也该给我了吧……”牛畅从沙发背上起身放好了那些钱,然后边提裤子边这样对黄幼祥说。

    “冰箱……门上……有ab标记的……就是你要的了……”黄幼祥还没缓过来呢!

    牛畅立即起身直奔冰箱,拉开门,就看见了一个带ab标记的小盒子,拿出来,回到沙发附近问道:“a是谁的,b是谁的?”

    “a是你爷爷的,b是你二叔的……”黄幼祥有气无力地这样回答说。

    “哎呀,我二叔的怎么只有两个棉签呀!”牛畅打开小盒子,发现二叔的这边只是两个棉签而已,就这样问道。

    “这俩棉签都是费劲了周折搞到的,好像你二叔很反感给他采集血样,甚至已经有所觉察,所以,根本就不配合……”黄幼祥面对牛畅的质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这俩棉签是如何搞到的?上边真的有我二叔的血痕吗?”牛畅却提出了这样的怀疑。

    “当然了,不然咋会拿去做亲子鉴定呢……”黄幼祥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想知道是谁搞到的……”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我必须知道是谁搞到的,才知道是否真的是我二叔的!”牛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

    “你真的没必要知道是谁!”黄幼祥真害怕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子跟他发脾气瞪眼睛!立即胆怯地回答说。

    “不行,我必须知道——不然的话,我就需要你再给我搞一份儿我二叔的血样我才会罢休!”牛畅说出了自己的底线。

    “好好好,我告诉你吧,是我手下的护士长唐小鸥帮我搞到的……”黄幼祥最怕牛畅威胁他,就像一物降一物一样,牛畅早就降住了他……

    “她怎么会搞到带有我二叔血痕的棉签呢?”牛畅一听,原来是黄幼祥委派唐小鸥搞到的棉签,就这样狐疑地问。

    “她一直在你二叔家帮你二婶照看那个牛牛,所以,生活起居都比较了解你二叔,本来想以例行健康检查为由,提取你二叔的血液样本,可是你二叔十分敏感,生怕这其中有什么阴谋,也就坚决回绝——结果,唐小鸥只好收集了一些你二叔的头发和指甲之类的,可是一问我,我告诉她,这些都不行,除非头发带毛囊,指甲带皮肉,不然的话,根本就做不了亲子鉴定——最后,她趁你二叔刮胡子的时候,割破了下巴,用棉签擦拭消毒之后丢下的棉签,才算找到了留有你二叔血痕的棉签……”黄幼祥没办法,只好原原本本地将整个过程都说了出来……

    “若是这么说,我还真信了——好了,我该走了,今天还要出结果呢!”听黄幼祥如此详细地说出了棉签到手的途径和过程,牛畅才算放了对方一马……

    “等等……”

    “您还有事儿?”

    “再让我爽一把吧……”黄幼祥边说,边一把拉住了牛畅,赖皮赖脸地这样央求说。

    “省省吧大叔,看你这里,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牛畅一副鄙夷的神态指着黄幼祥没穿衣服的萎靡样子,这样揶揄了一句。

    “给我半个小时,肯定能行……”黄幼祥知道立即行事还不行,就这样恳请说。

    “半个小时我都到省城了……拜拜!”牛畅哪里还会再给黄幼祥机会呢,拿着那两个样本,还有五万一千块钱,身轻如燕地离开了黄幼祥的公寓,马不停蹄,就直奔了省城……

    丢下沙发中精疲力竭的黄幼祥,原本以为,在唐小鸥身上积累的挫败感,会在牛畅身上得到宣泄和找到些许的心理慰藉,然后,疯狂之后,仿佛灵魂被放空了一样,身体就像一摊臭皮囊,萎靡不振,一败涂地……

    唉,心里不断地冒出七个字——失败失败真失败!

    离开黄幼祥的公寓,牛畅的心情特别爽,先是到一家银行将五万整数存在了自己的账号里,剩下一千块贴身揣好,在去往省城的路上一直在想——用这一千块钱给胡子大叔买个什么礼物好呢?

    吃的穿的用的,胡子大叔好像什么都不缺呀!

    买块手表送给他?咦,一千块钱能买个什么破手表,胡子大叔肯定看不上,买了还不如不买!

    那买什么呢?胡子大叔会喜欢什么呢?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到底用这一千块钱买个什么礼物作为跟胡子大叔再次见面的礼物……

    一直到了省城,下车到了街上,看见一家名牌内衣专卖店,牛畅才忽然有了灵感——还买什么礼物呀,干脆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他吧——不过,再好的礼物也要包装一下吧,那就用这一千块钱买几件穿在贴身的地方能让胡子大叔瞳孔放大呼吸急促的饰物吧……

    还别说,虽然的名牌内衣店,但打了折之后还真用一千块钱以内买到了比较称心如意的东西……

    本来想直接穿在身上直奔胡子大叔家的,可是想起早上被那个黄副院长给糟蹋了好多次,身上一定不很干净,必须找个地方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香香喷喷的然后才能去见胡子大叔……

    正巧遇到了上次她用特殊手段干掉了胡子大叔俩仇人——肖文虎肖文彪开的那家天天夜总会,可是打门前经过的时候,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关门歇业了——嗯,谁让你们欺负我的胡子大叔呢,知道小姑奶奶的厉害了吧!

    走过几条街,都快到胡子大叔家附近了,才发现了一个比较像样的酒店,要了一个带卫生间的房间,住进去,将自己里里外外地洗洗干净,然后,穿上刚刚买来的那些让男人看了注定流鼻血的贴身饰物,又化了淡妆,这才带上从黄幼祥家拿到手的那两份用于亲子鉴定的样本,迈着轻快妖娆的步子,朝胡子大叔家走去……

    自从上次那个妙龄少女来无踪去无影地再次如天使般闯入胡子大叔的生活之后,他每天就生活在无限的恐惧与期待中无法自拔……

    恐惧的是,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个充满神秘力量的妙龄少女就会被警方抓获,因为他认定害死他老婆孩子的仇人肖文虎肖文彪,就是这个上帝派来的妙龄少女使用了神奇的力量将他们给铲除和消灭的!

    所以,那之后,他每天都关注法制类的报刊杂志还有电视里的此类节目,总觉得指不定哪一天,从什么媒介渠道,就会报道出于此相关的消息来,也好让他知道这个妙龄少女为何又一次从他的视线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样的恐惧心理之下,也就演绎出了无休止的期待,期待着有一天,这个神秘的妙龄少女还会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虽然他十分惧怕她的能量,但却期待与她再次相逢,不为别的,就为证明到底是不是她,帮助他除掉了连警方都没辙的两大恶人,或许再次见面,就说服她跟他一起,远走高飞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去过一种神仙般的隐居生活……

    可是这样的期待渐渐成为泡影,因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个妙龄少女还会来,倒是恐惧的心里越来越滋生蔓延,将胡子大叔弄得更加疑神疑鬼,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然而,就在昨天夜里,胡子大叔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肖文虎肖文彪突然闯进了他的家里,一边一个架起他的胳膊就往外走,他无限惊恐地问这是要带他去哪里,肖文虎肖文彪就用空旷的声音回答他:“带你去见阎王啊!”

    胡子大叔害怕极了,但感觉一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像砧板上的一条鱼,只能任人宰割地等待死亡了……

    可是就在被带到阴曹地府门口,再有一步就阴阳两隔的时候,那个妙龄少女却突然出现了,手里拿着一个魔法棒,就像美少女战士一样,只说了一句:“我代表月亮消灭你们!”

    真是神奇,肖文虎肖文彪居然立即萎缩变异,不到一秒钟,居然变成了两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胡子大叔高兴极了,上前就要拉住妙龄少女的手,想带她回家,再续前缘……

    可是人是抓到了,但轻轻一握却发现对方只是个影子而已,那种扑空的感觉一下子又让胡子大叔的心凉到了底——这还不算,身子还失去了平衡,一头栽了下去……

    一阵惊心动魄的坠落,直到粉身碎骨地硬着陆,胡子大叔才呼啦一下子醒过来,发现自己跌回到了现实的床上,心慌意乱,一身冷汗!

    本来对那个妙龄少女的期待渐渐淡忘了,可是昨天做了这样一个奇异的噩梦,也就再次对那个妙龄少女或许还能出现充满了期待……

    立即从床上爬起来,冲到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洗漱完毕吃了几口面包就匆匆离开家,到上次与妙龄少女邂逅的那条街道,那个大排档去试图来个二次相遇……

    然而,等了一个早上,都点钟了,也没见妙龄少女的身影出现,胡子大叔自我嘲笑了一下:“都这把年纪了,咋还像孩子一样期待奇迹出现呢!”就蔫头耷脑地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反复闪回昨天做的那个梦,好歹在梦里再次见到了她,这样的回味多少也让人的心里有些慰藉……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细碎的敲门声,胡子大叔一个激灵爬起来——天哪,这是她的敲门声啊,难道她真的再次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