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7章:撒起欢儿来

    “真是万万想不到,您这样高贵身份的人,居然会有如此龌龊的肮脏想法,快点松开我,让我离开,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还把您当成我的副院长,不然的话,后果您一定要自负!”唐小鸥真的被震惊了,一项尊重的黄副院长,居然心里如此下作卑鄙!

    “我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只在乎能跟你好一把,即便是因此付出了生命代价,我都觉得值了……”黄幼祥像一头饥渴的困兽一样,一把将唐小鸥给抱起来,就冲进了卧室……

    “黄副院长,真的不行啊,您快松开我呀!”唐小鸥竭力叫喊挣扎……

    然而,此刻的黄幼祥,完全失去了理性,大概根源就是从牛畅来过,用了那样的恶性刺激再次逼迫他做了违背良心,也违背医德的坏事才让他的心态极度扭曲,时时刻刻都被牛畅的那种美女蛇的邪恶诱惑折磨得快要发疯,但又无处宣泄无处排解……

    这样的情况下,有了与唐小鸥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一下子让他发现了唐小鸥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是如此的阳光温暖,顿时勾起了他之前心中暗恋唐小鸥多时的种种情愫,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在唐小鸥身上,找回一个正常男人的感觉,以此驱赶体内抑或是心灵深处被牛畅那样恶性刺激带来的心理扭曲和变态!

    所以,一旦逮住了机会,他哪里能放过呢?

    使出了蛮力将唐小鸥胁迫到了卧室,然后用暴力手段撕扯唐小鸥的衣服裤子,直到将唐小鸥制服在了身下……

    而几乎无力应对突然如山洪猛兽般爆发出野性的黄幼祥,含着眼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恶劣的情境的时候,唐小鸥忽然使出了最后一点儿力气,就在黄幼祥即将促成那件不可逆转的罪恶勾当的时候,声嘶力竭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一个瞿凤霞的教训还不够吗!”

    唐小鸥的这句话,居然像一下子点了黄幼祥的死穴一样,立即让他瞬间石化!

    唐小鸥趁机掀翻黄幼祥,从那几乎无法避免的玷污中逃离出来……

    快速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拔腿就要快速离开,却想不到,被缓醒过来的黄幼祥扑过来,跪在地上就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都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我是禽兽,我对不起你……”

    说到这里,黄幼祥还急忙拿出了之前给牛畅准备但对方没要的那五万块钱塞到唐小鸥的手里,再次央求说:“无论如何都是我的错,这钱你拿着,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行吗?”

    “收起你的臭钱,我们之间压根儿就什么都没发生过!”唐小鸥将钱一下子砸在了黄幼祥的头上,好像他一下子昏厥了片刻,趁他松开了自己的大腿,立即拔腿就跑出了黄幼祥的公寓……

    跪坐在地上的黄幼祥突然感觉天旋地转,再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太失败了!无比的沮丧让他恨不能直接弄死自己……唉,事情咋会弄到这个地步呢?我究竟错在哪里呢?

    黄幼祥仰天长啸般地大声嚎叫了一嗓子,然后,就死一般地沉默不语了……

    唐小鸥逃出黄幼祥的公寓,在电梯中快速整理自己的情绪,生怕待会儿见到宝哥哥没法跟他解释……

    然而,在停车场上了二公子的车,见到了宝哥哥,唐小鸥还是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居然一把拉住了马到成的胳膊急切地对他说:“宝哥哥快点要我吧……”

    “你这是咋的了?”马到成被唐小鸥激动不已的样子给弄蒙了……

    “没咋地,就是可想可想宝哥哥立刻要我了!”唐小鸥从来没这样主动央求宝哥哥跟她好,那种急切简直无法形容了。

    “那好,那咱俩去海龙花园的样板间去约会吧……”马到成不知道唐小鸥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但还是能理解她,一定是特别特别想这样了才说出口的,所以,这样答应她说。

    “可是我一刻都等不及了呀!”唐小鸥却紧紧地抓住二公子的胳膊不放……

    “那也不行,这里是公共停车场,稍有动作就会让人看见有人在车里车震,我这就开车去海龙花园,不用几分钟就到了,你再忍忍……”马到成此刻很是理性,就这样提醒对方说。

    “宝哥哥,人家就快爱死你了……”唐小鸥还是头回这样渴望得到二公子的爱,看得出来,刚才受到了多么大的刺激,那种险些被二公子以外的男人给糟蹋的情景弄得她必须立即跟二公子疯狂好在一起,才能真正得到平复和缓解……

    而马到成也不想知道具体原因,看到唐小鸥第一次这样向自己索取宠爱,也就做好了全力以赴来满足她的准备,将车子快速开往那个只有他们俩约会才用的样板房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牛畅就被哥哥牛欢催促去黄幼祥那里去拿所需的两个血液样本,牛畅这次算是拿了哥哥的钱才执行任务的,所以,也不敢磨蹭推脱,赶紧起来,简单洗漱之后,乔装打扮一番,就出发到了黄幼祥住的公寓……

    一大早人很少,牛畅到了黄幼祥住的公寓门外,轻轻按了门铃,却迟迟不见里边有人来开门,很是纳闷儿也很是气恼,又按了几次,还是没动静,就开始直接敲门,小声敲门没回应,最后变成了哐哐砸门……

    就在牛畅以为,这个黄幼祥没完成她给下达的任务,偷偷地逃之夭夭了呢,却听到门响了一下,顺势一推,门就开了,瞬间,一股子刺鼻的气味差点儿让牛畅呕吐出来——那些气味中掺杂了**的食物还有酒精甚至是排泄物的味道,牛畅立即判断出了这是黄幼祥喝醉了,呕吐了,甚至大小便失禁了才会弄出这些味道的!

    本想一步退出去,但想不到,却被站在门里的黄幼祥一把给捉住了……然后,房门被砰地一声给关上了……

    牛畅是带着任务来的,也就没想着如何马上逃离,而是直接跑到客厅的阳台上,将窗户打开好几扇,让新鲜的空气进来,也让她自己干呼吸,不至于呕吐出来……

    可是在阳台上刚一转身,就看见了两眼通红,一下子老了十几二十岁的黄幼祥朝他扑了过来……

    “您这是喝醉了,还没醒来吧!”牛畅边这样说边挣脱黄幼祥粗暴的搂抱。

    “谁说我喝醉了,谁说我没醒来……”黄幼祥好像憋住了蛮力,将牛畅死死地抱住不放……

    “那您这是干嘛呢?”牛畅想不到这个牛家医院里的权威专家知名教授,此时此刻居然变成了这样一头公猪不如的野蛮动物了……

    “快跟我睡觉,我一刻都等不及了……”黄幼祥已经气喘吁吁不能自已来了……

    “醒醒吧大叔,这次小姑奶奶可不再免费了……”牛畅却异常淡定镇静,这样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

    “给你钱,这五万都给你!”黄幼祥好像事先准备好了一样,顺手就掏出了昨天给牛畅她却没要,后来塞给唐小鸥也没要还反手砸在他头上的那五万块钱,递在了牛畅的手里。

    “这可不是我跟你白要的,是你强暴我应该付出的代价!”牛畅接过钱,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给你,什么都给你,这个房间里,你觉得什么值钱就拿什么,要什么我都给你……”黄幼祥边将牛畅往屋里拖拽,边这样允诺说。

    “那好吧,我现在归你了……”牛畅手里拿到了那五万块钱心里想,之前没少被讨厌的男人弄,几乎没弄到什么钱,即便弄到了,也都乖乖地交到哥哥的手里,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再得到的钱,都属于“计划外”的钱,也就是都属于小姑奶奶我自己的钱了,所以,不要白不要,当然了,拿了钱就要舍得付出,管他是猪是狗还是什么畜生,只管弄好了,反正小姑奶奶早已不是黄花闺女了,多弄一把少弄一把算个毛球呢!

    一旦牛畅不再反抗,拿了钱听从了黄幼祥的摆布,他可就撒起欢儿来,抱起牛畅就回到了屋里,连卧室都没去,直接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开始了一阵风卷残云的折腾……

    牛畅似乎对任何男人的这些疯狂举动都习以为常了,伏在沙发背上,居然拿出刚刚到手的钱,一张一张地数了起来——会不会少几张,只有数清楚了才知道!

    可是第一次数完之后居然是510张,不是吧,咋还多出来十张呢?不行,还得数数!

    于是,任由黄幼祥在她身后疯狂折腾,她却在剧烈的摆动中认真地数那些钱,可是第二次居然数出了490张——什么情况!咋会少了呢?不行,还得再数一遍!

    在黄幼祥疯狂的,没完没了的折腾中,牛畅一遍一遍地数着那些钱,终于在第五遍的时候确认了就是510张,因为有三次都是这个数,就说明应该是这个数了……

    一直到黄幼祥自己折腾到精疲力竭,死狗一样倒在了沙发上,牛畅也彻底数清了那些钱,只是多出来的十张她没吭声,权当是意外收获或者格外奖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