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6章:不是姑娘了

    “不用刻意保持一定距离,那样更显得心虚虚的——对了,刚刚你美仑姐还说,要在你下个月的婚礼上,给你一份儿大礼呢……”马到成边劝慰唐小鸥,边说出了新的信息……

    “我什么都不缺,什么礼我也不会收的……”唐小鸥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反应。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但我劝你听我一句话,这个礼,你一定要收……”马到成却再次这样劝导她说。

    “为啥一定要收呢?”唐小鸥没懂宝哥哥为啥这样强制她……

    “一个是你为牛家做出了一次又一次化解危机的贡献,理当获得的奖励,再就是,她给你东西你不要,她就会产生怀疑……”马到成说出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怀疑什么?”唐小鸥却还是没懂。

    “怀疑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是不是就看好了她的男人,最后要跟她抢走这个男人呀!”马到成终于将美仑半开玩笑的时候,跟他说过的话,通过这样的方式转达给了唐小鸥……

    “美仑姐真是这样想的呀!”唐小鸥一下子被震惊了。

    “我觉得是……”马到成没给出准确的回应,就是不想让唐小鸥知道他已经充分跟美仑沟通过了……

    “那她给我什么我都必须要了?”唐小鸥终于就快妥协了……

    “对呀,不过,我也侧面打探过了,要么是十万块钱,要么是十万块钱的东西——假如你坚决不要,她说就将这十万块送到医院去,命令财务年终的时候,当成年终特别奖发给你!”马到成趁热打铁地又说出了美仑给唐小鸥礼物的决心有多大。……

    “还是不要闹到医院去吧,省得被那些医生护士嫉妒我,将来我连工作都不好干了……”唐小鸥突然明白了这件事儿的严重性,就这样说道。

    “还是吧,只要她给你什么,你就该要什么,这才不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你懂吗?”马到成趁热打铁地劝导说……

    “这回我懂了宝哥哥……”唐小鸥这才算是接受了宝哥哥的提议,决定美仑姐给她什么,就要什么了……

    “这就对了嘛……”一听唐小鸥终于接受了自己的提议,马到成心里又增添了一分对唐小鸥的喜爱……

    到了旺天大厦,马到成本想走特殊通道,却被唐小鸥拦住了:“我不想让谁看见我跟二公子一起出入的……”

    “那好,那我在停车场等你……”马到成似乎理解了唐小鸥的请求,就让她一个人下车,去见黄幼祥了……

    唐小鸥带着那几个带有牛得宝血痕的棉签很快就到了位于十七楼的,黄幼祥住的那套公寓门外,确认了门牌号,才轻轻按下了门铃。

    门开了,唐小鸥直接把自己带来的东西递给黄幼祥说:“东西都在这里,我就不进去了……”

    “还是进来吧,我还有话跟你说……”黄幼祥却这样邀请唐小鸥说。

    “有啥话,就在门口说吧……”唐小鸥有点不想进屋说话,好像又不好的预感……

    “这话不能在门口说……”黄幼祥一看唐小鸥迟迟疑疑的样子,索性一把将她拉进了屋里,然后,将房门关上……

    “那好,那就在这里说吧……”屋子是进来了,但唐小鸥却不愿意往里边走……

    “到客厅吧,你咋地也得让我看看你弄来的样本何不合格再说吧……”黄幼祥用了这样的理由挽留唐小鸥。

    “那好吧……”唐小鸥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儿太过敏了,黄副院长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假如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他,怕是今后的工作也不好做,既然今天都帮他搞到了这些算是工作以外的特殊样本,也就该跟他交代清楚,然后再离开——想到这些,唐小鸥才迈步到了客厅,然后,将手中带来的两个样本摆在了黄幼祥的眼前……

    “这是牛爷的血液样本,这是二公子的血痕棉签……”唐小鸥指着两个样本这样说道。

    “怎么——二公子的不是血液样本?”黄幼祥边检查唐小鸥带来的样本,边这样提出了疑问。

    “可能是……”唐小鸥欲言又止……

    “可能是什么?”黄幼祥警觉起来。

    “可能是二公子有所察觉,或者是有所防备,所以,咋说也不让我给他采集用于例行健康检查的血液样本,我没了办法,才试图收集他的头发或者指甲什么的,可是偷偷给您打电话一问,您还说不带毛囊的头发和不带血肉的指甲都不管用,我就没了办法……幸好,吃饭的时候,发现二公子的下巴上贴了一个创可贴,一问才知道,是刮胡子的时候,割伤了下巴,我才趁谁都没注意,到二公子刮胡子的卫生间去寻找,这才在垃圾筐里,找到了这两个带血痕的棉签……”唐小鸥按照宝哥哥事先告诉她的说法,这样解释给黄幼祥听。

    “你确定这上面肯定是二公子的血痕吗?”黄幼祥只对这个问题较真。

    “我确定,一个是那个卫生间就二公子一个人使用,再就是,我看见了二公子脸上贴的创可贴,还问出了是因为刮胡子弄伤的,还听到了美仑姐的埋怨,所以,完全可以确认就是二公子用过的,上面一定就是二公子留下的血痕……”唐小鸥再次按照二公子事先教给她的说法这样回答说。

    “那就可以了,你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说吧,要什么奖励?”黄幼祥这才算踏实放心了,转而询问唐小鸥,需要什么报答。

    “什么奖励我都不要,您是副院长,吩咐我做这点儿事儿都是应该应分的……”唐小鸥很是自然是这样回答说。

    “你可真懂事……”黄幼祥一听唐小鸥居然什么报偿都不要,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了……

    “那,没啥事儿我就回去了……”唐小鸥说完,就站起身来往门口走……

    “再多坐一会儿吧……”黄幼祥马上站起来跟在了唐小鸥的身后……

    “现在很晚了,必须赶紧回去了,再说您也需要休息了……”唐小鸥边走边这样说离开的理由……

    可是让唐小鸥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被身后的黄幼祥给紧紧抱住了……

    “您这是干嘛呀!”唐小鸥竭力挣脱……

    “都快想死我了!”黄幼祥呼吸急促但却十分热切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您快放开我呀……”唐小鸥万万想不到,黄幼祥会在这样是时候,这样的情况下,对她发起突然袭击,所以,十分激烈地边挣扎边这样喊道。

    “知道吗,我天天夜里都做梦梦见你,可是从来都忍着不敢告诉你,今天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就可怜可怜我,跟我好一把,回头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黄幼祥气喘吁吁地竭力抱住继续挣扎的唐小鸥,这样解释自己亟不可待的欲求……

    “黄副院长,您太过分了,您这样身份的人,不该做出这样的行为呀!”唐小鸥还试图用对方的身份来劝阻他这种冲动的行径……

    “我的身份就是个说法,可是我也是个渴望感情的男人呀,我老婆孩子在国外,远水解不了近渴,其他女孩子我又看不上,所以,求你答应我,就跟我好一把吧,我保证,今后什么都听你的,要什么我给你什么……”黄幼祥信誓旦旦地表达他的诚意。

    “黄副院长啊,就像您自己说的那样,已经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了,咋还要做出背叛老婆孩子的行径呢?”唐小鸥抓住了对方的话柄,这样反击说。

    “他们远在天边,哪里知道我的甘苦,我现在拼死拼活地赚钱,就是为了供他们在国外生活和读书,可是,我自己的幸福呢?谁来管我呢?”黄幼祥继续为自己的行径辩解。

    “您想要幸福,就要把你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唐小鸥再次这样反问道。

    “这样的事儿一点儿都不痛苦,我早就知道你已经不是姑娘了,何必还这样保守呢!”黄幼祥却说出了这样一个信息。

    “谁说我不是姑娘了,我到下个月才结婚呢!”唐小鸥很吃惊,难道他发现什么了?

    “别跟我装了,别人不知道,我还看不出来?”黄幼祥一听唐小鸥被揭穿之后有些惧怕了,就趁机这样说。

    “您看出什么来了?”唐小鸥还真有点心惊肉跳了。

    “我看出你已经怀孕了呗!”黄幼祥继续扩大战果。

    “不可能,我还没结婚,哪里来的孩子呢?”唐小鸥心头乱跳,难道真的被这个家伙发现了什么?

    “你瞒得了别人唯独瞒不过我这双专家的眼睛,一看的脸色神情,就知道你已经有过男女关系,已经怀上了孩子,我敢用我的名誉跟你打赌,假如你现在没怀孕的话,我立即……”黄幼祥拿出了专家的撒手锏来证明自己肯定没错……

    “好了,即便我已经不是姑娘了,即便是我已经怀孕了,也不能因此就随随便便地跟您发生这样不正当的关系吧!”唐小鸥知道被对方发现了什么,但还是这样为自己争辩说……

    “既然已经不是姑娘了,而且已经怀上你未婚夫的孩子了,那还在乎跟我好上一把,解决我的天大问题,回头得到意想不到的回报吗?”黄幼祥这样说的时候,神情极为猥琐!

    唐小鸥简直被黄幼祥的话给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