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5章:成了男闺蜜

    “不用多,一两个就行吧,对他们说的是我刮胡子的时候划破了,用棉签擦拭消毒的时候留下的血痕,所以,不用那么多吧……”马到成觉得,提供太多反而不像了。

    “那我就弄三个棉签吧,也省得太少了,回头需要还要再来……”美仑折中地说道。

    “那好,就弄三个吧……”马到成立即同意了……

    很快,从牛得宝化冻的手上采集血痕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可是将他放回到冰柜中,马到成要关上盖子,就要结束这次任务的时候,却听美仑说:“等等……”

    “还有事儿吗?”马到成以为忘记了什么,就这样问道。

    “我想当着他的面儿,跟你好一把……”美仑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是吧,你心里想啥呢!”马到成简直惊呆了——美仑这是要干啥呢?干嘛要当着牛得宝遗体的面儿跟老子好呢?心里到底是咋想的呢?是啥样的心理会让美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呢?

    “我就是想当着牛得宝的面儿跟他有个了断,我就是要让他亲眼所见我真的跟他不再是夫妻了,真的让他知道,我已经嫁给了你,成了你的妻子——这样对大家都好,省得我总觉得他的在天之灵在注视我,在责问我——现在好,我就当着他的面儿跟你做一把夫妻,看他能有什么反应,看他的在天之灵是不是真的同意,这样的话,今后咱俩在一起做夫妻也就心里踏实了……”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呀……”马到成突然明白了,之前跟美仑之所以三番五次没做成夫妻好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美仑的心里还有这样的疙瘩没解开,今天当着牛得宝遗体的面儿,她终于忍不住了,她要冲破一个无形的障碍,她要跟真正的丈夫——躺在这个冰柜中的死鬼丈夫来个彻底的了断!

    至于是否能被牛得宝接受,是否能被牛得宝的在天之灵横加阻拦,甚至受到某种惩罚,美仑完全都豁出去了,是死是活也要做一把,不然的话,一辈子都过不来这道坎儿!

    马到成一旦从这样的角度和深度理解了美仑,也就不再提出什么质疑了,十分情愿地配合美仑,当着牛得宝的面儿,真的跟她做成了一把夫妻好事……

    美仑则对马到成的理解和配合十分感动更是十分投入,虽然是站着做的夫妻好事,但在那样一种情形之下,美仑所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妖娆魅力,还真让马到成获得了空前绝后的**荡魄……

    差不多晚上十点多,俩人从那个暗道回到了书房,做了一阵准备和调整,美仑就对马到成说:“好了,你自己去找唐小鸥,把棉签给她吧……”

    “你不怕我单独跟她在一起会发生你意想不到的情况?”马到成是真感觉到与美仑是可以开这种玩笑的恩爱夫妻了,不然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样的时候,说出这样玩笑话的……

    “假如真的会发生,谁都无法阻拦,假如不会发生,即便是你想,也未必发生,快去吧,我们之间完全不用猜忌这些了……”美仑的心胸就像宽阔的草原一样,能承载一切,包容一切……

    马到成听美仑这样说,着实感动,立即去到了一楼的大客房,进屋一看,唐小鸥和美奂正在逗牛牛玩儿呢,就对美奂说:“你姐让你抱着牛牛去她房间呢!”

    “姐夫不跟我一起去呀!”美奂一听姐姐回来了,很高兴,可是抱起牛牛要出门,看见姐夫不跟她一起走,就这样问了一句。

    “我跟唐护士长有几句话要说,随后就上去……”马到成直接这样对美奂说。

    “那好,那我先上去了,再见唐护士长!”美奂似乎学乖了,不再像从前那样,不管有没有外人在,都如入无人之境地缠磨姐夫了,好像一旦女人怀孕了,也就一下子长大了一样……

    “再见美奂姐!”唐小鸥边这样说,边一把抱起了那只叫丫蛋儿的猫咪……

    “我想知道,丫蛋儿什么时候跟你好上了?”马到成看见唐小鸥跟那只猫亲密无间的样子,就好奇地问。

    “前些天,我见它竖着尾巴在屋里孤独地走来走去,就跟它打招呼,开始它还不理我,但听见我跟它说话打招呼,它居然站住了,但是很戒备地听了一会儿,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可是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现,它居然就蹲在我的床边看着我醒来,我很高兴,就一口气跟它说了好多话……它这次居然没走,我就试着去抚摸它,它还是没离开,我就知道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了……”唐小鸥讲述了她与丫蛋儿成为朋友的过程。

    “它能听懂你说话?”马到成忽然想起了那个懂得猫言狗语的孟姜楠,就这样问道。

    “谁知道啊,反正我一跟它说话它就乖乖地依偎在我怀里静静地听,就好像一个安静的闺蜜一样……”唐小鸥边说,边用手轻轻抚摸丫蛋儿的皮毛。

    “丫蛋儿是一只公猫……”马到成这样揭穿说。

    “公猫咋了,我把它当成男闺蜜不行啊……”唐小鸥也立即这样轻嗔说。

    “其实据我所知,丫蛋儿是一直非常名贵非常高傲难以接近的猫咪,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跟谁成为朋友的,所以,见你跟它成了这么亲密的朋友,才这样好奇的……”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可能是丫蛋儿很寂寞,看见我那么耐心热情地理睬它,它才破例接纳了我这个外人当它闺蜜的吧!”唐小鸥也趁机这样分析原因。

    “也许吧,你这样性情的女孩子,大概跟谁都能成为最好的朋友吧,只要你想……”马到成单从唐小鸥和这只猫咪成为朋友这件事上,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谢谢宝哥哥的夸奖,好了,不说丫蛋儿了,美仑姐咋没跟宝哥哥一起来?”唐小鸥这才发现,宝哥哥是一个人来找她的,就这样问了一句。

    “别提了,刚才帮我刮胡子,一不小心割破了我这里……”马到成边说,边指着下巴上贴的一个防水创可贴,“她觉得有点沮丧,就呆在屋里不愿意出来了……”

    “那,宝哥哥和美仑姐商量好如何应对他们要搞的亲子鉴定了吗?”唐小鸥直奔了这个主题。

    “商量好了,既然我是牛旺天真正的儿子,也就不怕谁做什么文章,索性假装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明天,随便他们去做亲子鉴定好了——只不过,太随了他们的心愿,我和你美仑姐也有点憋气窝火,所以,正巧我刚才刮胡子的时候,你美仑姐给我这里刮出了血,用棉签消毒的时候,上面蘸上了我的血痕,估计这里边一定有我的dna吧,你拿回去给黄幼祥,也就能交差了吧……”马到成不但说出了过程,还说出了他跟美仑商量好的处理办法。

    “应该没问题了……”

    “那就好……”

    “那我连夜就给黄副院长送过去吧,省得明天一早还要早早地爬起来送过去……”唐小鸥边说,便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么晚了,还是等明天吧……”马到成一看时间,都快十点钟了,就劝她说。

    “我这个人心里搁不住事儿,今天的事儿,务必今天办完……”唐小鸥说明了自己办事的风格。

    “那我送你去吧,开车来回很快的……”马到成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美仑姐会同意吗?”唐小鸥立即停住了手上穿衣服的动作,很是认真地这样问道。

    “就是她单独让我来给你这些棉签的……”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就麻烦宝哥哥送我一趟吧……”唐小鸥一听宝哥哥这样说,才算是答应让他送了……

    开车送唐小鸥去的路上,马到成忍不住这样说了一句:“咱俩的关系,可能被美仑给识破了……”

    “哎呀,那咋办呀!”一听宝哥哥突然这样说,唐小鸥还真是吓了一跳!

    “只是——她却没有怪罪你我的意思……”马到成一看唐小鸥紧张得不行,马上这样宽慰说。

    “怎么会呢?天底下,哪有不吃醋的女人呀!”唐小鸥这样回应说。

    “你不就是这样的女人吗?”马到成立即这样回应说。

    “可是我不是美仑姐呀,假如换做是我,我的未婚夫像宝哥哥这样跟别的女人好上了,我肯定也会受不了,肯定不会再让他们交往了!”唐小鸥将心比心地这样回答说。

    “这就是你美仑姐区别与普通女人的地方吧,但凡能嫁入豪门的女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胸襟和情怀,才能站得住脚跟,坐稳第一夫人的位置吧……”马到成趁机说出了美仑是个什么样胸襟的女人。

    “美仑姐真的不会追究我?”

    “本来就不是你犯的错误,干嘛追究你……”

    “咋不是我犯的错误呢?”唐小鸥没懂宝哥哥的意思。

    “这样的事儿,都是富二代家的花花公子干的好事,基本上跟女方没多大关系,所以,假如美仑姐要惩罚的话,也只会惩罚我,不会惩罚你的……”马到成用了牛得宝才会有的姿态和口气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我今后一定跟宝哥哥保持一定距离了,再也不要被美仑姐误解咱俩之间的特殊关系了……”唐小鸥好像知道今后应该咋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