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4章:深藏不露型

    “不是把我的给唐小鸥,而是在牛得宝的手上同样位置,也切下那么一小块儿,我的伤口让唐小鸥看见,但给他切下的那块儿却是牛得宝的……”马到成一听美仑吓成这样,立即笑着这样回答说。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呀……”美仑一下子明白了马到成用的是什么招数了。

    “但愿能在牛得宝的手上采集到血痕,我也就省得受一次皮肉之苦了……”马到成为了轻松一下气氛,还这样来了一句。

    “那咱俩快点过去吧……”美仑似乎觉得马到成的几个办法都可行,也就这样催促说。

    “走吧……”马到成立即起身,跟在了美仑的身后,直奔藏匿牛得宝尸体的地方去了……

    从美仑的卧室出来,就直接去到了牛得宝的书房,美仑只是在一组书柜前,触碰了一个按钮,那个书柜就来了个翻转,立即闪出一扇门那么宽的一个通道,美仑带头进去,马到成紧随其后……

    原来,牛得宝的这间书房隔壁是另一个单元的双室户单元,早在牛得宝和美仑结婚不久,就将这套紧挨着的双室户买了下来,然后,秘密设计了这样一个只有牛得宝和美仑俩人知道的秘密通道,目的就是在紧要关头可以开启这里,然后,从另一个单元逃离出去,抑或,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从另一个单元,通过这个双室户,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家里,直接抵达书房……

    这样一个秘密空间连美奂都不知道,直到牛得宝遇害,藏在地下室的尸体差点露出马脚,美仑才悄悄告诉了马到成,家里还有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空间,然后,购置了大型冰柜,放在了隔壁的双室中,再将牛得宝的遗体不为人知地转移到了那里,妥善地冷冻好了,也就算藏到了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美仑和马到成每隔一周都要一起过来看看情况,但这次突发情况之后,过来看牛得宝不是简单的看,而是要将他的遗体从冰柜中暂时搬出来,而且像马到成假设的那样,将他的一只手臂放在了一个凉水盆里——这是日常化冻肉的时候总结出的经验——不能用热水,那样适得其反不说,一旦化冻可能会加速腐化,所以,宁可慢慢来,也一定不能用热水……

    只是在开启冰柜,移动牛得宝遗体之前,美仑特地在这个房间供奉着的牛得宝的灵位前,上了三炷香之后,跪在了拜垫上,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牛得宝啊牛得宝,假如你在天有灵,应该都看到我们做的一切了吧,为了保全你唯一的骨肉牛牛健康成长,为了让你老爸能开开心心地健康长寿,为了你们牛家百亿的庞大家业不至于落到害死你的那些人手里,我选择了跟你样貌相像的马到成做了你的替身……

    “经过无数大事小情,他经住了考验,不但保全了牛牛的安全,还获得了你老爸的信赖和喜欢,就在今天,我正式与他结为夫妻,目的就是想与他同心僇力,携手并肩,继承你的意志,捍卫牛家的根本利益,保全家人的平安健康……

    “可是树欲静风不止,那些害死你的人还在蠢蠢欲动,还试图揭穿马到成的真面目,以此来瓦解甚至消灭你的妻子当然也包括你唯一的血脉牛牛,将牛家庞大的财富落到他们那些败家子的手里呀——牛得宝啊牛得宝,假如你在天有灵的话,应该把什么是非利害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吧,也能理解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了吧!”

    美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肺腑之言,然后磕了几个头,最后说:“没办法,现在害死你的那些人又要搞个什么亲子鉴定,所以,我们现在还要动用你的遗体,取一些血迹样本给他们,以此来挫败他们一次又一次的阴谋诡计——你在天有灵,一定要理解我们,原谅我们,支持我们呀……”

    说到这里,美仑又磕了几个头……然后,才起身来帮马到成的忙……

    在美仑这样祈祷求神的过程中,马到成虽然没有跪下磕头,但一直都是肃立在美仑身后,双手合十,心里也在默念差不多的言辞,一直到美仑都祭拜完事儿了,才跟她一起行动起来……

    他们俩合力将牛得宝的遗体抬出了冰柜,放在一个平台上,然后,找来一个水盆,放置了清水,这才将牛得宝的一只手,浸泡在了清水中……

    就在等待牛得宝的手臂解冻之后,采集血痕的时候,美仑却突然问马到成:“这个唐小鸥真的可靠吗?”

    “她跟咱们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觉得值得信赖……”马到成没想到,美仑会在这样的时候,当着牛得宝遗体的面儿,问这样一个看似不大,但也不小的问题。

    “我直觉告诉我,你们之间已经不是一般关系了……”美仑这样说的时候,眼神有些恍惚的样子……

    “咋了,你不允许我再跟她深入交往了?”马到成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这样直接问道。

    “我倒是没有吃干醋的意思,听说她下个月就结婚了,我正捉摸着给她备一份儿大礼来答谢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咱们这几次大忙呢……”美仑也是谈话高手,虽然触碰到了敏感问题的关键,但也巧妙地将其瞬间化解……

    “你都打算给她什么贺礼呢?”马到成一听美仑完全没有责怪追究的意思,也就这样顺理成章地问道。

    “也不知道她需要什么,反正我打算给她十万块钱,或者是买成她需要的东西……”美仑说出了心中一个大概的数字。

    “我估计她什么都不缺,也什么都不会要……”马到成很了解唐小鸥的为人,别说给她十万,就是给她一万,她都未必肯要……

    “其实我最怕她这样的女孩子,明明应该接受馈赠和奖励的,却偏偏什么都不要,这也不要那也不要,难道只想要我的男人不成吗?”美仑貌似无意间的一句埋怨,却蕴含着极大的杀伤能量……

    “这话我没懂——你不是说她下个月就结婚了吗?”听美仑这样说,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咯噔一下子,美仑吃醋的水平绝对是深藏不露型的,时不时就抽冷子给你来一句,让你猝不及防!

    “难道结婚就不能找情人了?何况现在还没结婚呢!”美仑又不软不硬地来了一句。

    “我觉得唐小鸥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她不接受别人的馈赠,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则和道理,据我理解,一定是怕突然得到一笔财富之后,没法跟她未婚夫解释,而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一旦获得了意外之财,还真是浑身有嘴都说不清呢……”马到成试着这样解释唐小鸥的心理。

    “有什么说不清的,直接告诉她未婚夫,就说是我给的,给多少都是她理应得到的,她未婚夫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又不是你给的!”美仑本来说得很在理,就是临了这一句,又让马到成躺枪了……

    “是啊,又不是我给的,我咋替她担心这担心那的呢!”马到成赶紧用自嘲来金蝉脱壳……

    “这样吧,等这件事儿风平浪静了,我就拿十万块钱给到她手里,她若是要,就没话说了,若是不要,我就直接给到医院,指定这十万块钱作为唐小鸥特殊的年终奖发给她,这样的话,她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了……”美仑是拿定主意一定要把这十万块钱给到唐小鸥的名下了……

    “她这样性格的女孩子,兴许发钱的那天,一时冲动就给捐出去建什么希望小学之类的了呢……”马到成这样的一句话,都跑到嘴边了,却一下子咽了回去,生怕说出来,灵验了,回头美仑又觉得自己跟唐小鸥有了心有灵犀就更说不清了,所以,出口的话变成了这样:“嗯,这样她还真是没话说了……”

    这个时候,马到成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过去试探牛得宝的那只手在清水盆里是不是化冻了,美仑也跟着过去看……

    马到成将牛得宝的那只手从清水里拿出来,用另一只手去触碰,发现有些弹性了,就知道差不多了,立即跟美仑要带来的瑞士军刀,轻轻地在牛得宝的手指上,划开了一个小口子,立即用手指去挤压,还别说,真的往外流出了某种液体,美仑赶紧用带来的棉签上去擦拭……

    “为啥不是红色的?”美仑擦拭一下看了看,就这样问。

    “人都死这么久了,而且还被冷冻过,哪里还会有血色呢?”马到成也是凭经验给出了外行的解释……

    “哎呀,那这样的血痕能携带dna吗?能做亲子鉴定的样本吗?”美仑这样担心地问。

    “估计没问题,现在的检测技术已经到了从口腔里用棉签擦拭几下,都能获得试子进行dna鉴定呢,现在毕竟是从牛得宝的身体中流淌出的液体,咋说也携带了他的dna吧!”马到成还是凭直觉这样安慰美仑说。

    “那咱们要弄多少个棉签才行呢?”美仑想知道马到成心里是咋设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