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3章:毛发和指甲

    “可是,若是真的给他们提供了宝哥的血液样本,他们岂不是如愿以偿,回头像宝哥说的那样,中途做了手脚,鉴定结果出来可就没法把控了呀!”唐小鸥越发担心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所以我要增加他们的难度!”马到成好像心中有了主意……

    “咋增加呀?”唐小鸥没懂宝哥哥这话是啥意思,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一时没听明白,就这样问。

    “比如,我不给他们提供血液样本……”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提供啥呀?”唐小鸥似乎更加不可思议了……

    “比如头发呀,指甲什么的……”马到成心里想出的办法是——无法提供牛得宝的血液样本,但头发指甲之类的,还是可以比较容易搞到提供给唐小鸥完成任务的,一旦这样的样本可以与牛旺天做亲子鉴定的话,那结果岂不是可想而知,岂不是可以“瞒天过海蒙混过关”了吗!

    “哎呀,这个我可得问问黄副院长,不知道头发和指甲能不能做亲子鉴定,幕后指使者会不会接受这样的样本……”唐小鸥一听,宝哥为了“增加难度”不愿意提供血液样本,而是只给头发指甲之类的,就凭直觉这样回答说……

    “那你这就打电话问黄幼祥吧……”马到成居然立即同意了……

    唐小鸥立即给黄幼祥打电话,谎称说:“黄副院长啊,想采集二公子的血液样本有点难度,但弄到他的头发和指甲还比较容易,您看这两样不能不替代血液样本呢?”

    “根据dna亲子鉴定的原理来说,对于人体身上的任何一含有dna的有核细胞都可以作为做dna鉴定的检材,所以不管是血液、血痕、毛发、体液、肌肉等都可以用来做亲子鉴定,但是对于用指甲能做亲子鉴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指甲本身是胶原蛋白,是不含有dna信息的,所以用指甲本身来做dna亲子鉴定是不可以的,除非是连根拔起的那种……换句话说,手指甲或者是脚趾甲暴露在外面的部分由于已经角质化,一般是不被作为dna鉴定的样本的。除非是拔下来的脚趾甲。因为它有一部分是嵌在指尖处,也就是指甲的根部,这部分指甲含有比较多量的dna,是可以用来进行鉴定的。但是这种样本取样时很痛苦的。一般不会提取这种样本,除非是去医院拔除有病不能留下的指甲……”

    一听唐小鸥搞到二公子的血液样本有困难,说头发和指甲行不行,黄幼祥立即十分专业地讲解其中的道理给唐小鸥听……

    “那——头发呢?”唐小鸥一听正常剪下来的指甲基本不行了,但还不死心,又问道了头发……

    “至于头发,很多人也会产生误解,其实用头发来做dna检测,其本身并不是头发可以做,而是头发根部的毛囊里面含有dna信息,对于头发本身是不可以做dna亲子鉴定的检材的,对于头发来说其和指甲一样都是属于胶原蛋白不含有dna信息的——除非是连毛囊一同拔起的头发,才可以做亲子鉴定……再换句话说,就是对于做dna亲子鉴定使用任何一种样本,只要其能够提取dna信息,对于鉴定结果的准确性都是和用血液没有任何区别的——但前提是,拿到的样本必须携带dna的有效信息才行——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黄幼祥还是像个专家学者作报告一样,讲解分析其中的道理给唐小鸥听……

    “差不多懂了,就是头发和指甲不是不可以,但必须是指甲带皮肉,头发带皮囊才能提取dna,然后才能做成亲子鉴定……”唐小鸥把自己理解的,告诉了黄幼祥。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在明天早饭之前,无论是什么样的样本,必须搞到手才行……”黄幼祥再次强调了时间……

    “那,除了带皮囊的头发还有待皮肉的指甲,别的还有什么可以呢?”唐小鸥一听头发和指甲基本上不行了,就试图再问问其他方面的可能性。

    “其实,就连该人用过的牙刷,刮胡刀等带有该人dna信息的物件都能做亲子鉴定的……”黄幼祥又提供了这样的新线索。

    “哦,我懂了,是不是只要二公子用过的东西上,可能粘有二公子的血痕就能作为dna亲子鉴定的样本了呢?”唐小鸥这样理解道。

    “当然了,如果有机会给二公子肌肉注射的话,棉签在擦拭针眼儿的时候留下的那点儿血痕就足够用了……”黄幼祥连这样的细节都直接告诉唐小鸥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再试试吧,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样本,我先挂了黄副院长……”唐小鸥似乎觉得这个难度要小很多,也就想立即试试了。

    “好,有什么事儿,只管跟我沟通就是了,我二十四小时都开机等你电话……”黄幼祥表达出了等待唐小鸥搞到二公子dna样本的急切心情……

    “好,我一定会……”唐小鸥挂断黄幼祥的手机,马上转向美仑姐和宝哥哥说:“问清楚了,毛发和指甲通常是不行的,除非是连带毛囊的头发和带有皮肉的指甲……”

    “嗯,这些我们都听到了,但我们也听黄副院长说,带有血痕的用品也行?”马到成这样试着问道。

    “对呀,牙刷或者剃须刀还有针眼儿消毒的棉签儿都可以的,之前还听说,只要用棉签在二公子的口腔里擦拭几下都可以呢……”唐小鸥说出了更多的可能性。

    “这样吧,你到一楼的大客房去帮助美奂姐看带牛牛吧,我跟你宝哥好好商量商量到底该如何应对,然后,尽快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一直没说话的美仑,这个时候发表了自己的想法……

    “那好,那去楼下听信儿了……”唐小鸥说完,招呼一直在她身前生后打转转不肯离开的那只叫“丫蛋儿”的猫咪,抱起它,一同下楼去了……

    “奇怪呀,咱家丫蛋儿啥时候跟唐小鸥好上了呢?”马到成看着唐小鸥抱着那只猫咪离开的背影,这样感叹了一句。

    “是啊,本来丫蛋儿是不理睬外人的,大概除了你,唐小鸥算是第二个被它看上的外人了……”美仑也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也许,唐小鸥像照看牛牛那么有耐心地跟它相处,才让丫蛋儿归顺了她吧……”马到成这样猜测原因说。

    “也许吧,这个唐小鸥还真是那种人畜无害,人见人爱的女孩子……好了,先不说他们了——你想出办法没?”美仑满心还都是关于牛得才他们背后指使黄幼祥,通过唐小鸥来收集牛得宝血液样本这件事儿怎么解决呢,所以,马上书归正传道……

    “假如带有血痕的东西就行,我基本上有办法了……”马到成似乎心里基本有数了。

    “啥办法?把牛得宝用过的牙刷或者剃须刀交给他们?”美仑这样猜测说。

    “那些东西还有吗?”马到成还真想到了这些,马上就问。

    “我倒是没扔掉,不过,牛得宝很少在家刮胡子,从来都是到牛家的美容美发店去让别人帮他修理的,至于刷牙,他特别懒惰,几乎没见他刷过牙……”美仑却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假如这两样东西不行的话,那就得到他的身体上去采集血痕了……”马到成还是按照自己原本的想法,这样提议说。

    “咋采集呀?”美仑没懂马到成如何才能采集到。

    “比如用凉水化开他的一只手,然后,割破点儿皮儿,再用棉签从上边蘸一些里边的血肉,估计一定能携带牛得宝的dna了吧……”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你咋对唐小鸥说,这就是你的血痕呢?”美仑当即提出了质疑。

    “就说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脸,赶紧用棉签来消毒止血,所以,才在棉签上留下了血痕……”马到成早有回答这个问题的方案了。

    “这个办法倒是挺好的,就是不知道现在的牛得宝,还能不能从他身上擦拭出血痕来了,毕竟都死了这么久,而且一直是冷冻状态……”美仑又担心这个了。

    “我觉得不用擦拭很多,有点血水的那种应该就行了吧……”马到成也不是很确定。

    “可是,万一真的擦不出来呢!”美仑还是觉得心里没底。

    “死马当成活马医,咱俩这就去试试,能行就行,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吧……”马到成从来没碰过死人的身体,所以,也不是百分之百地敢说一定能行……

    “还有什么办法呀!”美仑还想知道,在马到成那个灵机一动就会有新方法的脑子里,还藏着什么办法没说出来……

    “实在不行,我就从左手的食指上切下一块连皮带肉的指甲来……”马到成果然说出了一个具体的办法……

    “天哪,你昏头了呀,咋能用你的指甲和皮肉呢?”美仑以为马到成忘了自己是谁,打算切下自己的一块带皮肉的指甲给了唐小鸥,然后,让她拿给牛得才他们去做亲子鉴定呢,所以,马上这样惊异地提出了诘问!

    而且,这样说的时候,还情不自禁地抓住了他的手,心疼地看着他的手指头,就好像真的已经切下一块连皮带肉的指甲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