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2章:这样的事儿

    牛畅刚刚离开公寓,黄幼祥立即给唐小鸥打电话,谎称医院有紧急情况,务必火速赶到……

    唐小鸥以为真的遇到了什么需要紧急抢救的病患,必须她到场呢,就将牛牛交给美奂说:“我有急事,必须立即回医院……”说完,匆匆忙忙就赶到了医院。

    可是到了黄幼祥的副院长办公室,听他说的紧急情况居然是尽快采集牛爷和宝哥哥的血液样本,务必在明天早上之前完成,这就让唐小鸥产生了怀疑——再加上黄幼祥的神情有些不对,心神不宁的样子不说,连眼神都不敢正视唐小鸥,这就更增加了唐小鸥的疑惑。

    “您不说出采集这样的血液样本是什么用途,我有权拒绝完成这项任务!”唐小鸥居然亮出了这样的态度。

    “我也是受人之托,并且答应对方守口如瓶的!”黄幼祥言辞闪烁地说。

    “受谁之托?难道歹徒想得到牛爷和二公子的血液样本您也配合他们?”唐小鸥立即这样质问道。

    “哪有什么歹徒呢?”黄幼祥一看唐小鸥这样认真,心里突突乱跳,但嘴上还这样抵赖说。

    “既然不是歹徒,您又有什么好隐瞒的呢?”唐小鸥再次抓住了对方的话柄。

    “唐小鸥啊,不是我不告诉你,牛家的水太深了,你我都是外人,都是人家说用就用,说踢就踢的小角色,所以,人家的主要成员跟我提出了这样的请求,我又能说什么呢?”黄幼祥只好从这个角度来求唐小鸥别这样较真了……

    “谁提出的要求,目的又是什么?”但唐小鸥还是不依不饶地刨根问底!

    “这个还用我说吗?”

    “您不说我咋会知道?”

    “这样的事儿,就像很多男女关系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黄幼祥还是含着骨头露着肉,不肯说出真相。

    “那我猜猜是有人想背地里给牛爷和二公子做个亲子鉴定对不对?”唐小鸥直接把自己的直觉说了出来……

    “也许吧……”黄幼祥一听,愣了一下,但又不能直接否定,只好模棱两可地这样回了半句。

    “什么叫也许,我看就是……”唐小鸥一下子确定了就是这个目的!

    “是又怎么样,难道牛爷和二公子不是亲生父子关系?”黄幼祥相当于变相承认了,但同时,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个不用怀疑吧……”唐小鸥当然也承认。

    “所以,我们帮助想要这样做的人提供牛爷和二公子的血液样本没什么不对的,既然他们是亲生父子,还怕什么亲子鉴定呢?”黄幼祥就是因为这个,才像刚才那样说的。

    “谁知道搞这个名堂的人是什么居心呀!”唐小鸥还是怀疑是有谁通过黄副院长要打二公子的什么主意!

    “小欧呀,就别较这个真儿了,你我都是人家棋盘山的一颗棋子,早已是身不由己,只能是听天由命,任由摆布了……”黄幼祥还是这样的论调。

    “好吧,我尽快吧……”唐小鸥一听黄幼祥这样说,知道他也是出于无奈,而且,自己已经知道了这是有人居心叵测像搞什么阴谋诡计,庆幸黄副院长找的是自己,也正好尽快给宝哥哥传递这个消息,也让宝哥哥心里有数或者做好应有的防范……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唐小鸥才给宝哥哥发了短信,请求立即通话,而马到成和美仑知道了这件突发事件之后,立即觉得事关重大,也就开始了紧急讨论……

    只是没讨论出什么结果,让马到成十分闹心,不知道将面临什么惨烈局面的时候,美仑表现出了非凡的气度,居然直接表达出,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将俩人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具体的做法,就是在回市里面对如此突然和复杂局势之前,俩人完成圆房,让俩人的身心真正地结合在一起,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会像患难夫妻一样,同仇敌忾,生死与共!

    按说马到成也算是“阅人无数”了,什么类型的女人都经历过了——妩媚的,泼辣的,温柔的,彪悍的,典雅的,烂俗的,清纯的,暗爽的——林林总总加起来,居然都不如在这样紧急的情势下,与美仑的这一场身心的欢洽交融……

    “我们现在是真正的夫妻了……”马到成差不多掉下了眼泪这样说。

    “是啊,终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美仑立即这样迎合道。

    “为了你和美奂,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马到成立即信誓旦旦地说道。

    “今生今世,从现在起,我正式成为你的女人了……”美仑继续一往情深地表达此刻的心情……

    “今生今世,从现在起,我也正式成为你的男人了……”马到成虽然心里有点发虚,但对于美仑来说,马到成还真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一切!

    俩人回到市里的家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进门发现,唐小鸥已经等在客厅里了——正在跟美仑美奂精心饲养的那只名叫“丫蛋儿”名贵的博美拉猫咪玩耍嬉戏呢……

    马到成猛地想起了当初他第一次来这里,从树上救下这只名贵猫咪之后,趁美仑去洗澡的时候,跟它“搞好关系”的情景,被美仑发现了,还惊异地说,这只猫从来不亲近外人的——可是看唐小鸥和“丫蛋儿”亲昵的样子,说明他们已经混得很熟了!

    马到成心说:看来,唐小鸥差不多已经成为这个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了!

    “走吧,到你住的大客房去说话……”美仑立即这样提议说。

    “还是去美仑姐的房间吧……”唐小鸥迟疑了一下,竟这样回应说。

    “为啥呀?”美仑不解地问。

    “因为我和美奂姐,在大客房刚刚把牛牛给哄睡了……”唐小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哦,那还是去我的卧室吧……”美仑这才理解了唐小鸥的意思,带头上了二楼,去到了她的卧室……

    唐小鸥则抱着那只一直跟她腻在一起的“丫蛋儿”紧随其后一起上了二楼,进到了美仑姐的卧室……

    还没等在外间屋的沙发上坐下来,美仑就对唐小鸥说:“快说说详细情况吧……”

    于是,唐小鸥将整个过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给美仑姐和宝哥哥听。

    “我不明白,谁会在背后搞这样的名堂,他们到底想得到什么!”说完了整个过程,唐小鸥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按说——这个幕后指使者无非是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证明我和我父亲是亲生的父子关系——应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马到成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遵循跟美仑定下的,不能将真正的牛得宝已经不在人世,搞名堂的人可能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就想揭穿真相——告诉唐小鸥,所以,只能按照常理来说话……

    “宝哥同意我取血液样本给他们了?”唐小鸥很惊异牛得宝是这样的态度!

    “我才不会乖乖地配合他们这样的卑鄙行径呢!”马到成此刻正在心里琢磨如何应对分明是牛得才某后策划的卑鄙行动呢,心里还没一定的主意,也就只好先这样回答说。

    “可是刚刚宝哥不是说,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吗,意思不是说,不怕他们搞什么亲子鉴定吗,他们煞费苦心搞这个亲子鉴定得出的结论不会对宝哥构成什么威胁吗?”唐小鸥不明真相,只能这样理解宝哥哥的意思。

    “我不是怕他们堂堂正正地让我和我父亲搞亲子鉴定,而是怕他们通过这样的手段,在鉴定结果上做手脚,回头弄出个我老爸不是我生物学上的父亲,一旦出了那样的结果,会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尽管我是货真价实的牛得宝,但谣言蔓延起来,谁又听你解释呢?”马到成灵机一动,觉得只有这样说,才能让唐小鸥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

    “原来宝哥怕的是这个呀——那咱们干脆直接揭穿他们的阴谋诡计,把这件事儿告诉牛爷吧,让牛爷来定是不是做这个亲子鉴定……”唐小鸥居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我老爸年事已高,可能再也经不起风吹草动,这样的事儿,还是我自己来解决吧……”马到成立即否决了唐小鸥的这个建议。

    “要不咱们报警吧!”唐小鸥生怕宝哥哥在这件事儿上吃亏,都不知道该提什么建议好了……

    “也不能报警!”

    “为啥呀?我看幕后指使者就是居心叵测,报警抓住他们,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了!”唐小鸥这样异想天开地说。

    “现在连这个幕后者是谁都不知道,报警让警察抓谁呢——好了,还是咱们自己想办法吧……”马到成理解唐小鸥的心情,在她不知道牛得宝已经死掉这个真相之前,她一定会这样想的,但却不能按照她的想法办,只能从这个角度来否定她的想法!

    “要不,我就回绝黄副院长,就说我无论如何搞不到宝哥的血液样本,让他们就此消气儿得了……”唐小鸥又这样提议说。

    “你阻断了幕后者这次行动,他们指不定会想出别的更加难以招架的阴毒损招来祸害我呢……”马到成心说,无论如何牛得才都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或许可以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