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1章:又被糟蹋了

    可是一旦冲进了卫生间,黄幼祥立马就傻眼了,因为在浴缸里,正有一个美少女在沐浴,定睛一看,居然是牛畅,立即躲闪目光,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

    “别你你你的了,要不要进来一起洗!”牛畅却拿出了万种风情这样招呼说。

    “你是怎么进来的?”黄幼祥无比惊异这么一个小丫头,咋会有如此能耐!

    “你的保险柜我都能打开,你换了超b级的锁芯我就进不来了?”牛畅却边用手往自己的身体上撩水,边这样漫不经心地回答说。

    “我要去投诉那个卖我锁芯的人,他承诺,除非把门砸坏,不然的话,公安局开锁的都进不来……”黄幼祥立即气急败坏地这样嚷嚷说!

    “好啊,您投诉的时候我去帮你作证!”牛畅异常镇定地这样添油加醋说!

    “你,你,你又来我这里干嘛!”一听牛畅这样说,黄幼祥又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这样问牛畅说。

    “来看看你呀!”牛畅的声音却像个久别重逢的小情人一样,十分妩媚也十分柔情蜜意……

    “我不用你看!”越是听到牛畅这样说,黄幼祥就越是不寒而栗,越来越觉得牛畅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美女蛇,除非你不招惹它,一旦沾上它,这辈子就没个好结果了!

    “谁说的,你的老婆孩子在国外,自己独居这里不说,还一个相好的都没有,本来保险柜里还有二十万让心里有底,现在保险柜也空空荡荡的了,好不容易交往了我这样一个妙龄少女,还整天如坐针毡一样生怕对方将你们的好事给告发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假如再没人来关爱一下的话,怕是真的煎熬不下去了吧……”牛畅却慢条斯理地用甜腻的声音这样娓娓道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别绕圈子了!”黄幼祥觉得自己的脑袋尽快爆炸了!

    “放心吧,这次不是来讹你钱的……”牛畅却这样给对方吃了一颗定心丸……

    “想讹我也得有啊——不想讹钱你还来干嘛!”黄幼祥知道,像牛畅这样的超级小姑奶奶,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就这样问!

    “人家不是说了嘛,就是来看看你,顺便慰问慰问你……”牛畅却不急于说出自己来的目的……

    “我挺好的,不用你慰问,你不出现,我会更好……”黄幼祥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小声地这样嘀咕说……

    “不是吧,你敢保证你见了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牛畅这样说的时候,已经从浴缸里出来,搔首弄姿地开始撩拨黄幼祥了……

    “啥都别说了,你赶紧离开吧,就当你没来过,我也没见过你!”一看牛畅从浴缸里出来,直奔自己过来,黄幼祥霍地一下子站起身来,背对啥都没穿的牛畅这样说!

    “咋了,我若是不离开,你还敢报警啊!”牛畅这样说的时候,两只手臂已经像蛇一样将黄幼祥的脖子给勾连缠绕住了……

    “我没说报警啊!我就是不想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了……”黄幼祥生怕这个能量极大的小姑奶奶在坑自己一把,就这样回答说。

    “上次发生什么了?好像我跟你这个大叔有过那种关系似的!”牛畅却这样来了一句。

    “是啊是啊,我们从来就没有任何关系,你赶紧走吧,趁我现在还理智……”黄幼祥一听牛畅矢口否认了上次发生的那件事儿,抓住话柄,立即这样请求说。

    “我既然敢再来,就没怕你不理智,好啊,你现在就给我来个不理智,我看看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表现……”牛畅要的就是对方不理智,所以,也就直接这样说了出来……

    “我若是不理智起来,比洪水猛兽还可怕……”黄幼祥早已被牛畅那种无法抗拒的魅惑给弄得心猿意马难以淡定了……

    “哎呀黄叔叔,人家怕怕啦,快点放开人家吧……”牛畅嘴上这样说,可是除了两手,此刻,连两腿都一下子盘住了黄幼祥的腰部……

    “是你抓住了我,不是我抓住了你!”黄幼祥已经心动过速呼吸不畅了,但还要说出个理来证明自己是正人君子!

    “这样的话,就咱俩的时候您可以这样说,可一旦有了第三个人,就一定是我这样说,而且谁都会信我不信您,要不要试一试!”牛畅像章鱼一样盘踞在黄幼祥的身上,这样不软不硬地威胁对方说。

    “我的小姑奶奶,你到底想干嘛!”黄幼祥再次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人家都说了,是来慰问您的,可是您却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非但不领情,还要中伤一颗纯洁无暇的妙龄少女之心……”牛畅这样说的时候,热切的气息就在黄幼祥的鼻息范围之内……

    “你真是为了这个才来的?”黄幼祥的眼睛都红了!看来是被逼到绝处,就快义无反顾地要爆发出某种能量的边缘了……

    “那当然啊,不然的话,人家何必这样呢……”牛畅的妖娆妩媚本事再次发挥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仿佛燃起被火种点燃了一样,腾地一声,黄幼祥的理智瞬间崩塌!

    “快点对人家不客气吧,人家早就等不及了……”牛畅趁机火上浇油又添一把柴……

    被逼到死胡同的黄幼祥,一把抱起啥都没穿的牛畅,用脚踢开卫生间的门,就直奔了卧室,进了卧室,又一脚将门给后踢关上,然后就如同山洪暴发一样,将牛畅瞬间席卷……

    “这是五万块,我刚刚拿到的工资和奖金,你都拿去,但再也不要来这里了!”从卧室出来,黄幼祥乖乖地从一个“墙缝”里拿出一包钱来,放在牛畅的面前,这样说。

    “人家都说了,这次不是来讹钱的!”牛畅好像累得很疲惫,懒懒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还有啥目的?”黄幼祥准知道牛畅会是为了一件特殊的任务才来找他的,就这样问道。

    “很简单呀,帮人家弄到两个人的血液样本就ok了!”牛畅也不再绕弯子了。

    “血液样本?谁的?要干嘛?”黄幼祥一下子敏感起来!

    “别问要干嘛,只要给我弄到,今天被你糟蹋就算扯平了……”牛畅却先这样铺垫说。

    “这话可要说清楚,不是我糟蹋你,是你逼我上道的!”黄幼祥在这样的问题上,居然还要较真!

    “还是那句话,这话只能咱俩信,换了第三个人,我说是您糟蹋了我,您看对方是信您的还是信我的?”牛畅又亮出了自己的撒手锏!

    “算了算了,快说弄谁的血液样本吧……”黄幼祥果然立马没电。

    “我爷爷牛旺天和我二叔牛得宝的……”牛畅直言不讳,说出了自己的目标……

    “天哪,你要他们俩的血液样本干嘛呀,难不成你要给他们父子做亲子鉴定?”出于职业习惯和敏感,黄幼祥当即想到了对方要这俩人的血液样本应该就是干这个用的。

    “既然知道了,还问那么多干嘛,既然答应了我,那就立即行动,明天上午——不,明天早饭之前,我必须拿到他们俩的血液样本,不然的话,我这样毫无少女底线的姑娘,能做出什么来您心里一定比我还清楚明白……”牛畅再次用她的拿手好戏来要挟对方……

    “可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黄幼祥边摇头边觉得自己的脖子上被勒了绳子的感觉……

    “干什么?很简单呀,就是要我爷爷和我二叔他们几滴血液而已,又不是要他们的命,咋把您吓成这样了呢?”牛畅一副天真的样子这样回应说。

    “别跟我装糊涂,我说的利害关系你应该明白,你一定是被人操纵才要搞到他们俩的血液样本,也一定是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才要给他们俩做什么亲子鉴定,结果如何我不知道,可一旦让你爷爷和你二叔知道了是我帮你弄到的血液样本,成了你们设计他们的帮凶,我的下场会是什么,你是不是心里也很清楚……”黄幼祥趁机将内心的愤懑都宣泄出来!

    “当然清楚啊,可是您再次如狼似虎地糟蹋了我,刚刚提上裤子就想赖账?难道您还有别的选择吗?”牛畅又拿糟蹋说事儿!

    “反正我不想害人,更是不想丢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黄幼祥的声音名下小了下来,仿佛自言自语地这样回答说。

    “我说亲爱的黄叔叔,你的脑子锈掉了还是进水了,我爷爷和我二叔做个亲子鉴定结果如何关你黄副院长什么屁事儿,无论他们是亲生的,还是非生物学上的父子又能影响到你什么?也就是我念您上次给了我20万觉得有点亏欠您,这次才再次给了您一个糟蹋我的机会,顺带请您帮这么一个信手拈来的小忙,就把您给吓成了这样,一个大男人,咋格局这么小,城府这么浅,连我一个未成年的少女都不如!”牛畅倒像个大姐大一样,扮演起了开导黄幼祥这等年纪大叔的角色来……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你快点离开,回去等吧,我争取明天一早就把你要的给到你手里!”黄幼祥一听这写话出自一个二八妙龄少女之口,就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立马俯首称臣,甘拜下风,答应了她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