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20章:加急要加钱

    “咋说——也得十万吧!”牛欢开口就要十万。

    “干嘛呀,你们打劫呀!”牛得才感觉自己的心脏病就要犯了。

    “嫌多是不是,十万我们还不干了呢,现在又加五万了!”牛欢面无表情地直接这样抬价说。

    “你们,你们,你们是要生吞活剥了我呀!”牛得才身子都在打晃,但还坚持这样骂道!

    “再加五万!”牛欢是吃定牛得才了!

    “好好好,我答应给你们十万……”牛得才再次妥协了,但只答应最初的价码。

    “现在涨到二十万了!”牛欢冷漠无情地这样叫道。

    “小兔崽子,你还是不是我儿子呀!”牛得才居然这样喊道。

    “这个还用问我呀!”牛欢还真会回应!是不是你的种,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你们!算了,我另想办法吧……”牛得才似乎再也受不了牛欢的态度了!

    “这样吧,我说个中间数,就十五万吧!”牛畅趁机出来调停。

    “十五万也行,不过我先给五万,事成之后,再给十万……”牛得才居然马上就同意了!

    “正相反,是先给十万,事成之后再补齐剩下的五万!”牛欢虽然同意了牛畅的提议,答应十五万干活,但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小子,若是我亲生的才怪呢!”牛得才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要不,这次爹哋顺带再跟我和牛畅做一次亲子鉴定?”牛欢却皮笑肉不笑地这样揶揄说!

    “滚犊子,好了,我这就把十万块打给你们,吃过午饭就开始行动!”牛得才边骂,边开会用手机给牛欢的账户上打钱了……

    钱一到账,牛欢马上对牛得才说:“好了,明天一早,保证把老不死的和二叔的血液样本搞到手……”

    “然后直接出发去省城给他们做亲子鉴定,我想当天就出结果!”牛得才一听牛欢答应了,就得寸进尺地这样要求说。

    “那不可能!”

    “咋不可能?”

    “当天出结果,是要加急费的,你出得起?”牛欢还想趁机敲竹杠!

    “牛畅不是认识他们的副院长吗?”牛得才马上提出了这样一个途径……

    “你以为是白认识的?”牛欢立即呛白牛得才说。

    “我不管,反正我给你们的钱里包括了去省城做鉴定的费用!”牛得才立即耍赖般地这样回答说。

    “好了,你们别吵了,到时候,让我试试再说吧……”牛畅发现牛得才和牛欢可能又要因此吵个不停了,就这样出来调停—……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上次牛畅自己去省城弄牛旺天和牛牛的亲缘鉴定,顺带知道了牛得才和她是亲生父女关系之后,对这个亲生父亲有了潜移默化的新感觉——不是喜欢他尊敬他爱戴他,而是开始同情他,怜悯他,情不自禁地就在他窘迫的时候帮助他,连牛畅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了……

    一听牛畅这样说,父子俩还真是不吵了……

    牛欢跟随牛畅去了她的房间,进到屋里才说:“既然你答应了老东西,那这次搞老不死和二叔血液样本的事儿就还得你去……”

    “我去?我找谁弄去呀?”牛畅马上推辞说。

    “还找那个黄幼祥呗!”牛欢直接说出了途径。

    “咋了,还让我送上门儿去让他糟蹋呀!”牛畅一听还让她去会那个黄幼祥,立即这样争辩说。

    “又不是第一次了,哥承诺,这次完成任务,一次性奖励你十包你看咋样?”牛欢开始玩儿诱惑了……

    “我一下子要那么多干嘛呀,还不一下子飘死了呀!”牛畅虽然喜欢飘,但面对这样一次特殊的任务和奖励,却高兴不起来……

    “你可以留下一些慢慢飘啊……”牛欢还在诱导牛畅……

    “不行,上次行动我就觉得亏大了,被那么一个半大老头子糟蹋,时常做噩梦我被妖魔鬼怪给那个了,这次我真的不想再去找他了……除非……”牛畅这样争辩的同时,也留出了可能性……

    “有啥条件只管说!”

    “除非哥给我五万块钱!”

    “你要钱干嘛?”牛欢一下子警觉起来,之前妹妹从来都对钱不感兴趣,现在突然开口要钱作为完成任务的条件,就立即猜疑她的动机和意图。

    “人家是少女,人家需要化妆打扮需要各种女人需要的东西才会有个让男人一见就喜欢的模样,到处都需要花钱的,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你还要让我用色相去拿下那个半大老头子,换了谁能做到啊!”

    自从上次牛畅从黄幼祥哪里弄到了20万“私房钱”之后,牛畅的心里就一直有个不为人知的计划——攒够一定数量的钱,比如一百万之后,自己可能会突然消失,去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去隐姓埋名做一个不显山不露水也没有任何性命危险的小女人……

    所以,现在再做什么,只奖励飘的东西不行了,必须赚到钱才行,何况,这次牛欢跟爹哋一下子要了十五万,我跟他要五万,一点儿都不多吧!

    “那也用不了五万块钱吧!”牛欢从来没给过牛畅什么钱,现在突然跟他要这么多,有点抽筋拔骨的感觉,就这样来了一句。

    “现在一个名贵的包包都要两三万还不是最好的,五万块钱可能一眨眼就花光了!”牛畅马上这样回应说。

    “那你宁可少飘也要这五万块钱?”牛欢是在给牛畅二选一的机会。

    “任务完成,哥奖励我两包足够了,但我能顺利完成任务,还真需要至少五万块钱!”牛畅也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那好吧,任务开始之前我给你一万,任务结束我在给你另外四万!”牛欢无奈中是答应了牛畅,但却这样安排给她钱的顺序。

    “哥哥在爹哋面前总是先要大头,小头儿留后边,到了我这里,就正好反过来,这有点太急功近利了吧……”牛畅还是第一次这样跟牛欢争辩利益!

    “牛畅,你从前不这样的!”牛欢直接说出了此刻的感受!

    “对呀,从前我也没被黄幼祥还有邓汇清那样的渣男给糟蹋过呀,现在早已是残花败柳了,不花点钱捯饬捯饬,怕是主动送上门儿人家都不稀罕要了吧!”牛畅也毫不却让!

    “好好好,那就先给你三万,剩下的两万任务完成再给你……”牛欢知道这次任务没有牛畅出马完成难度极大,所以,才咬牙答应了牛畅的要求。

    “我要现金!”

    “我哪有现金!”

    “没现金我就不行动!”牛畅居然也学会了哥哥对付牛得才的招数!

    “牛畅,你咋突然变了呢?”牛欢还真有点看不懂这个突然有了自己主见和述求的牛畅了!

    “没呀,我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呀,要说变的话,也是被那两个渣男给糟蹋之后才变了吧,咋了,连哥都觉得我现在不会再有男人喜欢了吧!”牛畅却机灵地从这个角度来解释自己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哥说的是什么?”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我这就给你弄钱去,你赶紧准备准备,尽快出发,我答应老东西明天早上之前,务必弄到老不死的和二叔的血液样本呢!”牛欢没心情跟牛畅掰扯这些,直接给牛畅提出了任务的最后期限!

    “这就取决于哥的钱什么时候到我手里了……”牛畅边摆弄自己的指甲,边这样说道……

    牛欢明显感觉到了牛畅的某种变化,但为了尽快完成这次任务,尽快将牛得才手里的另外五万给弄到手,最终还是答应了牛畅的要求,而且,立即回他自己的房间,把留存急用的三万块现金拿给了牛畅,牛畅一旦得到了钱,二话不说,立即出发,直奔黄幼祥的公寓而来……

    虽然是周六,但黄幼祥还是坚持加了半天班,中午吃过饭,才得以回到位于旺天大厦17楼的公寓休息……

    可是一进门,就觉得有些异常!

    自从上次回来之后遭遇“毛贼”办完对方才发现是牛畅,不得已就范于她,还赔了20万,黄幼祥汲取教训,不但花了好几百块换了超b级防盗防撬门锁,还在公寓内部所有能进来的门窗都加了白钢栅栏,那种防盗措施估计影视剧中那些神偷鬼盗都没办法进来了吧!

    可是今天一进屋,就觉得有点异常,虽然东西没乱,也没有谁进来的痕迹,但总觉得屋里进来人了!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心悸,到了客厅环视一圈发现没人,还以为是自己遭遇上次的经历有些过敏,动不动就无中生有地这样疑神疑鬼……

    可是刚要从饮水机里接一杯水喝,突然发现水桶的水位是刚刚下降了一小段!

    不对,还是有人进来了,而且进来之后,别的没动,但却喝了一些水!

    这可不是凭空想象,这也不算疑神疑鬼了,这是有了绝对看得见摸得着的证据证明有人趁自己不在的时候,进到自己的公寓了……

    黄幼祥立即毛骨悚然地紧张起来,轻手轻脚地去了厨房,摸出一把尖刀,然后开始提心吊胆地检查卧室,阳台,橱柜,但却都不见来者身影……

    末了,将目标锁定在了卫生间……

    侧耳细听,里边居然传出了细细的,摆弄水流的声响……

    黄幼祥屏住了呼吸,握紧了尖刀,腾出一只手,拧开了卫生间的门,大喊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