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419章:结合在一起

    “一般的事情可以信赖她,可是关于牛得宝这件事儿,人命关天,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让你我还有美奂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内情……”美仑比较理性地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 . )

    “哎呀,假如不让唐小鸥知道内情的话,事情可就太复杂了,现在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来解决难题了……”马到成突然觉得自己黔驴技穷束手无措了……

    “别怕,我有个办法,可以暂时缓解咱俩的紧张情绪……”美仑却在这个时候,过来一下子抱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这样来了一句。

    “啥办法呀?都这个时候了!”马到成却心乱如麻……

    “越是这个时候,才越要冷静下来……”美仑好像越是这样的时候越冷静……

    “那你说吧,咋冷静下来?”马到成真猜不到,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冷静下来……

    “咱俩圆房吧……”美仑热情洋溢地一语道破天机!

    “这样的时候你让我跟你圆房?”马到成一听,美仑的所谓办法竟然是这个,就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对呀,越是这样的时候,才越要坚定咱俩的信念,牢固咱俩的关系……”美仑的意思是,别以为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会让她动摇对马到成的爱恋和信赖,越是这样的时候,才越是要把那件好事给办了呢!

    “你的意思是,即便是因此我的身份暴露了,你也要做我的妻子和女人?”马到成直接这样联想说。

    “对呀,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才越能检验咱们之间那种牢不可破的同盟关系,越是在这样的时候,才越要用我们的身心结合,来击败所有想用阴谋诡计击垮我们的人!”美仑也承认,自己就是为了表达对马到成的永远爱恋和鼎力支持,才要在这样的时候跟他完成那个夙愿的……

    “真谢谢你在这样的时候还这样挺我……”马到成突然感觉到了来自美仑的一股强大的气场,将他几乎紧绷到就要崩溃的神经一下子给舒缓下来——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千载难逢,一股从未有过的巨大的爱浪一下子将马到成的激情席卷到了巅峰之上……

    “不用说谢谢,我们早已将命运绑定在了一起,现在是时候完成这最后的仪式,让我们成为正式的、名副其实的夫妻吧……”美仑这样说的时候,已经开始行动,直接拥吻住了马到成……

    “好吧,我听你的……”马到成听到美仑在这样的时候说出了如此发自肺腑,感人至深的话语,感动得差点眼泪掉下来……

    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下,俩人完成本来早该完成的心愿算是再合适不过了……

    马到成一把将美仑给抱起来,直接到了卧室的床上,完全不再管什么姿势,也不在乎垫不垫枕头,而是迫不及待地拥吻着就滚到了一起……

    俩人结合在一起的瞬间,仿佛大陆漂移过程中的造山运动一样,瞬间便有无数山峰拔地而起,那种横空出世惊心动魄的感觉,让俩人的激情瞬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巅峰……

    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二十分钟,但俩人都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酣畅淋漓和心荡神摇……

    “走吧,我们一起回市里吧,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要一致对外,同心协力,血拼到底,永不放弃!”从美仑的嘴里,居然说出了这样的口号式誓言!

    “走吧,我听你的……”马到成再次感觉到了来自美仑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可以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气场在支撑他勇往直前……

    于是,马到成和美仑连夜带着长宽高从凯撒庄园打道回府直奔林海市而去……

    原来,牛得才为了弄清这个越来越强大的牛得宝到底是真是假,用金钱雇佣和唆使牛欢牛畅替他寻找证据,却屡遭失败……

    先是派牛欢牛畅到牛得宝家里去寻找牛得宝的尸体,竟被两个乡下的村姑给搅了局,还将其中一个打成了植物人,虽然没直接败露,但也惊出牛得才一身冷汗,觉得这样的办法还是得不到真正的答案……

    接下来消停了几天,牛得才还是不甘心,继续派牛欢牛畅去跟踪调查二叔的所有行踪,期间发生的黑瞎子吞钢钉事件不是牛得才排遣的,是牛欢擅自做主要制造混乱看二叔热闹的,还有今天上午在山里发生的火弩事件,也不是牛得才让俩小兔崽子做的,也是牛欢想出的损招,让牛畅拿出了从邓汇清那里缴获来的那把火弩,打听到二叔要带着二婶到山里去考察什么,就一路跟随,试图用火弩一箭双雕,不轰死二叔二婶,也吓惊他们胯下的马匹,从而让他们不死也伤……

    然而,令牛欢牛畅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人跟踪他们,而且死死咬住不放,还有几次都要得手了,偏偏二叔二婶突然停下来,不是采野草莓,就是到大树后边去方便,等到再有机会的时候,那个一直跟来的尾巴,居然真的要来捉住他们的架势,才仓皇逃窜,连火弩都给丢弃了……

    后来他们居然听到了火弩在山崖上爆炸的声音,牛畅还问牛欢:“哥,二叔这是啥意思呀!”

    “示威呗,就是要用这个响动警告咱们,别再耍花样了,你们斗不过二叔的!”牛欢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咱们回去咋跟爹哋交代呀!”牛畅这样担心地问。

    “反正也不是他派咱俩来的,跟他交代什么呀!”牛欢却这样回答说。

    想不到,牛欢牛畅这次山里行动失败居然让牛得才知道了……牛欢还真是吃惊——这个老东西咋知道的呢,难道还有人在更远更不易发觉的地方跟踪他和牛畅?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不惹出惊天的祸端把你俩的小命打进去不算完是不是!”牛得才气得要死要活的样子!

    “我们这次行动又没让爹哋花钱,再说了,假如这次成功了,干掉了二叔二婶,难道爹哋不高兴?”牛畅这样帮助哥哥解围说。

    “让我咋说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呢,长点脑子好不好,你二叔现在都快成精了,你们俩屡战屡败咋还没汲取教训呢!”牛得才这样严厉地呵斥牛欢牛畅说。

    “好了,从现在起,就算爹哋给我们一百万,我们也不再跟二叔较劲敌对了……”牛畅又这样帮哥哥说话了。

    “你们俩是要成心气死我呀!”牛得才这样说的时候,还真做出了捂住胸口,面部表情十分难看的表情来……

    “咋了,我们想金盆洗手从此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也不对了?”牛欢立即阴阳怪气地这样对牛得才说。

    “我批评你们不能再这样蛮干了,你们就一赌气撂挑子不干了?都说一千八百回了,只要你二叔二婶在,就没咱们的好日子过,这个道理难道你们都忘了?”牛得才这样训导说。

    “正是因为没忘这些,我们才多次免费要除掉二叔二婶的,可是刚才你却口口声声说我们没脑子,不该那么做,我们也就听你的话,说要洗手不干了,可是你还是不依不饶的,你到底想让我们咋样才满意呢?”牛欢好像抓住了牛得才的把柄,这样反驳说。

    “我要让你们多动动脑子,用智谋去跟你们的二叔斗!”牛得才还这样耳提面命地教导说。

    “我们在你眼里就是俩小兔崽子,有什么智谋有什么脑子跟成了精的二叔去都呢!”牛欢再次这样揶揄牛得才说。

    “你们没脑子也别出去给我惹祸呀……”

    “那好,从现在起,我们什么脑子都不用动了,只要你给钱,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牛欢索性来个破罐子破摔!

    “钱钱钱,你们就知道钱——也好,既然你们就是为了钱才要干掉二叔的,那也好,从现在起,没有我出钱让你们行动,你们就都老老实实地给我呆在家里不许擅自行动!”牛得才发了一通火,末了还是得认可这样的状态。

    “那是当然啊,谁愿意冒那些费力不讨好还容易丢小命的风险呀!”牛欢拉着长声这样说。

    “那好,我现在想出一个最直接也最简单的办法,很快就能证明你二叔是真是假!”牛得才的心里居然有计划了……

    “啥办法呀?”牛欢牛畅差不多异口同声地问。

    “就是搞到你爷爷和二叔的血液样本,到省里去做个亲子鉴定,结果一出来,岂不是立马就真相大白了吗!”牛得才直言不讳,直接说出了具体办法是啥。

    “说的轻巧,可你讲话来,二叔都成精了,能让我们搞到他的血液样本?”牛欢立即开始强化这个任务的难度……

    “咋了,你俩认怂了?”牛得才以为牛欢是要打退堂鼓。

    “那倒不是,只要爹哋的钱到位,天底下就没有我们俩办不到的事儿……”牛畅再次出来帮哥哥说话……

    “还是钱钱钱,我算服了你们了……”牛得才又差点气晕过去!

    “牛畅说得对,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没钱免谈……”牛欢马上这样回应说。

    “好好好,不就是钱嘛,你们说吧,搞到爷爷和二叔的血样需要多少钱!”牛得才终于妥协了,开始讨价还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