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8章:特别的特殊

    “让我打给她吧……”美仑忽然觉得有点不祥的预感,难道是趁自己和马到成不在家,有谁趁机对美奂或者牛牛下手了?必须自己直接亲自给唐小鸥打电话,才好第一时间知道到底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那好,那你打给她吧……”马到成心里也在打鼓,到底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儿,会是特别特殊的事情呢?唐小鸥遇到了什么情况,才会给自己发这样的短信呢?

    管他是谁给唐小鸥回电话呢,只要尽快问清情况就好了!

    美仑立即用她的手机给唐小鸥打了过去,唐小鸥一看是美仑姐打过来的,知道宝哥哥是跟美仑姐在一起,或者是宝哥哥不方便给她回话,马上就接通了……

    “家里出什么事儿了?是美奂还是牛牛?”美仑直言不讳将自己的担心直接说了出来!

    “都不是……”唐小鸥一听是美仑姐打来的,还直接担心这些,就立即这样回应说。

    “那你咋说家里出了特别特殊的情况呢?”美仑立即这样质疑说。

    “这事儿特别蹊跷,我感觉对宝哥特别重要,所以才忍不住给宝哥发了短信的……”唐小鸥这样解释说。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赶紧说出来吧……”美仑都有点不耐烦了!

    “美仑姐呀,这事儿是关于宝哥的,还是让我跟他本人说吧……”唐小鸥这样请求说。

    “什么话,我跟他是夫妻,两口子不分你我,他就在我身边,但有啥话跟我说也一样……”美仑心里着急,也就不再注意自己的说话分寸了……

    “可是这件事儿……”唐小鸥还在迟疑……

    “咋了,你们俩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难道是你跟你的宝哥有了那种关系,也查出怀上孩子了?”美仑居然这样猜测说!

    “不是啊美仑姐,完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唐小鸥一听美仑姐居然产生了这样的怀疑,立即这样争辩说。

    “那家里到底出了什么特别特殊的情况?”美仑还是急切地想知道,家里到底出啥事儿了!

    “好吧,我就告诉美仑姐吧,是这样的,下午的时候,黄副院长突然给他打来一个带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让我务必回医院一趟,我觉得一定很重要,不然黄副院长不会在休息日给我打电话,就把牛牛交给美奂姐,还叮嘱三个女保镖多加照应,才快速回到了医院。”唐小鸥觉得必须跟美仑姐说清楚,才能解除她的各种怀疑,也就开始讲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难道是我公公出事儿了?”美仑一听黄幼祥打电话让唐小鸥赶紧回医院有重要的事情,又这样猜测说。

    “不是牛爷出事儿了……”

    “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你倒是快点说呀,都快急死我了……”

    “开始我也不知道黄副院长找我什么事儿呀,懵里懵懂地到了他的办公室,他却告诉我,务必在明天早上之前,搞到牛爷和宝哥的血液样本……”唐小鸥终于说到了重点。

    “血液样本?他这是要干嘛呢?”美仑一听立即警觉起来……

    “我也奇怪呀,按说这样简单的事情,黄副院长没必要一定叫我回到医院采集吧,而且还要得这么急,就提出了疑问……”唐小鸥接着说。

    “他咋回答呀?”

    “他一听我有疑问,就有点支支吾吾,在我一再逼问下,他才说,是为了赶在秋季到来之前,给牛家的主要成员建立一个健康档案,排查各种隐患病情的同时,也为今后发现什么病状留下一个详细的检测数据可以比较……”唐小鸥说出了黄幼祥自己说的理由。

    “这样的事儿之前从来没有过,他这是抽的什么疯呢?”美仑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反应。

    “我也觉得奇怪呀,觉得黄副院长这样做,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特殊目的,就在给牛爷采集完血液样本之后,以暂时联系不上宝哥为由,只将牛爷的血液样本交给了他,他却再一次要求我,无论如何在明天早上上班之前,搞到宝哥的血液样本,我就更加怀疑他这次行动的动机不纯了……”唐小鸥也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那你有没有当场质问他呀!”

    “当然问了,我对他说,假如您不说清楚采集牛爷和二公子的血液样本派什么用场,我绝不会再联系二公子了……”唐小鸥立即阐明了自己当时的态度。

    “他说出真实目的了?”美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这个黄幼祥,在搞什么名堂,不会是跟谁合伙要整治马到成吧!

    “开始还不说,但后来看我真的不知道真相就不帮他忙了,他才说出了真相……”

    “到底为啥呀?”

    “他最后承认说,是受了别人的紧急委托,要给牛爷和二公子做一次亲子鉴定……”唐小鸥这才算彻底说明了真实情况……

    “天哪,他这是要干嘛呀!”美仑一听顿时就毛骨悚然起来!

    “我也觉得吃惊啊,之前为了给牛牛和宝哥做亲子鉴定,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现在突然在宝哥不在场的情况下,他就这样让我采集牛爷和宝哥的血液样本搞什么亲子鉴定,我当然提出了强烈质疑……”唐小鸥也知道,黄幼祥的这个回答太出人意料了。

    “那他说没说是谁逼他这样做的?”美仑想挖出幕后的指使者。

    “这个我还真反复逼问黄副院长了……”

    “他说实话了?”

    “没有啊,好像打死他都不会说是谁委托他这样做的……我只是他手下的一个护士长,也没别的办法命令他必须说出实情,想来想去的,只好给宝哥发了这个短信,也不知道这件事儿重不重要,该不该打扰美仑姐和宝哥……”唐小鸥差不多把全部情况都说出来了……

    “你做得很对,我这就把情况告诉他,跟他商量对策,然后尽快通知你……”美仑知道了全部情况,立即这样对唐小鸥说。

    “那好,那我等美仑姐和宝哥的消息……”唐小鸥这才挂断了徐美仑的手机……

    “你都听到了吧……”美仑挂断唐小鸥的手机就这样问一直在他身边的马到成。

    “听了个大概齐——黄幼祥突然这样做,一定是受了谁是指使,能想出让我和牛旺天做亲子鉴定这个主意的,除了牛得才不会有别人……”马到成立即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难道他们察觉你不是真的牛得宝了?”美仑一语中的直接这样问。

    “估计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不然的话,也不会逼迫黄幼祥搞到我的血液样本跟牛旺天做什么亲子鉴定……”马到成这样分析说。

    “这可咋办呀,万一真的让他们得逞,你的身份岂不是马上就暴露了吗?”美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

    “问题是挺严重的,多亏是被唐小鸥发现了,及时告诉了咱们,不然的话,真让他们得手了,我的身份百分之百会暴露的……”马到成知道这招有多么阴毒……

    “别说这些了,快想想办法吧……”美仑顿时就着急上火了。

    “现在没别的办法,要么公开阻止他们搞这个亲子鉴定,要么假装没察觉,然后……”马到成边说边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应对……

    “你有办法了?”美仑一直以来到了这样的时候,都在期待马到成能灵机一动想出绝妙的办法来化险为夷……

    “假如能搞到牛得宝的血液样本,让唐小鸥给他们,岂不是可想而知这次亲子鉴定的结果是什么了吗!”马到成此刻也只能想到这个途径……

    “可是,牛得宝已经死掉了,冻在冰柜里呢,哪里还能抽出血液样本来呢?”美仑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咋解决呀?”

    “这个我必须见了唐小鸥,当面跟她说,看看她有没有办法……”马到成好像一时也没有像样的办法,就这样说。

    “她能有什么办法?”

    “或许她有办法能从冷冻的牛得宝身上提取血液样本呢!”马到成居然这样异想天开地说。

    “天哪,那样的话,岂不是让唐小鸥知道了牛得宝已经不在人世的惊天秘密吗!”美仑没说这样做本身行不行,而是一旦用了这个办法,岂不是将牛得宝已经被毒死的事实让唐小鸥知道了吗!

    “是啊,我也愁呢,假如真的逼到那个份儿上,大概也只能跟唐小鸥说明我的身份,然后让她帮助咱们度过这个难关了……”马到成一下子被堵进了死胡同,只好这样说。

    “不行,绝对不行,除了我和美奂,谁都没法真正相信,这样的事儿一旦让第四个人知道了,作为把柄卡住我们的脖子,这辈子都没好日子过了……”美仑一下子就想到了这样的利害关系!

    “或许,唐小鸥就是咱们最值得信赖的人吧,已经好几次实践证明,她都是一心一意向着咱家的,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站在咱们这边的,不然的话,这次她何必要把这件事儿通知咱们呢?”马到成还试图说服美仑……

    “不通知你能得到你的血液样本吗……”美仑却这样回答马到成,意思是,唐小鸥之所以要通知你,还有这层目的!

    “你是说,连唐小鸥也不值得信任?”马到成看得出来,美仑现在有点怀疑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