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415章:垫个枕头吧

    “都怪我,忘了介绍他们了,他们是双胞胎,是我当年学武艺的时候,一个二师父的徒弟,就是我的那个二师父听说我家里需要找年轻的保镖,就一下子给我介绍来两对三胞胎,这三个叫长宽高,现在家里还有三个女孩子叫真善美,都是十**的男孩女孩……”马到成一听田叔关心他带来的保镖,就感觉到田叔对这个问题比较敏感……

    “哎呀,太好了,年轻人就是朝气蓬勃精力旺盛,一定比我们家田龙强多了!”田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比较复杂……

    “虽然他们精力充沛,但也有愣头青的毛病,不过我开始调教他们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田龙邸虎那样的水平了……”马到成知道一提田龙田叔有点不是心思,但马上这样回应他,就是为了不让他再多想了……

    “是啊,有了二公子的亲自调教,那一定错不了,错不了——好了,我去帮你田婶弄晚饭去了……”田叔一听二公子这样说,心里多少也算是好受了许多,立即找个理由离开了……

    “再弹一段给我听吧,太好听了……”马到成看着田叔离开的背影,不想接下来跟美仑讨论关于田龙的事儿,所以,立即这样提议说。

    “你想听什么吧……”美仑好像很愿意为马到成弹奏他想听的任何曲子。

    “别的……我也不知道,就弹一曲美奂当初弹的——致爱丽丝吧……我就是想听听,你弹的跟美奂弹的有啥差别……”马到成硬着头皮这样说。

    “估计你听不出什么差别来……”美仑却这样回答说。

    “为啥呀?”

    “因为美奂成年溜辈就练那几首曲子,熟能生巧,单就一两个曲子来说,真的听不出什么差别来的……”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我也要听……”马到成还真是不信,美仑这样的高手弹奏出的致爱丽丝会跟美奂那种业余手弹出来的一个档次……

    “好,那我就弹给你听……”美仑虽然有点不情愿弹奏这样一首“通俗”的钢琴曲,但此刻,为了拉近跟马到成的距离,能够营造出一种更加亲密无间的氛围,主动放弃了“专业高手”的架子,来俯就这个差不多算是“钢琴白痴”的马到成了……

    可是当这首致爱丽丝从美仑的指尖弹奏出来的时候,马到成立即在那种优美的,悦耳的,流畅的,技巧娴熟的旋律中,体味到了与美奂弹奏完全不是一个境界的感觉来,仿佛一下子被美仑带到了一个幻梦般的,美轮美奂的天堂中,整个灵魂都悬浮其中,只有自由自在的漂浮,还有心荡神摇的荡漾……

    别墅外,常长正好巡查到了前门露营帐篷,钻进去,看见三弟常高在闭着眼睛享受着什么,就一下子捅醒他,问他干嘛呢!

    “我在听钢琴曲呀!”常高直言不讳这样回答说。

    “你能听懂什么呀!”常长总以老大自居,这样嘲讽了一句。

    “太好听了,简直是一种超级享受!”常高却还沉浸在悠扬悦耳的钢琴旋律中……

    “咱们是来负责保卫的,不是来超级享受的……”常长立即这样严肃地提醒弟弟说。

    “可是,这样优美的音乐直接飘到了我的耳朵里,我能不跟着享受吗?”常高却还在那种旋律中无法自拔!

    “快点打起精神来多关注周围的情况,别在我们值守的时候出现任何差错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常长再次这样严肃地提醒说。

    “放心吧大哥,我听完这首马上就替大哥去巡查……”常高还想再多赖一会儿。

    “不行,你不能再这样贪图享乐完了本职工作了,这就替我去巡查吧,我有点累了,需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常长却直接这样命令说。

    “大哥,你就让我听完这首致爱丽丝再去巡查吧……”常高还试图央求大哥答应他这个小小的要求。

    “再废话,信不信我到牛哥那里告你三心二意开小差听音乐!”常高这样威胁说。

    “别别别大哥,我服了还不行吗,我这就去巡查……”一听大哥亮出了尚方宝剑,常高立即如软……

    “不许半路靠近窗户听音乐,让我发现,有你好果子吃!”常长居然还这样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大哥,出了露营帐篷,我就立马进入情况,保证一丝不苟地进行巡查,保证不出任何差错……”常高只好这样答应下来……

    “那好,那你快去吧……”常长看着三弟常高从露营帐篷出去,就拉上了拉链,双手抱头仰躺在了气垫上,眼睛睁得大大的,耳朵竖得直直的,全身心地捕捉来自别墅里的优美旋律,尽情陶醉其中的同时,回想起将哥仨的身世告诉牛哥时候的情景,免不了有了一些担心——牛哥会不会把他知道的都告诉给嫂子啊,嫂子知道了我们哥仨的身世会咋看我们呀……

    心里忐忑,七上八下,还好来自嫂子指尖的钢琴声,让他暂时忘却了烦恼,静静地躺在露营帐篷里,暗自祈求嫂子能一直这样弹奏下去,也让他尽情地大饱一次耳福……

    吃晚饭的时候,在马到成和美仑的一再坚持下,才让田叔田婶同桌进餐……

    只是刚刚坐下,有点受宠若惊的田婶就打开了话匣子,开口就赞美说:“美仑真是个旺夫相,正好又跟二公子的富贵相是郎才女貌天仙配的一对儿!”

    “谢谢田婶的祝福!”美仑赶紧这样回了一句。

    “可是你俩咋结婚这么多年,就是没生出个一男半女的呢!”田婶浑然不知中,一下子揭了美仑的短儿……

    田叔赶紧清嗓子让老伴儿停止……可是无论如何都止不住她要表达她心里的想法:“不瞒你们俩说,我跟你田叔结婚也是五六年都没怀上,直到后来我娘从关里千里迢迢地特地赶来,告诉我三个能怀上孩子的秘诀,我才怀上田龙的……”

    “老婆子,你今天是咋了,说这些不怕二公子他们笑掉大牙呀!”田叔明显是想阻拦突然发飙的老伴儿继续胡咧咧下去……

    “啥秘籍呀,田婶告诉我吧……”美仑非但没有责怪嫌弃的意思,反而很感兴趣地这样问道。

    “其实很简单,头一个就是心情好,啥坏事儿都不想,只管整天乐呵!”田婶开始说她的所谓秘诀了。

    “嗯,第一是心情好,第二呢?”美仑虽然觉得田婶说的秘诀似乎谁都知道,但还是饶有兴趣地这样问下去……

    “第二就是休息好,身体太累绝对怀不上孩子的……”田婶说出了第二个秘诀。

    “嗯,第二是休息好,第三呢?”美仑似乎还是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还是要继续问下去,以示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第三最重要,我五六年没怀上就是因为不知道这第三个秘诀!”

    “是嘛,那到底是什么秘诀呢?”

    “我说老婆子呀,你今天非要把老脸都丢尽是不是!”田叔的连都一阵红一阵白了,好像这个秘诀不该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一样……

    “田叔,就让田婶说出来吧,我想听……”美仑却觉得,也许这个生出儿子来的老太婆,真能说出某种特殊的秘诀,自己可以立竿见影地马上派上用场呢,就这样坚持说道……

    “就是嘛,这个秘诀我告诉谁谁就能生出儿子来,差不多有十来个女人听了我的这三个秘诀都生出儿子来了……”田婶居然还亮出了她的秘诀取得的胜利成果!

    “那田婶就别吊胃口了,快点说出来吧……”美仑似乎预感到,田婶的第三个秘诀应该是最实用的干货,就这样催促说。

    “很简单,就是垫枕头啊!”田婶不再绕弯子,直接说出了秘诀是啥!

    “垫枕头?”美仑以为是多么神秘的秘诀呢,原来就是垫个枕头!

    “对呀,我娘亲口告诉我的,行房的时候在屁股底下垫个枕头,这样的话,种子播下了,就不容易撒出去,仰歪个把小时再起来做别的事儿,三回五回的,保准儿就怀上了,而且保准怀上儿子呢!”田婶马上这样详解道。

    “我说二公子还有夫人哪,你们都是有身份有文化的人,别听一个老婆子瞎胡咧咧,回头耽误了你们的正经大事儿!”田叔赶紧这样帮着田婶打圆场……

    “还别说,虽然如此简单,但却很有科学道理呢,我还真要试试了……”美仑居然大大方方地接受了田婶的这个民间秘诀!

    “我就说嘛,二公子的媳妇儿不是那高高在上贵妇人嘛,好话坏话一下子就能分得清的……”田婶似乎一下子得了理,就这样对田叔展杨说。

    晚饭后,美仑和马到成回到了二楼的卧室,正在准备沐浴的马到成这样问了一句:“你还真的信田婶说的呀!”

    “还别说,田婶虽然说的都是最土最笨的民间办法,但仔细想想,还真有道理——想怀孕就是要心情好嘛,想怀上孩子就是不能太累嘛……”美仑也在做沐浴前的准备,听马到成问这个,还真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他。

    “我说的是最后一条!”原来马到成最不可思议的是田婶的最后一条秘诀……

    “你说的是垫枕头啊,这个从来没试过,要不咱俩第一次就垫个枕头!?”美仑似乎对这个特别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