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3章:留命不留根

    “啥条件?”美仑又跟着紧张起来……

    “就是让哥仨留命不留根……”马到成直接说出了结果……

    “啥叫——留命不留根呀?”美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让哥仨挥刀自宫,以此来根绝他们再跟师娘有那种关系来往……”马到成这样解释给美仑听!

    “天哪,这比割肾还狠毒啊!”美仑简直不敢相信人世间还会有这样的师父,会提出这样灭绝人性的要求来!

    “对呀,但在那样的情况下,哥仨完全被那个董师父给控制了,几乎是没别的选择了……”马到成却说出了当时的情况……

    “你不会告诉我,他们仨现在都是没了命根儿的小伙儿了吧!”美仑居然毛骨悚然地这样猜测说……

    “还真就差那么一点点……”马到成却含糊其辞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到底是不是啊!”美仑抓住马到成的胳膊,紧张得都掐疼他了……

    “还好,当然夜里,那个师娘趁董师父睡着了,解开了捆绑哥仨的绳子,还给了他们几百块钱,让他们连夜逃命……”马到成直接说出了长宽高他们后来的结果。

    “哥仨真的逃出那个个董师父的魔掌了?”美仑听到这里,边为哥仨高兴,边还将信将疑……

    “是啊,不过他们不敢在当地久留,用师娘给他们的那几百块钱,到了火车站,随便买了三张最远的火车硬座票,稀里糊涂就到了千里之外的东北,可是下了车,就身无分文弹尽粮绝了……”马到成继续讲哥仨后续的故事。

    “那后来他们咋生存的呀?”美仑还真是进入情况了,开始担心哥仨的命运了……

    “饿急眼了,看见卖火烧的,常长就偷了一个,立即掰成三瓣哥仨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哪成想,被人家发现了,立即找来十来个人对他们拳打脚踢,本来他们身上有功夫,可是饿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也就只能被人家那么殴打,连还手和抵挡的力气都没有了……”马到成说出了哥仨这样的惨状。

    “那后来呢?”

    “都是该着,正好赶上葛大壮到那一带去办事儿,看见有人在暴打几个小伙,就过去问个究竟,一听是偷了一个火烧就这样暴打三个小伙,葛大壮立即劝阻了那些人,还掏出身上仅有的钱,给哥仨买了足够三天吃的火烧,就要离开,想不到,这哥仨像是遇到了大救星一样,拿着那些火烧,跟在葛大壮的屁股后头,咋甩都甩不掉他们……”马到成将哥仨的故事饶了一大圈,追回转回到了葛大壮这里……

    “就这样,他们哥仨认葛大壮为师父了?”美仑差不多也如释重负了……

    “是啊,没有葛大壮相救和收留他们哥仨,现在指不定死在谁的手里了……”马到成这样总结说。

    “那,刚才常长有没有告诉你,那个董师父和师娘的消息呀,他们有没有报警对他们哥仨进行全国通缉呀?”美仑却还对那个董师父耿耿于怀,心存忌惮!

    “这个问还真问常长了……”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仔细端详了一下为哥仨命运担忧的美仑,忽然觉得她的心地比预想的还要善良,就更在心里钦佩她了……

    “他咋说的呀?”

    “他说葛大壮也担心他们被通缉,时隔半年专门派个小徒弟到哥仨的老家去打听,结果你猜咋样了?”马到成再次说出了长宽高他们的后续故事。

    “快说呀,又吊我胃口!”美仑再次在马到成肩膀上轻擂起来……

    “告诉你吧,葛大壮的那个小徒弟打听回来的消息是,那个董师父的老婆生了个双胞胎,乐得董师父脸上都开了花,哪里还有闲工夫去报警抓哥仨呀,现在孩子都生出来了,他们已经过上了无比幸福的生活……”其实此刻马到成也幸福无比,因为今天越来越发现了美仑在哥仨的故事中,表现出的各种小女人的情怀和举动,特别是每次打他的时候,那种感觉好极了,打在身上,酥麻在心里……

    “哎呀妈呀,让你讲个故事把我给累的呀,中间差点被急死了,还好,是个大团圆的结局……”美仑这才彻底从压抑的故事情节中解脱出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是啊,听完常长讲的故事,我就问他,这样的经历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呢?”看见美仑如释重负的样子,马到成的心里也跟着轻松起来……

    “他咋说呀?”

    “他说,换了别人也许不会理解我们哥仨,以为是我们哥仨看上了师娘,才会是这样结果的……可是牛哥跟别人不一样,一看就能理解我们哥仨,信任我们哥仨,所以,我才斗胆把这些经历讲出来给牛哥听的……”马到成又讲出了这些题外话。

    “可也是,也就是你才能给别人这样的好印象……”美仑也承认马到成身上是有这样的优点。

    “咋样,从长宽高的口中,再次验证了我是个值得信赖的好男人吧!”马到成还真会趁机标榜自己……

    “还用他们验证啊,我早就看出你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了,不然的话,咋会姐妹俩都给了你呢……”美仑再次轻嗔道。

    “话可别这么说……”

    “咋了,我说得不对吗?”

    “现在为止,姐妹俩只给了我一个好不好!”马到成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姐妹俩我现在只跟一个真正好上了,另一个还没生米煮成熟饭呢!

    “这个可怪不得我,多少次都敞开了给你了,可是阴差阳错就是没打成心愿嘛,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咱俩还没到该好的时候吧……”美仑马上承认这一点,但也找到了客观原因……

    “可不是嘛,就说刚才吧,就差一厘米了,偏偏长宽高他们遇到麻烦了,又把这么的好事儿给打断了……”马到成也承认美仑说的……

    “别急嘛,我信那句俗话……”

    “啥话呀?”

    “好饭不怕晚,还有就是——好事多磨!”

    “这也太晚了吧,这也太折磨人了吧!”马到成有点夸张地抱怨说……

    “别急嘛,我都想好了,今天咱们不回林海市的家,而是直接去凯撒庄园88号的别墅,我觉得,我们到了那里,一定圆了梦寐以求的心愿……”美仑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你对别墅发生的那些事儿,心里过来劲儿了?”马到成显然指的是不久前他和美奂去到凯撒庄园的别墅,被毒蛇给咬伤那件事儿……

    “现在不是有田叔在值守吗,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吧……”美仑似乎不再对之前发生的那些险情放在心上了……

    “我也觉得,那里应该是我们的最佳选择了……不过……”马到成也立即欣然同意了……

    “不过什么?”

    “其实吧,换了别人,这点儿好事儿眨眼的工夫就给办妥了……”马到成答应美仑去凯撒庄园别墅了,但忽然觉得,费尽周章到了别墅再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又在关键时刻给打断了,岂不是又在心里增添阴影吗,所以,此刻,感觉到伏在自己身上的美仑如此贴近,假如换做何招娣的话,那件好事办几个来回都绰绰有余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你有这方面的经验?”美仑居然抓住了这样的话柄!

    “没有没有,我是说,咱俩是不是太讲究时间地点了,可能是太讲究了,反而办不成好事了吧……”马到成赶紧辩解说,生怕美仑误会他的意思。

    “你是说,在这露营帐篷里,就能把好事给办了?”美仑距离马到成如此之近,连他的心跳都能听得见,自然能感受到他其实已经上听了好像……

    “那可不,换了美奂早就给办了……”马到成也只能拿美奂当例子来讲。

    “我可没有美奂那两下子,这个帐篷虽然能挡住视线,可是精薄的其实就是一层布,弄出任何动静都会被十几米外的哥仨听到吧……”原来美仑担心的是这些。

    “听到怕啥,咱俩是夫妻……野外亲昵也是正常的事儿吧!再说他们也都算是‘过来人’了吧,听到什么动静也不会大惊小怪的吧!”马到成的意思是,不是刚刚讲过长宽高的故事,他们曾经陪那个师娘睡过觉,早已知晓男女之事了,在听见这样的好事,就不会过分好奇和惊异了嘛!

    “恰恰相反,在不知道他们已经跟他们的师娘那样过了之前,我可能还不是很在意,可是一旦知道他们都知道男女之事了,一旦听到动静,就会想象出咱俩具体都干啥了——这个我可受不了!”美仑绝对是那种精神洁癖的女人,连这样的细节她都能想到,并且作为办不成好事的理由,可想而知,之前没办成好事,很多情况下,都与她这样的秉性有直接或者间接关系……

    “好了好了,没谁强迫你,还是按照你说的,等咱们休息好了,不直接回市里,而是去凯撒庄园再试试吧,按说现在那里应该很静谧很安全,能让咱们俩如愿以偿了……”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瞻前顾后谨小慎微的,也就只好收回了自己的诸多想法,还是把希望留给凯撒庄园的别墅了……

    “那就不用休息了,赶紧去那边吧……”一听马到成终于同意她之前的提议了,美仑倒像是有点急不可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