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7章:还是忍忍吧

    马到成对这个跟踪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为什么一路跟踪却迟迟不下手,为什么看到跟踪的对象安营扎寨了,又要放弃跟踪,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到底意欲何为,不弄清楚还真令人担心是不是有更大的阴谋,危及到自己和美仑的安危,所以,一定要亲自去追捕,而且一定要抓住对方彻底搞明白才行。

    正是这样的原因,他才没让长宽高他们去追捕这个跟踪者,而是自己亲自出马,为的就是一定要逮住对方,亲自审问!

    其实马到成并不知道,对方逃离的速度并不快,让长宽高他们来追捕也会很快逮住对方的……

    没出几百米,马到成就追上了那个一身紧身黑衣带着面罩的跟踪者,越是接近,马到成就越发现,这个跟踪者不是男人而是是个女人!

    会是谁呢?

    蓝梅?不可能,她那样的狗蹦子脾气,哪里会充当跟踪者,早就冒出来跟美仑争风吃醋了!

    那就应该是牛得才派牛畅来跟踪二叔,看看带着美仑进山到底是干什么来了吧——之所以一路跟随但始终没下手刺杀,就是要探明进山的真正目的,然后回去向牛得才汇报吧!

    联想起之前打伤何来娣,还有在养殖场给黑瞎子下钢钉等事件,马到成心说,十有**是牛畅,也差不多可以肯定,她跟踪的目的不是刺杀而是打探这次进山的目的地……

    在追赶上跟踪者的过程中,马到成在心里这样反复地琢磨着……

    而一旦追上了那个跟踪者,马到成并不想直接用投掷石头击伤对手,只是喊了一句:“别跑了,你被发现了!”

    那个跟踪者一听马到成这样喊,还真是听话,一下子就站住,原地不动了……

    但马到成并没有直接过去擒住对方,生怕她站住了,等自己靠近,她抛出撒手锏,给自己致命一击,那可就吃大亏了,所以,马到成也原地不动,又喊了一句:“别使暗箭,有话明说!”

    听马到成这样喊,那个跟踪者还是背身一动不动,看背影,好像在犹豫什么……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踪我们!”马到成索性直接问对方的目的,看对方什么反应……

    听到这样的询问,跟踪者居然将身体转了过来,虽然看不清她的真面目,但一下子让马到成觉得这个身形很熟悉,是谁呢?

    快速回想牛畅的身形——不是她,牛畅的身形是很苗条很性感,可是这个转过身来就无法掩饰她胸前高度的跟踪者,让马到成一下子判断出,这应该不是牛畅,而是另外一个熟悉的女人!

    快速在脑子里过电影,试图回想起曾经跟自己好过的女人中,谁的前边是这个尺度的,但却一时无法对号入座,因为这个尺度的女人好几个,究竟是谁还真是一时无法肯定!

    抑或谁都不是,完全是个陌生人?

    心里正这样揣摩不定呢,却看见那个转过身来正面朝向他的跟踪者,居然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尼玛,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女人直到无法逃脱了,就要跟老子来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马到成居然本能地向后退了几步……有对她喊道:“你别过来,有话站在原地说!”

    可是那个完全看不出来是谁的女人居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朝马到成这边靠近,再靠近……

    “你再往前一步,别怪我手里的石头让你吃苦头!”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顺手从地上抓起一块拳头大小的时候,这样威胁对方说。

    可是无论马到成怎样威胁,这个跟踪者还是没停下靠近的脚步,害得马到成再后退了几步,而且最后通牒地威胁说:“别逼我,我可真出手了!”

    就在马到成真的害怕对方太接近自己,直接跟自己近体搏斗自己不是对方对手会吃大亏,即将抛掷手中的石头,击中对方的某个部位,让她失去反抗能力的时候,对方却开口说话了:“是我,你没看出来?”

    尼玛,什么情况,这个声音咋这么好听,这么熟悉呢!

    “难道你是?”马到成一听声音有点懵懂了,这个好听的声音只有一个女人拥有啊,那就是宋婵娟呀!

    可是,这个跟踪者咋会是宋婵娟呢?

    “不是我是谁!”到了这个时候,跟踪者才一下子揭掉了自己的面纱,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宋婵娟?怎么会是你!?”马到成之前所有的分析判断瞬间都被宋婵娟的出现给颠覆了——既不是来追杀自己的,也不是窥探商业秘密的,居然是自己最不可思议的宋婵娟!马到成完全惊呆了……

    “跟我来吧……”宋婵娟也不多解释,直接邀请马到成跟她到另一个方向去……

    “到哪里去呀?”马到成连宋婵娟为什么会跟踪自己和美仑都没搞清呢,所以,不敢贸然跟这个行为反常的宋婵娟到别的地方去……

    “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知道我为啥要跟踪你们了……”宋婵娟却这样说明自己的意图。

    “什么东西呀!”马到成本能地保持警觉……

    “我也说不清,或许二公子能认得吧……”宋婵娟一看二公子如此谨慎,有些惊异,但也理解他,毕竟看到自己是跟踪者,特别地惊异,才会是这样的反应吧!

    “那好吧……”马到成一听是跟宋婵娟为什么跟踪有关的一个证据,心想,宋婵娟不会趁机坑害自己的,跟她的关系早已到了那种差不多是心灵伴侣的程度了,所以,才会相信了她,跟随她,沿着一条羊肠小道,登上了一个附近的高地……

    到了一处石砬子下,掀开一些遮挡的树枝,宋婵娟就从石缝里拿出一个稀奇古怪的器械来,递到了马到成的眼前:“二公子认得这是什么吗?”

    马到成将那个器械接到手里,立即调动所有之前的人生经验,立即判断出一种武器:“这应该是一种弩吧——这里还有引信——应该是冷兵器时代用的火弩吧!”

    “火弩?”

    “是啊,你看这里是放箭的装置,这里是箭头带有炸药装置的引信,估计是在发射之前,点燃引信,然后,发射出去,在击中目标的同时,这个引信引爆箭头上的炸药,给目标一个致命的打击!”马到成凭借自己的经验来这样判断这件武器的功能和威力。

    “原来这么邪乎呀,那我还真是跟踪对了……”宋婵娟听了,却这样来了一句。

    “为啥这样说呢?”马到成一时没懂宋婵娟这话是啥意思。

    “我把一切都告诉二公子吧……”到了这个时候,宋婵娟才将她为什么一路跟踪二公子进山的来龙去脉给说了出来……

    原来,宋婵娟趁周六继续休息,打算到养殖场去,把二公子分配给她的那间公寓整理一下,也好适合日后做兼职会计办公和休息的时候用,可是从家里步行到养殖场的途中,特别偶然地听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议论一件事,其中的一句话让宋婵娟很是诧异:“轰不死他们也能惊了他们骑的马!”

    宋婵娟一听这话后背就发凉,因为她知道今天是二公子带着妻子美仑去山里骑马考察温泉池,难道这俩年轻人是二公子的仇人,半路上要用什么去轰他们,轰不死也把他们的马给轰惊了,从而还是想要了他们的命?

    宋婵娟一下子就紧张起来,立即放弃了自己的目的,直接隐蔽自己,躲在暗处倒要看看这俩年轻人想害的人是谁!

    结果,很快就发现,从养殖场骑马出来,身后还跟了三个骑着山地自行车小伙的二公子和他妻子一行,那俩年轻人马上就快速跟进,宋婵娟意识到,这俩年轻人真的是要害死二公子和他妻子呀,也就责无旁贷地紧紧跟随……

    一直跟到山里,发现那俩年轻人选了一个地方,架起了携带的那个古怪的器械,正在瞄准二公子和他妻子的方向……

    可是就在他们要行动的时候,却发现二公子突然勒马停下来——那俩年轻人也暂时停止了行动——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二公子是发现了一处野草莓,下来给妻子采摘,过一会儿,又带着妻子一同去采摘,还看见妻子的手指被野草莓的刺儿给扎到了,二公子赶紧裹住的画面,当时宋婵娟的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这个动作就是上次她和二公子在黑瞎子沟遇到野草莓的时候,亲自给二公子做过的,现在居然让他活学活用到了他老婆的身上,唉,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原配呢!

    看到这样的情景,那俩要加害二公子的年轻人似乎也停止了行动——他们的目的就是只要在二公子行进的过程中,发射那个东西,第一目的是“轰死”二公子,第二目的是轰惊马匹,可是正要轰他们呢,却看见他们停下来去采集野草莓,也就暂时没敢行动,生怕在停顿状态下行动,被那三个保镖发现袭击者的目标,追上他们,逮住他们,所以,才暂缓行动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