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6章:怎么会是你

    “看清是什么人了吗?”马到成立即小声问。

    “没看清,已经跟我们很久了……”常长却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才告诉我?”马到成有点埋怨的口吻。

    “之前以为是路人,就没在意,现在看,这个人就是在跟踪我们!”常长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先别理他,假装不知道他在跟踪我们,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马到成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好,听牛哥的……”常长言绝对服从地回答说。

    一旦知道有人跟踪,刚刚在树后衍生出的那些激动人心的幸福感瞬间荡然无存!

    会是谁在跟踪呢?带着什么目的跟踪的呢?难道是这次行动被牛得才知道了,就派出牛欢抑或是牛畅一路跟踪,倒要看看老子带着老婆美仑进山有何贵干?

    马到成皱着眉头想到底会是谁的时候,美仑当然也紧张起来,但又不想表现出来,生怕自己的慌乱让马到成也乱了阵脚,就那么默默无语地忍着,一路跟在马到成那匹马的左右,继续朝天坑口的方向前行……

    走了十几分钟,常长再次到牛哥身边汇报情况:“那个人还在一直跟踪,手里还拿着一个古怪的东西……”

    “什么东西,看清了吗?”马到成似乎很在乎这个。

    “不想让跟踪的人发现,所以,不敢太靠近,也就没看清拿的是什么,但肯定不是刀枪之类的……”常长这样解释说。

    “那会是什么呢?”马到成心里在不停地琢磨,这个跟踪者手里还拿着家伙,估计是要瞅准了机会进行暗杀行动吧,就这样问道。

    “要不然,我再靠近一些,弄明白了再来跟宝哥汇报吧……”常长立即这样申请说。

    “千万别靠近,继续保持现在的状态,看他能有什么目的……”但马到成还没想好如何应对这个跟踪者,所以不想让常长贸然行动,就这样要求说。

    “好,听牛哥的……”常长还是绝对服从。

    就这样又行进了十几分钟,那个跟踪者还在一路跟随,却迟迟没有特别的行动,但这样的紧张气氛,让美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了一句:“这样下去,我就快崩溃了……”

    “别怕,今天咱们有三个保镖呢,再说了,既然这个跟踪者一直跟着没行动,就说明他还在忌惮什么,不敢公开出来对付咱们……”马到成一看美仑吓成了这样,知道她被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给吓得心有余悸了,也就这样劝慰说。

    “可是这样提心吊胆地赶路,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呀!”美仑的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个跟踪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之前那个要在停车场里用汽车撞死她和马到成的人,还是后来在凯撒庄园要害死妹妹美仑的那些家伙?反正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美仑当然会浮想联翩,生怕自己也跟美奂一样,遭遇不测……

    “要不,咱们停下来,支上露营帐篷,休息一下,看看那个人到底想干嘛吧……”马到成一看美仑是真的担惊受怕了,就说出了这样的建议。

    “绝对不能停下来……”美仑却十分紧张地这样请求说。

    “为啥呀……”马到成没懂美仑为啥反对停下来……

    “我怕咱们一停下来,这个人就会对咱们动手了……”原来美仑担心的是这个。

    “那倒未必——我倒是觉得,这个跟踪者或许目的不是要伤害咱们……”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那会是什么目的?”美仑对马到成的分析不置可否,就这样问了一句。

    “也许是某种商业目的……”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商业目的?”美仑不可思议。

    “对呀——假如这个人一路跟随到了天坑口,知道了咱们的目的地,虽然不想把咱们怎么样,但若是知道了咱们是去考察一个可以开发出巨大财富的项目,将这个商业秘密给泄露出去,那岂不是咱们巨大的损失吗……”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可是,一旦咱们停下来,正好成了这个人的袭击目标咋办?”美仑还是担心一旦停下来,就会成为这个跟踪者袭击的靶子……

    “我觉得,这个人若是想袭击咱们的话,早就应该行动了……不会等到现在还没动静……”马到成的意思是,按照常长的说法,这个跟踪者一句跟踪很久了,这期间,采摘草莓的时候停下来一次,这个跟踪者没动手,后来美仑“尿急”的时候,又停下来一次,都没动手,估计不是来偷袭暗杀的,而是怀有别的目的的,才这样对美仑说道。

    “那好,那我听你的……”听马到成这样分析,美仑也觉得有道理,就这样回应说。

    一听美仑答应了自己的计划,马到成立即吩咐常长:“找个地势较高较宽敞的地方安营扎寨……”

    “牛哥的意思是?”常长没懂牛哥的意图。

    “别问那么多,让你做你就做!”马到成却不想多解释。

    “是,牛哥!”

    很快,常长就找到了一个背靠悬崖无后顾之忧,但眼前又很是平坦的地方,就跟牛哥商量适不适合安营扎寨,马到成一看,常长还真是会选地方,马上就同意了……

    在马到成的授意下,常长带着俩兄弟,在显眼的地方搭建了一顶露营帐篷,又在隐蔽的地方搭建了两顶,然后,命令长宽高进出了几次不同的露营帐篷,他和美仑也是在某个露营帐篷里呆一会儿就离开,到另外一个里边再停留一会儿,再离开去到另一个里边……

    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地知道牛哥这样做,就是为了迷惑跟踪者,让对方不知道男女主人到底住的是哪顶露营帐篷……也就没了可能袭击的具体目标……

    这样“折腾”了一阵之后,才算消停下来,马到成和美仑选定了一个隐蔽的露营帐篷停留下来,并且对一直跟在身边的常长说:“继续监视跟踪者,一有动静立即向我汇报……”

    “是,牛哥……”常长说完,就去执行牛哥的指令了……

    “假如今天甩不掉这个尾巴的话,咱们就不去天坑下的温泉池了?”呆在隐秘的露营帐篷里,美仑有了安全感,但也问了这个她最关心的问题——因为今天来的目的,除了考察天坑下的那个温泉池到底有多大的开发价值,再就是能在那样一个“与世隔绝”的私密空间里,完成她和马到成的圆房心愿,所以,一旦安定下来,美仑立即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看情况吧,假如这个跟踪者的目的不是袭击刺杀咱们,而就是探清咱们进山的目的,当然不能让他得逞,让他知道咱们真正的目的地了……”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难道咱们要在这里过夜?”美仑这样问。

    “这个现在说不好,兴许一会儿情况就会有变化……”马到成也没法准确回答。

    “为啥这样说?”

    “或许那个跟踪者沉不住气,看见咱们安营扎寨了,就开始行动了呢……”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哎呀,那咱们赶紧做好准备呀!”美仑一紧张,就用手抓住了马到成的胳膊……

    “放心吧,长宽高的身手我亲眼见过,一般情况下,这个跟踪者不会轻易接近咱们的……”马到成被美仑抓住的时候,觉得一阵酥麻,明显感觉今天跟美仑开始来电了……

    “那我就放心了……”美仑听马到成这样有把握,还真就信了他,同时,也觉得这样一个隐秘出搭建起来的露营帐篷还真是个与马到成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并排躺在里边,一翻身,就伏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轻声地说:“咱们这就圆房吧……”

    “现在快不行……”本来被美仑抓住胳膊的时候,马到成就酥麻了一下,现在又被她压住了半个身子,而且还听她这样热切地恳求,整个身子都酥麻了……然而给出的回应却是这样的……

    “为啥不行啊,假如一直这样等下去,岂不是要过夜?那我们干嘛要浪费这大好时光呢?”美仑的声音就在马到成的耳边呢喃……

    “我怕一会儿常长传来新消息,我必须马上去处理……”马到成竭力提醒自己,千万别在这样的时候,失去了最后一点儿理性,导致致命的后果……

    “你可不能离开我……”美仑边说边紧紧地抱住了马到成……

    “放心吧,我绝对保证你的安全……”马到成也回抱美仑,这样安慰她说。

    美仑则趁机直接吻住了马到成的嘴唇,俩人就再次开始了热烈的拥吻……

    假如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兴许马到成耐受不住某种从未有过的冲动,兴许真的跟美仑在这顶露营帐篷里就把好事儿给办了,可是偏偏在关键时刻,传来常长的暗号——有情况,务必及时处理!

    马到成立即松开美仑,从露营帐篷里出来,听常长带回来的最新消息:“那个跟踪者好像要撤离!”

    “不行,不能让他跑掉了——追!”

    “牛哥,不用你去……”

    “我担心你们追不上——你们三个只管守在这里保证嫂子的绝对安全,我这就去追这个跟踪者,倒要看看他是谁!”马到成说完,人已经飞身而去,常长知道牛哥的身手,也就赶紧命令俩兄弟,严防死守嫂子留守的露营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