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0章:自己找乐子

    “不用了,既然她已经确定怀上了,你们就不能在一起了,我不是怕你忍不住跟她好,而是她像个馋猫一样,见了你就没完没了地缠磨你跟她那个,万一不小心手轻手重了,让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流产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美仑说出了为什么不让马到成再跟美奂在一起的充分理由……

    “没那么严重吧……”马到成觉得美仑有点小题大做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行事才好——你去书房吧,从今天起,就都是我陪在她身边了……”美仑却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

    “那明天咱俩单独出去了,谁陪她呢?”马到成又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唐小鸥啊——她这方面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刚才跟美奂反复学习了她给的那个小册子,一下子知道了不少之前不知道的道理呢……”美仑马上有了应答的回应。

    “那好,我听你的,我去书房了……”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当然就无话可说了。

    “你若是寂寞,可以自己找点乐子……”临别,美仑居然这样提醒马到成。

    “你指的是什么?”马到成有点惊异,不懂美仑说的“乐子”是个什么概念,就这样问了一句。

    “一个呢,书房里有我的婚礼录像,还有呢,就是……”美仑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别说了,我知道如何打发自己的时间,你只管放心好了……”马到成却突然打断了美仑的提示,因为他一下子懂了美仑说的所谓的“乐子”原来是在暗示他再看一遍第一次来这里看到的美仑和牛得宝的婚礼录像,特别是那些入洞房之后的录像——这是让老子再温习一遍那些令人瞳孔放大的洞房录像,为明天跟美仑单独外出完成圆房任务打下一个热身的基础吧!

    还有,被马到成给打住的美仑的另一个暗示,就是当初牛得才花了巨款从国外按照美仑的身材样貌定制的那款塑胶女体,是在当初追查牛欢到这里来作案的时候,在书柜下的柜子里发现的,而且居然被牛欢给玷污过……

    美仑真的想让老子用这个塑胶的她,来找到什么乐子吗?马到成之所以让她打住别往下说了,就是不想说出来俩人都尴尬——说用吧,老子有洁癖,被那个小兔崽子牛欢碰过,老子哪里还会碰呢?不用吧,是不是会伤害了美仑的一片好心,所以,才一下子打断了她,说自己会打发业余时间……

    可是真的到了牛得宝的书房,马到成却转念一想——不对呀,美仑这样说,或许也有她的道理吧——你自己找点乐子吧,不是让你出去找别的女人,除了美奂,再就是她了,可是她现在生怕正办好事给过敏的美奂给打断了,留下更加深刻的心理阴影,所以才允许老子到牛得宝的书房来找乐子,而且她还亲口暗示老子,可以看她和牛得宝入洞房的那些录像!

    记得当初为了看这些录像,差点儿没吧老子给吓死,还好美仑当时为了让老子多熟悉牛得宝也熟悉她,才没把这件事儿归结到老子的人品有问题上,时过境迁,现在老子差不多已经真的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了,差不多真的俘获了美仑和美奂两个女人的心了,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下,老子到底该不该再看这盘录像带呢?

    还记得当初看这段录像带的时候,看见那个跟自己极为相像的牛得宝跟美仑的那些令人瞳孔放大的影像,居然产生了某种错觉——真像是老子亲自跟美仑好在一起呢!

    然而,现实与视觉之间的那种遥远距离,让当时的马到成自惭形秽地发现,自己连美仑的手指头都没碰过,哪里能想象出画面中,那个跟美仑做好事的男人的感受呢!

    当时的自卑、沮丧、亢奋、愤懑,现在看来,是那么的可笑幼稚——现在几乎是以牛得宝家男主人的眼光和高度来回看之前的一切了,所有之前马到成的那些**丝的低端活思想现在都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现在的马到成俨然超越了自己,真觉得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牛得宝了好像……

    那么,这样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再看那些美仑和牛得宝新婚之夜的洞房录像,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感受呢?是不是会完全将画面中的男人,当成自己里感受其中的无穷妙趣呢?

    这样的心理活动,导致马到成真的找出了那盘录像带,放进了带仓,然后用遥控器开始播放……

    是时过境迁了,还是桃运盛开之后,经历了太多的男欢女爱,此刻再看美仑和牛得宝洞房花烛夜的录像带,居然再也没了当时的紧张、惧怕甚至有某种犯罪感,现在看的时候,居然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抑或是身临其境般的体验,甚至觉得在许多细节中,看懂了美仑的喜好,知道了她蹙眉和欢愉的细节表现出了她对什么样的爱抚更受用,对什么样的姿势更惬意……

    还别说,现在看这样的录像还真是太有必要了,这对明天与美仑单独外出,利用两天的时间完成夫妻间的圆房还真是起到了绝佳的精神准备,至少,不会再与美仑接触的时候,那么陌生和尴尬了吧,通过反复观摩录像的细节,确切地知道了她身体的什么部位易于给她带去快乐,这让马到成对自己更有信心了好像……

    反复看了好几遍,差不多都能闭上眼睛在自己的脑海里过电影了,马到成才躺在了书房的床上,仔细回味每个细节,特别是美仑反应良好的那些画面……

    突然有了一个灵感——看录像是美仑提示的,让自己跟她的那个塑胶人体找乐子也是她暗示的,那现在录像看了,是不是把那个塑胶的她找出来,跟她躺在一起,直接找找感觉,为明天的接触做铺垫,甚至做做热身呢?

    这样想着,马到成还真是找出了那个与美仑一比一大小比例的塑胶人体,将它放在了床上,与之并排躺在了一起……

    还别说,这个塑胶美仑还真的与美仑几乎一样,除了没有体温没有呼吸没有语言之外,就形体样貌来说,真想是熟睡中的美仑……

    “我现在把你当成真的美仑了,你没意见吧?”马到成居然跟这个塑胶美仑说起话来!

    当然是没有回答!

    “你不吭声就是默许了,那咱们现在开始吧……”马到成这样说,并非跟它要做那件事儿,而是想趁机适应明天跟真的美仑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应该如何靠近她,如何与她做肢体接触,如何与她融洽相处……

    试着与之亲密接触,感觉却是凉凉的沉默,这还真有点符合美仑那种高冷没人的气质呢!

    只是过于沉静给人一种死一般的宁静,所以,马到成只好尽可能多地自言自语,才会让那种沉寂略显生机……

    然而,接触了一阵之后,就要真正与这个塑胶美仑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却再次想起了之前牛欢玷污这个塑胶人体的情景,立即没了兴趣!

    转而想起了自从他阴差阳错成了牛得宝替身之后,遭遇牛得才和牛欢牛畅迫害的重重情景,虽然近期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来伤害他了,但潜入家里寻找牛得宝的尸体,将何来娣打成植物人,之后,又在养殖场给黑瞎子投喂夹带钢钉的食物,这一切都在说明,树欲静风不止,他们想害死牛得宝,抑或是他们发现老子不再是之前的那个牛得宝,就更加想找出真相,置于死地而后快!

    从地下停车场试图用空车装死他和美仑,到后来在盘山道上试图用那辆白色的cr-v将他的车子撞到绝命谷下,再到别墅投放上百条的毒蛇和蝎子试图弄死他,种种迹象表明,牛得才和牛欢牛畅一刻都没放弃对他的陷害和追杀,只不过,他用了独有的跑功、跳功和投掷功还有超人的胆略与智慧,将诸多必死无疑的险情化解掉了,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

    然而,谁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就在他的身边随时出现呢?

    马到成知道这样的道理——他是在明处,而想害死他的牛得才和牛欢牛畅却在暗处,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的后脑勺上也没长眼睛,谁知道什么时候再次遭到他们的暗算呀!但愿明天带美仑外出,不再出现上次带美奂到凯撒庄园88号别墅的时候遭遇到那样几乎致命的伤害!

    还好一下子选拔出了六个保镖,明天带上长宽高一起进山,而让真善美在家里留守,这比从前稳妥多了,保靠多了,但还是要多加小心,必须排除杂念,早点休息,养精蓄锐,也好迎接明天新的挑战啊……

    想到这里,马到成对身边的塑胶美仑说:“睡吧,明天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办呢,不攒足了精神咋行呢,所以,今晚就不跟你亲近了,你同意吧?”

    说完,将被子盖在了塑胶美仑的身上,还补了一句:“你不吭声就是同意了,晚安!亲爱的美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