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9章:快点松开我

    “都是为了表达心中的想法,一着急才画出来的……”何连娣很认真地这样解释说。

    “还真是生动形象,都可以出一本连环画本了……”马到成看着何连娣那些图形比文字还多的日记,联想起之前听过的一个民间小故事……

    一个女人给丈夫写信,不会写字就画图说话,明明是“归归归速归,如果不归重找老头”却画了三个小王八,画了一棵树,再画一个小王八,就算是归归归速归了(龟龟龟树龟),然后,又画了一条鱼,一个苹果,算作是如果(鱼果),再画一块布一个小王八算作不归(布龟),最后还画了一条虫子,一个枣还有一个带胡子的男人,就算是重找老头了(虫枣老头)……

    何连娣的这些日记,似乎比那个不会写字的农夫发挥的还要淋漓尽致,差不多一下子就能看明白她要表达的,那些内心里,对牛先生的无比热爱,真正做到了图文并茂,生动有趣,看得马到成居然像阅读一本奇异的童话一样赏心悦目的感觉……

    “牛先生这下子相信我对您是一见钟情了吧……”何连娣跟她三姐何来娣最大的差别就是跟牛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脸红心跳,总是那么落落大方地自由表达她内心的想法,说这样话的时候,居然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

    “这个我信了,不过我要提醒你,我现在已经成家有老婆了,将来什么名分都不会给你,还是趁早打消对我的各种念头,遇到合适的男孩子,尽管去谈情说爱吧,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马到成面对这个天真无邪的妙龄少女,真不忍心回绝她的美意,但理智告诉他,必须坚决果断地打消她的这个或许是被她大姐给洗脑之后才有的愚昧想法才行……

    “可是我大姐说了,我们何家的姐妹这辈子都是牛先生的女人了,谁都不能再和别的男人有关系了,这是我大姐给出的承诺,何家姐妹谁都不能违背的……”何连娣立即这样强调说……

    “这个承诺其实很荒唐,而且即便是你大姐因为感恩戴德一时冲动给出了这样的承诺,那也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到了我这里,是不是还要问问我是否能接受?是否能同意?假如我觉得这样说和这样做是荒谬的,是不公平的,是应该撤销的承诺,那是不是你们也能听从我的意见,别在把之前你大姐的那个承诺当真了呢?”马到成还在用道德伦理之类的观念来证明劝导何连娣立即“改邪归正”呢!

    “其实吧,即便没有我大姐的承诺,假如我与牛先生萍水相逢的话,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爱上您的……”何连娣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我搞不明白,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为什么不脸红心跳,羞涩难当呢?”马到成听何连娣这样说,突然觉得规劝她似乎没用了,只好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这有什么可脸红心跳的呢?爱上牛先生是很正常的事儿呀!就像我天经地义要爱我父母和姐弟们一样的呀,干嘛要脸红心跳呢?”何连娣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想知道,你之前真的没对任何男人动过心?”马到成似乎更对这个面对什么都“波澜不惊”的女孩子感兴趣了……

    “没有啊,之前见过的男人很少,除了大姐夫几乎没谁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大姐夫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可是自从见了牛先生之后,就一下子被您给迷住了,即便我大姐不说什么,这辈子,我也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了……”何连娣还是十分恬静地从容回答说。

    “你年龄太小,还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外边的世界,还有多少优秀的男孩子值得你去爱恋呢……”马到成变了一个角度来试探对方。

    “绝对不会了牛先生,我今天见了那三个保镖哥哥,连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说明,除了牛先生,我真的不会爱上任何男人了……”何连娣居然还举出了现成的例子来说明。

    “那是你还没遇到真正令你心动的男人,一旦遇到了,你就会改变今天的想法了……”马到成仔细去看何连娣的表情,还真不是硬装出来的,应该都是最真实的心理表现。

    “才不会呢,我大姐说过,一个女人第一次动心的那个男人,就是你这辈子要嫁的男人……”何连娣马上拿出她大姐当例子讲。

    “这么说,你大姐嫁跟那个邓汇清也是因为第一次动心了才嫁给他的?”马到成像是抓到了对方的话柄,马上这样质疑说。

    “我大姐嫁跟我大姐夫是个例外……”何连娣却这样争辩说。

    “为什么说是例外?”马到成就是要知道个究竟……

    “因为那是我大姐夫强暴我大姐之后,出于无奈才嫁给了他,但现在我大姐摆脱了她,一心一意地爱上了牛先生,这才是我大姐第一次动心的男人……”何连娣立即修正了对方的错误想法……

    “你若是这样说,我就有话说了,既然你知道你大姐一心一意地爱上了我,也就能代表你们何家表达对我的谢意了,何必还要绑定其他姐妹都要一辈子都吊死在我这一棵树上呢?”马到成又想从这个角度来打消何连娣非要爱上自己的不可的想法。

    “如果牛先生不喜欢我,觉得我长得难看,没有女人味儿,我也不会强求牛先生喜欢我、爱上我,可是我觉得牛先生还不了解我,以为我年龄小,可能还没发育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也就没有喜欢我的理由,所以,既然今天牛先生跟我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我就把什么都让牛先生看看,如果喜欢,就要了我,如果不喜欢,扭头就走……”何连娣说这些的时候,是那么的坦然从容淡定,完全没有死缠烂打的急切,和急功近利的慌乱……

    “我从来没说过你不好看,也没说过你没有女人味儿呀,我甚至在你身上嗅到了你跟你大姐一个香型的香气,只不过淡雅了许多——我的意思是,不是因为你的长相和发育程度我才拒绝你跟我好的……”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了……

    “那是因为什么?”

    “很简单呀,就是我已经成家了,跟你好不会有任何结果……”马到成言简意赅这样回答说。

    “那我问牛先生,您跟我二姐好,会有什么结果呢?”何连娣一下子抛出了这样一个句话。

    “你二姐是有对象的,将来是要跟那个螳螂结婚的!”马到成一听,心头一紧——难道老子跟何盼娣之间的那些事儿何连娣也知道了?但马上镇定下来,并且这样回答说。

    “那我也找个螳螂那样的男人将来跟我结婚,但也要像我二姐那样,先跟牛先生好过,甚至怀上了孩子在去跟别的男人结婚……”看来何连娣对二姐和牛先生之间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了……

    “你这些,都是咋知道的?”马到成表示震惊了——难道自己跟何盼娣之间发生的那些关系真的都让这个才十五六岁的何连娣给知道了?

    “都是我大姐告诉我的呀!”何连娣直言不讳。

    “你大姐咋能告诉你这些呢?”马到成觉得真不该让这样一个纯洁无暇的妙龄少女知道那些成人间的好事……

    “我们姐妹都是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姐妹,所以,谁有什么都不会隐瞒的……”何连娣却再也回答说。

    “不一定吧,假如你大姐什么都告诉你,就不会只告诉你我跟她在那个试衣间里只是说话了吧……”马到成突然发飙了——既然你敢说你什么都知道了,那老子索性直接逼问你一个最典型的事件,看看你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

    “牛先生跟我大姐在那个试衣间里还说了别的,做了别的吗?”何连娣还真是机灵诡谲,居然这样反问道。

    “别问我,回去问你大姐吧……”马到成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斗不过这个看似天真无邪,却主意贼正的女孩子了……

    “不用问,其实我大姐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何连娣索性这样承认说。

    “你不是说除了那句承诺,就没别的了吗?”马到成真的被震惊,被雷到了……

    “有些话,我没说出口,是因为怕牛先生难为情……”何连娣反倒这样来了一句……

    “不是吧,我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好汉做事好汉当,绝不会怕你说出来难为情的……”马到成当然要拉硬这样坚持说。

    “我大姐说了,告诉我那些细节,不要轻易说出去给牛先生听,不然他会难为情的,所以,我才没说更多细节的……”何连娣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你说说吧,我跟你大姐,在那个试衣间里,还做了些什么?”马到成真有点一败涂地的感觉了,索性硬着头皮这样问了一句。

    “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点儿事儿呗!”何连娣十分轻松地这样回答说。

    “你说到这个时候,也不脸红心跳?”马到成突然跳出话题,这样问道——他真搞不懂,何连娣为啥完全没有一般女孩子的那种“半推半就”遇到任何成人问题都如此从容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