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2章:遭遇杨水花

    “还有哪,我大姐叮嘱我说,假如买到了野生鲶鱼,就还要配备特定的茄子才行……”何连娣对马到成这些靠近自己,甚至一些深呼吸的行径似乎完全没有反感和抵触,反而觉得这个牛老师很是平易近人,对自己做的这道菜是如此的耐心细致,非要了解到每个细节不可的样子,也就进一步这样介绍说。

    “茄子也有讲究?”马到成被何连娣身上那种虽然淡雅,但却沁人心脾,令人无比陶醉的香气给弄得有点心旌荡漾,但理性还在,就继续保持对这道菜的每个细节的关注态度……

    “对呀,我大姐特地给我画了一张图,让我务必到农户的庄稼地里,亲手去摘四门斗回来做这道菜不可,说农户要多少钱就给多少钱……我还真就去了一家农户,终于买到了大姐说的四门斗……”何连娣越发觉得这个牛老师可亲可敬了,居然对自己做的菜感兴趣到了如此投入的程度,也就把更多关于这道菜的细节说了出来……

    “什么叫——四门斗?”

    “我开始也不懂,后来我大姐给我画了这张图我才明白的——牛老师您看,茄子生长一扎高,就分出一个叉来,然后就在这个叉上开出一朵花,结出第一个茄子,取名叫门茄,然后,这两个叉再分出叉来,就开出两朵花,结出的茄子叫对茄,然后,这俩个叉上再分出叉来,四个叉再开出花来,结出的茄子就叫四门斗……”何连娣边这样说的时候,边用手蘸水,在光洁的砧板上,画出一个茄子生长的示意图,边画边讲解给牛老师听……

    “那接下来呢?”虽然马到成此刻还沉浸在何连娣那种淡淡的香气中有些神魂颠倒,但还保持着正常的对话,以此不被对方发现自己内心的那种强烈的意念……

    “接下来这四个叉上再分出叉来,就开出八朵花,结出的茄子叫八面风……而再往上,分出十六个叉来,开出十六朵茄子花,结出的十六个茄子叫满天星……”何连娣用她那只纤纤玉手在光洁的砧板上,画出了一个枝杈越来越多的茄子树,来讲解,在什么枝杈上结出的茄子叫什么名字……

    “那再往上呢?”马到成真想就让何连娣这样一直无穷尽地画下去,他也好趁机一直这样沉浸在那种被淡淡香气包围中的心神荡漾……

    “再往上就没有了……”何连娣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没有了?”马到成忽然有一脚踏空的感觉,所以,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因为听我大姐说,茄子结出满天星的时候,季节就开始下霜了……”何连娣给出了这样一个令人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

    “下霜就不能再开花结茄子了?”马到成似乎还不甘心的样子。

    “对呀,牛老师一定听过形容一个人打蔫的时候叫‘霜打的茄子’吧,也就是说,茄子就怕被霜打,一打就黑皮儿蔫吧了……”何连娣居然说出了这样一个俗语来解释为什么霜降之后,茄子就再也没法生长的道理……

    “还别说,听你这么一讲,这道菜还真是够讲究的,光是听这些食材的来源和质量,味道就保证错不了……”马到成一听何连娣说得还真是有理有据,忽然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更多理由这样靠近她了,也就抬起身来,这样假装正经地回答说。

    “那是当然,我有不懂不会的,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大姐,我大姐遥控我一定要把这道菜给做到色香味俱全呢……”何连娣似乎纯洁到完全没发觉身边的这个牛老师对她有了不止一个想法,很是天真地这样回答说。

    “这个我信,听你大姐说,你们家这些姐妹中,就你得到了她的真传,是这样吗?”马到成这个时候,也只好用这样的话来掩饰自己刚才的那些过格行径了……

    “还真是这样,我在我们家,跟我大姐长得最像,都说我现在就像十五六时候的大姐,所以,我们俩特别要好,我大姐什么都告诉我,我也就什么都学会了……”何连娣算是无意中,又披露出了一些她和她大姐之间,有别于其他姐妹的关系……

    “什么都告诉你?不可能吧……”马到成似乎想从这句话里,深究出点什么来……

    “真的,就连我大姐跟牛老师之间的事儿,都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了……”何连娣忽闪着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秘密”!

    “不可能吧,她都告诉你什么了?”马到成一听何连娣这样说,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起来——什么叫你大姐把她跟牛老师之间的事儿都告诉你这个才十五六的少女了呀!难道将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好事儿,也告诉给你这个看上去天真到一尘不染程度的“妙龄少女”了?马到成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大姐告诉我,那天在百货商场买衣服的时候,在那个试衣间里……”何连娣十分文静地这样回答说。

    “不可能不可能!”还没等何连娣说完,马到成就给打断说,他的心里一阵慌乱——不是吧何招娣,你咋能将成人间的那点不可告人的好事告诉这个天真无邪的妙龄少女呢?按说你何招娣也不是那样性格的女人呀,咋会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呢!

    “怎么不能了牛先生?”何连娣一脸的天真无邪……

    “我是说,你大姐不可能把试衣间的事儿告诉你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马到成却在心里慌作一团!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吗?”何连娣眨着那双清澈的明眸这样问道……

    “那你说,你大姐到底告诉了你什么?”马到成突然意识到一点——或许何招娣并没把试衣间里的细节告诉何连娣,只是说了个皮毛而已,自己咋就吓成了这样呢?所以,才突然解禁一般地允许何连娣说出她大姐究竟都告诉她什么了……

    “我大姐告诉我,她和牛先生在狭窄的试衣间里……”何连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到成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

    马到成掏出手机一看,是赵普胜打来的,一下子意识到,刚才说的二十分钟居然这么快就过去了,赶紧接通,才知道,两对三胞胎已经抵达牛得宝的家门外了,只好挂断赵普胜的手机,对何连娣说:“我去接待来人了,咱们的话以后再说……”说完,立马离开厨房,出去迎接那两对前来报到的三胞胎去了……

    何连娣似乎并没发现牛先生有什么异常,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眨了眨眼睛,然后又去全神贯注做她的鲶鱼烧茄子了……

    牛得宝家的大门口,马到成一眼看见了两对三胞胎齐刷刷地站在了眼前,还听他们分别报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齐声喊道:“牛哥在上,我们前来报到……”

    “好,都进来吧……”马到成这才从刚才与何连娣的对话中挣脱出来,看着这六个朝气蓬勃的姑娘小伙,这样招呼他们说。

    “是,牛哥!”他们六个立即排成一队,跟随牛哥一同进了一楼的客厅……

    “你们随便坐吧,我这就让你们的嫂子给你们分配驻扎的房间……”

    “谢谢牛哥,我们不需要坐……”六个姑娘小伙挺胸背手齐刷刷地这样回答说。

    “到了我家里,就不必这么客气了……”马到成知道这一定是赵普胜给他们立下的规矩,到了主人家里,一定始终保持站立的姿势,随时听从主人的吩咐,并且密切注意周边的情况,随时保护主人的安全……

    “谢谢牛哥,您更是不必跟我们客气……”六个姑娘小伙还是这样回答。

    这工夫,美仑听到动静,就让美奂在她屋里守护牛牛,自己亲自下来看这几个选定的贴身保镖……

    一见到女主人从楼上下来了,两对三胞胎都齐刷刷地行礼问好:“嫂子好,我们前来报到,听候嫂子吩咐!”

    “来了就好,这样吧,三个男孩子住在一楼的这个小客房里……”美仑也不废话,直接带着长宽高到了一楼那个十几平米的小客房:“你们的牛哥说了,虽然这里小,只有两张床,但由于你们轮换值班,也应该够用了吧……”

    “放心吧嫂子,即便是没有这个房间,我们也可以找到适合我们休息的地方……”三胞胎的老大常长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你们就现在这里休息吧,我还要给女孩子们安排住处呢……”美仑说完,就带着真善美去到了美奂住的三楼……

    这个时候,长宽高在那个一楼的小客房里熟悉环境商量如何住下,真善美又被美仑给带到了三楼,美奂也抱着牛牛回了美仑的卧室,整个一楼客厅就剩下了马到成一个人,而恰恰这个时候,又看见厨房的看看何连娣的影子一闪即逝,马到成心想,还是趁这工夫去把刚才的话问个清楚明白吧,不然的话,总是耿耿于怀的,啥时候能释怀呢——就朝厨房走去……

    一看牛先生又来了,何连娣就抢先说:“这些人都是咱家的保镖了?”

    “是啊,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他们是两对三胞胎……”马到成本想趁机直接问刚才的那个话题的,但一听何连娣问这个,也只好这样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