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0章:都是真心的

    “傻妹妹,我还以为你真的要独占你姐夫,不许姐姐碰他呢!”一听妹妹这样说,美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妹妹的软弱和可怜,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肩膀,这样说道。

    “我也就是嘴上这么说,其实姐姐一瞪眼,我哪里还敢跟姐姐抢姐夫呀!”美奂这样示弱地说道。

    “你现在还说这话,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姐夫但凡有回家的时候,还不都是被你给霸占去了,啥时候给我时间跟他在一起呢?即便有,也都像偷偷摸摸的地下约会一样,你觉得这样正常吗?”美仑还是头一次这样跟妹妹抱怨这些。

    “那从现在起,姐姐觉得咋样才正常就咋样吧,反正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怀上姐夫的孩子了,再跟姐夫那个,就属于贪得无厌了……何况,姐夫跟从前也完全不一样了……”美奂生怕失去了姐姐对她的好感和信赖,马上这样表态,同时,又披露出了这样的信息。

    “咋不一样了?”

    “就在今天吃完午饭,我带姐夫回我屋里跟他那个,可是我折腾了老半天,姐夫愣是一次都没给我,后来又努力了半天,还是撼不动他的坚持——也不知道姐夫这是咋了,为啥突然变成这样了,我真后怕之前姐夫若是这样的话,我怕是累个半死也怀不上姐夫的孩子了……”美奂说出了具体情况。

    “他真的变得那么厉害了?”美仑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因为前几次都是因为对方不行了,才导致失败的,现在他如此厉害了,兴许真的是个重要的转机呢,就这样问道。

    “是啊,无论我多么疯狂,都没法撼动他,一直就那么坚持着,可扛劲儿了,后来差点没把我给累晕过去,可是姐夫还像啥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美奂还这样活灵活现地描述说。

    “也许你姐夫是练了一种什么功夫,所以才会这样的吧……”其实美仑从马到成的嘴里听说他练了某种功夫,才会有这样表现的,但还是假设这样一种猜测对妹妹说。

    “姐夫跟姐姐说过这事儿了?”美奂似乎听出了端倪。

    “我也是瞎猜的,不然的话,他咋突然变成这样了呢?”美仑马上否认说。

    “是啊,我也觉得姐夫比从前厉害多了,若是搁在从前的话,今天这么长的时间,少说也得两三次吧,可是今天连一次都没有——姐呀,是不是姐夫不喜欢我了,才这样了呀!”美奂却又这样怀疑说。

    “瞎说,假如他不喜欢你了,应该草草了事才对呀,干嘛要坚持那么久,让你一个劲儿地好受,完事儿还不领他的情呢!”美仑却一针见血地提出了这样的不同意见……

    “原来姐夫是这个意思呀,我咋没想到呢!”美奂忽然觉得姐姐说得很对!

    “你呀,这么好的姐夫给了你这么好的恩宠你去没感觉到!”美仑趁机这样揶揄和批评妹妹说。

    “那若是姐姐跟他在一起,他还是这样的话,那姐姐可能一辈子都怀不上孩子了……”美奂居然从这个话题引发出了这样一个跳跃性的假定。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首先是要给我和你姐夫这样的时间,还要给我们一个相对安静的空间不受打扰,然后才会考虑是否能做成夫妻好事呢,至于他对姐姐是啥心理啥表现,那都是未知数呢,但有一点姐敢肯定……”美仑也不知道到了真格的时候,马到成又会是个什么表现,但她的心里好像基本上有数了……

    “肯定啥呀?”美奂很好奇地问。

    “你姐夫对咱俩都是真心的……”美仑给出了这样笃定的回应……

    马到成离开美仑的房间,到了楼下客厅,坐在沙发上就给牛氏家族安保部的赵普胜打电话,吩咐说,现在需要那两对三胞胎到家里报到,开始正式履行贴身保镖的职责。赵普胜一听是二公子打来的电话,立即汇报说,培训已经完成了,他们六个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等二公子一声召唤呢!

    “那好,那我问你,你统一他们对我的称呼了吗?”马到成直接问道了这样一个不起眼,但也很重要的问题。

    “就叫您牛总,叫老爷子牛爷,行不?”赵普胜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牛总不好听!”马到成直接这样否决说。

    “那还是听二公子的吧,说个标准的称呼,我也好叮嘱他们……”赵普胜当然要言听计从,所以,马上这样表态说。

    “我看这样吧,让他们都称呼我为牛哥,称呼我老婆为嫂子,称呼我小姨子为奂姐,至于老爷子,就还叫牛爷吧——行不你觉得?”马到成根据自己的喜好,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二公子既然这样说了,我看没啥不行的,我这就叮嘱他们,然后,亲自送他们过去……”赵普胜没有任何意见,直接接受。

    “不用你送他们,身为保镖,必须有能力自己找到主人的所在地,并且要雷厉风行,说到就到!”马到成却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二公子放心,经过我的亲自培训,他们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能力和素质,我保证,让他们二十分钟之内赶到二公子面前报到!”赵普胜还是没有丝毫的违背,立即这样答应和保证说。

    “那好,那我就等他们二十分钟!”马到成挂断手机,忽然发现何家的四丫头,那个刚刚十五六岁的何连娣在厨房门口一闪即逝,知道她在偷瞄自己,马到成就好奇地到厨房去,想趁着等那两对三胞胎到来的二十分钟,看看这个据说得了她大姐何招娣的真传,已经能做一手好菜的“妙龄少女”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到了厨房才发现,何连娣正穿着一套学生装,系着一个白色波浪边儿的连体围裙,带着一个洁白的厨师帽,在认认真真地料理什么晚餐用的菜肴呢,就走了过去,很是亲切地问:“晚上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们吃呀?”

    “牛老师好,我大姐来电话告诉我,今天牛老师在家吃饭,所以,特地增加了一道特色菜……”何连娣是那种刚刚成熟,但还没完全发育成真正女人的女孩子,可是跟马到成说话的时候,眼神却完全不回避他,声音也十分自然,似乎还有点小意外小惊喜,抑或是小紧张小局促,反正给人的感觉是她正在面临班主任突击检查,但还能从容不迫地应对……

    “哦,专门为我准备的,是什么美味佳肴呢?”看着这个清纯可爱的妙龄少女,马到成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大姐说了,是何家最拿手的鲶鱼炖茄子……”何连娣立即这样回答说。

    “哦,这道菜你大姐给我做过呀,你也会做?”马到成其实对这道菜不是特别感兴趣,倒是对今天这个要做这道菜的何连娣有了某种想更多了解她的念头,就继续保持兴趣的样子问。

    “都是我大姐手把手教会我的,而且,今天的鲶鱼炖茄子跟之前我大姐给牛老师做的有很大区别呢……”何连娣一听牛老师这么在乎她做的这道菜,很是高兴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是吗?区别在哪里?难道你又添加了新工艺?”马到成继续装出一副特别感兴趣的样子来。

    “不是我发明的,也是我大姐交代的……”

    “具体啥区别呢?”

    “首先是鲶鱼,上次我大姐没买到野生的,所以,只能用家养的鲶鱼做主料,而今天上午我接到了大姐的电话,说牛老师要回家里吃饭,让我务必买到野生的鲶鱼给牛老师做这道菜,我就跑到了城东的那个最大的农贸市场,好不容易买到了这两条野生鲶鱼……”何连娣却将这样的细节讲述出来,以为这个牛老师一定对这些感兴趣呢!

    “野生鲶鱼和家养的鲶鱼到底有啥区别呢?”马到成越发爱听这个只有十五六岁,却生着一副天使面孔的何家四丫头讲这些细节了……

    “区别不是很大,牛老师您看,差别就在鲶鱼的肚皮上——野生的是这样的,家养的却没有这些纹理,白净得就像被漂白了一样……”何连娣边说边将鲶鱼的肚皮翻过来给牛老师看……

    “哦,是这样啊,那野生鲶鱼和人工饲养的鲶鱼能有多大差别呢?”马到成趁机凑得很近,假装仔细观察,其实是想证明一下,这个据说什么都像她大姐的何连娣,是不是身上也有跟她大姐何招娣一样的香气……

    “这个我也说不好,因为我也从来没吃过野生鲶鱼炖出来的茄子跟人工饲养的鲶鱼到底有多大区别,但我大姐说,味道一定更香浓,营养也应该更丰富……”何连娣对牛老师的刻意靠近一点儿戒备之心都没有,抑或是完全与他没有陌生感,而且不像她三姐何来娣那样,见到二公子就羞得手心冒汗,心动过速——她好像跟二公子已经很熟很熟的感觉了……

    “嗯,好期待吃这道菜呢……”马到成虽然在何连娣的身上没闻到她大姐何招娣身上的那股子浓浓的特殊香气,却嗅到了同类型但十分淡雅飘逸的清香,似乎这样的香气更令人心驰神往,因为你不仔细闻,不用心去体味,就仿佛这种淡淡的香气似有似无,抑或不存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