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8章:有那个意思

    “那也不行,我一想到她就心有余悸,所以,宁可跟你骑马到山里去,也不想在家里跟你圆房……”美仑居然这样回答还说。

    “原来你是有这样的心理负担呀……”马到成这才听懂了美仑的意思。

    “当然还有牛牛……”美仑又说出了一个原因……

    “牛牛咋了?”马到成不懂美仑为啥连牛牛都当成某种阻碍她圆房的因素了。

    “只要牛牛在附近,他一哭,我的心也就乱了,当然什么好事儿也就做不成了……”美仑现在又多了一个操心费神的地方……

    “好了,我理解你了,咱们还是等明天遇到了好的环境,绝对没人打扰的时空里,再圆房也不迟……”马到成知道,再说下去,美仑会更加有心理负担了,也就这样宽慰她说。

    “谢谢你理解我……”正说到这里,没睡实诚的牛牛突然哭闹起来,美仑居然毫不犹豫地抱起来,撩开衣襟就给他喂奶……

    看到美仑这个完全不掩饰和回避她的动作,马到成居然看呆了,惊异地问:“你这是?”意思是,你没奶水干嘛还要做这样喂奶的动作?

    “也是我给他惯坏了,睡不着的时候,就要这样给他吃干巴奶,他也就能睡着了……”美仑一看马到成看见她给牛牛喂奶有些不理解,就这样解释说。

    “他不咬你了?”马到成想起了当初也用过这招儿,但当时牛牛咬伤过美仑,当时还痛苦不堪的样子……

    “早就不咬了,他似乎也知道这只是在安慰他,虽然里边没奶水,可一旦裹上了,也就觉得安慰了,就好像真的呆在母亲的怀里一样,很快就会踏踏实实地睡着了……”美仑这样解释说。

    “这小子,还真有福气!”看着牛牛裹奶的动作,马到成突然觉得好羡慕这个小兔崽子!就这样来了一句。

    “咋了,你吃他醋了?”美仑似乎看透了马到成的心思,就这样乜斜着问他。

    “nonono,我有什么醋好吃呢?”马到成激灵一下子跳了起来,立即否认说。

    “如果你真想,这边还有一个,你可以跟牛牛一起吃呀……”美仑边说,边撩起了另一侧的衣襟给马到成看!

    “更是nonono,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几件事儿的……”马到成哪里敢直视美仑撩起的衣襟下面那美不胜收的风景,直接站起身来,将头转到一边,这样回答说……

    “我也有事要跟你商量呢——你到外间屋等我吧,我这就哄牛牛睡着了……”美仑立即善解人意地这样说,算是给了马到成一个台阶下……

    “好,我到外间屋等你……”马到成赶紧移步到了外间屋,坐在沙发上,才舒了一口气——但牛牛吃奶的动作,却在脑海中无限放大,继续刺激着他的某根儿神经,让他一直兴奋不已……

    等了不到三五分钟,美仑就从卧室出来,到了外间屋,坐在了马到成对面的沙发上,这才理了理因为一心照看牛牛而疏于梳理的散落在额前的发丝,动作很小,但风情却无意间展露出来,让人感觉到了她与生俱来的天生丽质和风情万种……

    “给你看看这个!”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将那根卡在黑瞎子喉咙被孟姜楠给冒死拔出来的钢钉放在了沙发钱的茶几上……

    “这是什么呀?”美仑看见锋利的钢钉很是吃惊,不知道马到成是什么意思,就惊异地问。

    “这是有人蓄意在养殖场投给那只黑瞎子,被吃到嘴里卡在嗓子眼儿的钢钉!”马到成这样简单地解释说。

    “谁干的?那头黑瞎子没事儿吧?”美仑立即紧张起来。

    “还好,被冒险取了出来,现在是化险为夷了……”马到成这样安慰说。

    “会是他们干的吗?”美仑不用指名道姓,知道自己这样说,马到成就会知道他指的是谁。

    “十有**——还有,之前潜入咱家的那两个打伤何来娣的蒙面歹徒,我觉得他们一刻都没停止对咱们的威胁和迫害……”马到成听懂了美仑的意思,就这样回答说。

    “是啊,我也心里总是担惊受怕的,谁知道接下来,他们还要耍什么花样来谋害咱们呀!”美仑一直以来心里也一直在担忧可能还会有危险发生。

    “所以我觉得,要尽快让那两对三胞胎进驻咱家,随时保护家人的安全,外出的时候,也让他们贴身护卫,这样的话,或许安全指数会高一些……”马到成这样提议说。

    “家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外人,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呢,原本只想外出的时候带上他们,可是现在一下子都给叫到家里来住,真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脾气性格,好不好与他们相处……”美仑提出了这样的疑虑。

    “他们的本质工作就是保护咱们和家庭财产不受威胁和损失,所以,不用考虑过多其他因素,不用把他们当客人看待,利用他们的能力,最大可能地保证家人和财产的安全就行了……”马到成从正面这样劝导美仑说。

    “你觉得,他们来咱家之后,住在哪里比较好?”美仑连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

    “我觉得吧,咱家地方大,房间多,给他们安排住处很容易,但他们来咱家不是做客来的,而是负责安保职责的,所以,至少要轮换值班,形成一天24小时不间断盯防歹徒的轮流值班体系才行……”马到成这样笼统地说。

    “你有具体安排了?”

    “我是这样想的,你看行不行……”

    “你觉得行,我就觉得行……”美仑一听马到成这样问,马上给出了自己的态度。

    “我想把长宽高这三个男孩子安排在一楼的那间小客房里住……”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一间房里能住下他们三个吗?”美仑提出了异议。

    “他们来这里不是休养住宿的,而是轮流值班护卫的,所以,那间房子只是提供给他们中间需要休息的人就寝睡觉的地方,其他时间,他们是不能呆在屋里的……”马到成似乎另有打算。

    “那他们都咋护卫呀,你有啥要求啊?”

    “我觉得三个男孩子只要负责一楼和院落的盯防安全,最好是夜间在门口形成暗哨一样的蹲守,时刻防止歹徒的侵入……那三个女孩子则负责楼内每层有女眷的房间的防护工作……”马到成有过一些考虑,就这样试着说出来了。

    “他们会不会很辛苦啊?”

    “这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不然的话,他们凭什么白拿那么高的年薪呢?”

    “你说的那个暗哨只的是什么,是猫在角落里一声不吭,一蹲就是一宿的那种?”美仑想知道,马到成说的所谓的“暗哨”是个什么概念。

    “我觉得吧,来这里的歹徒肯定都做贼心虚,所以,我打算每天夜里都在咱家房子的前门后门都支上一顶露营帐篷,让值班的人,时常出入这些帐篷,即便是里边没人值守,歹徒看见帐篷也会心存忌惮,不敢贸然行动了……”马到成居然是这样打算的。

    “露营帐篷?”

    “对呀,就是那种拆卸之后一个背包就可以背走的那种轻便的露营帐篷……”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我知道那种帐篷,咱家四楼的杨水花就买过那种露营帐篷——不知道她买露营帐篷是要干嘛用的……”美仑随口披露出了这样一个信息。

    “你咋知道她买了露营帐篷呢?”马到成心头一紧——该死的杨水花,是不是开始用露营帐篷来向美仑示威了呀,就这样紧张地问道。

    “就是那天我抱牛牛到小区的花园里去晒太阳,看见杨水花在花园的草坪上支起了一定露营帐篷,然后跟她儿子进进出出地玩耍,看见我抱着牛牛,还热情邀请我跟她家的孩子一起玩儿呢……”美仑说出了具体情况。

    “千万别上她的当!”马到成一听,果然是杨水花成心圈拢美仑,一旦入了她的全套,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就立即这样提醒说。

    “咋了,你知道她有什么阴谋?她跟他们是一伙的?”美仑一看马到成如此警惕和紧张这件事儿,立即这样联想起来……

    “那倒不是……”

    “那你为啥不让我跟她接触呢?”美仑有点不懂马到成的意思了。

    “我总觉得她身上有一股邪性的东西,谁解除谁会遭殃的感觉——也许,这算是男人的一种直觉吧……”马到成也没法具体解释,只是这样笼统地说出了某种不祥的感觉而已。

    “是不是她对你有那个意思,你总是要竭力回避她,也包括我和牛牛还有美奂呀?”美仑一下子意识到了这一点……

    “你这样理解也行,反正我提醒你,但凡是她提议的事情,你只管婉言谢绝就行了——好了,不说她了,还说这两对三胞胎来咱家如何安排吧……”马到成也只好承认有这种可能性,同时,再次提醒美仑,一定要多加小心,少跟杨水花这样的女人接触和搭讪,谨防上当受骗!

    “其实吧,我多余问你这些,你的办事能力我早就领教过了,你觉得如何安排比较好,我也就没别的意见,你只管凭借你的经验来随意安排他们好了,我保证没别的意见……”美仑再次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你觉得怎么好,就只管安排好了,我什么都听你的,信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