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4章:那就住隔壁

    “你懂什么呀!”蓝梅以为她是占得先机,早已尝到了二公子的滋味,所以,才会用这样过来人的口气对宋婵娟说话。

    “我不懂,你是过来人了,告诉我你为啥成了这个样子呀?”宋婵娟很是认真地给蓝梅受伤的腰椎进行理疗式的按摩。

    “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座金矿,见了他我就有冲动扑上去采呀挖呀,非把他体内所有的黄金都开采出来,存放在我的身体金库里我才过瘾……”蓝梅用了这样一个比喻,还真是很恰当地表明了她跟二公子之间的关系……

    “结果,金矿没开采完,把自己累成这样了?”宋婵娟这样并无敌意地揶揄了一句。

    “你是没尝过他的滋味,一旦跟他结合在一起,就像着了魔一样,根本就停不下来,要一次还得再要一次,根本就没个够啊!”蓝梅趁机炫耀她在二公子的交往中获得的空前绝后的乐趣……

    “那也不能不顾自己的死活,把身体累成这样吧……”宋婵娟何尝不知道二公子具有何等的魅力呢,但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表现,还在拿蓝梅的伤病说事儿。

    “你是不知道那种**的滋味,一旦上了听,死在他身上都会义无反顾……”蓝梅算是解读了她为什么会在二公子身上把自己累成这样。

    “你再这样折腾下去,我看真的离死不远了……”宋婵娟作为蓝梅最好的闺蜜,才敢这样跟她说话!

    “可是,我真的上瘾了呀,见了他我就没办法不跟他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早上,居然是我多努力,他就是不服软不给我,害得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淘出一粒金子来,却把自己的腰一下子给累折了……”蓝梅很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也很奇怪,二公子为何变得如此强硬了……

    “还是你太贪婪了,弄成这样都是活该的!”宋婵娟边给蓝梅舒适地按摩,边这样训导她说。

    “你懂啥,算了,跟你这种没尝过男人滋味的人根本就没有共同的话题,快点帮我按摩吧,我觉得这次伤得很重……”蓝梅以为,宋婵娟这样说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二公子的魅力何在,也就觉得跟她没有共同语言了……

    马到成跟宋婵娟道别,离开了蓝梅家的楼下,打了一辆三轮车,就直奔了养殖场,路上马到成心里想:“看来冒蒙练会了这个神奇的功夫还真是奏效,不然的话,蓝梅今天一大早就又像嚼甘蔗一样把老子给榨干吸净了,现在好,老子啥事儿没有,她倒是丢盔卸甲一败涂地成了现在这个熊样!”

    想想昨天在宋婵娟身上多次练习这个功夫的情景,再次感激这个知他懂他的好女人^

    再想昨天孟姜楠为了再次探秘,他趁机试试自己的功夫到底练到了什么程度而愣是坚持了半个多小时的情景,也感谢这个还没尝过男人滋味的野丫头,再次帮他建立了信心……

    好了,从现在起,老子再也不怕哪个女人雁过拔毛了,谁想掠夺式开采老子,那就等着累死在老子的矿场却一无所获吧……

    哈哈,从此老子就可以硬硬气气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了,给谁不给谁,什么时候给,什么时候不给,就全凭老子来驾驭了……

    心情大好,马到成居然坐在三轮车里就哼起了小曲……

    回到了养殖场,马到成对葛大壮说:“我这就回市里了,我老婆和小姨子今天上午出院,养殖场的事儿就都交给你了,有事儿只管给我打电话——但一定不要谎报军情,回头耽误大事儿……”

    “放心吧宝哥,只要你是跟老婆和家人在一起,我也就不会打那样的电话了……”葛大壮居然下了这样的保证。

    “那好,那我走了——那两匹马一定帮我照看好,明天我要跟老婆骑它们进山的,出了问题可不行!”马到成还这样叮嘱说。

    “放心吧宝哥,我养马最有一套了,保证明天两匹马精精神神的……”葛大壮又下了这样的保证。

    马到成开着牛得宝的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回市里,一看车上的时间,还不到八点半,知道时间充裕,也就没开快车……脑子里也就回忆起近一个时期,为了湖畔镇的这个无公害名贵中草药种植基地,来回往返林海市和湖畔镇之间,连续发生的这些事儿,大概是从蓝梅开始,再到宋婵娟,最后居然还冒出一个孟姜楠——这三个性格脾气截然不同的女人居然都跟自己有了那种特殊的关系,无论如何都是出人意料的艳福不浅吧……

    虽然中间有那么多的惊险和无奈,但经历之后再回想起来,却觉得是那么的鲜活有趣,有一个算一个,都给自己留下了蚀骨铭心,永世不忘的深刻印象……

    现在呢,算是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就要回到美仑美奂的身边,去面对真正的“妻子和小姨子”了……

    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些天几乎都把身心放在了湖畔镇,放在了蓝梅、宋婵娟还有孟姜楠的身上,偶尔有时间,还要去帮何盼娣的忙,所以,几乎将美仑美奂给“撂荒”了,这次接她们俩回家,一定要多多补偿她们,才不会让她们俩觉得老子有了“外心”从而跟她们生分了吧……

    越是距离林海市,马到成的心情也就越是复杂,就好像一旦回到了美仑美奂身边,也就要断了跟宋婵娟和蓝梅也包括孟姜楠之间的来往了一样……

    唉,真是羡慕孙猴子,有分身术,可以同时在不同的地方去应对不同的事物,可是老子就这一个皮囊,大事小情都要亲力亲为才可以过关,所以,获得了这边就要舍弃那边,正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就是这个道理吧……

    除了这件事儿有点闹心,马到成还想起了这期间有人潜入家中,试图寻找牛得宝的尸体,被何家姐妹发现后,仓皇逃离的时候,将何家三妹何来娣打成植物人的恶**件,虽然有了怀疑对象,但没有真正的证据也只能暂时搁置……还有昨夜刚刚发生在养殖场的黑瞎子吞食钢钉事件,估计也是有人蓄意而为……

    这些事件的背后到底是不是牛得才在指使牛欢牛畅干的,他们想要置老子于死地的阴谋是不是从来都没停止过?

    之前在湖畔镇忙得焦头烂额也就没时间想这些,现在突然“休闲”下来,可以暂时将湖畔镇还有养殖场暂时放下一段时间了,但立即又开始琢磨这些令他耿耿于怀的潜伏危机了……

    当天,此刻的马到成似乎真的已经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在任何艰难困苦面前都不至于束手无措,不至于轻言失败的人了!这并不是说他成了真正的牛得宝,而是他一步登天成了牛旺天的冒牌二公子之后,利用自己的天性和智慧,还有不畏艰难困苦的坚毅性格,才让诸多困境得以化解,让多次灾祸化险为夷……

    正是有了一个接一个的胜利,才让马到成越来越有信心面对未知的未来——老子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穷小子马到成了,老子已经成了一个全新的男人,除了桃运盛开财色兼收,还有更多的得心应手风生水起……

    这样的旺运任何魑魅魍魉都不会把老子怎么样吧!

    心里这么想着,马到成的情绪也就高涨起来,想想从今天起,就要真正跟美仑这个最该在一起的“原配妻子”在一起了,而且早已约好了这个周末要与她正式圆房,居然有了很多的期待——刚刚练就的那个功夫,应该不会再出现之前关键时刻不行事儿的窘迫场面了吧!

    至于美奂的缠磨,老子也会用这样的功夫来轻松应对了吧……

    心里充满了各种期待,一路顺风,就将车子开到了旺天大厦楼下,通过特殊通道,直接到了牛家医院……

    想不到,居然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到了跟美仑定的时间,就进了美奂的病房……

    “还以为你要下午才赶回来呢……”美仑一看马到成这么早就赶回来了,很是高兴,就这样来了一句。

    “把那边的事儿都安排妥当了,也就急忙赶回来了——美奂呢?”马到成在病房里没见到美奂,就这样问道……

    “唐护士长说,临回家之前再给她做几项检查,要到中午才能出院回家呢……”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这么说,我是回来早了?”马到成忽然觉得自己即将有一段“垃圾时间”了——要知道这样,多在湖畔镇跟宋婵娟在一起呆一会儿呀,这么早就蹽回来了,结果美奂还没准备好……

    “谁说早了,一大早何家的姐妹就来对我说,他们一家人今天都出院回家呢,你趁这工夫,过去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没有吧……”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那你跟美奂这边就不需要我了?”马到成一听何家那边今天也都出院,似乎也觉得应该去过问一下,但又怕这边需要他,就这样问了一句。

    “傍晌午的时候你回来接我们就行……”美仑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那好,那我过去看看他们需要我帮什么忙吧……”马到成还真是想趁这工夫,去见见何家姐妹,特别是那个大姐何招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