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9章:越来越般配

    看到这样的情景,葛大壮吓得浑身都直哆嗦,其他在场的人,也都大气儿不敢喘,生怕喘气的声音大了,会惹恼了黑瞎子,一口下去,咬掉了孟姜楠的鼻子和脸!

    而就在这个时候,孟姜楠似乎在黑瞎子的口腔深处发现了那个令它痛不欲生的异物,就将头脸稍微离开一些……

    这让在场的所有人稍微轻松了一些,至少,这个时候黑瞎子若是发怒反咬一口的话,不至于一下子让孟姜楠受到致命伤害吧……

    可是孟姜楠接下来的动作,又让大家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孟姜楠把头脸撤离一定的距离,是为了能让她的一只手伸进黑瞎子的嘴里,徒手将那个异物给拔出来……

    “宝哥呀,这太危险了,万一黑瞎子它……”葛大壮浑身哆嗦着这样小声在马到成的耳边嘀咕说。

    “闭上你的乌鸦嘴!”马到成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看着孟姜楠的一举一动呢,听见葛大壮又瞎说话,就这样呵斥了他一句……

    再看孟姜楠,真的将差不多整个小臂都伸进了深长的熊嘴里,然后像是抓到了那个异物,却没马上做出拔出来的动作!而是对赛虎说了句什么,赛虎马上朝黑瞎子汪汪了两声——马到成猜测,应该是孟姜楠在拔出那个异物之前,让赛虎告诉黑瞎子,可能会疼,你要挺住,千万别闭嘴咬伤了我的手臂!

    听见赛虎回应了黑瞎子听懂了女主人的意图,孟姜楠才开始真正的行动,用手紧紧地抓住了黑瞎子几乎靠近喉咙的那个异物,然后,一咬牙一闭眼,猛地一下子给拔了出来!

    一定是致命的疼痛才让黑瞎子一下子将张开的熊嘴猛地闭上了!

    在场的人都看见孟姜楠的那只手和半个小臂都被咬在了熊口里!

    “宝哥,不好了,黑瞎子它!”葛大壮好像就快窒息了一样,这样说道。

    “千万别说话!”马到成嘴上这样说,可是心也几乎被这样的场面给逼迫得停止跳动了!

    谁知道这头黑瞎子会不会因为这样的剧痛而忘记了它给赛虎的承诺,一下子要掉这个帮它解除痛苦的女人类的手和小臂呀!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听见赛虎朝着闭上嘴巴咬住孟姜楠手臂的黑瞎子疯狂地汪汪了几声……

    大家都屏住呼吸看黑瞎子的反应……

    居然还是咬住不放!

    赛虎就再次那样疯狂地叫唤了一阵,好像在说:人家是为了帮你解除痛苦,拔出扎在喉咙附近的异物,虽然有点疼,可是你也不能咬住人家的手臂不放了吧,你太不讲究了吧,你这样的家伙,再遇到什么危机都不帮你了,你太令我失望了——这都是马到成心里猜想的……

    还别说,黑瞎子听了赛虎三番五次这样的狂吠,还真就渐渐地松开了它的熊口,孟姜楠则慢慢地将手臂从熊嘴里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等到完全脱离熊口了,孟姜楠自己也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对赛虎说句什么,赛虎马上对黑瞎子叫了几声,然后,黑瞎子坐了起来,孟姜楠趁机上前,摸了摸它的熊头,还给它看了从它嘴里拔出来的那个足有二寸长的钢钉,这才让黑瞎子知道,卡在它喉咙处令它痛不欲生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然后,发出了某种类似感谢的声音,赛虎马上翻译给孟姜楠听,孟姜楠似乎听懂了来自黑瞎子的协议,转身就朝铁笼子的门儿走了过去……

    就在大家将提在嗓子眼儿的心放回到肚子里,以为这下就彻底解决这个几乎无法解决的危机的时候,居然看见那头坐着的黑瞎子,猛地一下子子爬了起来,三两步就一下子扑在了孟姜楠的后背上——大家几乎全体都心动过速都差点窒息过去了!

    只有马到成还算镇定自若,看见孟姜楠并没太害怕,被黑瞎子“熊抱”之后,立即让赛虎告诉它,不必这样谢我,今后有事儿只管找我好了……赛虎又是一阵汪汪,黑瞎子“熊抱”了一阵,才松开了它庞大的熊掌,让孟姜楠得以脱身,打开铁笼子的门,从容地和赛虎走出来……

    大家这才一阵突然释怀的热烈欢呼和掌声……

    只是令大家想不到的是,孟姜楠却一下子扑到了牛老师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失声痛哭起来……

    “牛老师,我都快被吓死了……”原来孟姜楠一直都将神经绷紧,几乎就快断裂一般地坚持到了最后啊!

    “好了好了,你真的做到了,你太了不起了……”马到成紧紧拥抱了孟姜楠一阵来尽可能地安慰她,然后,对在场的大家说:“鉴于孟姜楠今天英勇无畏解决了天大难题的功劳,我决定,一次性奖励孟姜楠十万元!”

    “不多不多,这可是玩儿命赚来的钱呀!”葛大壮居然立即这样对大家说。

    大家又是一阵欢呼和附和,表示二公子这样的奖励太到位了,也都觉得孟姜楠得到这些钱太应该了……

    回到葛大壮的办公室,孟姜楠张开手,亮出了她从熊口深处取出的那根钢钉放在桌子上,然后说她必须回去照看她的猫狗了,转身就出去了……

    一看见这根儿闪闪发亮钢钉,葛大壮完全傻眼了!

    “怎么会有钢钉呢?”葛大壮拿起钢钉仔细看……

    “谁负责喂养黑瞎子?”马到成立即这样问。

    “我亲自负责呀!”葛大壮立即这样回答,也就排除了他这个环节会出问题。

    “今天都给黑瞎子吃什么了?”马到成接着问。

    “就是它最爱吃的玉米面饼子蘸蜂蜜呀——这是最好的食物了……”葛大壮这样回答说。

    “是谁负责做的这些玉米面饼子呢?”马到成又继续刨根问底。

    “是李嫂好王姐呀,就是聘请来这里做饭的两个老妈子呀……”葛大壮不用思索,立即回答。

    “她们都可靠吗?”马到成开始怀疑一切了好像。

    “虽然不是我徒弟,可是她们就是来赚钱养家糊口的,根本就没有给黑瞎子下钉子的动机呀!这一点,我敢保证!”葛大壮却下了这样的保证。

    “那会是谁干的呢?”马到成也有点含糊了。

    “宝哥你看!”葛大壮又有了新发现!

    “这个钢钉是被磨过的,钉子尖儿非常锋利,还好是卡在黑瞎子的喉咙处了,如果真的吞下肚子去,那后果就更不堪设想,即便是孟姜楠今天舍命想解决危机,也都无法做到了——看来,下手的人十分阴险呀!”一看钢钉如此锋利,马到成就觉得这绝不是普通的偶然事件,而是蓄谋制造出来的,破坏养殖场的一个阴谋诡计!

    “宝哥呀,会不会是之前跟王三宝有仇的那些人,余怒未消,一看养殖场又红红火火地办起来了,就伺机前来报复呢?”葛大壮突然想起了这个线索。

    “那他们应该继续投毒啊,那是他们用过的最有效的办法,为啥还要改成钢钉呢?”马到成却觉得不太可能……

    “哎呀,假如连他们都不是的话,那会是谁干的呢?”葛大壮也想不出来到底谁会干出这样的勾当了……

    马到成则拿着那根锋利的钢钉,忽然想起了自己最大的敌人是谁——难道是牛得才指使牛欢牛畅干的好事?趁夜深人静潜入养殖场,给黑瞎子投掷了最爱吃的东西,并且在东西里夹带了钢钉,目的就是要让黑瞎子吃了钢钉痛不欲生,然后暴跳如雷地冲出铁笼子,将养殖场给祸害得一塌糊涂甚至出了人命,他们才能解了心头之恨?

    可是怀疑归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只是怀疑而已!

    但目前看,最大的嫌疑也就是牛得才和牛欢牛畅了……

    “这样吧,今天就这样了,天都快亮了,从明天起,要在大门口加两个人的门卫,不能随便出入养殖场,夜里要轮班巡逻,也不能再给歹徒可乘之机……”马到成觉得必须防患于未然才能避免今天这样的事儿再度发生!

    “宝哥,现在人手真的不够啊,假如‘长宽高真善美’他们几个在的话,或许还够用……”葛大壮却这样抱怨说。

    “别打他们六个的主意,他们已经是我和我老婆的贴身保镖了,假如人手不够的话,你可以再招聘几个我不反对……”马到成一句话就把葛大壮的嘴给堵上了。

    “与其那样,还不如购置一套监控设备,那样的话,一般的歹徒一看有监控探头,也就不敢来作案了,假如真的来了,也能从录像上调看到底是谁来干的坏事了!”葛大壮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人要招聘,监控录像也要尽快安装……”马到成居然两件事儿都答应了。

    “可是……”葛大壮还有话要说的样子。

    “钱不够是吧,我这就再给你的银行卡里打钱……”马到成一下子就猜到了,当即就用手机银行给葛大壮的账户里打了二十万过去……

    刚做完,想起答应奖励孟姜楠的十万还没兑现呢,就对葛大壮说:“我差点儿忘了,说奖励孟姜楠十万块钱钱呢,我这就去找她,问她要银行卡的卡号……”

    “那宝哥快去吧,这个野丫头今天还真是表现非凡,我越来越觉得她配得上宝哥了……”葛大壮又信口雌黄地这样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