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8章:用手伸进去

    “这样吧,假如真是这样,你让赛虎告诉黑瞎子,让它别再嚎叫,我们这就帮它拔出嘴里扎的那个东西……”马到成权当孟姜楠的这条赛虎真的能给她当翻译,将人类的意图传递给这头生猛凶悍的黑瞎子……

    “我再试试吧……”孟姜楠按照牛老师的意图,再次对赛虎说了些什么,赛虎真的再次跑到铁笼子前,对不再咆哮的黑瞎子汪汪了一阵,那头黑瞎子居然点了点头!赛虎赶紧回到了孟姜楠身边,用狗告诉她黑瞎子的回应……

    孟姜楠听了,就对牛老师说:“赛虎说,黑瞎子同意帮它拔掉嘴里那个剧痛无比的东西……”

    “天哪,这谁敢去拔呀,那岂不是比虎口拔牙还恐怖吗!”葛大壮第一个这样说道。

    “要不,咱们找个长长的钳制来拔吧!”二机灵出了这样一个主意!

    “拿东西去拔肯定不行……”孟姜楠却这样否决说。

    “为啥呀?”马到成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根据我对动物的了解,他们见到人类拿着任何铁器接近它们都会觉得是某种伤害它们的敌意,所以,一定不会再信赖你……”孟姜楠根据自己与猫狗相处的经验,这样回答说。

    “那咋办呀,难道要谁徒手去到黑瞎子嘴里去拔那个东西?”葛大壮这样惊异地问道!

    “只能这么做了……”孟姜楠这样说的时候,故意用眼睛去环视身边的人,吓得这些人都本能地向后撤了一两步,生怕孟姜楠指派谁去熊口拔牙,而当着“大当家”二公子的面儿又没法回绝……

    “我去吧……”马到成一听孟姜楠这样说,知道没谁敢去做这样冒险的事儿,所以,当即这样来了一句。

    “不行,牛老师不能去……”孟姜楠上前一把将牛老师给拉到一边去……

    “为什么不能去?”马到成觉得自己下了这么大决心要亲自去,会得到大家的钦佩和赞许呢,却一下子被孟姜楠给否决拦住了……就这样问。

    “不够资格!”孟姜楠的回答干净利落!

    “呵呵,为啥说我不够资格呢,这样的事儿,有勇气有胆量就足够了吧!”马到成还这样强调说。

    “胆量和勇气都要有,但更重要的时候,牛老师没法知道黑瞎子的各种想法,所以,这件事儿谁都来不了,只有本姑娘去了……”到了这样的时候,孟姜楠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心爱的男人出任何危险,所以,才这样回应说。

    “你?!”在场所有的人包括马到成,都只惊讶出了这一个字!

    “对呀,只有我能跟赛虎沟通,让赛虎随时跟黑瞎子沟通,这样的话,才不会被黑瞎子误解,也才会顺利地拔出它嘴里的异物,让它解除痛苦,而且去做这件事儿的人还不受到伤害……”孟姜楠还立即说出了务必她亲自去冒这个险的充分理由!

    “妹子,这样的事儿可勉强不得,万一黑瞎子不通人性,你手伸进它嘴里,它查咔嚓一下子要掉了,这辈子,你可就……”葛大壮身为养殖场的场长,觉得自己有必要这样提醒孟姜楠,你可要想好后果呀,别到时候出了这样严重的后果,你怪大家没提醒你!

    “别乌鸦嘴,我觉得孟姜楠说的有道理,这样吧,就让孟姜楠去试试吧,但前提是,一定让赛虎跟黑瞎子沟通好,有了十足的把握再行事!”关键时刻,马到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好,就按照牛老师说的办——走,赛虎,跟我来!”孟姜楠边说边带上赛虎就出发了……

    孟姜楠带着赛虎朝铁笼子走过去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立即对这个之前印象很差的野性女孩子刮目相看了——那种无所畏惧视死如归的志在必得的样子,真是令人钦佩无比!

    马到成和葛大壮紧随其后,到了铁笼子跟前,孟姜楠一回头就对葛大壮说:“打开铁笼子的门!”

    “这不行吧……”葛大壮吓得居然后退了一步,就好像铁笼子的门已经打开,里边的黑瞎子就要一下子蹿出来了一样!

    “怎么不行?”马到成不懂葛大壮还在迟疑什么。

    “铁笼子门一旦打开,它从里边蹽出来,大家可就都遭殃了!”葛大壮担心的是这个。

    “不等它出来,你再把门关上——只要我和赛虎进到里边就行!”孟姜楠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天哪,你这不是送死吗?”葛大壮心说,你进去了,还要再把门儿锁上,这不等同关进笼子里喂黑瞎子了吗!

    “不冒这个险,就没法接近黑瞎子,不接近太,跟它关在一个笼子里,也就得不到它的真正信任,得不到它的充分信任,也就没法解除它的痛苦——别废话了,快点开门吧,趁这工夫黑瞎子还没再暴怒……”孟姜楠再次解释,她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的道理。

    “我不开,我怕你丢了小命,回头算我失误……”葛大壮居然这样执拗地回答说。

    “把钥匙给我……”马到成听懂了葛大壮的担忧,也明白了孟姜楠的意图,立即从葛大壮手机要过钥匙,亲自递给了孟姜楠,然后对她说:“无论如何,安全第一!”

    “放心吧牛老师,有赛虎在,即便黑瞎子攻击我,它也会帮我抵挡一阵子,我就趁机逃出来的……”孟姜楠还给牛老师吃宽心丸。

    “那好,那你开始吧……”马到成一听孟姜楠这样说,心里还真是踏实了一些……

    孟姜楠接到牛老师给她的钥匙,走到铁笼子前,先对赛虎说了些什么,赛虎就朝黑瞎子汪汪了几声,那头黑瞎子就像真的听懂了,走到了铁笼子的最里边,坐在了角落里,这表示它不会因为来人开了铁笼子的门它就趁机蹽出去……

    孟姜楠这才用钥匙打开了铁笼子的门,跟赛虎一起进到里边去,然后,回身又将铁笼子的门给锁上了……

    这个动作让葛大壮瞠目结舌,居然对马到成说:“宝哥,这个野丫头真的不怕死吗?”

    “她应该有把握吧,别说话,随时准备救援……”马到成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还是硬着头皮这样说。

    “咋准备呀?”葛大壮没懂宝哥的意思。

    “快给我找几块合手的石头来备用……”马到成立即这样吩咐说。

    “哦,我懂我懂……”葛大壮是马到成的二师父,一听他要石头,就知道他说的随时救援指的是什么了,立即去寻找适合投掷的石头的去了……

    马到成看见,进到铁笼子里的孟姜楠,先是蹲了下来——或许这样能给黑瞎子一种安全感吧——人蹲下了,就差不多跟坐在角落里的它“平起平坐”了,它也就会解除戒备之心了吧……

    这个时候,孟姜楠又对赛虎说了些什么,赛虎就朝黑瞎子汪汪几声,黑瞎子居然听懂了,一下子就倒了下去,还大大地张开了嘴巴……

    马到成全凭自己的分析和想象,认定这是孟姜楠让赛虎告诉黑瞎子,既然你嘴里有东西扎得慌,那就躺下,张开嘴巴,让我帮你拔出来——而黑瞎子居然听懂了,还照做了!

    一看身材庞大的黑瞎子乖乖地躺下还张开了它老大的熊嘴等在那里,孟姜楠才起身朝它靠近,赛虎则寸步不离地紧紧跟随女主人,随时随地准备保护她……

    越来越靠近了,孟姜楠又蹲了下来,伸出什么防护都没带的裸手,就去抚摸黑瞎子的头部——它眼部的伤口基本都愈合了,基本上恢复一个正常的黑瞎子的模样了,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嘴里扎了一个疼的要命的异物,孟姜楠不得而知……

    抚摸了几下,得到了黑瞎子充分的信赖之后,孟姜楠才开始凑近张开嘴巴的黑瞎子,用一只小手电照进它的嘴里,试图看清里边的异物到底在哪里……

    不了,孟姜楠一旦打开小手电,黑瞎子突然受到了惊吓——什么东西一闪,刺痛了我的熊眼,扑棱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而且还大声哼叫了一声……

    马到成看到这样的情况,立即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会因此出意外吧!

    正好寻找石头回来的葛大壮也看到了这一幕,也吓得后背冒出了冷汗,还低声问:“宝哥呀,我咋觉得悬乎呢?”

    “别说话,石头给我!”马到成从葛大壮的手里接过两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攥在手里,随时准备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救援孟姜楠脱离熊掌……

    而看到黑瞎子做出了这样的反应,孟姜楠立即后退半步,还问赛虎这是咋了……

    赛虎朝黑瞎子汪汪了两声,马上得到了黑瞎子的回应,赛虎又朝孟姜楠用特殊的狗语告诉孟姜楠黑瞎子担心的是什么。

    孟姜楠马上明白了,就命令赛虎躺倒了,张开嘴巴,然后,她用小手电照进了它的嘴里,然后,用手伸进去,假装拔出一样东西的样子给黑瞎子看……然后还让赛虎告诉黑瞎子,这样做没危险,不是要伤害你!

    赛虎朝黑瞎子汪汪了几声,它才算解除了疑惑,再次躺倒了,张开了嘴巴,等待这个友好的女人类替自己检查,帮自己解除痛苦……

    孟姜楠小心翼翼地再次靠近了,试着用小手电去照黑瞎子的口腔,寻找了一圈儿,没发现什么异常,只能再靠近,几乎将鼻子尖儿都探进了黑瞎子的嘴里,这样才能看的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