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7章:猫狗有文化

    “谁知道啊,大半夜的,这头黑瞎子突然嗷喽一声就把大家都给吵醒了,我带头跑出来一看,好家伙,也不知道是谁招惹了它,在铁笼子里暴怒异常,用头乱撞铁栏杆,用熊掌掰扯铁栏杆,一刻不停地嚎叫,满嘴还冒带血的沫子!”葛大壮这样快速汇报说。

    “是不是生病了?”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不像啊,生病应该蔫头耷脑的才对呀,这么大的暴脾气,不像是病了呀!”葛大壮凭借他的兽医经验,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是谁招惹它了?”马到成又这样问。

    “我都问了呀,没谁招惹它,再说了,谁敢招惹它呀!”葛大壮又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就奇怪了——你手里有麻醉枪吗?”马到成突然想起来,养殖场是有麻醉枪的,实在不行,给黑瞎子打上一只麻醉枪,先让它消停下来再说。

    “麻醉枪是有,就是麻醉弹没了——之前给它治疗眼伤,用过几次,都用完了呀——现在深更半夜的,想去弄也弄不来呀!”葛大壮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有没有别的办法制服它?”一听葛大壮这样说,马到成知道麻醉枪是派不上用场了,转而这样问。

    “什么办法都想过也用过了——先用绳子想套住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好使,后来用木杠子打算把它给逼到角落里,哪成想,它力大无穷,将木杠子给夺了下来,咔咔几下就给掰折了……还有,大肉头他们把多年积累的偷猫摸狗的法子都使出来了,还是没一样能制服它的——宝哥你看这可咋办呀,假如它真的弄折栏杆蹽出来的话,那咱们养殖场可就遭殃了,即便是现在它没蹽出来,很多禽畜就都被吓坏了,你的那两匹骏马有一个都吓尿了呀!”葛大壮把几乎所有的办法都想过甚至都做过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问题是挺严峻的,别着急,让我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马到成一听,几乎所有能做的办法都用了都没管用,也有点黔驴技穷束手无措的感觉了,然而,事态紧急,必须想出办法来解决危机才行啊!

    “现在办法只有一个了!”葛大壮好像有了一个一招致胜的好办法,就这样说道。

    “什么办法?”马到成眼前一亮。

    “就是大家用乱石将它打晕!”葛大壮直接说出了他的办法。

    “万一失手把它打死了呢?”马到成却立即这样反问道。

    “那也比它真的冲出牢笼,祸害大家和禽畜强一百套吧!”葛大壮却这样回答说。

    “不行,这个办法不可取……”马到成却一票否决了葛大壮的这个提议。

    “那还有什么办法能制服它呀!”葛大壮一下子彻底没电的样子了。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其实马到成也一时想不出什么可以真正奏效的办法来,但还是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认真思考,到底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没时间想了,再想就什么都来不及了呀——快看宝哥,它已经掰弯一根铁栏杆了,再这样下去,没多久,就真的蹽出来祸害大家了呀!”葛大壮火上浇油地这样催促说……

    “告诉我,孟姜楠在哪里?”但马到成却突然这样问了一句——似乎有了一个特殊的办法!

    “问她干啥呀?”葛大壮不知道宝哥为啥突然跳跃式地问了跟解决黑瞎子危机毫不相干的那个野丫头来,所以,这样反问道。

    “快点告诉我,她现在哪里?”马到成还在执意这样问。

    “应该是——跟她的猫狗在一起吧……”葛大壮说了个大概齐。

    “你在这里盯着,有情况随时报告我,我这就去找孟姜楠!”马到成边说边直接离开了现场……扭头就跑。

    “找她有屁用啊……”葛大壮看着马到成真的撒腿就朝孟姜楠猫狗呆的区域跑去了,就这样嘀咕了一句……

    马到成快步跑到了孟姜楠那些猫狗呆的区域,看见孟姜楠果然正跟她的猫狗在一起,看样子这些猫狗都被那头突然暴怒咆哮的黑瞎子给吓坏了,孟姜楠正在不停地念叨什么,来安抚它们呢……

    马到成看见孟姜楠就直接对她说:“你有没有办法制服那头黑瞎子?”

    “我哪有什么办法制服它呀!”孟姜楠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我觉得既然你能跟猫狗沟通,也应该跟黑瞎子沟通吧……”原来马到成异想天开的缘由在这里——既然你能跟猫狗沟通,懂得猫言狗语,那是不是也能懂得熊语,去跟黑瞎子交流一下,听听它到底为啥突然如此暴怒了呢?

    “这不可能……”孟姜楠却断然否定说。

    “为什么这么肯定?”马到成没想到孟姜楠会回绝得如此干脆果断。

    “我的猫狗跟黑瞎子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动物!”孟姜楠这样解释说。

    “有啥区别呢?”马到成一时没听懂。

    “我的猫狗都是有文化的!”孟姜楠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笑话,猫狗咋会有文化呢?”马到成一听差点笑出来——你个丫头片子,说你的猫狗跟黑瞎子有别的差别我也就不说你啥了,咋还说你的猫狗都是“有文化”的呢?这有点太扯淡了吧!

    “我说的文化指的是我的这些猫狗都是在城市被遗弃的,之前它们的主人肯定都有文化吧,饲养它们的时候,耳濡目染的也就让它们了解了很多人类的文化,特别是人类的声音语言和肢体语言,它们都很熟悉,即便是那些没文化的人类丢弃的猫狗,也免不了让它们熟悉了人类的各种习性……”

    “嗯,听起来有点道理……”

    “所以,跟我的这些猫狗沟通起来没什么大的障碍,可是那头黑瞎子就不同了,野生野长的,完全没接触过人类,这样一来,牛老师指望我去跟它沟通,基本上是行不通的,它根本就不具备与人类沟通的基本条件!”孟姜楠居然有理有据地解释通了为什么她说她的猫狗都是“有文化”的道理何在。

    “天哪,那咋办呢?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马到成一听孟姜楠的解答还真是无懈可击,也就觉得,自己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就此破灭了,这头黑瞎子只有用乱石打死这一个结局才能解决问题了……

    “反正我觉得我跟这样一头暴戾凶悍的黑瞎子不会有什么沟通的可能性……”孟姜楠再次这样强调说……

    “对了,你跟黑瞎子无法沟通,不代表你统辖的这些猫狗不能跟黑瞎子沟通吧!”马到成却还不死心,又灵机一动这样说道……

    “牛老师的意思是,我把想跟黑瞎子沟通的话,先告诉给我的猫狗,然后,再由它们转达给黑瞎子?”孟姜楠反应了几秒钟,这样猜测牛老师的核心意图。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到成的希望一下子又满血爆棚了——充满期待地对孟姜楠说……

    “从来没试过呀!谁知道行不行!”孟姜楠很是谨慎地这样回答说。

    “死马当成活马医,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再说吧……”马到成拿出一副央求对方的口吻这样说……

    “我的五虎上将里倒是有个赛虎很聪明,智商相当于七八岁的男孩子吧,我就听牛老师的话,带赛虎去试试吧,行就行,不行牛老师也别怪我无能……”孟姜楠答应是答应了,但却没有什么把握的样子,说话给自己留了很多余地的那种……

    “绝对不会怪你的,快点行动吧……”马到成一听孟姜楠愿意试试,就已经喜出望外,高兴地这样催促说……

    于是,孟姜楠先对那些惊恐万状的猫狗们说了些什么,然后招呼大肉头他们一定要照看好这些猫狗,她则叫上了那条叫“赛虎”的大狼狗,跟着牛老师就到了前院,关押黑瞎子的那个大铁笼子前……

    大家都在惊悚中期待“大当家的”能想出好办法来,一看他带着那个野丫头还有一条狼狗过来了,都很好奇,二公子到底会用什么法子来化解这几乎无解的危机呢?

    到了铁笼子附近,孟姜楠就蹲下来,对着赛虎的耳朵说了些什么,那条赛虎居然真的一下子蹿到了黑瞎子铁笼子跟前,汪汪汪的一通乱叫,黑瞎子居然真就停止了咆哮,转而用了谁都听不懂的叫声仿佛在回答赛虎的问题,赛虎听完了黑瞎子的回应,立即跑回到了孟姜楠的跟前,对她呜呜地用狗语表达了一些什么……

    大家都大眼瞪小眼地等待结果,孟姜楠走到牛老师跟前对他说:“赛虎听懂黑瞎子是咋了……”

    “它咋了?”马到成将在场所有人的问题都集中在了这三个字上!

    “赛虎听黑瞎子说,它的嘴里扎了个东西,剧痛无比,所以才会这样嚎叫……”孟姜楠居然这样回复牛老师说。

    “你真能确定你的赛虎真的听懂了黑瞎子的意思?”马到成再次问出了大家都十分关心的问题。

    “我也不敢肯定呀,这是我头一次让赛虎去问猫狗以外的动物到底咋地了,或许准,或许不准……”孟姜楠还是给自己留有余地地这样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