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3章:临时抱佛脚

    “这个你们俩放心,只要是你们俩同时去,我就给双份儿工钱!”马到成早就听懂宋婵娟这个所谓的“不情之请”意欲何为了——既然你蓝梅如此怀疑我跟二公子有那种关系,那好啊,这回我去养殖场就一定拉上你,什么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地做,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所以,马到成立即亮出了这一招,来支持宋婵娟的提议,也好让蓝梅彻底没话说!

    “真的呀,我就说二公子是我见过的最慷慨大方的男人吧,果然名不虚传!”宋婵娟立即这样表扬道。

    “可是,我总觉得我这个坐乘车的,有点白拿钱的意思了……”蓝梅居然有点心虚虚了,觉得这样做,是不是自己不干活白拿钱,会让宋婵娟或者二公子笑话自己呀!

    “谁说你白拿钱了,每次还不是坐你的车子去,坐你的车子回来呀!”宋婵娟马上说出了蓝梅的重要性!

    “敢情我成了你的专职司机了!”蓝梅突然明白了宋婵娟为什么一定要拉上她一起去的真正原因了!

    “谁叫你是我这辈子都没法拆散的超级闺蜜呢!”宋婵娟趁机这样补了一句……

    于是,气氛空前地融洽和友好……这个时候,宋婵娟看到了二公子趁蓝梅不注意投给她的一个眼神,里边充满了钦佩的爱意和深情的赞许——干的漂亮,在蓝梅不知不觉中,彻底粉碎了她来这里的“阴谋诡计”!

    蓝梅胁迫二公子来宋婵娟家,本来是想当面对质找出破绽,从而破坏宋婵娟兼职会计的,可是想不到,却让他们弄假成真了,还好她趁机白拿了一份儿工钱,算是心理平衡了,但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就站起身来说:“好了,我跟二公子必须赶紧走了……”

    “咋了,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吃了饭再走吧!”一直提心吊胆看这出戏的宋婵娟的母亲,一听蓝梅要带二公子离开了,就这样问了一句。

    “是啊,二公子跟我爸爸约好了要谈那个大项目的细节规划呢,已经在家里等我们了……”蓝梅这样撒谎说。

    “哦,既然还有大事儿办,那就赶紧去吧,下次来,一定提前打个招呼,我也好多给你们准备点好吃好喝的……”宋婵娟的母亲这样客气道……

    “宋姨妈是挑我们今天来之前没打电话成了不速之客吧!”临了蓝梅还这样挑出了宋婵娟母亲的毛病!

    “伯母放心,这次是时间冲忙,就没想周全,下次我们一定提前打电话过来,不会这样突然袭击!”马到成赶紧出来解围……

    “就是啊,突然就这样来了,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让你们俩什么好吃的都没吃上呢!”宋婵娟的母亲一听二公子这样替她解围,着实打心里往外喜欢这个年轻人了……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我爸爸那边肯定等着急了……”蓝梅一看自己挑理失败,顿觉无趣,立即拉上马到成的胳膊,就从宋婵娟家里出来了……

    宋婵娟一直送到楼下,与二公子眼神隔空对望的时候,万语千言,尽在不言中……

    到了蓝梅家,她母亲一看女儿笑靥如花,再看身后跟着二公子,就知道女儿这是找到了快乐的源泉,立即眉开眼笑地对女儿和二公子说:“快进屋休息吧,妈这就给你们做好吃的去!”

    蓝梅的母亲俨然已经把这个二公子当成自己的新女婿了,不然的话,不会用这样的口吻招呼他们俩的!

    说是回屋休息,可是一旦进了蓝梅的房间,哪里还有片刻休息的可能!

    一阵山呼海啸般的饕餮之后,马到成感觉自己就像被嚼过的甘蔗,浑身都变成了榨干的纤维一样,那种彻底被掏空的感觉,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好在蓝梅也因此付出了代价,倒在一边居然也动弹不得了……这才让马到成得以喘息,获得了片刻休息……

    吃过丰盛的午餐,回到蓝梅的房间,蓝梅发起了二次冲锋,这次似乎比第一次还要伤亡惨烈,差不多到了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程度才算消停下来!

    马到成越来越意识到,蓝梅这样的女人要不得,虽然她能给你带来空前绝后绝无仅有的淋漓快慰,可是这简直是要命的节奏啊!

    她不要命了,老子还要命呢!

    一步登天成了牛家二公子这才几天呀,老子的好日子还没过够呢,咋能就这样死在你这个贪财好涩的娘们儿手里呢!

    可是眼下还要咬牙坚持,毕竟现在还不能得罪蓝梅,她的角色很重要,蓝景祥明摆着就是想利用女儿来钓到自己这条大鱼,同时,也解决了女儿失去王大力丈夫能力之后的身心依托问题,这样复杂的关系下,就必须暂时忍受蓝梅这样性情的女人,任由她拿走她想要的一切,哪怕是真的死在她手里,都暂时不能回绝她的过度开采与掠夺!

    还好她自己也在这次冲锋陷阵后累到筋疲力尽,倒在一边居然睡着了,马到成也趁机小睡了一觉,可是醒来之后,发现蓝梅居然又在身上发起第三次冲锋了……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老子的小命非死在这个贪得无厌的娘们儿手里不可,那样的话,所有刚刚建立起来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那可就彻底前功尽弃了,一定要想个办法来应对蓝梅的饕餮才行……

    假装拉肚子,肚子疼得要命?不行,那不是老子的风格!再说了,你说拉肚子,你得有东西可拉才行啊!不行,这招不行!

    要不,用手指头抠一下嗓子眼儿,假装呕吐来恶心一下她,从而阻止这场持久战?

    也不行,那样太掉老子的价,身为牛家二公子,哪能用这样下三滥的办法呢?不行,这个办法必须淘汰……

    可是,不用这些办法用啥能阻挡蓝梅那波涛汹涌前仆后继的冲锋陷阵呢?

    突然,有了一个灵感,马到成直接问了一句:“哎呀蓝梅,我一下子想起来,王大力是不是做手术了呀,到底是成功还是……”

    “哎呀,干嘛提他呀,真扫兴!”蓝梅果然一下子就没了兴趣,一下子就甩脸子给马到成看……

    这倒好,一下子就阻止了蓝梅的疯狂饕餮,倒在一边生气的样子……

    “我才想起来的,咋说他也是你合法丈夫呢,做这么大的手术,我能不过问一下吗!”马到成还煞有介事地这样解释说。

    “早不问晚不问,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问!”

    “我不是……也怕你过于投入,累坏了身子骨吗!”马到成还往这上面贴。

    “谁说我累了,这几天让你给亏着了,好不容易有机会补回来,你还在关键时刻提这样扫兴的事儿……”蓝梅解释自己为何如此疯狂……

    “好好好,算我不对,可是,已经这样了,那就说说王大力的情况吧?”

    “手术成功了,可是大夫说,人会醒过来,但高位截瘫是在所难免了,也就是这辈子生活都不能自理了……”蓝梅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哎呀,是挺愁人的,不过好在还能醒过来,能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唠嗑什么的……”马到成还好心好意地这样宽慰对方说。

    “都高位截瘫了,还醒过来干啥,还不如是个植物人呢,啥都不清楚不明白,也就不用问这问那的整天烦你,动不动可能还要骂人挑理埋怨人什么的,还不如就醒不过来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管咋说人还是有知觉有意识的好,这样便于沟通,便于护理,便于他治疗不是吗?”

    “还治疗啥呀,还没等咋地呢,已经干掉我六七十万了!”蓝梅还在心疼她的钱!

    “他的医疗费应该能报销一部分吧,他应该算是公家人吧!”马到成还这样问。

    “说了,算工伤,我垫付的医疗费也能报回来一大部分,可是他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想想就闹心!”

    “你也别灰心,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说不定哪天就有了治愈高位截瘫的办法,让王大力重新站起来都说不一定呢……”马到成还是劝慰对方往好了上想……

    “得了吧,还是不治愈的好,他就这样一辈子瘫在床上,也省得我要尽妻子的义务,跟他做那事儿了,这辈子,只把身子留给二公子一个男人,这才是我想要的真正幸福呢!”蓝梅这样说着,又东山再起地扑了上来……

    马到成心里这个着急呀,刚才灵机一动提了王大力,是阻止了蓝梅的疯狂,可是这才过去几分钟啊,她就又来了,这招是治标不治本呀!不行,还是要从根儿上来根治才行!

    可是人在马上箭在弦上,临时抱佛脚,哪里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现在提谁估计蓝梅也不会在鸣金收兵马放南山了,因为这招只能使用一次,必须想出一个可以差不多一劳永逸的办法才可以应对蓝梅这样贪得无厌的娘们儿!

    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让自己能像传说中的坚持不懈!

    而这样的功夫自己却从来没练过呀!

    忽然想起当初在山上跟肖老道学功夫的时候,听葛大壮偷偷说过,只要谁给肖老道五万块钱的学费,他就会传授独门秘籍的“缩阳功”也就是阅人无数去金鸡不倒,甚至可以采阴补阳,练成一身的绝世武功!

    然而,当时交给肖老道的一万块钱学费还是偷了爷爷的养老金,离家出走才跑到山里去跟肖老道学功夫然后下山报仇的,哪里弄得到五万块钱这样的天文数字的钱给肖老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