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1章:咱俩打个赌

    “小欧姐,我总是不明白,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为啥没拼了命跟牛老师好呢?”孟姜楠反过来又要从唐小鸥的嘴里逼出点儿她迷惑不解的真相了……

    “还瞎说,我早就名花有主了,我男人是个转业军人,下个月我就要跟他结婚了……哪里还会像你这样无拘无束地追求牛老师呢!”唐小鸥立即这样严肃的否认说。

    “可是今天牛老师从蓝梅姐的公寓里出来,我咋看见他给你使了个眼色,你就心领神会地去到蓝梅姐的公寓里给她检查看病去了呢?”粗枝大叶性格的孟姜楠居然也能观察到这样的细节!

    “这个还用我说呀,我身为医者,看见你们俩厮打了那么半天,很可能身上带伤需要诊治包扎处理什么的,所以,一看牛老师从她的屋里出来了,当然第一反应就是要进去看看她伤成什么样了,需不需要我救治她,至于牛老师看了我一眼,当然也是这样的心理吧,我只不过是心领神会而已,绝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的关系……”唐小鸥这样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对牛老师的眼神那样心领神会……

    “可是我咋总觉得小欧姐跟牛老师更像天生的一对儿呢?”孟姜楠还是执着地这样认定说。

    “你再这么说,我可就动心跟你抢牛老师了,我要是出手,肯定比你进展快,兴许一天就能让牛老师要了我的一切呢!”唐小鸥一听孟姜楠还这么说,所以用玩笑的语调来这样吓唬对方了。

    “那小欧姐还等啥呢,我宁可牛老师被小欧姐抢走了,也不情愿他被那个姓蓝的给霸占了……”孟姜楠居然说出了这样的心理!

    “你咋看出来牛老师会跟姓蓝的好上呢?”唐小鸥倒是对这个感兴趣了——她也一直在怀疑宝哥哥和蓝梅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但一直都没机会来进行评估和证实,现在孟姜楠提到了,那就听听她是如何看待这件事儿的吧……

    “我再傻,也有女人的直觉吧,我就觉得牛老师已经跟姓蓝的好上了,不然的话,姓蓝的哪里会如此嚣张,如此肆无忌惮呀……”孟姜楠只说出了这样的表面现象。

    “听你这话,刚才道歉不是真心的?”唐小鸥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当然不是真心的,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让牛老师的面子过得去,不至于丢了那个大项目而已,像姓蓝的这样的女人,这辈子,我都跟她水火不容的……”孟姜楠居然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你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呀,即便是跟牛老师也千万别这么说……”唐小鸥赶紧提醒对方说。

    “放心吧小欧姐,除了你,我谁都不会说的,别看我跟小欧姐认了什么姐妹,但我真的把小欧姐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了呢!”孟姜楠这样说的时候,还一下子抱住了唐小鸥的胳膊表示亲昵。

    “既然把我当成了亲姐姐,那就听我一句话……”

    “小欧姐有话只管说。”

    “既然已经给蓝梅姐道歉了,就再也不要表露出你不是成心道歉这样的意图,还有,今后凡事都多替牛老师着想,少给他添麻烦,多替他分忧,只有这样,才会真正得到他的青睐,听懂的话了吗?”唐小鸥还不失时机地在替她的宝哥哥着想,为他来劝导这个野丫头如何与他相处……

    “我还是觉得,最懂牛老师的还是小欧姐,你们俩没成一对儿真是天大的遗憾!”孟姜楠还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又瞎说!”唐小鸥嗔怪地这样回应说。

    “好了好了不说了,但我有个请求,小欧姐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接受我的一个礼物……”孟姜楠一看唐护士长要急眼了,就赶紧转移话题。

    “就凭你,能给我什么像模像样的礼物……”唐小鸥边给孟姜楠处理身上的一些小伤口,边这样来了一句。

    “我咋了,别忘了,我手下有好几百号猫狗听我发号施令呢……”孟姜楠说话的样子就好像她手下有千军万马一样威武自豪。

    “难道你要送我一只猫或者一条狗作为礼物?”唐小鸥这样猜道。

    “只要小欧姐想要,我立即让小欧姐亲自挑选,选上那只我就送那只!”孟姜楠果然是这个意思!

    “其实吧,我没有养狗的想法,可是我未婚夫却总有寂寞难耐的时候,也曾经说要领养一只猫狗什么的,只不过我没同意,假如你真舍得的话,有时间我让他来挑选一只,到时候,你可别舍不得!”唐小鸥这样回答说。

    “舍得舍得,哪怕是我的五虎上将你爱人若是相中了,我都奉送的……”看来孟姜楠是真想交下唐小鸥这个朋友了!

    “成年狗被领养的话,还能听新主人的话吗?”唐小鸥不懂这其中的道理。

    “一般情况下不会,可是我的这些猫狗,只要我一句话,他们就会对新主人忠贞不渝的,这一点小欧姐只管放心好了……”孟姜楠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那好,那改天我真带我爱人到你这里来领养一只他喜欢的猫狗了……”唐小鸥还真打算带着他来这里领养一条猫狗,也好给自己那个没法跟她男欢女爱的未婚夫一些其他途径的精神安慰了……

    “太好了,就这么定了,不许失约哦……”孟姜楠一听唐护士长真的要了自己承诺的礼物,很是开心地这样说道……

    一看唐护士长带走了孟姜楠,屋里就剩下二公子和自己了,蓝梅立即扑过来,一屁股坐在他的怀里直接问:“说吧,你是用了什么办法让她屈尊颜面跟我道歉赔款的?”

    “很简单呀,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如果不给蓝梅道歉,可能会影响我跟你父亲的两亿元合作项目,她才念及我是她救命恩人,才给了我这个面子,来给你赔礼道歉的,不过,她最后能陪给你一万钱的举动,我完全没想到——更没想到的是,你还真就要了!”马到成这样说居然不怕蓝梅挑他说话带刺儿……

    “她硬给我我能不要吗!我若是不要她是不是会觉得我不接受她的道歉呀——对了,她哪里来的钱?是不是你偷偷给她的?”蓝梅却这样质问道。

    “那是她母亲生前给留给她的钱,我干嘛要给她钱呀!”对待蓝梅这样嫉妒心过强的女人,马到成只好撒谎说。

    “不对,我刚才看到她一脸幸福的样子,就觉得一定是你利用这个把小时的时间,答应跟她那个,并且直接就兑现承诺,跟她已经好上了,她才肯前来跟我道歉的!”蓝梅又这样猜测说……

    “这样吧,咱俩打个赌……”

    “赌什么?”

    “假如我真的跟她那样了,她势必就不是姑娘身了吧,那样的话,我输给你一百万;但假如现在咱俩过去你给她亲自验明正身,如果还是黄花闺女的话,那你就输给我一百万,而我当场把这一百万直接给到孟姜楠的名下,作为这次验明正身的代价……”马到成知道自己没跟孟姜楠怎么样,所以,突发奇想地想跟这个贪财好涩的蓝梅打这么大一个赌。

    “这哪里是打赌,这分明就是抢劫嘛!”一听二公子这样说,蓝梅知道一旦自己上道必输无疑,所以,就这样嚷嚷了一句。

    “那你就是认同我跟孟姜楠没那种关系了吧……”马到成赶紧这样强调说。

    “算了,反正她已经跟我道勤赔款了,我也就不必再追究她了,但有一件事儿,我必须问个清楚明白,你也必须跟我说实话真话!”蓝梅立即将这一页翻篇儿了,但马上又提到了一个新的严肃问题。

    “还有啥事儿呀?”

    “就是我听葛大壮说,这里的集装箱公寓还特地给宋婵娟留出一间,还说是聘请她来这里当什么兼职会计,真有这事儿?”蓝梅又对这个开始较真了。

    “嗯,确有其事!”马到成心里有些慌乱——这事儿咋让蓝梅知道了呢,但还是强自镇定地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没跟我商量就敢擅自聘用她,而且还给她预留了一个房间呢?是不是你们商量好了要定期在这里约会呀!为什么咱俩好到这个程度了,都没给我专门配备一间公寓,倒是给宋婵娟预留了一间,你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你到底要跟宋婵娟发展成什么样的关系呀!”蓝梅发疯一样的这样责备说。

    “这件事儿啊,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是葛大壮说他只懂如何饲养这些禽畜,却不懂账目来往,我才提议能不能请一个懂财务的人来做兼职,我也不认识别人呀,就提议让宋婵娟来兼职,为了办公和休息方便,我才让葛大壮给她预留了一间集装箱公寓,完全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马到成越是看到蓝梅发疯,就越觉得自己要沉住气,不能乱了阵脚,让她看出自己的破绽来!

    “你是说,现在还没跟宋婵娟说聘用的事儿?”蓝梅这样理解二公子的意思。

    “当然还没有啊,只是个意向而已……”马到成再次这样谎称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宋婵娟说,通过什么方式说……”蓝梅咄咄逼人地这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