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62章:哎呦我的腰

    “不用报警了,让孟姜楠的母亲给您打电话那是绝对不可能了——这样吧,您现在就坐我的车,到我家医院的太平间里去亲眼认定一下,孟姜楠的母亲是不是真的已经去世了……这总行了吧!”马到成一看,不让她见到孟姜楠母亲本人,是不会给孟姜楠开这个证明了,就这样提议说……

    “你再说一遍?”从对方的话里薛大妈似乎听出了什么致命的破绽,就这样逼问道。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马到成没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就这样回答说。

    “我是说你刚才说的——孟姜楠母亲的尸体放在你们家的医院里?你到底谁呀,敢口出狂言,连医院都成你们家的了?看来我还真得报这个警了!”薛大妈居然抓住这个细节不放,非要把眼前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给震慑住不可!

    “薛大妈,您听我说呀!”马到成知道对方是误会自己了,就想解释。

    “我不听!大活人你们都敢给说死了,我今天非让你们俩进警局去说清楚不可!”薛大妈原本还没下这么大决心报警,可是一听这个年轻人居然敢吹这样的牛,说不定用了什么法子骗了孟姜楠这个疯丫头,然后,指不定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所以,这次是真的要报警了!

    “你敢!”孟姜楠一看牛老师被薛大妈这样欺负,立即原形毕露地露出了野性的真面目,大声叫喊着,过来就阻止薛大妈打报警电话!

    “哎呀你个疯丫头,你居然敢打我!”其实孟姜楠就是上前猛地拉了薛大妈一把,让她肥硕的身子趔趄了一下,她就十分夸张地这样喊叫起来!

    “谁稀罕打你,我就是不让你打什么报警电话!”孟姜楠一听对方要讹自己,马上这样争辩说。

    “哎呦呦,我的腰,我的腰……”薛大妈似乎觉得讹不住对方,马上单手去叉她的腰——其实早已没有腰了,但她就是要这样来讹对方打得她又犯腰脱了!

    “谁碰你的腰了!”孟姜楠后退了两步,像被蛇咬了一口一样,觉得这个薛大妈也太邪乎了!

    正闹得不可开交难分是非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个中年男人,本来想装腰疼来讹上孟姜楠的薛大妈,居然立即把要直了起来,立即笑脸相迎地对进来的中年男人说:“高副区长,您咋来了?”

    “我正好来社区办事儿,路过这里,就过来看看——你们这是?”这个一看就是干部模样的中年男人,很是镇定地这样回答说。

    “哎呀高副区长,快点帮我报警吧,这个男人要拐卖老孟家的女儿,被我给逮住了!”薛大妈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即恶人先告状地这样来了一句。

    “拐卖老孟家的女儿?”高副区长很是惊异地问道!

    “对呀,就是她——孟姜楠呀!”薛大妈一指孟姜楠这样说道。

    “谁敢光天化日之下拐卖少女呀!”高副区长立即声高八度地这样呵斥说!

    “就是他呀!”薛大妈伸出肥胖的手指,像刀子一样直指马到成的脸!

    可是令薛大妈万万想不到的是,高副区长看见了这个年轻人,非但没有怒目而视,反而一下子态度大变!

    “二公子!”高副区长一旦跟马到成对上了眼神,立即认出了他,就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高副区长,你认识这个犯罪嫌疑人?”薛大妈马上这样惊异地问。

    “薛主任,说话要注意分寸,哪里有什么犯罪嫌疑人!”高副区长却立即这样批评薛大妈说。

    “他就是,就是他唆使这个没脑子的疯丫头,谎称她妈妈死掉了,到街道来开身份证遗失证明,然后好到派出所去补办身份证,一旦有了身份证,就会跟这个歹徒一起私奔到南方,然后,这个歹毒就会把这个疯丫头卖给一个团伙,然后,逼她做哪些……”薛大妈立即凭借她的想象和假设,给这个嫌疑犯列举出了种种罪名……

    “省省吧薛主任,你知道他是谁吗?”高副区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眼瞅就挂不住了,只能耐着性子这样问薛大妈……

    “知道啊!”薛大妈却这样回答!

    “他是谁呀?”高副区长马上问。

    “他就是一心把火要把孟家的疯丫头拐卖的嫌疑人呀!”薛大妈说的认识,居然还是凭她的主观臆断得出的结论!

    “我看你的脑子这真是出了问题,不会是这么早就开始老年痴呆了吧……”高副区长居然用了这样的揶揄的语言来嘲讽对方了!

    “高副区长,你咋帮助歹徒说话呢?”薛大妈似乎受到了空前的打击,愣了一下,就这样反问道。

    “他不是歹徒,我敢打包票……”

    “他到底是谁呀?”

    “他就是林海市首富牛旺天家的二公子牛得宝,去年咱们区里开办的那个老年活动中心,就有价值一百多万的设施都是牛家捐赠的,那天就是二公子代表他父亲来剪的彩,薛主任,你觉得,像牛家二公子这样身份的人,会这样大张旗鼓地拐卖孟家的女儿吗?”高副区长立即这样回应薛大妈的问题……

    “可是,他信口雌黄地说孟姜楠的母亲死在他家的医院里了,这样的玩笑也不该是他这样身份的人开的吧……”薛大妈还不死心,还负隅顽抗!

    “二公子,确有其事?”高副区长一听薛大妈这样说,也想让二公子自己来反驳她,就这样回头问道。

    “是这样的高副区长,昨天吧,我去湖畔镇办事儿,听朋友说,响水镇有个姜女士卖了城里的房子,特地在响水镇买了个农宅收养那些流浪猫狗,就觉得好奇,可是去到地方一看,姜女士因为弹尽粮绝,居然割下自己大腿的肉喂那些猫狗,我见她伤势严重,就叫我家医院的救护车给拉到市里来抢救,结果还因为伤势严重,没抢救过来,人就死在我家医院里……”马到成只好这样简单介绍情况说。

    “那——孟姜楠咋会跟二公子在一起呢?”高副区长又提出这样的问题。

    “我家救护车拉走了姜女士,听到屋里有人呼救,就冲进去,发现了被姜女士关在笼子里的女儿孟姜楠,就把她和那些已经饿得奄奄一息的猫狗都给救了出来——结果发现,孟姜楠连身份证都没有,母亲去世了,她什么事儿都办不成,我就陪她来市里补办丢失的身份证,结果派出所说,要街道的遗失证明才行,我又带孟姜楠来这里,结果……”马到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都说了出来……

    “结果薛主任就要报警抓你这个拐卖少女的嫌疑犯?”高副区长这样说的时候,用严厉的目光盯看着薛大妈……

    “哎呀,高副区长啊,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呀,我哪里知道他是牛家的二公子呢,他自己也不报号,也怪我这双玻璃花的眼睛有眼无珠不识泰山,错把二公子当成犯罪嫌疑人了,都是我警惕性太高了,被那些十恶不赦的人贩子给吓怕了,生怕孟家的丫头真的被坏人给拐跑了,回头我没法跟孟家交代,所以我才——二公子呀,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千万别怪罪我,千万别往心里去呀!”

    薛大妈一听这个二公子讲述的过程,再听高副区长那严肃的质问,立马觉得今天自己犯了大错,毫不迟疑,立即见风使舵地转变了态度!

    “我不怪薛主任,像您这样嫉恶如仇秉公办事,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精神还真值得推广学习呢!”马到成趁机不无讽刺地这样回应说!

    “哎呀二公子,这样说可是折煞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二公子是您大驾光临了,真的是有眼无珠不识泰山,真的是不该把您与人贩子相提并论呀!我该死,我该受到严厉处分,二公子,您就打我几下解解恨吧!”薛大妈这招就是要将这样的狠话都说出来,也好当着高副区长的面儿,获得二公子的原谅,以免事后真的受到惩罚和批评……

    “高副区长啊,像薛主任这样不徇私情,办事认真,时时处处为居民着想的好干部,您可千万别批评和处罚她呀!”马到成的话里话外当然还带着讽喻在其中……

    “放心吧二公子,薛主任对您犯下的错误我们会妥善处理的——对了,您不是带着孟姜楠着急开那个证明信吗,快点办理吧,别再耽搁时间了……”

    “好好好,我这就亲自给开!”薛大妈屁颠屁颠地给孟姜楠开了身份证遗失证明,还双手递给二公子查看……

    “那好,我们这就去补办身份证了,谢谢薛主任高抬贵手,更谢谢高副区长前来解围,告辞别送!”马到成说完,带着有点傻眼的孟姜楠就离开了街道办事处……

    “二公子慢走,回头我亲自到俯上去道歉!”高副区长这样跟了一句。

    “没什么大不了的,高副区长不用那么客气!”马到成说完,头也不回地就带孟姜楠离开了……

    看着二公子离开的背影,高副区长用鼻子哼了一声,吓得薛大妈浑身一个激灵:“高副区长,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这样的身份,若是知道了,我哪里会跟他较这个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