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61章:大妈要报警

    “牛老师息怒,我就是随便猜猜嘛,又没真正抓住牛老师和唐护士长在一起的把柄,牛老师何必这么过敏呢!”一看牛老师眼瞅就急眼了,孟姜楠反倒这样来劝慰对方了!

    “好了,没时间跟你扯这些了,你现在头型也换了,衣服也换了,像个正常女孩子的样子了,我们可以去补办身份证,然后到银行去办银行卡了……”马到成只好趁机转移话题了……

    “牛老师,我现在是不是看上去像个很蠢很丑的学生妹呀!”孟姜楠以为现在自己的样子一定变成了校园中那些貌似恐龙的女学生了,就这样问。

    “谁说的,十个男人九个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会流鼻血的……”马到成心情有些复杂,似乎这样说了,有点“解恨”的意味,也就这样说了出来……

    “剩下一个没流鼻血的就是牛老师了吧!”孟姜楠居然也学会了调侃!

    “刚才在试衣间里,差点儿让你给逼出鼻血来!”马到成随口就这样来了一句!

    “我在试衣间里也没逼牛老师呀……”孟姜楠又拿出了一副无辜的样子来,就好像她什么坏事儿都没做过一样!

    “好了好了,跟你说啥都说不明白,还是快点去补办身份证吧——记住了,补办身份证的地方是公安部门,少说话或者不说话,争取什么麻烦都不招惹,记住了吗?”马到成再也不想跟孟姜楠谈及这些了,赶紧这样转移话题并且叮嘱说……

    “记住了,牛老师……”孟姜楠这才算打住了对牛老师的追问……

    带着虽然骨子里还是野性十足但表面上已经“正常化”的孟姜楠去了她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可是一两句话就被打发出来了:“补办身份证需要去街道开丢失原因证明!”

    “现在不是不用开这些乱七八糟的证明了吗?”马到成还这样质疑说。

    “我们没接到上级的文件说不用开这样的证明了……”办事员面无表情地这样回答说。

    “不是说不用老百姓多跑路了吗?”马到成再次提出了质疑!

    “别废话,想补办身份证就去所在街道或者社区去开遗失证明!”那个办事员没了耐心,啪地一下关闭了那个小小的窗口!

    马到成很无奈,只好带着孟姜楠去她户口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

    “街道上的人认识你吧?”马到成这样担心地问道。

    “有几个认识,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儿了……”孟姜楠这样回答说。

    “但愿他们不难为你,给你开出这个证明来——你自己进去吧,我在车里等你……”马到成这样吩咐说。

    “不行不行……”

    “咋不行啊?”

    “我现在就怕见人,他们几句话我可能就招架不住跟他们干起来了——牛老师还是跟我一起进去吧……”孟姜楠说出了自己的胆怯心理。

    “可是,我以啥身份跟你一起进去呢?”马到成这样担心地问。

    “就说是我对象啊!”孟姜楠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咱俩一看就差十来岁的样子,谁会相信咱俩是对象关系呀!”马到成这样辩解说。

    “十来岁咋了,我听说有个科学家娶了一个小他四五十岁的女孩子呢!”孟姜楠居然也知道这个!

    “你说的是杨振宁教授吧!”马到成一听就知道孟姜楠说的是谁!

    “我也不知道是谁,反正我还没被我妈妈关起来的时候,在学校里听说的——走吧牛老师,算我求你了……”孟姜楠再次央求说。

    “好吧,不过,我只是陪你进去,我不吭声说话,你尽可能自己办,行不?”马到成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行,只要牛老师跟着我一起进去就行……”孟姜楠一听牛老师同意陪她一起进去,也就答应了……

    进了街道办事处,里边一个大妈立即问孟姜楠:“有事儿吗?”

    “我叫孟姜楠,身份证丢了,想补办,派出所说,要到街道来开个遗失证明……”孟姜楠竭力装出一副学生的样子这样回答说。

    “你是孟姜楠?”

    “是我呀薛大妈!”

    “哎呦,几年不见你咋长成这样了?”早已发福的薛大妈似乎从孟姜楠的眉眼之间认出了她真的是孟姜楠,就这样皮笑肉不笑地来了一句。

    “薛大妈,您这话什么意思呀,我好看了还是难看了?”孟姜楠似乎听出了对方在自己的样貌上有某种成见——姑奶奶我已经变得够正常了,你咋还看不惯呢?

    “说不清是好看了还是难看了,反正跟前几年大不一样了……”薛大妈的嘴还真严实,就是一个赞美的字儿都不肯说出来!

    “不是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吗,听薛大妈的意思,我非但没变好看,还越变越难看了呗!”孟姜楠在这个问题上还执着起来了,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才肯罢休!

    “谁说你越变越难看了,大妈只是想说你变得跟一起不一样了……”薛大妈一听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有所察觉,马上又这样否认说。

    “那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呀?”孟姜楠还一定要较真!

    “那谁知道,回去问你妈就知道了!”薛大妈一看低挡不住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我妈死了!”孟姜楠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这孩子,咋好模样的咒你亲妈死呢!”薛大妈一听,脸色就突变了,直接这样呵斥说。

    “谁咒我妈死了,她真的死了……”孟姜楠一脸忧伤地抬起脸来看着薛大妈这样说道。

    “孟姜楠呀,虽然大妈刚才说话没对你心思,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开你妈的玩笑吧!”薛大妈以为孟姜楠是跟她赌气才这样咒她妈妈死的,有点承受不住了,就这样说道。

    “谁开这样的玩笑啊——薛大妈,我还着急办事儿呢,您快点给我开个身份证遗失证明,我也好到派出所去补办身份证……”孟姜楠一看这样磨叽下去肯定没完没了了,就这样打住了说。

    “这个恐怕不行……”

    “咋不行啊,您不是确定我就是孟姜楠吗,咋不能给我开这个证明呢?”孟姜楠一听对方说不行,立即这样反问道!

    “从小到大你家有什么事儿都是你妈妈来接到帮你办的,而且她之前也留下过话,说是你家但凡有什么事儿,就都必须是你妈妈亲自来办,我们才给办,换了谁,我们都要先得到你妈妈的同意,然后才能办——明白了吧丫头!”薛大妈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我不是说了吗,我妈妈已经去世了!”孟姜楠再次强调说!

    “丫头哎,是不是你想离家出走,可是你妈妈又掐着身份证不肯给你,你就谎称是身份证丢失了,到这里骗大妈给你开个证明,然后,到派出所去补办一个身份证,一旦有了身份证,你就可以跟某个男人私奔了呀!万一是这样的话,你妈妈到街道来找我要人,我可没法向你妈妈交代呀!”薛大妈认准这个野丫头就是这个目的来的,所以,苦口婆心地这样劝阻她说。

    “我妈妈真的已经死了呀,现在就躺在太平间里呢,薛大妈咋就不信呢?”孟姜楠真觉得太奇怪了,自己说的真话居然对方就是不信!

    “就你这样的毛丫头说话谁会相信呀!除非现在你给你妈妈打个电话,你妈妈亲口同意我才能给你开这个证明!”薛大妈说出了开证明的唯一途径!

    “我妈妈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咋打电话给她呀!”孟姜楠被逼得都快脑袋撞墙了!

    “那我不管,反正这是你妈妈前些天反复叮嘱过我的,我不能不对你妈妈,也不能不对你负责!”薛大妈还拿出一副负责任的样子来给孟姜楠看!

    “我说这位大妈,咱能不能别在为难这个可怜的姑娘了?”马到成实在看不过去了,才上前一步,这样来了一句。

    “你是谁呀——是不是这个丫头就是受了你的蛊惑,要开什么假证明办了身份证然后跟你小子私奔呀!”薛大妈一看,这个一起来的家伙终于忍不住跳出来说话了,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地这样怒喷说!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要尊重孟姜楠最起码的公民权利——她已经年满十八岁了,她已经具有独立行使自己公民权利的能力了,别再用她母亲的一句话,来阻碍她正常合理的要求了,好吗!”马到成还慢条斯理地给对方摆事实讲道理!

    “你以为你是谁,跑到这里来教训起我来了,告诉你把年轻人,今天这个关我还真就把定了,孟姜楠想跟你私奔的计划到我这里就彻底没戏了!”薛大妈百分之百地认定,她明察秋毫的慧眼阻止了一场眼瞅就要发生的人间悲剧!

    “那您说,咋样才能给孟姜楠开这个证明?”马到成还真拿对方没办法了!

    “除非是孟姜楠的母亲亲自打电话来说可以开,我才能开!”薛大妈说出了唯一的办法!

    “孟姜楠不是说了吗,她母亲昨天去世了!”马到成也重复这样说!

    “咋了,连你也一起咒她妈妈死掉了?我告诉你年轻人,你若是再这样成心把孟姜楠往坏里带,可别怪我这就报警说你教唆少女离家出走,大有拐卖无知少女的嫌疑,抓你到局子里去说清楚!”薛大妈居然被马到成的话给激怒了,说着就要去拿电话的手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