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6章:煎熬不住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马到成才敢给宋婵娟发短信,而且还用了这样的口气:“邀请你做养殖场兼职会计的事儿想好了吗?”

    宋婵娟一定知道二公子为啥要发这样一条信息,立即回拨了手机:“二公子还好吧?”

    “我都好,你咋样?”马到成立即这样关心地问。

    “蓝梅发飙了,非要给我验明正身不可,幸亏我妈妈豁出命去一头撞在了门框上,才弄出动静阻止了她……”宋婵娟简单扼要地这样说了当时的情况……

    “你妈妈咋样了?”马到成一下子紧张起来!

    “皮外伤加轻微脑震荡,现在好了,已经带她出院回家了!”宋婵娟还是轻描淡写地这样回答,就是怕二公子担惊受怕。

    “想不到闹到这个程度……”马到成这样愤慨说。

    “蓝梅已经道歉了,还付了我母亲的医疗费,另外,还买了好些营养品……”宋婵娟生怕二公子对蓝梅动怒,就这样劝解说。

    “你和母亲都原谅她了?”马到成真觉得宋婵娟和她母亲太宽宏大量了……

    “没办法呀,谁叫我摊上这么个超级醋坛子的闺蜜呢?”宋婵娟这样无奈地说。

    “太不像话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马到成还是将心中的愤懑说了出来!

    “算了算了,你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千万别跟她提这事儿,不然可就露馅穿帮了……”宋婵娟赶紧这样提醒对方说。

    “真是让你和你母亲受苦了……我该如何补偿你们呢?”马到成觉得自己很亏欠宋婵娟母女俩的,为了掩护自己逃离,居然付出了血的代价,真该好好补偿补偿……

    “不用客气啦,早上起来‘盒饭’又吃了一盒盒饭,我和母亲也没做饭,一人吃了一盒,真好吃……”宋婵娟却这样满足地说道……

    “那我以后让那家餐馆定时给你家送盒饭吧!”马到成以为这就可以回报宋婵娟和她母亲了。

    “千万别,一旦让蓝梅知道了,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宋婵娟还是这样提醒说。

    “那好,那你和你母亲有什么需要的,就只管跟我说好了……”马到成越发觉得像宋婵娟这样的女人值得交往,即便是吃了这么大的亏,还是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这样的女人真值得多多点赞呀!

    “好好好,我若是有需要,肯定不跟你客气的……好了,我收拾收拾还要上班呢!”宋婵娟这是要挂电话了……

    “那好,有事儿常联系,再见……”

    “再见……”

    马到成挂断了宋婵娟的手机,就看见何盼娣在笑着向他招手,走到厨房才发现,她是让他帮忙把一个大锅从炉灶上端下来……

    “这么沉,里边熬的都是些什么呢?”马到成端着那口大锅足有三五十斤那么重,就这样问了一句。

    “全是好东西,喝了就强身健体补肾益气的……”何盼娣这样解释说。

    “是嘛,那块给我来一碗……”马到成很领情地这样说……

    “您到餐桌上等着吧……”何盼娣边说,边去拿碗和勺子……

    不大工夫,何盼娣就呈上来一碗乳白色的浓汤,马到成喝了一口,比昨天晚上喝的那碗十全大补汤还好喝呢,而且,喝了之后,马上就觉得神清气爽,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这一定也是你姐姐的配方吧!”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是啊,三十多种食材和中药呢,那么一大锅,才能熬出这么几碗来……”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你也喝一碗吧……”马到成觉得这么好喝的东西不该自己独享,也该让何盼娣也分享一下吧,就这样说。

    “我不喝……”何盼娣却回绝了。

    “为啥不喝呀,喝完了,再接着熬呗……”马到成有点不懂何盼娣为啥不喝。

    “我不喝是怕……”何盼娣羞羞答答迟迟疑疑吞吞吐吐地说……

    “怕什么?”马到成顿时好奇心就上来了……

    “怕喝了就忍受不住,非要牛先生再给我不可……”何盼娣红着脸这样回答不喝的原因是什么。

    “真会这样?”马到成倒是一下子来了兴趣,倒要看看何盼娣真的喝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我大姐说的,不许我喝,不然的话,肯定会现出原形,毫无羞耻地赖着牛先生一定要给我才行……”何盼娣说出了实情……

    “我不信,你大姐说的未必是那样……”马到成来了个欲擒故纵!

    “我真怕我喝了现出那样的原形来!”何盼娣生怕在牛先生面前出丑,所以才这样执拗的……

    “喝吧,我喜欢你现出原形来!”马到成越发想看何盼娣现出原形是个什么样子了……

    “真是喜欢?”何盼娣也动心了……

    “那还有假?”马到成喜滋滋地这样回答。

    “那我喝了!”何盼娣拿出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来!

    “快点喝吧……”马到成还真的一下子兴奋起来……

    刚刚喝下,何盼娣就觉得浑身燥热难耐起来,但她竭力克制自己的那种抓心挠肝的想法,也就是不肯马上就现出原形来!

    “别忍了,该现原形就现原形吧……”

    “牛先生……人家真的有点……煎熬不住了……快点……快点……快点给了人家吧……”何盼娣终于现出了原形……

    马到成突然觉得这样的何盼娣才是最动人可爱的何盼娣,也就一时兴起,将她抱回到了那间保姆房……

    “对了牛先生,昨天您走了没多大工夫,螳螂就来了……”何盼娣获得了空前的满足之后,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儿,就赶紧告诉马到成说。

    “他来说啥了?”马到成想起来昨天在路上,螳螂拦住他,非要他帮着拿个主意不可,也就开导他一番,他居然还真就来找何盼娣了,倒要听听他咋说的……

    “他说是您让他茅塞顿开,彻底下了决心,不管谁说什么,这辈子,都要娶我为妻了……”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这是好事儿呀,难道你没答应他?”马到成想知道结果。

    “答应是答应了,可是,他当场就要跟我那个……”何盼娣这样说的时候,一脸的难为情。

    “你答应他了?”马到成心说,别在这样的时候你答应他了,回头孩子的事儿可就不知道算在谁的头上了!

    “怎么会呢,在没跟牛先生怀上小孩之前,谁都别想碰我一根手指头!”何盼娣立即这样认真地说道。

    “真的——连一根手指头都没让螳螂碰到?”马到成这句话就有点开玩笑的意味了。

    “他想那个我没让,他想亲我我也拒绝了,最后,只让他拉了拉我的手,他趁机猛地抱了我一下……”何盼娣如实地对牛先生汇报说。

    “咋样,有点儿感觉没?”马到成看见何盼娣的样子就有点想笑!

    “哪有什么感觉呀,一点儿跟牛先生在一起的感觉都没有……”何盼娣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感觉是慢慢培养出来的,有朝一日你跟他相处长了,慢慢就会找到感觉了……”马到成拿出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这样劝导对方说。

    “我咋觉得,这辈子,就只跟牛先生有感觉呢?”何盼娣很认真地这样说。

    “那是你还没遇到比我更好的男人,一旦遇到,感觉马上就有了!”马到成再次表明这样的观点。

    “才不会呢,我大姐说了,像牛先生这样品质的男人,一百年都出不了一个!”何盼娣还真是信了她大姐的话,时时处处都要引用!

    “哎呀,听你大姐这么说,我简直成了盖是英雄了!”马到成心说,什么一百年才出一个呀,分明是一百年都不会有老子这样的机会,阴差阳错地成了富二代,一步登天地有了这样的身份地位,也才被你们如此看重的吧!

    “对于我们何家来说,牛先生就是盖是英雄!”何盼娣还坚信这一点。

    “好了好了,别再你们没边没沿地夸我了,咱们都是普通人,能有缘分在一起,那一定都是天意!”马到成真的不想听何盼娣神化自己,还是喜欢平等相待的那种和谐氛围……

    “牛先生也信天意?”何盼娣只对这句感兴趣。

    “当然信呀,不然的话,为啥偏偏那么巧合,你在路边遇到了从湖里爬出来的黄幼祥,又为啥你家里正好有一只可以挤出羊奶的奶羊,让牛牛一吃就上瘾,又为什么三番两次地跟你家人打交道,最后大家都从水深火热中走了出来……”马到成回忆与何家姐妹的接触过程,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呢!

    “那都是牛先生大慈大悲,才将我们何家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我大姐说了,我们家的七姐妹都是牛先生的女人,啥时候想要谁,谁就是牛先生的女人……”何盼娣又提这个何家姐妹的承诺。

    “这话言重了,我跟你这样,完全是为了实现你的那个愿望,跟你大姐那样,也是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至于其他姐妹,我可从来没惦记过,千万别都拴在我这一棵树上,耽搁了大家的前程……”马到成才不会将何家姐妹都当成自己的“御用”女人了呢!

    “我大姐说了,我们七姐妹的前程都是牛先生给的,所以,什么都不用管,也什么都用问,只要牛先生想,要谁都行!”何盼娣还在强调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