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5章:挖了她一眼

    “你不敢让我看到真相才是太过分了呢!”蓝梅发现宋婵娟无论如何都不好配合她了,就真的扑上来,开始撕扯宋婵娟的裤子了……

    “你真要这样做,我们就再也做不成闺蜜了……”宋婵娟边边流眼泪边这样弱弱地说道……

    “没有真相,我们还有必要做闺蜜吗?”蓝梅不由分说,一把扯掉了宋婵娟的裤子!

    就在宋婵娟无力抵抗,就在蓝梅哈下腰去一眼就能看到真相的当口,突然,从宋婵娟房间的门外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宋婵娟和蓝梅一下子都愣住了,一两秒钟才辨别出,这是宋婵娟的母亲发出的惨叫!

    宋婵娟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母亲在用特殊的办法来救自己吧,立即提上裤子大声喊道:“妈!你怎么了!”

    面对这样突发的事情,蓝梅也有点发懵,不知道在门外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也就没继续坚持在宋婵娟的身上查明所谓的真相,跟随一下子跳起来直奔门外的宋婵娟到了她家的客厅……

    看见宋婵娟的母亲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宋婵娟顿时尖叫起来:“妈,你这是怎么了!”上前不顾一切地抱起了母亲的上半身……

    “妈妈……头晕……摔倒了……”宋婵娟的母亲有气无力地这样回答说!

    “妈——我送你去医院!”宋婵娟含着眼泪这样喊。

    “家……家……家里没人看……”宋婵娟的母亲还惦记家里没人看会丢东西之类的……

    “都这样了,还管什么家呀!”宋婵娟一使劲儿,把母亲抱起来,然后,命令蓝梅说:“你还愣着干啥,快点帮我把我妈弄到医院去抢救啊!”

    蓝梅本来以为是宋婵娟的母亲用一声惨叫来吓唬她,从而不对宋婵娟下手了,可是冲出来一看,居然满脸是血,知道不是假装的,所以,一听宋婵娟这样命令她,立即过来帮忙……

    用蓝梅的那辆别克昂科威将宋婵娟的母亲送到了镇里的一家医院,在急救室里抢救的时候,和宋婵娟并肩坐在一起的蓝梅觉得自己确实有点激动过头,有点过分了,就想跟宋婵娟道歉,可是比量了好几回,都没下得了这个决心,最后还是心有不甘,就拨通了二公子的电话……

    居然一下子就接通了,传来了二公子的声音:“蓝梅吗,找我有事儿?”

    “啊,没什么事儿,就是想知道你现在哪里?”蓝梅的声音柔和多了。

    “我回家了呀!”马到成直接这样回答说。

    “我不信……”蓝梅毫不隐晦自己的怀疑!

    “你咋样才会信?”马到成知道蓝梅这是要个证据证明他真的在家里!

    “拍一张你在家里的照片传给我,是带时间的那种……”蓝梅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你这是咋了呢?”马到成嘴上这么说,心里在判断,估计是宋婵娟那边硝烟散尽尘埃落定蓝梅没话说了才要老子这样做,也好最后证明她是错的,但还是这样问了一句。

    “快点拍呀,你不证明你真的在家里,我咋跟宋婵娟道歉呀!”蓝梅终于说出了为什么一定要二公子这样做的真话。

    “好好好,我拍我拍!”马到成一听蓝梅是作为向宋婵娟道歉的条件让他这样做的,所以才立即答应了,站在家里那架一定很值钱的落地钟前,自拍了一张带时间的照片,马上发给了蓝梅……

    蓝梅看到了带即时时间的照片,才一下子认定真的是自己错怪宋婵娟了,这才把一只手放在了宋婵娟的肩膀上,柔声说道:“对不起,我真不该这样对你,我向你道歉!”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宋婵娟听到了蓝梅给二公子打的电话,知道二公子没事儿地安全到家了,心里也算是踏实了,可是一听蓝梅这么快就开始道歉了,反而这样说了。

    “你还要我怎么样?”蓝梅不知道如何才能挽回这个局面,就这样问。

    “等我母亲醒过来,你向我母亲道歉吧……”宋婵娟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好好好,我向宋姨妈道歉……”蓝梅只好这样答应说。

    “我是说你要当着我妈妈的面儿向她道歉!”宋婵娟这样较真说。

    “我知道啊,可是现在你妈妈不是不在眼前吗!”蓝梅还是站在理上!

    宋婵娟使劲儿挖了她一眼,就再也不吭声了……

    原来,马到成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还没在客厅里坐稳,蓝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还好到家了,满足了她的愿望,或许宋婵娟也就得以解脱了——想想刚刚发生的事儿,还是觉得蓝梅这样超级嫉妒的女人实在是令人头疼!

    何盼娣一看牛先生回来了,立即出来迎接,还问:“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马到成疲惫地坐在了沙发上。

    “虽然吃过了,还是喝一碗我为您煲的十全大补汤吧……”何盼娣很是贴心柔情地这样说了一句。

    “嗯,我还真想喝了……”马到成之所以这样答应何盼娣,是因为在宋婵娟吃的那顿饭实在是太清淡,根本就没吃饱,所以,一听何盼娣说有靓汤喝,马上就答应了……

    马到成喝汤的时候,何盼娣眼巴巴地看着他,马到成就问了一句:“你也喝一碗吧!”

    “我不喝……这是我大姐专门过来送的材料,上锅煲好了才走的……”何盼娣这样回答说。

    “你大姐就为这个专门来一趟?”马到成一听何招娣来过家里了,就这样问。

    “顺便给牛牛取羊奶来了——不过,也趁这工夫又教会了我一些让牛先生舒坦的技巧……”何盼娣这样回答的时候,脸蛋儿又羞得像红苹果了……

    “哦,又学新技巧了!说说看!”马到成就爱看何盼娣娇羞的样子,就这样成心逗她说。

    “说不出口的,待会儿到我的保姆房,我直接演示给牛先生看吧……”何盼娣羞得满脸通红,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哎呀,今天我实在是太累了,怕是要让你失望了……”马到成以为,何盼娣就是单纯地让他继续在她的田地里耕耘播种呢,就这样来了一句。

    “我大姐说了,今天教我的法子就是让牛先生消困解乏的……”何盼娣却马上这样回答说……

    “真的吗?”马到成还真是喜欢何盼娣为了讨好他,如此上心地跟她大姐学习那些让男人舒坦的技巧……

    “当然是真的,我在我大姐身上反复练习了好多次呢!”何盼娣又娇羞又认真地这样说……

    “是嘛,那我一会儿还真要领教领教了……”马到成一听原来不是单一的索求,还可以让自己趁机休息,也就答应了何盼娣的请求。

    喝完了那碗内容丰富的“十全大补汤”刚要跟何盼娣到她的保姆房去,领教她大姐教她的,可以消困解乏的新技巧,却看见何盼娣在他的面前放了一个小手帕……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吧……”

    马到成打开手帕一看,居然是一只被摔碎的翡翠镯子,立即问:“谁的镯子,怎么摔碎了?”

    “是楼上那个杨水花的!”何盼娣如实回答说。

    “她的镯子咋碎的,又为什么在你手里?”马到成当然立即提出了疑问。

    何盼娣就把今天早上,牛先生走了之后,杨水花来家里对她威逼利诱,硬给她这个镯子要跟她结盟的事儿都如实说了出来……

    “这个姓杨的,居然干出这样的事儿来,等我有时间收拾她……”马到成想起今天早上被她截胡去了她家,在那顶放在客厅的露营帐篷里,被她雁过拔毛的情景,就这样来了一句。

    “您可千万别动火,也许是我不对,她给我我不该那么不小心,可是打碎了,我又赔不起她……”何盼娣生怕牛先生去惩罚杨水花,回头还是要找她的麻烦,就赶紧这样劝阻说。

    “赔什么赔,回头我找个金匠把这个摔碎的镯子做个金镶玉链接,可能比原来还值钱呢,那个时候还给他就行了……”马到成一看这个翡翠镯子还真是好材料做的,而且,并非粉碎性了,只是断了几截而已,就这样回答何盼娣说……

    “真的呀!”一听可以挽回这只镯子,何盼娣一下子乐开花了……

    “她若是不收,就送给你好了,这也算是一种纪念吧……”马到成这样答应何盼娣说……

    “牛先生,你对我真好……”何盼娣的脸又羞红到了脖子根儿……

    “这是因为你什么都瞒着我,没跟那个姓杨的女人结盟来对付我……”马到成说出了原因。

    “我想知道,牛先生是不是被那个姓杨的女人给套牢了呀!”何盼娣又这样担心地问……

    “就她,做梦去吧……”马到成心里说,早已经被套牢了,但嘴上却这样回答说。

    “牛先生可要多加小心呀,我看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子,千万少招惹她,省得惹出什么麻烦来,让美仑美奂姐知道了,就不好收拾了……”何盼娣也知道这样的利害关系!

    “谢谢你提醒我,我知道该怎么做——好了,我真的累了,我必须好好休息一下了……”马到成真的不想再提杨水花了,就这样说道……

    “那牛先生就到我的保姆房吧,我这就让牛先生消困解乏……”何盼娣兴高采烈地搀扶牛先生,去了她的保姆房……使出浑身解数,让马到成真的感觉到了空前的舒坦解乏,还真是对何盼娣另眼相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