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4章:你太过分了

    正当马到成和宋婵娟心慌意乱不知所措的时候,真的听到了钥匙的开门声,很快就听到了宋婵娟的母亲大声招呼蓝梅的声音——显然也被蓝梅突然出现给吓坏了,用了高八度的寒暄声给屋里的女儿和二公子传递消息吧!

    宋婵娟一听母亲都有点变调沙哑了,就更是吓得浑身颤抖了,赶紧抓住二公子的胳膊问道:“这可咋办呀!”

    “别怕,蓝梅刚才的短信不是说,有种我就别从窗户逃走吗——那就按她说的办,我这就从窗户跳出去!”马到成还真会将计就计!

    “哎呀,我家是三楼,你跳下去还不摔个好歹的呀!”宋婵娟立即这样担心地问道……

    “没事儿,我观察过了,你家虽然是三楼,可是一楼是饭店,有个探出来的平台,所以,也就相当于是二楼了,加上我还练过功夫,这么高跳下去保证没事儿的……”马到成早就推开过宋婵娟房间的窗户,观察过地形——这是一种本能的求生习惯吧!

    “那就好,你快跳吧,蓝梅抓住咱俩在一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宋婵娟知道后果很严重,就这样对二公子说。

    “那好,我走了……你多保重!”马到成突然有了某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但尽可能地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以此来安慰宋婵娟不要过于紧张。

    “你更要注意安全呀!”宋婵娟更是那种很多影视剧中,女主角帮助男主角逃避某种致命追杀的时候,难舍难离但又不得不离别,让人看了很心疼的样子……

    “放心吧……”马到成说完,打开宋婵娟房间的窗户,纵身就跳了下去……

    还好真的在一楼有个建筑的棚顶减少了一层楼的高度,加上马到成之前练习跳功的时候,从高处落下的时候,有特殊的技巧可以缓解落下的冲力,所以,一点儿都没受伤,转而再从那个棚顶跳到地面,立即猫腰离开……

    幸好来这里的时候,赶上傍晚时分,车位紧张,他把车子停在了较远的地方,不然的话,被蓝梅发现岂不是又是一条铁证吗!

    回到自己的车里,马到成坐稳了,定了定神想——尼玛,这他娘的成了什么事儿了?假如是美仑美奂来捉双,还是那么回事儿,这个蓝梅算老几呀,咋这么跟老子、跟她闺蜜宋婵娟过不去呢?害得老子像真的间夫一样仓皇逃离!

    唉,女人如果天**嫉妒,爱吃醋发泼的话,连八匹马都拉不住她呀!

    真不知道宋婵娟能不能招架得了蓝梅这样气势汹汹的架势,是不是被蓝梅真的吓坏了,无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呀……

    可是现在担心也没用,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只好启动车子,开出湖畔镇,上了公路,直奔林海市方向快速行进……途中给美仑打了个电话说:“咱们说好的周六去看温泉池的两匹马我买到了,就在湖畔镇的养殖场好生饲养呢……”

    “那太好了——那你今天晚上回家住吗?”美仑这样问道。

    “我就快到市里了,你那边若是没什么事儿,我就直接回家了……”马到成这样申请说。

    “我这边没别的事儿,你直接回家吧!”美仑这样答应说。

    “那好,那我直接回家了……”马到成挂断美仑的电话,专心开车,直奔城里牛得宝的家而去……

    几乎是在宋婵娟关好窗户回过身来的瞬间,蓝梅已经推开她的房门了……

    蓝梅完全没在乎宋婵娟母亲的各种理由阻拦,径直冲进了宋婵娟的房间,进来之后,嘴里边不住地叨咕:“他在哪里?你把他藏在哪里了?”就到处翻找——床底下,大衣柜,窗帘后,还掀开被窝用手去摸里边的温度——末了直接冲到了窗前,拉开窗户就探出半个身子往下看,确认是不是屋里没有,就真的从窗户跳出去逃跑了!

    蓝梅这样一番折腾,倒是让宋婵娟有了缓解紧张的时间,尤其是蓝梅越是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捉双”的愤怒和鲁莽,就越让宋婵娟觉得自己与二公子的约会很珍贵,很值当,渐渐的,那种单纯的惧怕心理也就渐渐变成了某种居高临下看蓝梅像一个泼妇毫无节制地胡来,也就彻底心平气和下来……

    “蓝梅呀,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宋婵娟这样埋怨对方说。

    “你才过分了呢,居然把他约到了家里来!”蓝梅认准了二公子刚才正在跟宋婵娟约会,就理直气壮地反驳说。

    “你咋睁眼睛说瞎话呢,我约他来这里,他人呢?不会是他变成了隐身人,抑或是我约的只是他的魂灵?”宋婵娟确定二公子已经成功逃离了,所以才会这样较真说。

    “说啥都不好使,我在你家楼下给他打电话,听到铃声就是从你的窗户传出去的!”蓝梅还是用这个当证据,坚称二公子刚才就在宋婵娟的房间里!

    “全世界,就二公子一个人使用那款手机吗?偶然别人也使用那款手机,铃声一响,就代表是二公子的吗?”宋婵娟一听蓝梅只有这一个证据,也就这样辩解说。

    “不用抵赖,你的被窝还是热乎的呢!”蓝梅这样说的时候,再次伸手到了被窝里,然后当成罪证说了出来。

    “笑话,我被窝热乎就一定是刚刚跟二公子在一起的证据了?”宋婵娟觉得蓝梅的这个证据绝对站不住脚!

    “等等,我在你身上也闻道了他的味道!”蓝梅一向鼻子都特别的灵敏,稍微靠近一点儿宋婵娟,就问道了某种特殊的味道,马上一把拉过宋婵娟,边仔细闻边这样说道!

    “蓝梅呀,你还真是千里眼顺风耳外加一个超级鼻子呀,你咋能确定我身上有二公子的气味儿呢?”宋婵娟一听,心头一紧——可不是嘛,刚刚跟二公子好了几次,还没去洗澡呢,蓝梅就闯进来了,身上一定真的有二公子的味道,但打死也不能承认啊,这个蓝梅若是知道了真相,还不真的跟我拼命啊!

    “一定是你们刚刚好过,他的液体现在还在你的身体里呢,不然的话,不会有这种特殊的味道!”蓝梅对二公子的味道太熟悉了,所以,十分肯定宋婵娟身上的味道就是二公子刚刚留下的!

    “瞎说什么哪,就好像我跟她刚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听起来你们我龌龊恶心呢!”宋婵娟还试图做最后的抵赖和争辩……

    “我不管,你若是敢跟我较真的话,信不信我就跟你动真格了!”蓝梅声高八度这样威胁说!

    “你想怎样?”宋婵娟一下子心虚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这样回应说。

    “我扒了你的裤子,看看你还是不是黄花闺女了!”蓝梅居然提出了这样一个致命的绝招!

    “蓝梅,你太过分了吧!”宋婵娟的心突突乱跳,差点儿没眼前一黑晕厥过去,还好坚持了一下,挺过来了,再次这样回答说!

    “害怕了吧,就快穿帮露馅了吧!”蓝梅说着,就逼近了宋婵娟,看那架势,一定要亲眼目睹宋婵娟到底还是不是黄花闺女了,才能验证她今天突然空降前来捉双没有搞错!

    “你,你,你千万别乱来呀!”宋婵娟边往后退边竭力阻止蓝梅的疯狂行为!

    “就是亲眼认定一下,又不会伤害到你,你咋吓成这个样子呢?”蓝梅越是看到宋婵娟竭力反对,就越觉得她心里有鬼,就越觉得她跟二公子约会的事儿板上钉钉是铁的事实了,也就越是坚定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决心!

    “蓝梅,咱俩可是最好的闺蜜,你可千万别触碰我的底线……”被逼到墙角的宋婵娟,还这样负隅顽抗说。

    “你什么底线呀?是你先触碰了我的底线,不然我何必这样对你呢?”蓝梅总是觉得全世界都欠她的,谁做什么都是损害了她的利益,所以,立即这样反问道!

    “可是,之前你不是说过,只要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分享二公子吗?咋到现在你全都变卦了呢?”实在没办法,宋婵娟突然想起了蓝梅曾经这样允诺过她……

    “这么说,你刚刚真的跟他约会了?”蓝梅突然从宋婵娟的恳求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只是想起了你曾经说过的话!”宋婵娟觉得刚才说错了话,就这样争辩说。

    “不行,无论你如何争辩,我今天都要亲眼所见,看看你的第一次是不是已经给了他,是不是他最近心思不在我身上,都被你给吸引去了……”蓝梅边说边真的开始动手了!

    “蓝梅呀,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咱俩毕竟是要好多年的闺蜜呀!”宋婵娟一遇到这样的事儿,就浑身发软,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能这样苦苦哀求蓝梅了……

    “越是闺蜜就越要听我话,快点配合我吧,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蓝梅越发觉得自己就快得到真相了!

    “可是你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呀!”一看蓝梅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带,宋婵娟的眼泪都快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