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1章:想吃桃有毛

    “不打不成交嘛,正是因为蓝梅发现我从来都不对王大力的讨好领情,才认定我是她最好闺蜜的……还有,就是我家的家庭条件从来都不如蓝梅家,这一点上她总是有优越感,所以,她也才肯跟我一直保持闺蜜的关系……”宋婵娟这样解释说。

    “我也没想到,你家的家庭条件这么差——这样吧,我给你一百万,你在湖畔镇买一套好一点儿的房子,剩下的钱,买家具家电什么的,很快就能让你和你母亲过上超过蓝梅家的生活了……”马到成又想用自己的能力来“救苦救难”让宋婵娟和她母亲一步登天地过上好日子了!

    “这个你就别想了……打死我母亲都不会接受的……”宋婵娟居然断然否定说。

    “为什么呀?”马到成很是惊讶宋婵娟的这个回答——换了蓝梅,早就谢主隆恩了!

    “平白无故的,她和女儿就一步登天过上了让左邻右舍眼红的日子,她肯定着急上火,再也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了……”宋婵娟这样回答说。

    “那也不能像现在这样,都什么年代了,连冰箱彩电洗衣机等电器都不用,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马到成觉得宋婵娟的家庭太落后于时代了……

    “虽然我母亲节俭,但并不意味着我家是真正的清贫,这样的日子我母亲和我都过惯了,再有改变肯定都无法适应的——我之所以买了那个带天光健身房的房子连我母亲都没告诉,就是怕她一旦知道了就会刨根问底,而且觉得那些钱白花了,糟蹋了,肯定整天催促我快点卖掉,然后,把钱交给她,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宋婵娟这样描述母亲的想法和行为。

    “或许你母亲手头的钱还不够多,假如一下子多了几百万的,也就会改变目前的状况了吧……”马到成还试图再多给宋婵娟几百万,让她彻底和母亲摆脱现在的清贫状态!

    “才不会呢,知道今天你递给她那些拖鞋和浴巾的时候,她为啥问你从哪里买的,有没有发票吧?”宋婵娟却又提到了这样的小事儿……

    “为啥呀?”

    “但凡有谁送给我东西,她都是要拿着发票给退回去的,然后,将钱还给对方,对方坚持不要,她也会单独存一个长期的存折,十年二十年就那么搁在银行里从来不动用的……”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哎呀,那我用什么法子来帮你家改变现状呢?”马到成还真觉得自己有点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了!

    “最好的帮助就是接受现在的现状,不改变现在的现状,只有这样,大家才会和平相处,我母亲也才会心理平衡,也才会因此健康长寿……”宋婵娟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呢,我直接把钱给你,你不告诉你母亲总行了吧!”马到成还是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爱和钱要付出,就这样问道。

    “我也不需要什么钱呀,那个天体练功房的房子已经算我有了一个可以另外栖身的空间了,其他的我有一份儿稳定的工作,每月都有几千块钱的工资,每年揽储完成任务的话,还会有一定的奖励,在这样一个小镇上消费水平也很低,所以,我的生活完全不再需要更多的钱了……”宋婵娟也是那种知足常乐的性格……

    “那这样吧,假如你真的怀上了咱们的孩子,我给你一百万作为育儿基金,你负责理财让它增值保值,专门留给孩子用的……”马到成还不死心!

    “这个也不用你操心了,一旦我有了孩子,怕是很快就要跟那个副社长结婚了,他早就承诺我,我生的孩子由他养大成人……”宋婵娟再次婉言谢绝了!

    “难道我就一点儿忙都帮不上了吗?”马到成居然有了失落感!宋婵娟跟蓝梅的差距比天壤之别还要大,居然用什么理由给她钱她都不要,换了蓝梅,完全不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你的忙帮的可大了,你的种子价值连城,不是用任何数字的金钱能买到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你就不必再操别的心了,只要多在我的土地上播撒你宝贵的种子,让我能怀上一个健康的孩子,就算是对我、对我母亲、对我和我母亲未来的幸福做了最大的贡献了!”宋婵娟说出了她最真切的意愿……

    “那好,那我们现在就……”马到成一听,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多播种,也好早日丰收硕果,就一下子抱住了宋婵娟,急切地说道……

    “就等你说这话呢!”宋婵娟心领神会,马上跟二公子融洽在了一起……

    “对了,你跟孟姜楠回市里——那个姜女士咋样了?”俩人**荡魄之后,平静下来,宋婵娟突然想起了这个话题,就问道。

    “很可惜,没抢救过来……”马到成如实回答。

    “那孟姜楠跟母亲见到最后一面了?”宋婵娟还关心这个细节。

    “见到了……”

    “姜女士,不会临终前,把她女儿托付给你了吧!”宋婵娟还真是直觉厉害,居然这样问道。

    “还真让你猜着了……”马到成只好坦诚相见了。

    “那你接受了?”宋婵娟关心的是结果。

    “没办法,我不接受姜女士就闭不上眼睛啊!”马到成自嘲地回答说。

    “那你打算咋接受这样一个女孩子呀?”宋婵娟还是要知道结果。

    “我也没想好,不像你和蓝梅,虽然跟我有了这样的关系,但都有人接盘,我没后顾之忧,可是孟姜楠这个野丫头,听她的意思这辈子从来没让任何男人碰过,今后也非我不嫁了,我真头疼将来咋办她呢!”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别的女人都不用他负额外的责任,可是孟姜楠这个女孩子却没法安排她的未来归宿……

    “回来的路上,她没强迫你咋样吧!”宋婵娟还是凭直觉这样问。

    “又让你猜着了……”马到成还真感觉到宋婵娟有点神奇了,咋什么都能猜得到呢?

    “咋了,你真的跟她生米煮成熟饭了?”宋婵娟凑近马到成的脸,十分亲昵地这样问。

    “她还真把我逼到绝处了,但我灵机一动对她说——你母亲尸骨未寒,咱们不能犯了民间的禁忌吧——这才算止住了她疯狂野蛮的进攻……”马到成用了最简练的语言,将当时的情景给说了出来。

    “还是你有定力,不然的话,换个男人怕是一定招架不住她这个疯狂到无拘无束的野丫头吧!”宋婵娟这样说,还真是在换个角度来夸赞她的二公子。

    “什么定力呀,若不是没想好将来如何安置她,还真就被她的野性给弄得晕头转向,被她一下子给套牢了……”马到成也只好实话实说。

    “还是你不是一般男人,在那样关键的时候还有理性可以遵循,现在也好,先稳住她,慢慢就会找到应对她的办法了……”宋婵娟还是站在二公子这边,帮她想办法化解难题。

    “要不,你找个时间帮我做做思想工作?”马到成灵机一动这样说。

    “你是想让我劝她死心塌地这辈子就跟定二公子了,还是劝她渐渐地淡忘二公子,另谋新欢?”宋婵娟却没懂二公子到底希望他怎样。

    “当然是让她别再缠磨我了,我有了你和蓝梅已经够招架的了,再多出她这样一个野丫头,将来我还真有点驾驭不了她的感觉呢……”马到成只说了宋婵娟知道的女人,其他的像什么徐美奂、唐小鸥、杨水花、何家姐妹还有夏欣欣等人一概都不在此列……

    “她被关在笼子里,啥都没穿的样子我可见过,那身材,不是一般女人能拥有的,你就舍得这样轻易放弃了?”宋婵娟反倒这样说了。

    “你以为我是个重口味的男人,越是她那样野性的女孩子我会越喜欢吧!”马到成想探听一下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

    “连我都羡慕她的野性身材呢,难道你就舍得放弃了?”宋婵娟还是这样问。

    “说我不喜欢她的身材那是撒谎,可是,我实在是没法驾驭她的性情……”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难处——就像一首古老的儿歌说的那样——想吃桃,桃有毛,想吃杏,杏又酸,想吃的果子面丹丹……

    “你连我七叔马场的那匹谁都驯服不了的烈马都能驯服驾驭,一个小小的野丫头,二公子不会因此就打了退堂鼓,拱手将她让给别的男人去征服了吧!”宋婵娟终于表明她的态度了——是男人就要去征服那些难以征服的对象!

    “听你这话,是鼓励我我把她拿下?”马到成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宋婵娟咋会像牛家老爷子一样如此鼓励自己在女人面前无所畏惧勇往直前呢?

    “难道二公子不是那种征服欲很强的男人吗?像蓝梅这样傲娇的女孩子二公子都一举给拿下了,孟姜楠这样的野丫头又算得了什么呢?”宋婵娟还在吹进攻的号角!

    “你的话有点高深莫测,我有点不懂你到底什么什么意思了!”马到成真有点摸不清宋婵娟到底是不是正话反说的激将法……

    “你以为我是在吃醋?”宋婵娟微笑着这样问。

    “不是吗?”马到成立即这样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