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34章:重新认识她

    “有啥听不懂的,他是我男朋友叫牛得宝,带我去一家流浪猫狗收养站,一下子就看见了这个小家伙朝我可怜巴巴地呼叫,我的心当时就化掉了,一下子抱起它,就好像我自己生出的孩子一样……”宋婵娟正说男朋友呢,却又一下子拐到小狗的身上去了……

    “你说啥,他叫牛得宝?”母亲顿时大惊失色!

    “对呀,就叫牛得宝啊!”宋婵娟好像完全不介意母亲的振聋发聩般的惊骇!

    “可是我听蓝梅说,她新交的男朋友也叫牛得宝啊!” 看来母亲还真比较了解蓝梅的近况,抑或是蓝梅为了预防宋婵娟跟她抢男人,就将她跟一个叫牛得宝的男人交朋友的事儿告诉给了宋婵娟的母亲,或许也是一道天然的屏障能帮她预防俩人抢一个男人的事情发生吧……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爸爸的名字还跟他们单位的一个小伙重名了呢!”宋婵娟直接举出了活生生的例子给母亲听!

    “妈是问你是不是同一个人!”母亲只关心眼前这件事!

    “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我什么时候会跟蓝梅抢男人呢!”宋婵娟还拒不承认。

    “你可听妈妈一句劝,当年在王大力的问题上,你们俩可没少闹矛盾,现在好,俩人若是喜欢上一个男人了,那将来还不闹翻天了呀!”母亲太了解蓝梅和女儿之间在男朋友上的恩恩怨怨了,所以,苦口婆心地这样劝导说。

    “她喜欢她的,我喜欢我的,井水不犯河水……妈妈呀,您就别瞎操心了,快点给我男朋友准备脱鞋浴巾去吧,快去吧……”宋婵娟这才算第一次将目光从小狗的身上移开,腾出一只手,推着母亲快点按她的吩咐去做……

    “反正,一会儿你得给我说清楚……”宋婵娟的母亲这样说着离开女儿,还趁机瞄了一眼若无其事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个男人,估计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还是去里屋给女儿这个稀里糊涂领回家的男朋友找崭新的脱鞋和浴巾去了……

    看见母亲去找需要的东西了,宋婵娟才抱着小狗过来对二公子说:“快去洗澡啊……”

    “可是,我现在还没拿到脱鞋和浴巾呀……”马到成当然听到了刚才他们母亲说话,所以,这样回应说。

    “你先进去洗,回头我给你送进去……”宋婵娟这样亲昵地说。

    “那好,那我在里边边洗边等你啊……”马到成只能言听计从地这样回答。

    “好好好,我一会儿就带着我们的牛仔进去跟你一起洗澡……”末了,宋婵娟还这样来了一句。

    马到成此刻真有点无奈到家了,想不到,一只小小的狗崽,就让宋婵娟一下子判若两人地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还有,刚刚进到她家的时候,马到成发现这是一个典型的工薪阶层家庭,最老式的三室两厅,总面积都超不过七八十平米的那种,每个地方都小得有点局促抹不开身,家具也都是十几二年前的土木匠打的那种大立柜,高低高之类的,电视还是老大屁股的那种,还没进入到“平板”时代,装修就更不用说了,窗台居然还是水泥面儿的!

    原来宋婵娟是出生在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基本上与自己当年的层次差不多,只不过她不是孤儿,受过良好的大学教育之后,在信用社找到了一个平稳体面的工作,而且凭借个人的能力,才做到了中层干部的位置上——抑或,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副社长看中了她,才给了她现在的工作和位置吧,不然的话,就凭借她家现在这样的档次,还真不是一般能力的女孩子会有现在的地位的……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这样一个家庭环境,偶尔听到宋婵娟和母亲的一半句对话,马到成心想,宋婵娟跟自己有共同语言,绝对是因为自己也是从她这个阶层,阴差阳错一步登天才成立牛得宝的替身,也才有了如此丰富多彩甚至令人目不暇接的各种奇妙经历吧……

    走进宋婵娟家的卫生间,真是太寒酸了,一共不到两平米大小的空间,只在一米以下镶了那种最普通的白瓷砖,而且很多都露出了出了底釉,斑斑驳驳的,有点年久失修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个环节中养大的女孩子,居然会在那个秘密的练功房里,做出你们超凡拔俗的瑜伽动作,居然在温泉池的时候,给了自己飘飘欲仙仙女下凡的感觉——这样的气质性情,到底是如何培养出来呢?

    打开有点生锈的水龙头,开始出来的水居然是带着铁锈的,放了好一阵,才出现了清水——唉,真不知道宋婵娟成长过程中是如何忍受这些的,又是如何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练就出她那种优雅高贵的气质的!

    或许,她今天突然间在一只小狗身上爆发出了那种一发不可收的母爱,就是她这个阶层出身的女孩子天生母性的必然表现?但凡被什么感动了,就会一下子痴迷其中,无法自拔?

    最让马到成感慨的是,宋婵娟与蓝梅本质上的差别就在于,家里如此普通甚至略显清贫,却从来没跟他提过任何钱物上的要求,甚至还总是想方设法地“倒贴”他,比如那两匹马,换做蓝梅的话,怕是一匹不要个三五万的,也得变相弄去万八千的吧!

    越是宋婵娟这样的表现,在直接目睹了她的生存环境之后,马到成也就越发有彻底改变她和她家人命运的冲动和想法了,至于用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点上帮她,还要让她能接受,那就要在今后的接触中,慢慢寻找机会了……

    就在马到成边冲热水澡,边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宋婵娟的母亲找出了她父亲没穿过的脱鞋和浴巾,到了客厅,一看人不见了,听见卫生间里哗哗啦啦的水声就直接埋怨说:“咋没带脱鞋和浴巾就进去了呢?”

    “我答应他先进去洗,等妈妈找到了,我亲自送进去的……”宋婵娟这样解释说。

    “这不好吧……”母亲一听,自己的女儿要进到卫生间去送拖鞋和浴巾,这有点太不成体统了吧,大白天的,一个近乎陌生的男人在洗澡,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进去送拖鞋和浴巾,这算什么事儿呢?

    “有什么不好的?”

    “你可是答应过那个副社长的,可不能就这么轻易跟了别的男人呀!”母亲居然直接提及了这样的话题。

    “妈,副社长是结过婚有过孩子的人了,我一个黄花大闺女直接嫁给他多吃亏呀!”宋婵娟立即为自己争辩说。

    “人家那样的身份地位,图的不就是这个嘛,不然的话,干嘛答应娶你呀!”母亲讲的是这个理儿。

    “妈,您就别管这些了,我自有主张……”宋婵娟不知道该如何说服母亲,就只好这样说。

    “啥主张啊,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个副社长,妈妈就要替你把关,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把自己的身子给糟蹋了——你们——还没那个吧……”母亲连这个都问了。

    “嗯,还没呢,一会儿我进去跟他一起洗澡,就第一次那个了!”宋婵娟知道不能跟母亲实话实说,但也要这样说,试试母亲的反应如何。

    “你敢!”母亲立马急眼了!

    “有什么不敢的?谁又没规定,我的第一次一定要给那个副社长……”宋婵娟还拿出一副据理力争的架势来。

    “你咋这么说话呢?”母亲不懂女儿为何如此理直气壮!

    “副社长的第一次不也没给我吗,我干嘛把第一次给他呀!”宋婵娟立即说出了她的理由。

    “可是你把第一次给了这个姓牛的,他又能给你什么?”母亲讲的是实际。

    “给我幸福啊,给我怀上一个孩子的机会呀!”宋婵娟很自豪地这样回答说。

    “什么?你还要跟这个姓牛的生个孩子?”母亲差点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对呀,要不我干嘛把第一次给了他呢?”宋婵娟还是觉得自己站在理儿上呢!

    “病了,你的脑子一定生病了,咋突然这么糊涂了呢?”母亲一下子被女儿给气得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妈,我清醒着呢,您就别操那么多心了……该干嘛干嘛去吧……对了,我记得小时候,我爸爸给我买了一只小狗,我吓得好几天都做噩梦,我把就把那个小狗送人了,不过,那个狗笼子没舍得,一直留在家里呢,妈妈快点帮我找出来,我也好把这只小狗先放到里边,然后好进去跟他一起洗澡啊……”宋婵娟边说,边到阳台上去找那个狗笼子……

    “你个死丫头片子,你是要成心气死你妈妈呀,等你爸爸给我托梦的时候,我告诉他,他非用在天之灵来惩罚你不可……”母亲不得不将已经过世的老头子搬出来阻止女儿的行动了……

    “才不会呢,我爸这辈子从来没打过我……”宋婵娟还真的在阳台的一个角落,找到了包裹在一块旧床单里的那个还能用的狗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