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33章:别往歪了想

    “太好了,难题终于解决了!”马到成心里十分高兴,这样的话,几个难题一下子都迎刃而解了……

    就在这个时候,王大疤瘌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了几声小狗欢快的叫声,马上就问:“不是都迁走了吗?”

    “就刚才,在屋里发现落下了一只小狗崽……”正说呢,宋婵娟抱着那只小狗从屋里出来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王大疤瘌认识宋婵娟,很是惊异她咋会出现在这里!

    “我一下子弄了这么多烂摊子,免不了要向他们农村信用社请求贷款扶持,她作为信用社的代表,是来这里进行实地考察的!”马到成反应还真快,居然找出了这样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说明宋婵娟为啥会出现在这里……

    王大疤瘌一听是这样的理由,诡谲地笑了一下,也就没再多问,转而说:“大中午的,还没吃饭吧,走,到我家里吃我老婆做的猪肉炖粉条吧……”

    “我刚吃过盒饭了,今天还有重要的事儿没办完,就不去了……”马到成这样婉言谢绝,是因为他还有个承诺没给宋婵娟兑现呢!

    “真的——还有——重要的事儿要办?”王大疤瘌居然用眼神儿去瞄一直还在稀罕那个毛茸茸的小狗崽的宋婵娟,这样话里有话地问了一句……

    “我王大哥别往歪了想,我真有重要的事儿要办,你就先回去吧……”马到成突然感觉到,这个王大疤瘌是粗中有细,看出他和宋婵娟之间可能有那种亲密关系了,但还是这样竭力抵赖着。

    “可是,没见你的车子在外边呀……待会儿你咋回去呀?”王大疤瘌又发现了一个现实问题。

    “啊,我今天是骑马来的,看,那边树上不是拴着两匹马吗!”马到成边说,边透过那些残垣断壁的院墙,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拴着的两匹马这样说。

    “你是——跟她——一起——骑马来这里的?”王大疤瘌把话像抻面条一样地说了出来,分明是弦外有音……

    “对呀,正好她七叔给了她两匹马,放在家里也没人出来溜溜,我们也就骑马来这里了……”马到成没办法,只好这样解释说。

    “骑马好,骑马好啊——骑马才够浪漫啊!”王大疤瘌意味深长地这样来了一句。

    “王大哥,千万别往歪了想,我和她真的没那种关系……”马到成真觉得自己彻底露馅了,但还在这样苍白地争辩道。

    “谁说你们有那种关系了,打死我都不信——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得回去了,争取天黑前,把你要的集装箱公寓给你弄到位呢!”王大疤瘌正话反说之后,又突然正经起来……

    “走吧王大哥,我很快就回到养殖场了,待会儿见……”马到成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王大疤瘌,马到成回到院子里,发现宋婵娟还把所有的兴趣都集中在那只毛茸茸的小狗崽身上呢,就走过去说:“你真的被这只小狗给迷住了?”

    “是啊,它太可爱了,好像跟我已经很熟了——你信吗,它一口气把这一盒的盒饭都给吃掉了……”宋婵娟就像一个母亲在稀罕自己的婴儿一样,对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百般呵护的样子……

    “估计是饿坏了,就像孟姜楠一样,一口气吃了七盒盒饭呢——对了,你干脆给它起名叫‘盒饭’得了,这多有纪念意义呀!”马到成尽可能地把兴趣从刚才跟宋婵娟要做的那件好事上,转移到她喜欢这个小狗狗的身上来……

    “叫它‘盒饭’?太逗了吧!”一听二公子给这个小狗取名叫“盒饭”宋婵娟顿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种笑带有穿透性,一下子就让马到成失去了任何抵抗力,仿佛有某种光束从身体中瞬间穿透了一样,心荡神摇起来……

    “好听好记还有纪念意义……”马到成这样解释“盒饭”这个名字有多好。

    “那好,小名就叫‘盒饭’吧……”宋婵娟同意的同时,还留下了埋伏。

    “你还要给它起个大名?”马到成听出了宋婵娟的遗体。

    “是啊,我突然觉得它好像是咱俩生出的孩子一样,所以,哪能只有小名没有大名呢?”宋婵娟居然将这个“盒饭”比喻成了她和二公子的孩子一样!

    “难道你还要让它姓了我的姓?”马到成真的有点哭笑不得了……

    “不好吗,那才真正有纪念意义呢!”宋婵娟却是极其认真的。

    “那你打算叫它什么呢?”马到成一看宋婵娟那种希冀的目光,马上就妥协了……

    “叫它牛牛吧……”宋婵娟马上就想出了一个名字。

    “不行!”

    “为啥不行?”

    “我和我老婆收养了一个儿子,小名就叫牛牛……”马到成当然要这样解释。

    “那叫牛犊子吧……”宋婵娟又说出了一个名字。

    “也不行……”

    “咋还不行?”

    “我大哥牛得才家有一头藏獒就叫牛犊子!”马到成又这样解释说。

    “哎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干脆你给起个能行的吧!”宋婵娟放弃给“饭盒”起个姓牛的大名了。

    “假如真的要姓我的姓,假如真的给它起个好听的大名,我看就叫‘牛仔’吧……”马到成倒是灵机一动,想出了这样一个名字给这只叫“盒饭”的小狗。

    “牛仔?!”

    “行不?”

    “太好了,我这就带‘牛仔’骑马回家了……”宋婵娟一听这个名字,立马就同意了,而且,抱起牛仔起身就朝外走……

    “可是,刚才你让我……”马到成的意思是:“刚才你让我在你身上重演那天在蓝梅身上做的那些事儿——就不做了?”

    “等回到我家,我给牛仔洗个澡,放在笼子里之后,咱俩再做……”宋婵娟听懂了二公子想说什么,但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正好,我也想洗个澡呢!”马到成刚才在草垛里跟宋婵娟好那把之后,总觉得身上发痒,所以,只好这样跟了一句……

    “那还等啥,咱俩快点骑马带牛仔回我家吧……”宋婵娟直接说出了去向……

    “可是,我从来没去过你家呀……”马到成一听宋婵娟因为痴迷这只小狗,居然连这样的细节都忘记了,居然要带他直接回她家了!

    “牛仔也是头回去我家呢……”宋婵娟不直接回答二公子的话,而是边亲昵那只小狗,边这样神回复说。

    “你把我跟它相提并论了?”马到成再次啼笑皆非了!

    “嗯,你们俩都是一样的可爱……”宋婵娟用了这样一句话,来化解二公子的惊异……

    马到成顿时无语了,想不到,见到这样一个毛茸茸的小狗崽,就一下子勾起了宋婵娟那潜伏多年的母性,一下子就都旁若无人地爆发出来,而且,完全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了好像……

    骑在马上的宋婵娟,依旧全神贯注地都在那只狗狗身上,若不是马到成一路反复询问引领,大概连她家在哪里都会忽略不计了……

    到了宋婵娟娘家,一进门,宋婵娟的母亲就惊呆了:“婵娟呀,你不是对狗过敏吗,咋还抱着狗回家呢?”

    “妈,我不但带狗回家,还带了他呢!”宋婵娟居然时时处处都将二公子和她怀里的狗狗相提并论了!

    “他是谁呀?”母亲一看,女儿身后果然跟着一个高高大大的俊朗男人,就将她拉到屋里,逼到一个角落,这样问道。

    “我男朋友啊!”宋婵娟一手抱着那种小狗,一手招呼马到成进来,关门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同时,给母亲这样一个简单明确的答复……

    “你有男朋友了?”母亲的脸上忽然有了某种莫名其妙的惊异!

    “对呀,没有男朋友哪里会有我的盒饭呢?”宋婵娟边说,边抚摸怀里的小狗。

    “什么盒饭呀,他给了你一碗盒饭你就认她做男朋友了?”母亲居然这样理解女儿说的盒饭应该是这个意思……

    “不是啊妈,我们俩给这只小狗取的小名叫‘盒饭’,大名叫牛仔,跟他一个姓……”宋婵娟一听母亲误解了她的意思,就这样更正说。

    “你男朋友也姓牛?”母亲十分过敏这个姓氏好像。

    “对呀,姓牛咋了?”宋婵娟完全不看母亲,而是抓住小狗的一只狗爪爪逗它玩耍……

    “我听蓝梅说,她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就姓牛!”母亲神神秘秘地这样提醒女儿说。

    “咋了,天底下就一个姓牛的男人呀!”宋婵娟却不以为然地这样回答母亲说。

    “可是,这也太巧了吧……”母亲觉得天下不会有这样的巧事儿——俩要好的闺蜜,几乎是同时交往了同一个姓氏的男朋友,谁会相信这是巧合呀!

    “无巧不成书嘛——妈快点给我男朋友找双我爸爸没穿过的脱鞋,然后再给他找一条我爸爸没用过的浴巾——他必须立即洗个热水澡……”宋婵娟手眼还是不理那只小狗,但嘴上却这样吩咐母亲快点去做这几件事儿……

    “第一次来咱家就洗澡?”母亲那是相当的惊异!

    “对呀,我还要带牛仔跟他一起洗呢!”宋婵娟的注意力还都全神贯注在那种小狗身上,却给出了这样一个看似随意的答复……

    “婵娟呀,你没病吧,咋说出来的话,妈都听不懂了呢!”母亲真的被女儿突然的变化给弄得彻底蒙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