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6章:他抓得太紧

    马到成抬头一看,奶奶的,宋婵娟什么时候落在了大肉头的手里呢!用刀逼住了她那白净的脖子,马到成心里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刚才咋就没事先安排好宋婵娟不让她靠近,现在好,虽然干掉了大肉头的五个手下,可是宋婵娟落到了他的手里,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万一他狗急跳墙伤害到了宋婵娟,那可就后悔一辈子都来不及了!

    手里虽然攥着石头,可以一掷击中大肉头,可是在击中他的同时,他手里的杀猪刀稍微一动,怕是宋婵娟的脖子就会被割出一个大口子,甚至连性命都不保了吧!

    这可咋办,本来就是想到这里来弄一些被淘汰的猫狗回去养的,想不到,居然遇到了这帮子家伙,而且,让宋婵娟落在了大肉头的手里,危在旦夕!

    “千万别,你放了她,有话咱们可以好好说……”对方一下子抓住了自己的软肋,马到成只好这样妥协说。

    “我才不会放了她,我一放她,你手里的石头就会打中我!”大肉头目睹了刚才这个男人用了几块石头,就将他的“五虎上将”给打得人仰马翻的情景,所以,才会这样警惕地说。

    “好好好,我把手里的石头放下,这回你该放人了吧!”马到成边说,边将手里的石头给丢到了地上,这样交换条件说。

    “放人可以,但你要转过身去,跑出一百米我才放人!”大肉头则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别听她的,他是要对我非礼!”这个时候,宋婵娟这样喊了一句!

    “别怕,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马到成本来也没打算按照大肉头的说法去做,听到宋婵娟这样喊,就更加明确了大肉头的意图——他好不容易逮住了这个大美女,哪里还肯撒手呢,就是想趁机把这个男人给支走,然后在对这个美女下手……

    “你再不转身离开,我真就对她不客气了!”大肉头一看这个神奇的男人朝他迈近了一步,就这样威胁说……

    “我说大肉头,你觉得你今天能逃出我的手心儿吗?”马到成这个时候越发觉得,不能跟这个家伙示弱,不然的话,宋婵娟肯定会遭殃!

    “我不管,反正你女人现在我手里呢!”大肉头这样威胁说。

    “你觉得,邪恶能战胜正义?你觉得你的凶恶能够得逞?”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是在心里琢磨如何才能制服这个劫持了宋婵娟的家伙!

    “别过来,再往前走一步,我就一刀抹了她的脖子!”大肉头真的将那把杀猪刀又贴近了一些宋婵娟的脖子……

    “打住——大老爷们挟持一个女人太没出息,有种咱俩单挑!”马到成这才站住了脚步,举起双手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我才不上你当呢,还是那句话,你再不转身离开,我的杀猪刀真就……”

    只是大肉头这句话没说完,人却突然一下子软了一下,手中的杀猪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马到成正看得傻眼呢,大肉头倒下之后闪出的身后空间才让他看明白了为啥会这样——原来,那个坐在轮椅上,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姜女士,趁大肉头不备,悄悄到了他的身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一混子下去,才将这个穷凶极恶的大肉头给打倒在地了……

    马到成欣喜若狂,快步过去,一下子搀扶起了也跟着大肉头一起瘫倒下去的宋婵娟,到了一边让她坐在一个木凳上,然后回身在院子里找到了一根绳子,将昏迷中的大肉头给绑住了手脚,这才回来问宋婵娟:“你没受伤吧?”

    “没受伤,就是被他……”宋婵娟皱着眉头这样去抚摸自己的前边……

    “被他咋样了?”马到成以为大肉头对宋婵娟咋样了呢,就这样问。

    “被他抓得太紧,疼死了……”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我帮你揉揉吧……”马到成很是关心地这样说。

    “不用了,我好多了,快去看看姜女士吧……”宋婵娟说完,努力挣扎着站起来,在马到成的搀扶下,到了有气无力的姜女士面前,对她说:“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不是我救了你一命,是你们救了我和我的心肝儿猫狗一命……”姜女士有气无力地这样回答说。

    “您的这里——咋变成这样了?”宋婵娟趁机这样问。

    “到去年底,我买房子的钱就都用光了,靠我之前的积蓄和一点可怜的救济金,才面前支撑到现在……原本上千只的猫狗,饿死的逃离的不下二三百只,又被他们这帮子专门倒蹬野猫野狗宰杀后,把肉贩卖给那些街边烧烤赚黑心钱的家伙给明抢暗偷了好几百只,现在剩下的几百只,虽然已经弹尽粮绝,可是它们就是不肯离开这里离开我……”姜女士一看眼前终于来了两个肯跟她说话的好人,就把这些情况都说了出来……

    “那您将来打算怎么办呀?”宋婵娟关切地问。

    “哪里还有将来,我掏心掏肺对这些猫狗好,这些猫狗对我不离不弃,可是我的家人不理解我,左邻右舍不理解我,众叛亲离,妻离子散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我哪里还能看到未来……”姜女士欲哭无泪地这样绝望地说道。

    “那——我们今天若是不来,您岂不是……”宋婵娟不敢说出结果来……

    “你们若是不来,大概今天就是我跟我的这些心肝宝贝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姜女士居然这样说。

    “那您为什么不报警或者让120来救您的命呢?”宋婵娟不懂姜女士为何要如此死守苦撑……

    “没必要了……”姜女士的眼神有些迷离……

    “为什么这么说?”宋婵娟感觉有点不寒而栗……

    “你们看……”姜女士这样说的时候,用那双瘦得像鹰爪的手,掀开了轮椅上盖住她双腿的一块布,立即露出了血肉模糊的新鲜伤口!

    “难道——他们残害您了?”宋婵娟第一反应是姜女士腿上的伤痕是大肉头他们干的,就无比震惊地这样问。

    “不是他们,是我自己!”姜女士却给出了这样出人意料的回答。

    “为什么要这样啊!”宋婵娟似乎更加震惊了!

    “我的心肝儿猫狗已经没吃没喝好多天了,我只好每天割下一块肉来,分给它们吃……”姜女士也不隐晦,说出了这样一个惊天的信息!

    “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呀!”宋婵娟无论如何都难以置信,姜女士会将事情做到如此极端的程度!

    “我要让这些心肝儿宝贝记住我的味道,等我咽气了,它们吃了我的身体还能再多活一些时日……”姜女士居然是这样一个视死如归的信念,才支撑了她的这个行为动力……

    “天哪,您一定是疯掉了吧!”宋婵娟情不自禁就给了这样一个评价!

    “我是疯掉了,我被这个没有爱心只顾疯狂敛财赚钱的不顾其他生命存活空间的社会给逼疯了……”姜女士突然亢奋地这样一口气说出了她压抑在心里的那句话!

    “这不行,我们这就送您去医院抢救吧……”宋婵娟这样提议说。

    “没必要了,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时刻了,抢救活了我也不想活了……”姜女士却这样回绝说。

    “那您就舍得离开您的这些心肝宝贝?”宋婵娟这样反问道。

    “有什么舍不得的,我把我的肉身都舍出来了,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姜女士还是她的那个逻辑,那个道理……

    “可是……”宋婵娟被这个姜女士的境遇给弄得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挤满无数猫狗的农宅里,传出了一个微弱的声音:“救救我……”

    “您的屋里还有人?”一直没参与宋婵娟和姜女士对话的马到成,听到屋里传出了不是猫狗的声音,而是人的声音,立即这样惊异地问道!

    “不用理她……”

    “到底是谁?”马到成再次听到了农宅里传出的求救声……

    “是我女儿,她疯了,被我锁在笼子里,跟猫狗在一起了……”姜女士终于给出了答案。

    “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呀!”一听是姜女士的女儿,宋婵娟立即这样问道。

    “她在社会上我不放心,天天面对豺狼虎豹都不如的人类,我怕她被糟蹋了,所以才把她锁在这个安全的地方……”姜女士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可是,您都这样了,她岂不是也给您一起殉葬了吗!”宋婵娟的意思是,您这样了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丢下笼子里的女儿,岂不是也会一同死掉吗!

    “她的生命是我带来的,我走了,当然也要把她带走……”姜女士居然是这样一套奇葩的理论!

    “您对那些猫狗的爱心都哪里去了呢?您这是严重的自相矛盾呀!”宋婵娟立即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我不让外边的坏男**害她,就是对她最大的爱心!”姜女士觉得她的做法一点儿都没错!

    “不行,我决定了,您必须去医院,您的女儿必须被放出来!”宋婵娟居然做出了这样果断的决定!

    “来不及了……”姜女士却这样淡定地来了一句……

    “什么来不及了?”宋婵娟顿时毛骨悚然起来,不知道姜女士说的来不及了,到底指的是什么!

    “您进屋里看看她,就知道了……”姜女士这样说完,居然头一歪,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