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5章:别管我是谁

    “不用求,我也很好奇这个奇葩女人呢,咱俩这就骑马一起去响水镇吧……”宋婵娟这样善解人意的女人,咋会不答应二公子的请求呢!

    “太好了……”一听宋婵娟痛快答应了,马到成就预感到,他的养殖场里再也不会缺少狗狗这个类型了……”

    二十里的路程,骑上快马,很快就到了……

    虽然宋婵娟也没来过响水镇这个传说的姜女士的流浪猫狗收养站,但开口一问当地的人,很快就指给他们看具体的路线了……

    远远的已经看见那处破败的农宅了,残垣断壁不说,还能看见里边的空地到处荒芜,骑在马上的宋婵娟就问二公子:“破败成这样,可能猫狗都跑光了吧!”

    “谁知道啊,你不是说这个姓姜的女人卖了城里的房子来这里的吗,咋会变成这样呢?”马到成也不确定,就这样回答说。

    “也许众叛亲离,经营不善导致的吧……”宋婵娟这样分析说。

    这个时候,已经距离只有三五十米远了,因为马到成和宋婵娟是骑在高头大马上,所以,视线也就比较开阔,居然看见有几个人在破败的农宅附近鬼鬼祟祟地做些什么!

    “不会是来偷猫摸狗的吧!”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看着很像!”宋婵娟也觉得这些人有问题,就这样回答说。

    “快过去看看!”马到成策马就带头朝那些鬼鬼祟祟的人过去,到了近前才发现,原来他们正在从农宅内往外偷狗——通过手段打晕或者食物逗引那些狗狗上他们的圈套,然后,装进麻袋扎好口就扔到他们的一辆小型卡车箱里……

    而院子里则传来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家伙,偷我的狗去做烧烤你们个个都得下地狱!”

    骑在马上的马到成和宋婵娟寻声望去,看见在破败的院子里,一个坐在破旧轮椅上的白发女人手里挥舞着一根棍子正在追打一个大肉头的男人,很明显,这帮人不是来偷狗的,而是趁这个白发女人没法从轮椅上站起来阻止他们,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明抢了!

    “不行,这事儿我得管管!”马到成似乎看不下去了,就这样说了一句。

    “这些人可能的当地的地痞无赖,你敢招惹他们?”宋婵娟这样担心地提醒说。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况我们还是有求于这个姜女士!”马到成说完,已经从马背上下来,将马顺手拴在了身边的一棵树上。

    宋婵娟一听二公子下了这样的决心,也赶紧从马上下来,也将马匹拴在了树上,紧随其后就朝院子里边走……

    就快到近前了,才听见那个大肉头厚颜无耻地对那个满头白发的姜女士说:“你这里已经弹尽粮绝养不起这些猫狗了,何不让我帮你处理掉这些多余的负担,让这些猫狗也早点托生呢!”

    “放屁,你们就是图财害命,把我的猫狗抢走回去杀掉然后卖到市场上去骗那些撸串人的钱!“满头白发且身体极度虚弱的姜女士,拿出了吃奶的劲儿这样驳斥说。

    “我们怎么是图财害命呢?我们是帮你排忧解难打扫战场啊,不然的话,你这些猫狗没几天就都饿死了,那样可就一分钱的价值都没有了……”大肉头还在为自己公开的抢夺做辩解!

    “即便是那样,我也不会让你们这帮地痞流氓残忍地杀害我的这些心肝宝贝,你们给我住手,再不住手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块石头上……”病弱到极点的姜女士,居然用这样的要挟来表明自己的决心!

    “您想撞死我还真不拦着您,回头被发现了,也跟老子没关系!”大肉头却觉得姜女士用这样的话来要挟他不好使,而且是嬉皮笑脸地这样回答对方说!

    “谁说没关系!”马到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才紧走几步,上前这样说道!

    “你谁呀?敢管老子的好事?你是她兄弟?”一看院子里来了一对俊男靓女,大肉头立马这样恶狠狠地问道!

    “不是!”

    “你是他男人?”大肉头继续问。

    “也不是!”

    “你是她朋友亲戚……”大肉头还在问。

    “都不是!”

    “那你来这里管什么闲事!”大肉头一听,来者跟姜女士什么关系都没有,也就这样蔑视地说了一句。

    “你强取豪夺我得管吧,你图财害命我得管吧,你倚强凌弱我得管吧!”马到成却毫不示弱地这样诘问对方说。

    “你算哪根儿葱哪头蒜敢管老子的事儿,你到底是谁呀!”大肉头估计在当地没谁能管得了他,所以,一听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居然敢这样训斥他,立即凶相毕露地这样问道!

    “别管我是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今天这事儿老子还就管定了!”马到成哪里会打退堂鼓呢,就这样回了一句。

    “你就不怕我一刀废了你?”大肉头边说,边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杀猪刀,这样威胁说。

    “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你就更是罪加一等了!”马到成还是不屑一顾地这样回答说。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数三个数,你们若是还不离开,我对你们可就不客气了!”大肉头一下子被激怒了,最后通牒地这样说!

    “我帮你数——一、二、三!来吧,对我不客气吧!”马到成却完全没把对方的气势汹汹放在眼里,很是从容不迫地这样揶揄对方说!

    “哎耶,你成心往我的刀口上撞是不是?兄弟们,过来把这小子给我剁了!”大肉头一声令下,那几个正在偷猫摸狗的手下立即一拥而上,将马到成给围在了中间……

    退到一边的宋婵娟一下子就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一看大肉头的几个手下个个都是身强力壮凶神恶煞一样,很担心二公子真的打不过他们,最后吃个大亏,手心立即攥出了冷汗!

    马到成心里也明白,自己擒拿格斗这一块是弱项,从来没在正面冲突中有把握战胜对方,但他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半蹲在中间密切注意围住他的几个家伙的动向——老子知道打不过你们,但老子有脱身之术,一旦跳出你们的包围圈,有了一定就距离,老子就有办法来制服你们了!

    所以,就在三五个对方的人手持匕首同时从四面八方朝他刺过来的瞬间,马到成一个跳功猛地拔地而起,跳到空中一把薅住了一根树枝,让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个摆渡的支撑,然后,一下子悠出了三五米远,落地后,拔腿就朝院子外跑……

    “给我追,弄死这小子算我的!”大肉头这样命令那几个突然不见了刺杀目标的手下……

    于是,马到成在前边跑,几个家伙就在后边追,马到成跑出十几二十米,发现地上有了理想的石头可以施展自己百发百中的投掷功夫了,就猛地停下来,哈腰去捡地上的石头……

    那几个追来的手下一看手无寸铁的对方只是想捡石头来对付他们,就完全没太在意,也就举刀继续朝他杀将过来……

    马到成扔出的第一块石头打在一个手下的膝盖上,顿时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其他手下以为是歪打正着,瞎猫碰见了死耗子才打中的,也就没惧怕,继续朝马到成这边叫喊着杀过来!

    马到成的第二块石头打在了另一个家伙举刀的手腕子上,那把刚到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那个家伙一下子愣住了,不可思议对方为什么会打得这么准!可能是手腕子太疼了,也就顺势停住,用另一只手扼腕痛苦起来……

    还剩下三个手下,看见也就被对方撂倒了两个,就有点惧怕和犹豫了,可是听见身后大肉头不断地叫喊:“他就一个人,你们怕什么吗,快给我上,弄死他我偿命!”

    几个手下这才不再犹豫,继续朝这边扑了过来!

    马到成第三次抛掷石头来了个一石二鸟——打在一个家伙的耳朵上,弹了一下之后,正好打在了他身后的另一个手下的脑门上,俩家伙瞬间都眼前一黑,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就剩下一个扑过来的家伙,已经停不下来奔跑的惯性,也没有直接停下来的可能性了,就硬着头皮大喊大叫着朝一两米外的马到成扑了过来……

    这次马到成手里的石头不是抛掷出去的,而是像投掷保龄球那样,从下边一个“兜投”就直奔了来者的胸口窝,所以,虽然对方是扑过来了,刀子也几乎够到对方的身体了,可是胸口中了这块力拔千钧的石头,顿时就像被重锤砸了一下一样,五脏六腑都被震裂的剧痛让他的持刀的手腕子当即软了下来,虽然刀子落在了马到成的身上,但却像一个铁片子一样,滑落到了地上……

    就这样摆平了大肉头的五个手下,马到成以为这下子大肉头就会惧怕了,放弃这次行动,落荒而逃呢,想不到,却听见大肉头喊道:“你信不信我弄死你的女人!”

    马到成顿时惊呆了——不好,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意料,如何才能破解呢?马到成紧张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