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4章:做了一个梦

    “到练功房去再练一回天体瑜伽?”马到成立即这样猜测说!

    “想不想吧……”果然被二公子猜中了,宋婵娟就这样小声地问道。

    “可想可想了!”马到成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那还等啥!”宋婵娟这样说完,已经一个漂亮的动作翻身上了马背!

    “是呢,还等啥呢!”马到成也二话不说,跟着翻身上马,紧随其后,直奔宋婵娟的那个秘密练功房而去……

    两个渴望凑成一个渴望,两个急切合成一个急切,俩人的瑜伽动作很快就严重变形,从镜子里看见那些不再优美的动作也没谁在乎了,直到精疲力竭,潮水退尽,俩人才开始说话。

    “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宋婵娟这样呢喃道。

    “梦见什么了?”马到成当然要洗耳恭听。

    “梦见咱俩骑在两匹白马上,跑着跑着两匹白马突然长出了翅膀,很快就飞到了空中,跟那些雄鹰一起在蓝天上翱翔……可是飞着飞着,两匹白马突然融化了,变成了两朵白云,于是,咱俩就腾云驾雾地继续在空中飘移,飘啊飘啊,就飘到了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庄,双脚一落地,就看见了一大片野草莓,咱俩就尽情地采摘和吃啊,吃着吃着,忽然看见前边有块大石头,咱俩就想在上边坐下来休息休息,哪成想,那块大石头突然动了,转眼就变成了一头两米多高的黑瞎子,就把咱俩逼到了绝境……”宋婵娟一口气讲出了她的梦境……

    “于是,你就被吓醒了?”

    “没有啊,这还没完呢!”

    “梦的结局是什么呢?”马到成只想知道宋婵娟这个梦的结果是什么。

    “结局就是,那头黑瞎子逼我到了无法再后退的时候,突然张开了它的一只熊掌,里边居然是一盒口香糖!”宋婵娟很认真地讲这而梦的结局。

    “哈哈,你是看过那个口香糖的广告才做的这个梦吧!”马到成忍俊不禁地这样说道!

    “也可能吧,不过,我梦里的黑瞎子说出的一句话,让我惊讶极了!”宋婵娟说到这里的时候,眉头都皱了起来……

    “它说啥了?”

    “它居然说:别以为我不会爱上你……”宋婵娟说出了梦中那头黑瞎子说出的人话!

    “它说出了这样的熊话,意味着什么呢?”马到成感觉很有趣,但忍住了,没再趁机调侃,而是这样问了一句。

    “是啊,我也琢磨不明白呢!”

    “有可能是这样的——这个世界上吧,只有两个雄性见过你的屁股,一个是我,一个就是那头黑瞎子,所以,它才会一下子迷住了你,托梦给你,说它已经爱上了你!”马到成忍不住帮助宋婵娟这样分析说。

    “去你的,哪有你这样解梦的!”宋婵娟这样轻嗔道。

    “难道我说的不对?现在很多网文里都写过,说人的灵魂可以穿越到任何动物的身体里,兴许昨天咱俩制服的那头黑瞎子早已不是原来的那头黑瞎子了,而是某个男性人类的灵魂进入到了它的身体里,左右了它的行为,所以,见了你这样的美女,才会那么穷追不舍——或许,它还以为可以跟你上演美女与野兽的童话剧呢!”马到成借题发挥地这样解释说。

    “真的会这样?那可真是太可怕了……”宋婵娟却很害怕二公子这样的假设。

    “它都变成黑瞎子了,还被关进了那个牢不可破的铁笼子里,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了!”马到成这样安慰宋婵娟说。

    “我还是觉得,这个黑瞎子不是一般的黑瞎子,彪叔带着二十几号人马在山里搜寻了半个来月它都不出现,为啥单单我撒尿的工夫它就冒出来了呢?”宋婵娟还是对这样的奇遇感觉困惑。

    “所以呀,我怀疑它已经被某个人类的魂灵给左右了,在没见过你这样的美人儿之前,绝不现身……”马到成还是这样坚持自己的之前的说法。

    “还开这样的玩笑,我可不想它真的是被人类的魂灵给左右了……”宋婵娟这次是很认真地对二公子说。

    “你到底怕什么呢?”马到成还真是不知道宋婵娟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

    “怕它搅乱了我的心情,就没法静下心来跟你一起练瑜伽了呗!”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假如你真的不喜欢,我们也可以放弃认养它,把它送到林海市动物园去饲养……”马到成一听宋婵娟如此惧怕这头黑瞎子,那索性就将它给处理掉得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既然知道它不是一般的黑瞎子,就好好对待它,不说像对待朋友那样吧,也不能只把它当成一头黑瞎子……”原来宋婵娟是心存慈悲,将这头黑瞎子当成了一个特殊的朋友了!

    “这个你放心吧,但凡进入我那个养殖场的禽畜动物,都会获得最好的饲养和照顾的……”马到成这才如释重负。

    “嗯,这个我信……”宋婵娟似乎也得到了心里安慰……

    “要不,咱俩现在就回养殖场,安排他们好好对待这头黑瞎子?”马到成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养殖场现在到底啥样了,也不知道葛大壮冷不丁接受了这样一个差事,能不能应付得来,是不是有很多难题等待自己去解决呢,所以,趁机这样提议说。

    “嗯,我也想去看看它现在什么样了呢——对了,你的养殖场现在初具规模了吧?”宋婵娟边起身回到屋里穿衣服,边这样问了一句。

    “是啊,都是托你的福,现在已经有了二十多匹病残马匹,六头老母猪,十几头老老牛和二十几只老母鸡,再就是昨天在你的梦里爱上你的那头黑瞎子了……”马到成如数家珍地这样回应说。

    “规模不小了,够他们忙活的吧!”宋婵娟一听,短短几天,已经有了这么多的禽畜动物了,就这样夸赞一句。

    “差不多吧,原本的主打项目是牛黄,猪砂和狗宝,现在老老牛和老母猪都有了,外加病残马匹和老母鸡,就是还没有一只狗呢!”马到成略带遗憾地这样说。

    “你打算如何增加这个品种呢?”

    “想过几个办法……”

    “比如呢?”宋婵娟知道二公子对他新接手的养殖场很在乎,所以,关乎这个话题,也就表现的很认真。

    “比如,到狗市去专门购买那些老弱病残的狗,可是一打听,人家狗市都是卖那些健康的宠物狗的,要淘汰的病残狗一个都没有……于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马到成的心里还真琢磨过,如何才能弄到产生狗宝的病残狗的途径……

    “还比如呢?”

    “比如让养殖场的人出去贴广告,说本养殖场高价收养病残狗,流浪狗,或许就会有人吧我们需要的狗给送上门来吧!”马到成又说出了另外一个办法……

    “这个估计够呛了……”宋婵娟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为啥这样说?我们的想法有问题吗?”马到成有点惊异,不知道宋婵娟为啥突然这样说。

    “我说个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谁呀?”

    “离湖畔镇二十里外有个响水镇,前几年突然来了个姓姜的城里女人,在镇子的东头买了一处农家大院,将她在城里收养的好几百只猫狗都给搬到了哪里……”宋婵娟说出了这样一个有些价值的信息。

    “这个姓姜的女人是专门收养流浪猫流浪狗的?”马到成立即感兴趣了。

    “是啊,听人说,她偶然在晨练的时候,被一只流浪狗给绊倒了,起来一看,那条流浪狗用一双哀怨的眼神乞怜她,她一下子就知道了那条狗在祈求她救命,猛地就从过去见了猫狗就起鸡皮疙瘩,变成了疯狂喜欢猫狗了——她从那条捡来的流浪狗开始,一发不可收地见了这样被遗弃的流浪猫流浪狗就都带回家去收养,也奇怪,那些方圆几十里的流浪猫流浪狗,似乎都知道她家是个避难所,都纷至沓来,结果,家里家外到处都各种猫狗……”宋婵娟居然知道这个姓姜女人的故事!

    “那她为啥从城里搬到了乡下?”

    “她男人不理解她,跟她离婚了,她女儿也受不了她的疯狂,跟她爸去了,左邻右舍也受不了她,到处告状,最后是联合执法人员反复说服她,让她放弃收养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浪猫狗,她却坚决不从,最后,一咬牙,卖掉了离婚的时候留给她的房产,辞去了本来很体面的工作,带着那些流浪的猫狗,就到了响水镇的那个农家大院……”宋婵娟又说出了这个姓姜女人的更多信息……

    “那她现在的猫狗数量能有多少了?”马到成最关心这个了。

    “具体不知道,反正听人说,她买的那个农家大院成了方圆几十里甚至上百里各种流浪猫狗的集散地,具体有多少,谁也没数过……”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求你了,能带我去一趟响水镇,让我见识见识这个姓姜的女人和她的那些流浪猫狗吗?”马到成一下子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获得大量狗源的途径,就这样恳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