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2章:搞突然袭击

    “这么贵呀,您不会是趁火打劫坑我钱吧!”本来以为,三五千快顶天了,想不到,居然是三万块!何盼娣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就说你赔不赔吧!”杨水花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镯子到底是多少钱,可是谁让是我给打碎的呢,我这就赔您……”何盼娣这样的女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很自然就自认倒霉,认赌服输了……

    “怎么赔呀?”杨水花一听对方真的要赔付她了,就边摆弄自己的指甲,边这样拉着长音这样问道……

    “找个银行,我从我的卡里取钱给您就算赔了呗!”何盼娣马上这样说。

    “你真的有三万块钱赔给我?”杨水花到了这个时候,还怀疑这个养羊的村姑根本就赔不起她要的三五块钱!

    “嗯,我的卡里有这些钱……”何盼娣还算留了个心眼儿,没说出卡里有十万八万的!

    “都是二公子占了你的身子,然后赏赐给你的吧……”杨水花再次这样挑着眉毛故意逗引对方说。

    “我说了,这些钱都是我这些年打工赚来的!走吧,我这就给你取钱去!”

    就在何盼娣咬住嘴唇,下决心赔付杨水花这个被摔碎的翡翠镯子的时候,杨水花却一下子搂住来了何盼娣的肩膀,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热情洋溢地说道:“哎呀我的好妹妹,我哪里是那种见利忘义趁火打劫的女人呢,虽然这个翡翠镯子很名贵,可是再值钱,也抵不过咱们姐妹之间因此建立起来的姐妹情谊呀……”

    “您的意思是,不用我赔您这个镯子了?”何盼娣很是惊异!

    “是啊,不就是一块石头嘛,我家里还多得是呢,哪里会让你用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赔付我呢!”杨水花反倒这样说。

    “可是,您图个什么呢?”何盼娣越发觉得这个女人不好对付了,就这样小心地问道。

    “别的不用,只要今后你把我当姐姐,我把你当妹妹,有事儿相互照应,就比什么都值钱!”杨水花居然说出了这样高风亮节的话……

    “您真的不会因此要挟我做出对不起牛先生的事情来?”何盼娣还是怀疑对方真正的意图,就先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了。

    “这话说的,我爱牛得宝还来不及呢,哪里会联合你去害他呢!”杨水花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美仑和美奂姐我也不能对不起!”何盼娣又这样补充了一句。

    “还说这话,假如我想害她们的话,这楼上楼下的都住好多年了,我咋什么坏事儿都没做过呢?”杨水花马上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您到底为啥要跟我称姐道妹的呢?”何盼娣还是怀疑对方居心叵测目的不纯!

    “只有一句话你记住了,作为二公子老婆和小姨子以外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是外人,那外人和外人之间若是相互拆台尔虞我诈,回头肯定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杨水花这才算说出了肺腑之言!

    “您放心吧,您跟二公子有任何来往和关系我都不会随便对人说的,同时,您也不要将我和牛先生的关系告诉任何人,这样算不算咱俩扯平了?”何盼娣一听对方是这个意思,也就这样恳求说。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你还真是聪明呢!”杨水花马上这样肯定地说。

    “这个我能做到,您就放心吧……”何盼娣也如释重负地这样回答说……

    马到成从家里开车出来,一看车里的时间,跟宋婵娟越好的时间就差半个小时了,估计开个快车还能赶上,即便赶不上,也就是脚前脚后的,也无需再跟宋婵娟多解释什么了……

    边快速开车,边回味刚才发生一切,这个杨水花还真是有手段,不早不晚,专等美仑美奂不在家的时候,而且是瞅准了老子早上要出门的当口来打了这一劫,拔了这一次的大毛,得心应手地满足了她那渴望已久的愿念吧!

    而且一旦被她扑倒在了架在客厅地毯式的那个露营帐篷里,可是就没了招架的余地,知道自己完全落入到了她的圈套,必须听从她的摆布,不然的话,她这个就爱特立独行剑走偏锋的女人,指不定干出什么让你没法收场的事情来呢!

    一阵忙活,她饱足了,倒在一边气喘吁吁的时候,马到成才有机会一声不吭地穿衣服、离开……

    “这套露营帐篷咋样啊,给个评价呀!”杨水花还意犹未尽地这样问了一句。

    “哪里都好,就是买这套露营帐篷的人有点问题!”马到成趁机发现自己的不满。

    “啥问题呀?”杨水花居然假装无辜!

    “三出八变,搞突然袭击!”马到成一言以蔽之!

    “不这样,哪有机会再跟你好一把呀!本以为,你家老爷子还会……”杨水花有意提及上次跟她好是在什么情况下……

    “别诅咒我们家老爷子!”马到成立即打住她的话头!

    “就是呀,所以我才瞅准了你媳妇儿和小姨子不在家,才约你来家看露营帐篷的嘛!”杨水花总是有理。

    “这哪里是请人家来看什么购买的东西呀,分明就是雁过拔毛成心劫色呀!”马到成说出了这次来她家的性质是什么。

    “咋了,老娘使出浑身解数对你好,你还得了便宜还卖乖呀!下次可别怪我……”杨水花立即娇嗔乖戾起来!

    “没有下次了!”马到成直截了当这样回应说。

    “你敢这样说?”杨水花突然将马到成给扑倒在了身下!

    “咋了,我就这样说了!”马到成正穿衣服,被她扑倒了,但嘴上还是这样硬着!

    “好好好,我不跟你争,你的牛家二公子,是牛家亿万家产的继承人,我哪敢违背您的意愿呀,好好好,就按您说的,不会再有下回了,除非……”杨水花一看没镇住对方,马上就放开了他,转而又这样温柔地说道。

    “除非什么?你以为历史还会重演,我家老爷子再发病的时候,还会像上次那样,傻乎乎地跟着你跑到那么远的山里,就为了满足你的那一点点欲求?”马到成二次起身穿衣服,这样责问对方说。

    “行啊,一旦再有那样的时候,二公子可就别再来找我了,我也不用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在那样潮湿泥泞的地方,把自己这么好的身子献出来让一个根本就不领情的家伙随便糟蹋了……”杨水花果然又来这一套。

    “你还有理了?算了,没理你能辩三分,走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候了……”马到成真是无奈了,遇到杨水花这样的女人,你还试图跟她讲理?

    “话别说的那么死,山不转水转,指不定哪天,二公子还会用到我的,我敢打赌!”杨水花一看无论如何都没法彻底征服他,就开始这样说话了……

    “没人跟你这样无耻到家的女人赌,让开,耽误了我的大事你负得了责吗!”马到成带着某种急切和怨气这样呵斥对方说!

    “就喜欢你这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儿劲儿——快走吧,想我了,就上来找我,有求必应,多多益善!”末了,杨水花上来揽住马到成的脖子亲了一口,又这样腻腻歪歪地说道……

    开车直奔湖畔镇的马到成,一想起跟杨水花的这些对话,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像杨水花这样的女人,凭什么就得到了这样宝贵的机会,让老子再次满足了她那不可遏制的愿望呢?

    难道老子的潜意识里,还是喜欢她那种超出所有女人的浪劲儿?不然的话,咋会真的跟她到了她家,咋会猫腰钻进她设计好的圈套无法自拔了呢?

    还别说,跟其他女人比起来,杨水花的手段绝对是超一流的,就连何招娣跟她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跟何盼娣比起来,就更是不能同日而语相提并论了,那种即便是一块石头都能榨出油来的本事,不是千年的白蛇精也是五百年的狐狸精!

    想到这些,马到成自己都笑了——本来今天早上起来,打算跟宋婵娟约好了买马之后,找机会好好到那个天光练功房再连一天的天体瑜伽呢,哪成想,先是被经验不足的何盼娣给摆了一道,接下来,又被经验老道的杨水花给拔了一毛,还没咋地,就已经被截胡两次了!

    奶奶的,这人若是走了桃花运,你想不这样都不行啊!

    谁叫你一步登天成了牛得宝的替身呢?谁叫你阴差阳错有了这样的身份呢?女人自古都是这样的动物,什么样的男人才貌双全且家趁万贯,谁就会更多地赢得女人的芳心和青睐,一旦遇到极品男人,哪里还愁没人投怀送抱,甚至雁过拔毛呢!

    心里这样想,也就释然了,车子开得很快,估计再有十分八分的,也就到湖畔镇,跟自己最想见到的宋婵娟约会见面了吧!

    可是,正开车呢,却发现后边有警车的警灯在闪烁,而且还在穷追不舍,就知道可能是自己开快车违章被警察发现,这是要逼停老子的车,然后扣证罚分吧……

    不好,一旦被逮住,岂不是又要耽搁老子宝贵的时间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