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1章:一问三不知

    马到成心想,来都来了,也不差进去看看了吧,就猫腰把头探了进去——果然,里边的各种野外露营的用品应有尽有,而且都是那种既实用又漂亮的名牌货……只是正要把探进去的头缩回来说声:“挺好,很满意!”然后就离开去湖畔镇跟宋婵娟约会去呢,却感觉到有一种力量猛地推着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一个马趴就扑倒在了露营帐篷里,几乎是同时,后背上就感觉到了一个女人身体的重量,排山倒海一般碾压上来……

    十几分钟之后,一直关注二公子去向而什么都做不下去的何盼娣,看见他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家里,立即就钻进了卫生间,哗啦哗啦地又冲了一次热水澡……就一直候在门外,等他出来了,第一句话就问:“牛先生咋又冲澡呢?不会是被那个女人给……”

    “别瞎想,我去她家帮她换水龙头,正赶上她儿子跑肚拉稀,一下子溅到了我头皮上,我恶心,就再次冲了个热水澡……”马到成一听何盼娣这样问,就知道她产生了那种怀疑,马上编出了这样一个理由回应她。

    “哦,是这样啊,可是我咋觉得这个杨水花对牛先生有那个意思呢?”果然何盼娣看出了某些端倪!

    “哪个意思呀,别胡思乱想,也别把我去过她家的事儿告诉任何人,不然的话,你的那个忙我可就不再帮你了……”马到成立即这样提醒说。

    “我保证守口如瓶,可是牛先生也得告诉我,您离开了,那个杨水花来了我咋对付她呀!”何盼娣又担心这个——待会儿牛先生出去办事儿了,那个杨水花若是来了,我可咋对付她呀,问我问题的时候,我咋回答呀!

    “一问三不知就行了……”马到成果断地这样命令她说。

    “那她要是问咱俩的关系呢?”何盼娣直接问道了最担心的问题。

    “咱俩什么关系呀?”马到成心里抖了一下,这个丫头片子的心里是不是以为跟她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就一定算是有了什么关系了呀!

    “是啊,咱俩什么关系也没有啊,顶多就是主仆关系,我是来牛家养羊的,牛先生是我主人,就这么简单呀……”何盼娣反应还算快,马上这样回答说。

    “对呀,不过,你连这个都不用说,杨水花若是来找你说话探风,你就装傻充愣,问什么都不知道,凡事都告诉她,想知道就去问主人,她也就没话可说了……”马到成再次为何盼娣谋划说。

    “我记住了牛先生,我一定守口如瓶,什么消息都不透露给她……”何盼娣这才算心里有底了……

    “那好,那我走了……”马到成一看时间,再不出发,就会让宋婵娟等着急了,就边说边匆匆离开……

    “那您晚上还回这里吗?我也好给你煲好滋补的靓汤……”何盼娣还追出来问。

    “估计一直到周末,我都会以看家的名义回到这里来……”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太好了,无论晚上几点钟,您都回到这里吧,我都眼巴巴地等您回来……”何盼娣那颗村姑的芳心此时此刻毫无掩饰地都表露出来……

    “好,我一定回来……”马到成还真是被何盼娣的这句话和这个神情给感动了一下下,就这样承诺说……

    目送牛先生的车子开出院子,何盼娣刚要再去羊栏去干活,一抬头,居然看见了一脸迷人春色的杨水花,皮笑肉不笑地站在了她面前……

    “您有什么事儿吗?”本来何盼娣想一声不吭就等对方说话呢,想不到,还是被杨水花那种特殊的气场给镇住了,情不自禁就这样问了一句。

    “没事儿我就不能来这里了?”杨水花阴阳怪气地这样说道……

    “家里的男女主人都不在,您有事儿的话,等他们回来再说吧!”何盼娣相当于婉言下了逐客令……

    “听你这口气,好像你就是牛家的二主人了呢!”杨水花转着圈儿地打量这个之前一直没看上眼儿的养羊村姑……

    “不是不是,我跟牛家主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何盼娣一着急,就这样为自己辩解说!

    “不打自招了吧,做贼心虚了吧,谁说你跟牛家主人有关系了?就这样紧张兮兮地赶紧否认,正好说明了你跟主人就是有了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杨水花则一下子抓到了把柄,这样咄咄逼人地说道。

    “你胡说,你有什么凭据!”何盼娣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还用我拿出什么证据吗?你刚来的时候我就天天观察你,那个时候,你满脸都是个未开包的姑娘样,可是这两天,再看你的脸,哎呦呦,只有新婚的小媳妇儿才会有的红晕就挂在你的脸上呢,哪里隐藏得住啊!”杨水花这样说的时候,居然还用她的手指掐了一下何盼娣那红扑扑的脸蛋儿……

    “你胡说,你再这样无理取闹,信不信我马上就报警来抓你了!”何盼娣想不到一下子就被这个经验丰富的女人给看穿了,一时没了章程,竟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解决困境!

    “好啊,你报警啊,警察来了,我立即大哭大叫地说你家二公子强bao了我,因为我体内还留着二公子的液体证据呢,你不怕警察为了保护我这个受害者,回头抓了你的主人进监狱一蹲就是个十年八年的,你就报警吧……”杨水花十分淡定地这样将了一军!

    “你……”何盼娣顿时傻眼了——这个女人也太邪乎了吧,居然会用这的阴招来掣肘自己不敢动她一根汗毛!

    “你什么你,告诉你吧丫头,从根儿上说,你我都属于二公子外边相好的女人,本该站在一个战壕里来对付别人的……”杨水花反过来又这样威逼利诱地说。

    “谁跟你联盟,打死我也不会做出对不起牛先生的事儿的,家里的一草一木,你休想拿走一样!”何盼娣以为对方是想联手她来盗取牛家的钱物呢,立即这样坚决表态说。

    “啧啧啧,看你那副小人之心,你把我想像成什么人了?我杨水花虽然是被人养的外宅女人,可是从来没有想占二公子家什么便宜的想法,就更别说跟你联手来盗取牛家的任何钱物了……”杨水花借机表达她是个多么有原则的女人。

    “那就好,既然是这样,就请您快点离开这里吧……”一听对方这样说,何盼娣马上驱赶对方,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抵挡不住!

    “你以为你赶我走我就会走?告诉你吧,我跟二公子的关系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到现在也没公开过,但我们之间的关系连他老婆知道了都不敢多说一句闲话,所以,轮不到你来厌烦我,驱赶我……”杨水花哪里会这样轻而易举地善罢甘休呢!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您,别趁我在家看家的时候,到这里来做什么,回头我没法跟主人交代呀!”何盼娣算是苦苦哀求对方了……

    “嗯,我看出来了,你这个丫头片子一旦被二公子给收了,也就觉得自己是这个家里的女人了,也才会这样维护主人的利益——唉,想不到啊,二公子偷我这样的风情万种的女人谁都会理解,可是为啥她连你这样一个傻了吧唧的村姑也不放过呢?他还真是不忌口,什么样的口味他还都不嫌弃……”杨水花边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边再次打量这个带有某种乡土气息的“野花”到底为什么吸引了二公子……

    “您说话越来越不着调了,请您快点离开吧!”何盼娣真的一句都听不下去了……

    “我可以离开,但你要答应我一个请求……”杨水花居然开始提条件了!

    “什么请求?我就是牛家一个临时来养羊的农村丫头,我可什么权利都没有,所以,什么都不会答应您的……”何盼娣立即这样提防地说。

    “我的请求很简单,就是接受我给你的这个礼物……”杨水花边说,边从自己的手腕子上,摘下一只翡翠镯子,拉着何盼娣的胳膊就要给戴上……

    “哎呀,这个我可不能要,回头美仑美奂姐回来了问我是哪里来的,我可说不清!”何盼娣竭力挣脱和回绝,用力过猛,居然一下子将那个翡翠镯子给摔在了地上,正好是石板地面,啪地一声,就给摔成了好几段!

    “你!”杨水花一下子愣在那里了——这么贵重的翡翠镯子居然就这样报销了,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个镯子多少钱,我赔您!”何盼娣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边哈腰拾起被摔成几节的翡翠镯子,边这样连连道歉说。

    “你赔我?你赔得起吗?”杨水花立即拿出了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这样说。

    “您说多少钱吧,我赔得起!”何盼娣知道自己闯祸了,还好,自己卡里有钱,赶紧赔偿她就是了……

    “听你这么说,是不是二公子给了你很多钱呀?”杨水花马上这样狐疑地问。

    “二公子没给我钱,我的钱是我这些年打工赚来的……”何盼娣心里颤抖着,但还是这样硬着头皮撒谎说!

    “那好,我这个镯子价值三万块,你赔给我吧!”杨水花终于说出了这个翡翠镯子到底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