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0章:不打自招吧

    完事儿之后,何盼娣又系上围裙心满意足地到羊栏里去清理卫生去了,马到成则在保姆房里,躺了足足半个来小时,才消化了刚才这场疾风骤雨带来的舒爽快乐与疲惫不堪……

    末了,还是宋婵娟主动来的电话,才让马到成一下子振作起来……

    “咋样啊,商量好了吗?”宋婵娟刚刚吃完早餐,很是关心地这样问道。

    “刚刚商量好,我老婆同意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但却提出要去现场考察一次,我不知道你肯不肯让我老婆这样的外人去到你的那个秘密领地……”马到成又拿出了商量的口吻。

    “还有什么可保密的,既然都要开发那里了,还能保什么密呢,何况还是你爱人……”宋婵娟觉得对方有点太过谨慎小心了吧,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干嘛还要这样征求我的意见呀!

    “那我可就答应带她去了……”

    “去呗,需不需要我陪同?”

    “这个……”马到成一听,假如他跟美仑骑马去温泉池的话,旁边再跟个貌若天仙的宋婵娟,美仑会咋想?到了温泉池,美仑想跟自己圆房,宋婵娟会咋想?所以,立即犹豫不决到底如何回应对方。

    “我就知道不需要……”宋婵娟最有自知之明了,马上这样解围说。

    “但我提出,想去温泉池的话,几十里山路需要骑马。我老婆就说,那你赶紧给我弄两匹吗呀!我答应说,找好朋友借两匹马。可我老婆却说,借马多不踏实呀,快点给我买两匹马,这次用后就直接放在你的养殖场里饲养,留待今后再去温泉池的时候用……”马到成一听宋婵娟不跟去,就按部就班地开始说买马的事儿了……

    “你是惦记上七叔送我的那两匹马了吧……”宋婵娟当然听出了二公子的意图。

    “咋了,你舍不得卖给我?”马到成也不隐晦自己的想法。

    “当然舍不得卖!”

    “哦,那我另想办法吧!”

    “你有什么办法呀?”

    “现在还没想好……”

    “那就还是我那两匹马吧,不过,不是卖给你,而是送给你!”宋婵娟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送给我?你舍得?”马到成知道那两匹马的价值不菲,自己一开口,宋婵娟就说是送给了自己,也就马上这样问。

    “有什么舍不得的,人都送给你了,两匹马又算得了什么呢?”宋婵娟的回答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听你这么说,我的心都快融化成一江春水向东流了……”马到成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说吧,什么时候来取马?”宋婵娟话里话外的,有点急于求成的意思。

    “我现在就去,成吗?”

    “说个时间地点吧……”

    “就在湖畔镇的养殖场,行不?”马到成想,别的地方似乎也不好见面……

    “当然行啊,什么时候到?”宋婵娟满口答应说。

    “我开车顺利的话,半小时四十分钟吧……”马到成这样估算说。

    “蓝梅不会跟你在一起吧?”宋婵娟突然这样问了一句,估计是害怕她跟二公子见面的时候,被蓝梅发现又会爆发一场闺蜜大战,就这样担心地问了一句。

    “她从今天起,回台里去后期制作那个养殖基地的专题片去了……”马到成给宋婵娟吃了这样一颗定心丸。

    “那好,那就半小时四十分钟后见!”宋婵娟一下子没了后顾之忧,也就爽快地答应了……

    马到成挂断宋婵娟的手机,立即冲到了卫生间快速冲了个热水澡,估计是生怕跟宋婵娟见面的时候,被她嗅出“村姑”的味道来……

    冲洗完毕,里外都换上了崭新的衣服,这才从一楼的一个角落,打开了车库的小门儿,用遥控钥匙开启了车库的卷帘门,刚要启动车子,即刻出发,却逆光看到了一个窈窕妖娆的身影,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尼玛,什么情况,居然是杨水花站在车库外边堵住了他的去路……

    赶紧下车,走出车库问道:“你干嘛堵在车库门口,万一我没发现,开车轧死你可咋办?”

    “轧死我?你舍得?”杨水花还是之前的那副妩媚妖娆状态,浪声浪气地这样问道。

    “没工夫跟你闲扯淡,我今天有重要的事儿要办,快点闪开,让我出去!”马到成真有点不敢招架这个娘们儿了,上次是因为老爸突然病危,不吃杨水花她爹的灵丹妙药就过不去这个坎儿了,才跟她一起进山去找她爹,结果,落入了她精心布置的圈套,被她雁过拔毛地独占了一宿,可是今天无缘无故的,老子真的不会再上她的圈套了!

    “我知道二公子日理万机的,所以也不耽搁你多长时间,三五分钟保证够了!”杨水花却这样简单地要求说。

    “你要干嘛?”马到成刚刚被何盼娣“占用了”五分钟还心有余悸,这又冒出来一个三分钟就可以的主儿,马到成还真是有点担惊受怕了……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上次答应你换露营用品之后,我从商场和网上淘了好几天,才终于凑齐了一套最理想的露营组合用品,现在正好在家里的客厅里搭建好了,就等你去检阅一下,有不满意的,赶紧跟我提出来,我也好立即更换改进!”杨水花说出了约请二公子去她家的目的何在。

    “我什么时候要求你更换什么露营用品了?随便你喜好什么款式,与我毫无关系!”马到成心说,绝不会就是去看看所谓的露营装备这么简单吧,这个娘们儿一定是发现美仑美奂这几天都不在家,就想趁虚而入,再拔老子一次大毛,对不起,老子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

    “你这个人咋这么无情无义呀,人家好心好意地来征求你的意见,你对我什么态度呀!”杨水花叉起她的小蛮腰这样嗔怒道!

    “老子就这个态度了,你想怎么着吧!”马到成毫不示弱与之针锋相对!

    “也没怎么着,就是昨晚和刚才,听见看见了一些不该听不该看到的光景,回头就怕我这张没把门儿的嘴,把发生在你家保姆房里的那点好事给秃噜出去,怕是二公子后悔都来不及了吧!”杨水花似乎有备而来,立即将声音软化下来,这样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地回应说……

    “你监视我?”马到成顿时冒出半身冷汗!

    “谁监视你了,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呆在家里能监视谁呀!”杨水花却边看她那染得鲜红的指甲,边这样辩解说。

    “你在家里,与我家相隔好几层楼板呢,怎么会听到和看到我家保姆房里发生了什么?”马到成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不打自招吧,做贼心虚吧,谁说你家保姆房里一定发生那种好事儿了?”杨水花居然一下子抓住了马到成的话柄,立即做出了这样的反击!

    “那你凭什么用这个来要挟我?”马到成又惊出了另半身冷汗——差不多已经汗流浃背了——这个娘们儿还真是邪乎啊,老子一句不慎就被她抓住的把柄!

    “这还用监视呀,早上我起来遛弯儿,看见你家那个养羊的村姑脸蛋儿上忽然有了只有新娘子才有的红晕——就老娘这双毒眼,若是连这点儿蛛丝马迹都看不出来,那还真是白活这三十来年了……”杨水花说出了她为什么会得出二公子和这个养羊的村姑之间有了那层关系的具体证据!

    “单凭这一点,你就断定我跟她有那种关系了?”马到成还在做垂死挣扎!

    “当然了,假如没有二公子的雨露滋润,什么样的女人也不会在脸上泛起那样娇羞的神色呀——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了就做了,男子汉大丈夫的,敢作敢当,臣妾又不是要带回家去谋害你,就是让你去检查一下新购置的露营装备是否完备满意,二公子何必这样执拗非要逼迫臣妾使出这等下策来逼宫二公子呢?”杨水花立即软硬兼施地圈拢二公子必须上她布好的圈套……

    “好了好了,只给你五分钟,看完就走……”马到成被逼无奈,也知道不答应杨水花自己无法脱身,也就硬着头皮答应她了……

    “臣妾遵旨!”一听二公子答应了她的请求,杨水花立即作一个曼妙动作的揖然后,扭动她的水蛇腰,就带头去她家了……

    不远不近看到这些的何盼娣睁大了眼睛,不明白牛先生为啥就这样跟杨水花去她家了,去了之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呢?何盼娣的心跳得乱七八糟的,一点儿活儿也干不下去了,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只能回到屋里,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乱转……

    马到成跟随杨水花到了她家的客厅里——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至于之前的牛得宝是否来过不得而知,马到成的印象是,装修很普通,家具摆设也不奢华,但生活起居的各种家具样样不少,看来,那个养着杨水花和她儿子犇犇的大官人,并没在她身上花太多的钱,或许就是要用这样的低调,不显山不露水地来掩饰别人的耳目吧!

    到了客厅,果然看到空地上的地毯上,架起一个崭新的双人露营帐篷,杨水花也不寒暄也不客气,哈腰就拉开了露营帐篷的拉锁,然后对马到成说:“进里边看看吧,所有装备都在帐篷里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