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15章:当然要换呀

    “这个我也有办法了,走吧,咱俩一起去小会议室……”马到成忽然想起了赵普胜带着那两对三胞胎还在小会议室等他去呢,就这样提议说……

    “去小会议室干啥呀?”美仑莫名其妙。

    “到了你就知道了……”马到成也不直接说破,就把美仑带到了小会议室……

    一看二公子带着媳妇儿徐美仑一起来了,保安队队长赵普胜立即喊大家起立,敬礼!

    马到成则介绍说:“这是我妻子徐美仑,你们也都各自介绍一下吧!”

    “二公子好,嫂子好,我叫常长!”

    “我叫常宽!”

    “我叫常高!”

    “二公子好,嫂子好,我叫甄真!”

    “我叫甄善!”

    “我叫甄美!”

    “哎呀,你们这是?”美仑一看,三个男孩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三个女孩子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惊讶得不得了!

    “他们是两对三胞胎,是在全国三胞胎大会上认识的,正好都投在了我二师父葛大壮的名下,一经召集,马上就到了麾下,经过挑选比试,我觉得他们几个给咱家当贴身保镖挺合适,再让赵队长培训一下基本的要求和素质,明天就可以上岗了……”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啊,快都过来,看看我能不能认出你们都谁?”美仑一听原来是两对三胞胎,‘长宽高’长得虎头虎脑的,‘真善美’个个都水灵漂亮,顿时喜欢得不得了,就将他们都给召集到了跟前,热情地这样说。

    “报告嫂子,赵队长都给我们做了编号的记号,您可以从我们这里分辨出是老大老二还是老三……”常长算是兄长了,就指着自己胸前的一个标记这样汇报给徐美仑听。

    “哦,这样就能认出你们了,不然的话话,你们还真都是长得一模一样呢!”美仑按照他们胸前的标记还真就认出他们之间微笑的差别了。

    “这样吧,我打算让常长、常宽、常高给我当贴身保镖,打算把甄真、甄善、甄美给你和美奂当保镖……你觉得怎么样?”马到成当场这样提议,以为这样的安排十全十美。

    “不怎么样!”美仑很少当众违背马到成的意愿,可是这工夫,却突然这样来了一句。

    “为啥呀?我安排的不对?”马到成的脸上都有点挂不住了。

    “当然不对!”美仑居然还在坚持。

    “为什么不对?”马到成硬着头皮这样问道。

    “你现在本来就有女人缘,再加上这仨帅哥,那岂不是走到哪里都吸引女人的目光吗?而我的身后若是跟了这仨靓妞,那岂不是走到哪里都被臭男人盯上啊!”美仑提出了这样绝妙的理论。

    “那你的意思是?”

    “当然要换一换呀!”

    “具体咋换?”

    “这仨小伙儿给我和美奂当贴身保镖,那仨靓妞给你当贴身保镖——这样的话,哪个臭男人还敢偷窥我和美奂?哪个坏女人还敢打你主意?”美仑给出了这样的安排。

    “哦,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呀——那好,那就听你的安排,‘长宽高’归你和美奂,‘真善美’归我……”马到成一听,这回好啊,谁不愿意带着美女保镖出去呀,那样多拉风炫酷啊!

    “不是一定归谁不归谁,平时哪,他们就都住在咱家,看家护院是日常工作,一旦你我出行的时候,就各自带上他们,这样的话,应该比从前安全多了吧……”美仑又补充了自己的想法说。

    “保证完成任务!”六个年轻人一听,这俩主人是这样安排他们的,立即挺胸抬头并且异口同声地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就这么定了吧,赵队长,你这带他们回去做具体的保安培训吧,争取尽快完结,我可是急等着用人哪!”马到成这算是来了个总结式的发言。

    “保证完成任务!”赵普胜也这样来了一句。

    小会议室里只剩下马到成和美仑的时候,美仑才问道:“我刚才没按照你的意思来,你没怪我吧……”

    “你说的有理有据我干嘛怪你呀……”马到成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挑美仑的理。

    “不怪我就好,那咱们约好的周六去看那个温泉池,就带上他们六个吧……”美仑有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哎呀,可能不行吧!”马到成却这样担心地说。

    “咋不行了?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应该培训完毕了吧!”美仑不知道马到成为啥说不行。

    “我不是说培训的事儿,我是说咱俩是要骑马去,他们咋办,都骑马的话,那得拉出一个马队去了,我可能搞不到那么多马匹呢……”原来马到成担心的是这个。

    “他们不用骑马吧,正好看看他们的脚力跑功如何,假如连这点儿能力都没有,还用得着他们给咱们当保镖吗?”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可也是,也就几十里的山路,应该没问题,听你的,就这么定了,周五的时候我争取把咱俩骑的马匹给借来,然后,周六早上就出发……”马到成一听,美仑说的还真是有理,也就答应了……

    “借来干嘛呀,不管多少钱,你给买下来就行了,回头就养在你的养殖场里,但凡有咱俩出行的时候,也就不用找别人借了——这个钱我出……”美仑一听马到成要借马给她骑,立马拿出了富豪家的女人那种特殊的“洁癖”——要骑就骑自己的马,哪怕只骑一次,也要买下来再骑——就这样说道。

    “好好好,我给买下来……不用你出钱,老爸这边给了我很多钱,足够用了!”马到成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借马一说又犯了穷小子的毛病!

    “那好,那就这么定了……”美仑这才算满意了。

    “好,没啥别的事儿,我就回家了,这些保镖没到位之前,我还是对家里不很放心,特别是……”马到成指的就是存放牛得宝尸体的秘密……

    “是啊,你是该回家去,不过,临回去之前,你到何来娣的病房去一趟……”美仑答应之后,又这样来了一句。

    “去那里干嘛呀?她病情有变化?”马到成本想离开美仑就直接去看看何家姐妹呢,说不定美仑主动提出来了,也就只好假装自己并不想去看她们……

    “不是何来娣要找你,是她大姐何招娣要找你,今天但凡给我和美奂送饭的时候,都要问你干嘛去了,为什么打电话都不接……”美仑这样解释道。

    “她找我有事儿?”马到成有点心虚,在试探美仑是不是在考验侦查自己跟何家姐妹是否有那种关系,就这样问。

    “我也问了,她说是她父亲还有那个胖妞要出院的事儿,要跟你商量商量呢!”美仑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哦,那我过去看看,完事儿,我就直接回家了,就不跟你和美奂打招呼了……”

    “嗯,行,你去吧……不过,我还想问你一句,你可要如实回答我……”眼瞅就要放马到成离开了,美仑却又这样来了一句……

    “有啥话只管问,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问的吗?”

    “那好,那我问你,你从何家大姐何招娣的身上嗅没嗅到一股子特殊的香气?”美仑很是认真地这样问道。

    “什么香气,没闻到啊!”马到成一听美仑突然问这个,心头一颤——难不成,美仑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了?但愣是硬着头皮这样否认说。

    “她身上的香气只要一米之内都能闻到,你真的没闻到过?”美仑将信将疑地继续追问。

    “这说明,我至今还一直跟她保持一米以外的距离,所以,才没嗅到吧……”马到成反倒借用美仑的说法,辩白自己跟何招娣没有那种近体接触……

    “也许吧,不过我提醒你,这个何招娣可是个魅力无穷的女人,不但做了一手的特色好菜,吃得大家都赞不绝口,谁若是嗅到了她身上的那股子香气,顿时就有神清气爽的感觉,你可得多加小心,千万别靠近她,不然的话,一旦被她的香气给迷住,可就无法自拔了……”美仑这才给出了这样“特别”忠告……

    “这个你放心吧,我有了你和美奂早已对其他女人视如粪土了,不会再有别的想法了……”马到成索性瞪着眼睛说瞎话,也要在美仑面前装纯洁!

    “嗯,听你这样说,我心里倒是很舒服,不过我也不是在吃别的女人的醋,本来我们就是假扮的夫妻,你有充分的自由跟别的女人交往,但你还是不要忘了我给牛得宝生前定过的约法三章……”美仑趁机再提之前说过的约法三章。

    “记忆犹新——不染病,不生娃,不跟你离婚娶别的女人……”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只在默念——不跟你离婚老子能做到,不染脏病老子也能做到,就是这不跟别的女人生娃老子做不到——因为老爷子牛旺天的想法跟你的想法不一样啊,我的好老婆!

    “记得就好,你可以去了……”美仑一听马到成这样回答她,似乎满意了,也算了结了这个话题……

    从小会议室出来,美仑就回到了美奂的病房,马到成则直接去了何来娣的病房——虽然是一间普通的病房,但也比那些公立的医院病房先进舒适多了,就好像家里的一个房间一样,很人性化,同时也很专业化……

    只是马到成举手敲门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敲出一个令他瞳孔放大心动过速的情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