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10章:孤男寡女的

    “净说瞎话,妈妈现在给你个期限,年底之前,务必把男朋友领回家来见妈,明年开春就结婚,不然的话,别怪妈妈天天在你耳边唠叨个没完……”母亲居然发了最后通牒!

    “好了好了我亲爱的妈咪,我保证,年底之前肯定给妈妈一个老大的惊喜……”宋婵娟心说,兴许自己的肚子很快就会有动静了,到了那个时候,再告诉母亲真相也不迟!

    “快点告诉妈,是不是已经有眉目了?”母亲好像听出了某种端倪,就这样问。

    “八字还没一撇呢,妈妈耐心等待吧……”宋婵娟也不能完全否定,就这样来了一句。

    “你个死丫头片子,好事儿还要瞒着妈妈呀!”母亲再次轻嗔道……

    蓝梅经过她认为靠谱的一番核实之后,才暂时不再怀疑二公子的身上为啥会有宋婵娟的味道了,转而继续缠磨他说:“不管咋样,你都要满足我一下,不然的话,我今天夜里肯定一宿都没法合眼……”

    “你真的把我当成你的安眠药了?”马到成到了这个时候,才算是把一直悬在嗓子眼儿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岂止是安眠药啊,你就是我的定心丸了……”蓝梅边说,边掉下眼泪来,看来她的情绪是相当的脆弱,已经到了某种极限的边缘了……

    “好好好,千万别掉眼泪,你想要啥,就拿走啥吧,不过,这里可不行,一会儿车子晃动被葛大壮和他的徒弟们看见了,可就好说不好听了……”马到成就怕女人哭,所以,只好这样答应她。

    “那你说去哪里吧……”蓝梅止住了哭泣……

    “还是去你家吧,你的闺房最舒适了……”马到成觉得,只有这样,才会真正安慰这个狗皮膏药一样,无论如何都甩不掉的美女吧……

    “真的呀,那咱们快走吧……”蓝梅瞬间就破涕为笑了……

    很快到了蓝梅的娘家,她母亲一看女儿回来了,很是高兴,但看见带着牛家二公子一起来了,又是一脸的惊异……

    蓝梅才不理睬她母亲的神情呢,脱掉外衣挂在客厅的大衣架上,直接拉着二公子就进了她的闺房……

    进了屋子,蓝梅就迫不及待要开始,马到成却来了一句:“我今天不但接触了老母猪,还接触了老母鸡和老老牛,末了还触碰过黑瞎子,你觉得我不洗个澡就跟你好,你能忍受?”

    “我能忍受……只求你快点给我一把!”一向洁癖的蓝梅,居然什么都不在乎了,就想立即马上就让对方满足她的渴望!

    “我不能忍受——给我十分钟,让我冲个澡行不?”马到成却坚持这样说。

    “不行,只给你五分钟!”蓝梅终于松动了。

    “行行行,就五分钟!”马到成心想,一旦我冲上了澡,到了五分钟,你还能把我生拉硬拽出来呀!

    蓝梅这才放开了马到成,让他进了她的卫生间,还问了句:“我帮你冲澡吧……”

    “你不觉得你应该趁这工夫去吃点东西攒点儿囊劲儿待会儿也好更有劲儿做好事吗?”马到成动了个小小的心计,因为在蓝梅开车回来的路上,她听到了她饥肠辘辘的声音!

    “哎呀,你不说我都想不起来我连中午饭都没吃了,你洗你的吧,我这就去吃东西……”蓝梅果然中计,立即这样说道。

    “别忘了给我带一碗泡面……”马到成其实也挺饿的了,就这样跟了一句。

    “好好好,肯定给你带一碗……”蓝梅边说,边跑出了卫生间……

    剩下马到成一个人,才诡异地笑了一下,开始惬意地冲他的热水澡了……

    蓝梅的母亲正愁没工夫跟女儿掰扯心中的郁闷呢,看见女儿风风火火地冲屋里出来直奔了厨房,也跟了进去,边帮她弄吃的,边问道:“蓝梅呀,你咋又带他来家呢?”

    “咋了,带他回家违法呀!”蓝梅边开始操作煮面,边不以为然地这样反问。

    “倒是没人来抓你,可是你也得为王大力着想啊,这要是让王家知道了,可咋解释呢?”母亲这样回答说。

    “还解释个屁,为了救王大力,我已经花了快五十万了,今天为了救他爸,又黑我四十万,为了救他们家人我都快花一百万了,还有什么需要向他们家解释的?!”蓝梅这样说的时候,正好在菜板上切胡萝卜,所以,连续几下配合她的情绪,将那根胡萝卜给剁了个稀碎!

    “说的是呢,你都肯花这么多钱在王家了,说明你根本就不想放弃这门亲事,可是你咋还跟牛家二公子这样来往密切呢?”母亲反倒这样问。

    “这矛盾吗?我对王家该做的都做了,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我都做到了,咋了,回头我找个相好的来弥补心灵的创伤有什么不对的!”蓝梅却觉得自己这样做没啥不对的。

    “可是你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母亲担心女儿跟牛家二公子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没头儿——地老天荒是他,海枯石烂也是他,反正这辈子,别的男人都别想碰我一根汗毛了,我已经发誓今生今世,生是牛家人,死是牛家鬼了!”蓝梅边下面边这样说出了自己的决心……

    “天哪,你已经跟王大力登记领证了,咋还能发这样的毒誓呢?”母亲一下子被女儿的誓言给震惊了!

    “因为我注定这辈子就是牛得宝的女人,而不是王大力的女人!”蓝梅索性挑明了说。

    “你咋这么说呢?”母亲一下子呆住了!

    “难道妈妈还没看出天意是如何安排的?”

    “天意?天意咋安排了?”

    “天意让牛得宝在妈妈的办公室里遇见了我,天意让他帮我低价买成了那套婚房,又是天意让我们俩在那个毛坯房里一见钟情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本来以为渐渐的会淡了呢,哪成想,天意又让王大力出了车祸,听医生的意思,手术成功了也就是保住了命,但人不是高位截瘫就是植物人——妈妈你说,这不是老天爷废了王大力,而让我一心一意地跟牛得宝相好吗?”一口气,蓝梅说出了这么多的天意安排!

    “可是,人家牛得宝早已就成家了,而且不可能离婚娶你呀!”母亲还用传统观念来框架这件事儿呢。

    “我才不要什么名分呢,只要有王大力做我名义上的丈夫就好了,剩下的,真正的夫妻关系就都是跟牛得宝了……”蓝梅居然是这样想的。

    “你们真的已经……那个了?”母亲没好意思说出口。

    “当然了,我的第一次给了牛得宝,之后也绝不会再给别的男人了,这辈子只属于他一个男人,而且,还要给他尽可能地多生孩子!”蓝梅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天哪,我咋生出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儿呢!这要是让王家知道了,我和你爸的老脸往哪儿搁呢?”母亲哪里会接受这样的局面呢——你是王大力的媳妇儿,却要跟牛家二公子过夫妻生活,而且,还要给牛家生儿育女,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呀,这成何体统啊!

    “放心吧妈,为了救他们父子俩,我这个没过门儿的儿媳妇掏了百八十万给他们,回头他们若是还挑我什么理的话,那就对不起,赶紧还钱离婚,看最后谁的老脸没处搁!”蓝梅居然还有自己的撒手锏!

    “好好好,你是播音员主持人,伶牙俐齿妈说不过你,不过你跟牛家二公子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低调一些,别在屋里弄出那么大动静来……”母亲一看说不过女儿,就提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

    “咋了,我跟牛得宝好,妈妈在门外都听到了?”蓝梅立即这样质问道。

    “别糟改妈妈了,是隔壁的老王,那天遇见我就问——你家蓝梅可真开放!我就问他为啥这样说。你猜他咋说?”

    “能咋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对呀,他居然说,你家蓝梅跟男人在一起弄出的动静太大了,让人听了睡不着觉啊!你听听,影响多不好啊!”母亲是在借助隔壁老王的话来提示和批评女儿。

    “有什么不好的,他不爱听可以不听,实在受不了就去找开发商,投诉隔音太差影响了睡眠,干嘛闲得蛋疼管人家夫妻间做好事呀!”蓝梅却一点儿接受意见的意思都没有。

    “可是,你和二公子在一起,是夫妻之间做好事儿吗?说好听的是偷晴,说不好听的那就是搞破鞋!”母亲居然说出了这样难听的话来……

    “妈,这样的话咋能从你嘴里说出来呢?我可是你亲生女儿呀!”蓝梅很惊异这样的话会是母亲嘴里说出来的!

    “我看未必!”

    “咋了,我不是妈妈亲生的呀!”

    “若是亲生的,咋一句妈的话也听不进去呢?”母亲反倒这样咬了一口。

    “不听妈妈的话就不是亲生的女儿了?那我以后不管你叫妈了……”蓝梅开始耍小孩子脾气了。

    “那叫什么?”母亲不解女儿不叫她妈会叫什么。

    “叫隔壁王婶儿行不!”蓝梅调皮地笑着说!

    “你个死丫头片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母亲这才明白女儿说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