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9章:动静有点大

    马到成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很重,激怒了蓝梅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可是无论如何都忍不住要把心中的这个想法给说出来才一吐为快!

    蓝梅则借高上驴地趁机在车里就在二公子的身上掠夺她想要的**补偿!

    马到成心说,没办法,美女多了也是一种灾难呀!谁让你当初招惹她了呢,现在是该得到惩罚报应和还债的时候了!也就不再阻止和反抗,任由蓝梅扑到自己身上疯狂饕餮!

    然而,就在最后一秒,情况出现了出乎意料转机,蓝梅突然将动作戛然而止,然后,开动她的全部嗅觉在马到成的身上反反复复地嗅闻,突然爆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不对,你身上有特殊的气味儿!”

    “什么气味儿呀,是不是捕获黑瞎子的时候,粘上了黑瞎子的气味儿呀!”听蓝梅这样问,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咯噔一下:莫非这个蓝梅是狗鼻子,嗅到了老子跟宋婵娟练天体瑜伽的时候留下的味道?但灵机一动,却给出了这样的幽默答案。

    “不是动物的味道……”蓝梅边继续嗅鼻子,边这样肯定地说……

    “那是什么味道?难道是老母猪老母鸡或者是老老牛的味道?”马到成的心里越发紧张了,这个娘们儿会不会真的嗅出了宋婵娟留在老子身上的味道,进而跟自己没完没了地闹个天翻地覆呢?

    “都不是,是人的味道,是女人的味道,对了,是宋婵娟的味道!”蓝梅居然真的将她心中的怀疑变成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又来了,你是怀疑我跟宋婵娟约会去了?”马到成的头嗡的一声像是被炸弹给轰了一样,但还是坚持着这样反问道……

    “不然你的身上咋会有她的味道!?”蓝梅十分肯定地这样问。

    “狗鼻子!”马到成终于将心中的那个形容给骂了出来!

    “你骂我什么?”蓝梅眼瞅就要被激怒了!

    “我是说,狗鼻子都未必闻出你说的那种无中生有的味道来——我今天接到彪叔的电话,说是在黑瞎子沟发现了黑瞎子的踪迹,问我的养殖场是不是需要这样特殊的品种,我一听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又怕你阻拦我,说有风险就不让我去,我才让葛大壮找了个徒弟顶替我在炕上睡觉,我才跟彪叔他们去了黑瞎子沟,捕猎到了黑瞎子之后,又在附近的村庄发现了人家要淘汰的老母猪老母鸡还有老老牛,也就一一都给收购回来,一直忙到快天黑了才到家,哪里有时间跟你的闺蜜约会去呢?”马到成不怕别的,就怕蓝梅跟自己大哭大闹起来,所以,只好这样为自己辩解说。

    “可是,你身上为啥会有宋婵娟独特的味道呢?”蓝梅并没有因为二公子这样详细的解释而放弃了对这种味道的追究……

    “一定是你疑心太重,就像出现幻听幻视,你出现了幻嗅吧!”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不对,这绝对是宋婵娟的味道,我跟她好得像一个人,所以,最了解的就是她身上的这种独特味道,我非要直接核实一下才行……”蓝梅像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就这样说。

    “你要咋核实呀!”马到成把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蓝梅真的兴师动众地要将他身上的味道一查到底……

    “这你就别管了……”蓝梅说完,从马到成的身上下来,直接把电话拨到了宋婵娟的手机上:“喂,宋婵娟吗?我是蓝梅呀,你在哪里呀?”

    “我在家里呀!”一听是蓝梅的声音,宋婵娟很是惊喜的样子。

    “你今天没上班?”蓝梅立即追问道。

    “对呀,我请姨妈假了呀!”宋婵娟居然直接这样回答,似乎早就预料到蓝梅可能会这样问似的。

    “你来姨妈了?”蓝梅完全想不到宋婵娟会这样回答。

    “对呀,昨天就来了,可疼了,没办法,就只好请假回家休息一天了……”宋婵娟煞有介事地这样描述说。

    “不对吧,你大姨妈差不多跟我一天来呀,你咋提前了这么多呢?”蓝梅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这不奇怪吧,你现在不是跟那个二公子好上了吗?早就不是姑娘身了,哪里还会跟我一起来大姨妈呢?”宋婵娟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不对,即便是你说的原因,你来大姨妈的时间也不对……”蓝梅还是十分狐疑……

    “咋不对了?”宋婵娟似乎也有点紧张了——该不会蓝梅真的从二公子的身上察觉了什么蛛丝马迹吧!

    “你的身体一向很好,绝不会轻易提前和拖后,别人不了解,我最了解你了!”果然蓝梅直接这样揭穿说……

    “你这样关心我的大姨妈时间,到底是为啥呢?”宋婵娟就是想知道,蓝梅为啥突然在这个问题上对她发难!

    “不为啥,你现在是在家里吧……”

    “咋了,你还要跑我家里来,让我脱了裤子给你看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呀!”宋婵娟生怕蓝梅做出这样极端的行为来,而之前的经验证明,蓝梅还真能做得出来!

    “不是,我是想让大姨妈接电话!”蓝梅却这样回答说。

    “大姨妈能接电话?”宋婵娟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是让你妈妈接电话!”原来,蓝梅一直管宋婵娟的母亲叫大姨妈,宋婵娟纠正她很多次,说叫大姨妈不好听,蓝梅也曾经改口叫过宋姨妈,可是此刻却突然再次这样叫,不知道是不是成心的!

    “把我都给整蒙了,你找我妈接电话干啥呀?”宋婵娟好像不懂蓝梅的意图。

    “我就是想让大姨妈证明你没跟我说假话……”蓝梅直言不讳地说明了她要干什么!

    “可是,我妈妈现在不在我身边呀!”宋婵娟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就更好了,挂了!”蓝梅一听宋婵娟的母亲不在身边,立即挂断了宋婵娟的手机,然后,旋即给宋婵娟的母亲打了过去:“喂,大姨妈呀,我是蓝梅呀,您在哪里呀?”

    “我在外面买菜呀——找我有事儿?”手机另一端,传来了宋婵娟母亲的声音。

    “我听说宋婵娟这两天不舒服了?”蓝梅当然要这样试探着问。

    “是啊,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咋了,这两个月都是月经不调,不是突然早来了,就是突然晚了半个月,昨天就来了,今天正在家里难受呢,我打算给她弄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呢,还是你心眼儿好,这么关心我家婵娟,今天晚饭有时间就来家里吃吧!”宋婵娟的母亲居然真的证实了女儿宋婵娟是请了姨妈假!

    “不了大姨妈,我在外边有饭局,改天再到家里去吃饭吧,您把婵娟照顾好了就行,没事儿了,挂了……”

    蓝梅挂了宋婵娟母亲的手机,这才算消气儿了,可是电话的另一端,宋婵娟的母亲挂断手机却直接问宋婵娟:“说吧,蓝梅为啥怀疑你来大姨妈了?”

    “谢谢妈咪配合我,蓝梅最近可怪了,动不动就怀疑我跟她抢男人,所以……”宋婵娟在接蓝梅电话的时候,母亲一直就在她身边呢,所以,当蓝梅打给母亲电话的时候,宋婵娟有是使眼色又是写纸条的,意思是,一定要跟她说的一致才行……还好,母亲反应够快的,把刨根问底的蓝梅给打发过去了……

    “咋了,你又去招惹那个王大力了?”母亲居然这样怀疑宋婵娟说。

    “妈,王大力车祸正在医院抢救呢,我哪里有机会去招惹他呀!”宋婵娟亲昵地抱住了母亲的胳膊,这样轻嗔道。

    “那这个蓝梅为啥突然给你打这样的电话,问不明白还要找我核实?”母亲这个时候才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她就是那种疑神疑鬼的人,可能是看见我跟她相好的男人打个招呼都怀疑我是不是跟她相好的也有一腿吧……”宋婵娟只好这样解释给母亲听……

    “婵娟呀,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找个知根知底可靠的男人,把自己的终生大事给解决了,你看人家蓝梅,跟你一样大,却早就把婚事给定下来了,虽然王大力出了事儿,可是毕竟是名花有主,不再为这件事儿让爸妈操心费神了呀……”母亲趁机这样劝导宋婵娟说。

    “好了好了,我的婚姻大事早就跟妈打好招呼了,我的事儿,我自己做主,就不用妈妈为我操这分儿心了……”宋婵娟却还是从前的那种态度和口气。

    “还跟说不用我为你费心,刚才不是我见机行事帮你撒谎骗了蓝梅,你们姐妹的情分还能维系下去吗?”母亲也趁机轻嗔了女儿一句。

    “好好好,多谢妈咪机敏相救,回头我多做几天家务来补偿妈咪总行了吧!”看来宋婵娟在家是大小姐,很少做家务的。

    “你呀,让妈说你句什么好呢——论长相,论性情,论人品,你都比那个蓝梅强,可是那个王大力为啥就偏偏喜欢她,不喜欢你呢?”母亲还是离不开这个话题。

    “哎呀妈呀,可别再提王大力了,幸亏蓝梅要了他,不然的话,死皮赖脸地追求我,我可活不到今天了……”宋婵娟一听母亲居然连王大力那样的窝囊男人都看上了,就马上这样表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