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7章:你是混血儿

    “我怎么啦,你想说我财迷心窍见钱眼开是不是?”蓝梅倒是自己听出了二公子的意思!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我见过的最……”马到成再怎么说,也开不了口直接伤害对方,也就打住了……

    “最什么?”蓝梅却一定要知道二公子到底如何评价她!

    “最不喜欢钱的女人——这样你满意了吧——对了,我老爸七老八十的人了,给你的银行卡说不定是废卡,你赶紧去确认一下,免得空欢喜一场!”马到成不想再跟蓝梅这样斗嘴下去了,身边毕竟还有宋婵娟在等他再次用优美的瑜伽动作来完美结合呢,也就这样提醒蓝梅说……

    “不瞒你说,我现在就在atm机前排队呢,马上就能见分晓了……”蓝梅听二公子这样一说,刚刚平缓下来的心又揪了起来……但嘴上却这样强做平静地说道。 ()

    “那好,那我挂了,这边还有好多事儿要我处理呢!”马到成只想尽快结束通话……

    “那,傍晚的时候,湖畔镇,你的养殖场见,不见不散!”蓝梅知道了具体时间和地点,也就这样回答说。

    “不见不散……”

    蓝梅挂断手机,似乎再也等不及了,再不马上立即知道手中的这两张卡里到底有没有牛爷说的两百万,她都快无法呼吸地窒息了……

    所以,直接冲到前边,跟就要操作atm机的一个大叔说:“大叔啊,我男人出了车祸,急等救命钱,我必须查看一下这两张卡里有没有钱,求求你了,让我先来吧,我先感谢您对我丈夫的救命之恩了……”

    可能是因为蓝梅说的很逼真,也可能是因为她很漂亮,那个大叔马上撤离一步把atm机给让出来给她用了……

    蓝梅立即开始操作,可是心情过于激动,居然手抖到了无法将银行卡放入卡槽里……不过,这似乎更加验证了她刚才对那个大叔说的话是真的,不是在骗人……

    终于操作成功了!牛爷没有老糊涂,自己也没白欢喜一场,两张卡里都是满血的100万呀!修改了密码,取出两张银行卡,再次开车上路的时候,蓝梅那颗视财如命的小心脏真的有点无法承受那种荡气回肠的感觉了——今天太爽了,舍出七十万去救王大力和他父亲,却又意外获得了两百万的补偿!看来,钱这个东西你该花就得花,而且越花你就会越有钱啊!

    蓝梅的心情好极了,车子的速度也快极了,眨眼的工夫,眼前已经是湖畔镇了。

    马到成之所以主动给蓝梅打了这个电话,还是宋婵娟劝他的结果。

    俩人在那个天光练功房里练了不知道多少个天体瑜伽的**动作,终于感觉有些疲惫了,才回到了卧室,躺下来说话……

    “你不会像蓝梅那样,把我跟她在一起的每个细节都分享给闺蜜吧?”马到成居然担心起这个来……

    “我和你的交往,与蓝梅和你的交往有本质的区别……”依偎在马到成怀里的宋婵娟,却这样回应说。

    “区别在哪里?”马到成愿闻其详。

    “她是那种半公开或者完全公开地跟你在一起,都不会有谁去阻拦和说她什么的,我就不同了,我们之间只能像现在这样,完全避开任何人的目光,在这样一个隐秘的地方约会,所以,蓝梅和你的交往细节可以告诉我,但我跟你在一起的任何细节都绝对不能透露给她……或许这样,对大家都好……”宋婵娟这样分析和解释说。

    “嗯,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马到成再次觉得宋婵娟的心智是这么的聪明理性,跟她在一起,不用多想,肯定都会令人放心的……

    “给她回个电话吧,不然的话,接下来她会做出什么样的过激行动还不一定呢!”宋婵娟却又这样提醒说。

    “她都找过我老爸了,还能咋样啊?”马到成以为,蓝梅去见过牛旺天了,而且还“强取豪夺”去了200万,应该消停了吧!

    “你还是不很了解她,我给你讲一个她刚刚跟王大力确立关系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儿吧——那个时候蓝梅心里很犹豫,很不甘心就这样嫁给王大力,可是念在多年以来王大力的苦苦追求,还有双方家长的极力撮合,才不答应勉强答应了……即便是这样,蓝梅也将王大力看得死死的,不允许他跟任何一个女人有任何形式上的来往……”宋婵娟是想用具体例子来提醒二公子,一定要谨慎对待蓝梅这样性格的女人……

    “嗯,这一点我充分体会到了……”虽然跟蓝梅交往的时间并不长,但马到成还真是深有体会……

    “我记得有一天我下班回家,骑着摩托车到了一个路口,看见一堆人在围观什么,就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居然看见是王大力倒在了路上——赶紧过去看他,才知道,他的一个舅舅去世了,他赶去奔丧,一着急,骑的摩托车就与一辆窜进非机动车道的面包车撞在了一起,虽然人没事儿,可是他的摩托车基本报废了,可是他着急去奔丧啊,就急得团团转,一看我出现了,就央求我,让我借他摩托车用用,改天就还给我……”

    “于是你就答应了?”马到成预感到,只要宋婵娟跟王大力有接触,蓝梅就注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就这样担心地问。

    “我跟蓝梅是那么要好的闺蜜,她的未婚夫遇到了这样的麻烦,我能不帮忙吗?我就答应了他,但也要求他把我顺路带回家,再骑摩托车去赶赴他舅舅家……”宋婵娟这样回答说……

    “就因为这事儿,蓝梅跟你翻脸了?”马到成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呀,就这样问。

    “借给王大力摩托车本身没什么,但就在王大力骑着我的摩托车带我回家这段路上被蓝梅的母亲给看见了,眼神不好也没看清后座上揽住王大力腰的女人是谁,回家跟蓝梅一说,立马就炸了窝了,居然直奔了王大力舅舅家发丧的地方,大哭大闹甚至掀翻了灵柩,非要王大力说出摩托车后座上的女人是谁!”宋婵娟讲到了故事的关键之处。

    “王大力告诉她真相不就行了吗?”马到成以为这件事儿应该不难解释的。

    “是啊,可是王大力之前有过几回跟我接触蓝梅知道了都闹得不可开交,所以,王大力宁死都不肯说那辆摩托车是我的,也不说车后座上到底坐的是谁,就那么一声不吭地死扛着……”宋婵娟又把王大力的性格也用这样的事实给描绘出来了。

    “最后是咋化解的呀!”马到成就想知道,蓝梅究竟会因此闹到什么程度!

    “最后是蓝梅直接用刀子割脉自杀,才逼迫王大力说出了缘由,蓝梅还是不信,在医院刚刚包扎完手腕子上的伤口,就逃出医院,非要找我核实不可……”宋婵娟说出了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

    “你们见面之后,她咋对你的呀?”马到成开始担心蓝梅这样的状态下,见到了闺蜜抑或是“情敌”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咋样,薅住我的头发就逼问我,为什么要跟她抢未婚夫!”

    “你咋回答呀?”马到成很心疼宋婵娟好像,伸出手去抚摸宋婵娟那一头的秀发……

    “还能咋回答,只好说,王大力这样的男人连你都看不上他,难道我会看上他?就是这句话,让蓝梅一下子松开了我,然后抱住我就失声痛哭,边哭边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跟我抢这么一个烂男人嘛——你看,王大力这样的男人一旦跟别的女人有一丁点儿接触她都会反应如此激烈,换了你这样的极品男人,一旦知道你跟我在一起的任何细节,她会做出怎样的过激反应,就可想而知了吧……”宋婵娟终于讲完了这个邪乎的故事……

    “还真是个邪乎到家的女人……”马到成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过蓝梅也不是没有优点,她的坦诚,她的率真,她天生丽质的可爱,也不是一般女人能具备的……”宋婵娟却又表扬起蓝梅来。

    “但跟你比起来,她真是等而下之了……”马到成由衷地这样赞美宋婵娟说。

    “千万别这么说,假如不是因为蓝梅,我们可能也没这个缘分发展出今天这样的关系,所以,打心里往外,我还是感激蓝梅的……正是由于她近乎癫狂的醋意大发,才让我认真掂量审视你是不是我这辈子要找的那个男人,结果发现,今生今世,真的非你莫属了……”宋婵娟却从这个角度来感谢蓝梅的存在……

    “那好,我听你的,主动给她回个电话——不过,我要先做两件事儿……”马到成终于听了宋婵娟的建议,决定主动给蓝梅回电话了,只是还设置了两个前提……

    “两件什么事儿?”

    “一个是,等缓过神儿来,再跟你做一组天体瑜伽,再就是,我要先给彪叔打个电话,听听他什么时候能把黑瞎子运到我的养殖场,跟他约好了时间,然后再给蓝梅打这个电话……”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嗯,我同意你的计划,我们这就去练全新姿势的天体瑜伽吧……”宋婵娟很满意二公子的安排,正好她也正想趁机跟这个极品男人将天体瑜伽练到蚀骨**淋漓尽致的程度呢,所以,欣然答应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