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5章:受儿媳一拜

    到了十八层牛家医院,蓝梅立即被保安拦住,说没有提前预约不得入内!

    “你们认不认识我?”蓝梅趾高气扬地这样问。

    “不认识!”俩保安同时摇头说。

    “你们俩居然连我都不认识?”蓝梅以为自己来了这里几趟,按理说,这么漂亮一个女人,咋会有人不打听打听是谁,咋会有人到现在还不认识我是谁呢?岂有此理!

    “您是谁呀?”一个保安一脸不屑地这样问。

    “你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我们只认证件不认人!”

    “那好,那你们通知牛家的人,就说我来了……”蓝梅拿出一副大小姐的派头来颐指气使说。

    “您是谁呀!”

    “气死我了,真的不知道我是谁!”蓝梅还真是气得直跺脚!

    “再说一次,我们只认证件不认人!”

    “那好,那你们通知牛家的任何一个人,就说湖畔镇蓝景祥的女儿蓝梅来了,看看他们让不让我进去!”蓝梅一看自己的招牌不好使,就把父亲蓝景祥的招牌亮了出来!

    “我们没有这个权利……”俩保安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你们两个站这里是干嘛的?”蓝梅再次没好气地这样指责说。

    “我们只负责拦阻没有证件没有预约的闲杂人员进入牛家医院……”

    “你们居然把我当成了闲杂人员!”

    正当蓝梅要不顾一切撒泼硬闯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正赶上唐小鸥有事儿从这里经过,听见了吵闹声,就朝这边看了一眼,觉得像蓝梅,就走了过来,果然是她,就问:“蓝梅姐,这是怎么了?”

    “是唐护士长啊,快点儿帮我通报一声,我有急事儿要找牛爷的……”蓝梅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什么急事儿呀?”唐小鸥有点惊异地问。

    “我今天一直跟二公子在一起,可是遇到了点儿急事儿离开了一会儿,再就联系不上了,快帮我通报一声牛爷,看看他老人家值不值得二公子的下落……”蓝梅说出了为什么要来这里的缘由。

    “原来是这事儿呀,蓝梅姐等一会儿,我这就去通报牛爷……”唐小鸥说完就去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她现在级别是护士长,外加牛旺天知道她和二儿子牛得宝有特殊关系,所以,才可以自由出入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不大工夫,唐小鸥就从里边出来了,对两个保安说:“牛爷答应要见她了,放行吧……”

    “谢谢唐护士长,回头我请你吃饭!”

    “客气了,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我到门口来接你……”唐小鸥这样提醒蓝梅说……

    “好呀好呀,快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蓝梅一听这个年纪轻轻的护士长对她如此善意,马上就亲近地答应说……

    于是,俩人交换了手机号码,唐小鸥将蓝梅带到了牛旺天特殊病房的门口,敲开了房门,送蓝梅进入之后,小声对她说:“我还有要紧的事儿要做,你自己进去吧……”

    “多谢了唐护士长……”蓝梅这样说了谢谢,转身就绕过屏风,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蓝姑娘来了?”牛旺天老态龙钟地问。

    “牛爷好,不好意思打扰您……”蓝梅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你父亲好吧?”

    “他很好……”

    “你母亲也好吧?”

    “他们都很好……”

    “这么着急来见我,是不是我家牛得宝欺负你了?”牛旺天看着这个唇红齿白,标致漂亮的蓝姑娘,这样关心地问道。

    “没有没有,您别误会……”蓝梅哪里敢在牛旺天面前说二公子的坏话呢,所以,马上这样辩白说。

    “那是为啥这么匆匆忙忙来见我?”

    “是这样的,我这两天一直都跟牛得宝——不,应该叫得宝哥在一起,可是我在车里睡了一觉,得宝哥就不见了人影,打手机不接,到了他睡觉的地方去找,有是个冒名顶替的家伙在冒充他睡觉,我就急了,也不知道得宝哥到底跑哪里去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我都快担心死了,哪里都找不到……万般无奈,我才跑到这里来,想问问您,知不知道得宝哥现在哪里……”蓝梅一旦见了牛旺天,也就没了大小姐的脾气,赶紧一五一十地解释,自己为啥找到这里来了。

    “哎呀,我也一直没跟他联系上啊……这样吧,你稍等一下,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跑哪里去了,丢下蓝姑娘为他这么担心……”牛旺天边说,边拿起手机就给牛得宝打电话……

    想不到,居然没人接听!

    “估计牛得宝是遇到什么事儿了,没法接听手机吧……”牛旺天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琢磨——也许此时此刻,牛得宝正在跟别的姑娘约会,不方便接电话呢,但在蓝梅面前,只好这样安慰她说。

    “哎呀,要不要报警啊,得宝哥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呀!”蓝梅一惊一乍地这样建议说,

    “不会出事儿的,牛得宝这孩子我了解,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说话办事儿都挺踏实的,挺让我放心的……”牛旺天看见这个蓝姑娘对牛得宝的去向如此担忧,就看出她有多在乎牛得宝了,赶紧这样安慰说。

    “可是,为啥一直都联系不上他呢?”蓝梅一脸的焦急没得到一点儿缓解。

    “别急嘛蓝姑娘,坐下来,跟我说说你跟我家牛得宝的事儿,也让我这个老迈年高的老爸高兴高兴……”牛旺天越是看见蓝姑娘着急,就越能感觉到她对牛得宝的一片痴情爱意,也就喜滋滋地这样招呼说。

    “我跟您二儿子——其实我们之间……这话如何跟您说起呢!”伶牙俐齿的蓝梅这工夫反倒语无伦次了……

    “别紧张,这里就咱爷俩,有啥话只管说,但凡有他欺负你、对不住你的地方,回头我帮你教训他!”牛旺天是成心要套对方多说说跟牛得宝的关系密切到了什么程度……

    “得宝哥他没有欺负我,更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我们在一起可和谐了,就好像新婚蜜月的小两口一样——我这样说,您不介意吧……”蓝梅开始说的很随性,可是说完觉得是不是不该在牛得宝的父亲面前这样说俩人的关系呀……

    “不介意不介意——年轻人嘛,趁着风华正茂,多在一起交流感情,互通有无,是最值得提倡的社交关系了,何况,他现在和你父亲正在合作搞个两亿元的大项目,那就更该跟你多沟通,多增进感情交流了……”牛旺天却从宏观上来评价和定位俩人的关系。

    “可是,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蓝梅一听牛旺天这样说,心里就有点着急,为啥自己已经跟他儿子好到那个程度了,却不敢直接告诉他老人家呢?

    “有话只管说,今天就咱爷俩,说什么我都不会怪罪你的!”牛旺天要的就是把蓝梅的真心话给逗弄出来……

    “我跟得宝哥可不是普通的感情交流,我们已经真的像新婚夫妻一样在一起了……”蓝梅索性,红着脸把她跟牛得宝真正的关系都给说出来了……

    “这个是你们俩的自由,只要你情我愿的,我绝不干涉,假如牛得宝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只管到我这里来告他的状,不用客气的……”牛旺天这样说,相当于承认俩人关系的同时,还要多替蓝梅说话!分明是在鼓励蓝梅,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

    “他对我可好了,可是,就是这两天,有点厌烦我了,总是找理由躲着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大概今天他找个人冒名顶替他睡在养殖场的炕上,然后他自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也是对我厌烦的意思吧……”蓝梅一听牛旺天这样理解自己跟二公子的关系,马上就像小孩子告状一样,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像你这么好的姑娘,我家牛得宝咋会这样对待你呢?一定是他遇到了什么紧急的事务,又怕告诉你让你担心受怕,所以才不辞而别地暂时离开了你——别介意这个,我家牛得宝的人品可正了,不会轻易做出对不起像你的事情的……”牛旺天却趁机表扬牛得宝是个多么优秀的男人……

    “听您这么说,我的心里好受多了……”蓝梅的心,算是得到了一丝安慰。

    正说到这里,牛旺天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牛得宝的号码,牛旺天就笑了,小声对蓝梅说:“他回电话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牛旺天跟牛得宝通完电话,知道二儿子是去办一件重要的,会给他惊喜的大事儿去了,就再次安慰蓝梅说:“果然吧,牛得宝是遇到了一件必须亲自去办的大事儿,说是傍晚的时候,就回到湖畔镇的养殖场了——这下你放心了吧?”

    “真的呀,那我现在就回湖畔镇等他回来了……”蓝梅一听牛旺天联系上二公子了,心里的那块石头就一下子落地了。

    “等等……”

    “您有什么吩咐吗?”

    “给你这个……”牛旺天说完,顺手从枕头下边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递到了蓝梅的手里……

    蓝梅那颗贪财的小心脏,顿时扑通扑通地乱跳起来——这样的亿万富豪,突然给自己一张银行卡,里边不会是真有个十万八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