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9章:事情败露了

    “卖给二公子行了吧!”蓝梅索性这样说!

    “你们俩别吵了,我相信蓝梅的钱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更不是卖的……”父亲蓝景祥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这样为女儿解围说。

    “那她的钱是哪里来的……”母亲还继续较真!

    “只要不是违法得来的,你就别逼孩子了……”蓝景祥似乎很理解女儿现在的状态,就这样回答说。

    “还是爸爸理解我——对了爸妈,你们知道王大力为什么突然出车祸了吗?”蓝梅这才开始说回家来真正要说的话……

    “为啥呀?”父母几乎同时这样问。

    “因为王大力的父亲前两天被双规了,他心神不宁的才出了车祸!”蓝梅说出了这样的消息。

    “不是吧,老王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咋不知道呢?”蓝景祥一听亲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一下子着慌了……

    “都是婆婆告诉我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蓝梅这样解释说。

    “我这就给老王手下的秦科长打电话问情况……”蓝景祥还真是有点着急上火了,一直还指望把王大力的父亲当成靠山呢,想不到,他居然这么快就出事儿了,虽然女儿蓝梅还没正式跟王大力举办婚礼,可是已经登记领证就算是法定夫妻了呀,这要是老王出了什么状况,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兴许自己都受牵连呢!所以,立即给或许知情的秦科长打电话……

    很快问明了情况,转而对蓝梅和老婆说:“打听出来了,老王是被隔离审查了,原因是去年跟局长到澳门去出差,被局长硬拉去参与赌博,结果一下子输掉四十万,虽然是被动拉去的,可是赔掉的四十万却算是公款,现在局长一出事儿,也就把这事儿给牵出来了……”

    “哎呀,是不是会进去呀!”老婆一听顿时吓坏了,以为这下子王大力的父亲会被判刑入狱呢!

    “秦科长说了,内部出来的消息是,只要尽快把四十万给交上去,估计老王的事儿就不大,毕竟不是他主动要去参与赌博输掉公款的,但如果主动将损失的公款给补齐了,事情可能会有很大的转机……”蓝景祥这样回答说。

    “哎呀,王大力出了车祸,所有治疗费有都是蓝梅给垫付的呢,他家哪里还能弄出四十万来呢?”蓝梅的母亲更加着急上火了……

    “上交四十万,果然能救我公公出来?”蓝梅居然这样问。

    “听秦科长的意思,之前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痛快交钱才能免灾的……根据我的经验也应该是这样的……”蓝景祥也觉得,现在只有尽快把公家损失的钱给交上去表明认错态度,才会有转机的可能性……

    “那好,那我去筹集这四十万!”蓝梅一看父亲急成了那个样子,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马上这样答应说。

    “天哪,你之前的三十万都没说清哪里来的钱呢,咋又要去弄四十万呢?”母亲一听,女儿居然还有这么多钱,立即这样叫喊道。

    “我再把自己卖一遍行了吧!”蓝梅针锋相对地这样来了一句。

    “你是我亲闺女呀,你咋这么跟妈说话呢?”母亲似乎有些伤心了……

    “你是我亲娘啊,你咋这么不信女儿呢?”蓝梅却马上这样来一句。

    “我相信蓝梅的钱都是正道上来的……”父亲蓝景祥再次站在了女儿一边。

    “谢谢爸爸信赖我——走吧,我这就把钱给到爸爸手里,然后,爸爸尽快去救我公公吧……”蓝梅说完,就要带父亲去提现。

    “蓝梅呀,爸爸谢谢你,假如你公公真的进去了,爸爸的仕途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可是一旦把他救出来,那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蓝景祥这样激动地说。

    “我就是从这个角度想,才要帮爸爸筹集这四十万的……”

    于是,蓝梅带着父亲蓝景祥,立即到银行去提现。

    “说吧,你的钱是不是二公子给的?”蓝景祥似乎看出了端倪——女儿突然如此有钱了,一定跟亿万富豪二公子有密切关系。

    “当然是啊,不然我哪里来这么多钱呢?”蓝梅在父亲面前,只好承认了。

    “那他是以什么名义给你的?”蓝景祥却要知道二公子给女儿这么多钱的性质——他也知道按理说,他从五千万的投资款中,争取出来一千万还给了二公子,一般情况下,理应再给他蓝景祥回来百八十万的吧,可是无论如何有他都不敢提及和奢望二公子会给他这个钱,即便给了,他也未必敢要!但如果是以跟女儿是地下情人关系给蓝梅的钱,那性质就变了,就可以变相接受了……所以,他才要这样问。

    “这还用什么名义,虽然我是王大力的妻子,可是我的第一次,还有全部身心都给了二公子,难道如花似玉的女儿把一切都给了他,他拿出百八十万的如同九牛一毛回报我,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呢……”蓝梅虽然冰雪聪明,但并不知道父亲这样问的目的是什么,所以,立即从自己的角度,这样回答父亲的问题。

    “爸爸没说不正常,只是想知道你的钱到底是怎么来的……”

    “即便是我卖身给了二公子得来的钱,也不算违法的脏钱吧!”

    “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好了,爸爸理解你,也支持你继续跟二公子来往,当然也感谢你,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离不弃王大力,还要筹钱去救你公公,我觉得你真的长大了,知道顾全大局了,爸爸为你自豪骄傲……”蓝景祥一听女儿这样解释,心里也就踏实了——假如二公子告诉蓝梅说,这钱是给你爸爸的回扣,那性质可就变了!

    蓝景祥拿到四十万的现金,就直奔林海市去了……

    蓝梅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活活地挖掉一大块——这才一天的工夫,刚刚从二公子那里得来的一百万,转眼就消失了七十万!搁谁受得了啊!比遭遇劫匪都邪乎啊!

    可是这七十万不花的话,王大力的小命保不住,自己也就成了寡妇,虽然成了寡妇更加自由了,可是没有王大力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自己哪里会跟二公子有更多的交往空间呢?

    而不去救王大力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公公的话,怕是连父亲的仕途都要受到严重影响了——还好,能用钱来摆平,假如能让公公平平安安地出来,保住公职,只是受些党内和行政的处分,不被双开和进监狱,那才是蓝家和王家最想要的结果呀!

    道理蓝梅都心知肚明,可是钱花出去了,她心里就空落落的,那种难受真好像抽了她的筋,挖了她的肋骨一样难受……

    而越是难受就越是渴望见到她的“救星”二公子,于是,边开车往养殖场去,边给二公子打电话,想知道,他这工夫到底睡醒了没有……

    可是,这个家伙居然不接姑奶奶的电话!天哪,二公子不会也出什么事儿了吧!

    马上停车给他发了短信,然后,直奔王三宝的养殖场而去……

    可是到了养殖场,听那个“劫匪”葛大壮回答说:“宝哥还睡在炕上呢……”

    “不可能,这都整整一上午过去了,他咋还睡呢,我有急事儿找他,必须叫他起来!”蓝梅这样说着,就要往里闯!

    “这可由不得你!”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不是我领导,宝哥却是我上司,你说我听谁的?”葛大壮这样回答说。

    “闪开,再阻拦我我就报警了……”蓝梅就快发飙了。

    “为啥报警?”葛大壮却不紧不慢地磨蹭时间。

    “我怀疑你们对牛得宝下了毒手,已经将他毒死在炕上了,所以,才会这么长时间不起来……”蓝梅连这样的话都敢说出口。

    “你以为警察会信你的话?”葛大壮一听这个女人居然敢这样说,就怀疑地问道。

    “我找个相好的警察来总会信我的吧……”蓝梅却给出了这样的绝妙回答。

    葛大壮稍微一犹豫,就被蓝梅钻了空子,直接蹿进东屋,将脸朝里的那个“二公子”给扒拉过来,定睛一看,立即大嚷大叫起来:“果然是在欺骗我!不行,我必须马上立即这就报警!”

    葛大壮一看事情败露了,立即扑上来抓住蓝梅的胳膊不让她报警,俩人就撕扯起来……

    原来,马到成和宋婵娟离开四叔家,快马加鞭地往回赶,按照事先的预估时间差不多能敢在蓝梅到达湖畔镇之前回到养殖场,可是到了来的时候那个天坑口路段的时候,俩人必须下马步行才能安全通过,这才有了说话的机会。

    “你真的这么急于赶回去吗?”宋婵娟好像对此有点异议,就这样问。

    “我怕蓝梅那个赖脾气,发现是葛大壮用徒弟冒名顶替我睡在炕上,肯定跟我没完没了……”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二公子居然这么害怕蓝梅呀!”宋婵娟跟蓝梅的区别就在于,同样是问这句话,给人的感觉是,宋婵娟一点儿都没有争风吃醋的味道,换了蓝梅可就大不一样了,开口就让人感觉是醋坛子被打翻了!

    “你是她闺蜜,最了解她的脾气性格了吧……”马到成反倒这样说。

    “我当然了解她,但二公子也没必要这样急急忙忙地往回赶吧……”宋婵娟话里话外的,在传递某种特殊的信息……

    马到成突然觉得宋婵娟这样说,一定是那个意思吧,心里顿时砰砰乱跳起来……